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魔本是佛 > 第八章 一线生机
老刘赶忙掏出打火机打着,看到雪绒依旧靠在壁上,根据她起伏的身体证明她至少还还活着。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趁着还有些体力寻找些希望,哪怕希望根本就不存在。

    刘帅开始仔细研究这洞底到底有什么玄机,那光亮的来源又来自何处。

    眼看打火机最后一丝气体也即将燃尽的时候,终于发现这石壁的墙角处有一块石头有些异样。

    这块石头约拳头般大小,稍突出与壁体,年深日久,上面的尘土略多与其它地方,要不仔细观察根本不可能发现。

    刘帅试着用手推了推,可是毫无反应,难道是自己错了吗?

    “不行,好不容易看到一丝希望,怎么能就此放弃呢,也许是太久没有人用过被尘土给封住了吧。”越想越觉的可能。

    于是摸索着从地下抱起一块石头,摸准方位使尽力气砸向那块突起的石头,只感觉那块石头象个钉子般没入墙体,再没了动静。

    刘帅顿时失望的颓然坐倒在地。

    可就在这时,山洞内传出“咔哒”一声脆响,紧接着一阵阵石头碎裂的声音不绝于耳,片刻之后“轰隆”一声闷响,一团刺眼的光线象瀑布般倾泻进来。

    此时刘帅的心脏狂跳,他兴奋的意识到自己已经成功了,敢情是这里的机关年代太久已经不灵活了。

    随着一片刺眼的亮光涌入的同时,刘帅急忙闭上双眼,人在暗处太久,突然见到光亮有可能会刺瞎双眼,这点基本常识刘帅还是知道的。

    过了好一会儿,刘帅逐渐适应了光亮之后才缓缓睁开双眼。

    就在面前开了一个水缸大小的洞口,亮光正是从另一边传过来的。

    没想到生的希望这么快就降临到自己的身边,刘帅迫不及待的探头张望。

    哎呀!果然里面是另有洞天呀!

    连忙去叫旁边的雪容,叫了好半天她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双眼里满是疑惑。

    随后用平静的口吻问刘帅,“我们已经是到了地狱了吗?”

    刘帅微笑的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我刚才发现了这个洞底竟然通向另一个洞,看现在的光亮旁边那个洞应该是可以出去的,要不是我们没有了照明的材料让这个洞一片漆黑,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居然别有洞天,走,我们进去看看。”

    听到了好消息,雪绒也似乎振作了起来,本来刘帅想扶她一把,可女人的心思真不是男人可以理解的,雪绒脸上虽然少了先前的冰冷,但仍然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刘帅伸