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神门 > 第六百零五章 管你凌云不凌云(祝新年快乐!)
    燕修没有说话,因为有些话根本就不需要说,他相信方正直可以做到,即使,这是一件看起来完全没有一丝可能的事情。

    “愚蠢的信任,不过是心有不甘而已。”女人再次开口,接着,目光也再次看向皇宫的方向:“一刻钟的时间到了,我也该走了。”

    “等一下!”方正直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还没有回答我,为什么你明知道平阳会死,却不阻止她?”

    “我为什么要阻止?”女人已经踏出的脚步缓缓收回,接着,目光也看了一眼平阳:“她本就不该活着,或者说,她就不该在这个世界出生。”

    “不该在这个世界出生?”方正直的眉头一皱。

    “没错,她的出生便是一个错误,我现在的做法只是将这个错误抹去而已,对她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女人淡然道。

    “抹去错误吗?可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只不过是一个执行者而已,并没有决定这件事情的权利!”方正直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女人。

    “你确实很聪明,但就算我只是一个执行者,我也有我执行的方法,比如,我来晚了,平阳已经死了。”女人轻轻一笑。

    “是吗?要是平阳没死呢?”方正直说到这里的时候,嘴角也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没死?”女人微微一惊,看着面前露出笑容的方正直,一瞬间,一种想法也从她的脑海中闪过:“方正直,你敢!”

    她想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方正直在说话的同时也接过了乌玉儿递过来的妖丹,然后,便毫不犹豫的将妖丹直接放进了平阳略微张大的嘴中。

    “轰隆!”雷声响起。

    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平阳震惊的脸庞,更照亮了女人脸上的惊讶,而与平阳和女一样震惊的还有破山军和燕云骑,以及正飞速退去的北蛮军。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一刻集中在了方正直的身上。

    “方正直将妖丹给了平阳公主?!”

    “他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将妖丹……给公主殿下?!”

    “难道,他不想搏这最后的一线生机了吗?他只有半年的生命啊,如果没有妖丹,那还哪里有一线机会成圣?”

    他们当然听到了女人的话,正是因为听到,他们才更加明白方正直现在的处境,半年不到的生命,一颗妖丹。

    确实如女人所言,成圣的机会几近不可能。

    但是,他是方正直,一个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人,在这几年的时间里,方正直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了所有人什么叫不可能中的可能。

    所以,当乌玉儿说出我相信你,当南域王山雨说出我相信你的时候,所有人心中虽然不信,但是,却并没有一个人开口。

    可是现在……

    方正直竟然将唯一的希望放到了平阳的口中?!

    这让他们如何能信?

    “方正直,你干什么?这可是你最后的希望,快把妖丹拿出来!”乌玉儿在愣了一下后,也反应了过来,一只手直接朝着平阳的咽喉抓去。

    她当然知道方正直在做什么。

    妖丹,凝聚妖王力量的源泉,只要佩戴在身边,便可以帮助一个人更好的感受到天地之间的气息。

    效果可以想象。

    当然了,妖丹还有一个极端的用处,那就是在其中蕴含着妖王的力量,如果服下,自然会让人在短时间内拥有着如妖王般的强大恢复能力。

    可是……

    正常而言,根本没有人会那么做。

    因为,这实在是太浪费了,感觉上就像是拿着一颗千年人参去治疗一个小感冒一样,如何能让人相信?

    但方正直却做了。

    而且,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做了。

    乌玉儿的速度很快,可有一个人的速度却更快,那就是一直站在光柱前的女人,在看到方正直将妖丹喂入到平阳口中的一瞬间,她也动了,如此远的距离,竟然生生的抢在了乌玉儿的前面。

    一只如玉一般的手直接向着方正直拍了下去。

    ……

    平阳心里的震惊是莫名的,但是,在震惊的同时,她也反应了过来,这一瞬间她的脸上笑了,那双毫无光泽的眼睛中竟然现出了一抹欣喜。

    她从未想过方正直会这样做。

    可是,方正直却做了,而且,从方正直的脸上,她并没有看到迟疑,也没有看到后悔,那便已经足够了。

    谢谢你,无耻的家伙!

    平阳的眼中划过一滴眼泪,她很想能在死之前见一见自己的妈妈,可是,要她用方正直成圣的最后机会来换,她却还是做不到。

    小嘴微微一张,妖丹也从她的口中直接吐出。

    不过,就在妖丹吐出来的一瞬间,平阳却感觉到一股柔软压在了她的嘴上,原本吐出来的妖丹再次进入了她的口中。

    这让平阳的眼睛瞪得滚圆,望着近距离下的面庞,感受着那浓重的气息和死死吻住自己嘴唇的柔软。

    她的身体下意识的僵硬了一下,不过,僵硬过后她也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接着,她也开始挣扎,拼命的挣扎。

    “呜呜……”

    可就在她挣扎的同时,胸口却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一种被强袭的感觉,就如同闪电一样让她的身体有些酥软。

    而且,还相当的痛!

    然后,她便感觉到吻在自己嘴上的唇分开了,而且,那距离极近的面庞也正在飞速的朝着远方飞去。

    “方正直,你个无耻的家伙,你敢抓本公主的……咕噜!”平阳的胸口一阵起伏,这种异样的感觉让她的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起羞愤。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方正直的动作太过于粗鲁,如果方正直能够循序渐进,或许,她并不会有太多的反抗。

    有句古语说,人在极为悲愤的时候,即使身受重伤,也往往能有着一种如同回光返照一样的状态。

    平阳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

    这句骂,她没有丝毫的停顿,骂得相当的爽快。

    可是,就在她骂出口的一瞬间,原本含在嘴中的妖丹也随着她的骂声滑入了自己的咽喉,接着,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也从她的耳边响起,那是方正直砸落在地面上时发出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两个人影也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

    乌玉儿的脸上有着急切,但是,她的手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停在了她的咽喉前面一寸的位置。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另外一只手抢在了乌玉儿手的前面。

    那是女人的手。

    如玉一般的手正死死的掐在她的脖子上,她没有力量去反抗,只能任由着女人掐着,但是,她却并没有惊恐。

    因为,她是平阳。

    堂堂大夏王朝的公主,即使是死,她也应该有尊严的死,而不是去求饶,乞求着别人的饶恕。

    “吐出来!快点吐出来!”女人的声音在平阳的耳边回荡着。

    第一次,平阳从女人的脸上看到了一种急切的情绪,这让她的心里有些微微的诧异,原来,这个女人也会有急的时候?

    平阳不知道女人为什么会急。

    面前的女人应该是妈妈派过来的,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就那么想让自己死掉呢?难道,真的如女人所言,自己就不该活着,或者就不该出生?

    是啊……

    如果自己早点死掉,或许,妖丹就不可能被自己吃下去,方正直这个无耻的家伙也还有着一线生机。

    凭着这家伙的天赋,半年的时间,在妖丹的帮助下,成圣应该是有希望的吧?嗯,一定是有希望的。

    平阳的目光静静的望着夜空中落下的雨,感受着体内一股正在慢慢散发开来的温热的气息。

    她知道,一切都晚了。

    在妖丹被她吞下去之后,便已经晚了。

    自己终究还是要死的吗?

    在太子府中的时候,自己好像把那个无耻的家伙强吻了一次吧?嗯,这一次被他亲一下,倒也并不算太亏。

    只是,这家伙刚才的动作是不是太过于粗鲁了一些?

    就算是想让自己骂她,想让自己在羞愤中将妖丹吞下,也不至于非要抓自己的那个地方吧?

    比如,掐一下自己的胳膊?

    只要力量和位置得当,在疼痛的刺激下,自己也会喊出声的吧?

    果然,这家伙还是那么的无耻,明明就是趁机占了自己的便宜,自己却还要去想着他是为了救自己。

    “轰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闪电也落了下来,或者说,那并不是一道闪电,而是一道剑光,一道与闪电融合在一起的剑光。

    龙吟声响起,嘹亮而高昂。

    暴雨从天际落下。

    破山军和燕云骑在这一刻都是齐齐的瞪大了眼睛,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这道剑光,这道与闪电混合在了一起的剑光。

    震憾。

    可他们震憾的原因却并不是因为这道剑光的快与强,而是震憾于这道剑光的目标,那个正俯身在平阳面前,一只手掐着平阳的脖子,身上穿着紫色长裙,胸口有着“凌云”二字的女人。

    方正直……

    竟在对着这个女人出手了?!

    (昨天喝多了,呃……祝大家新年快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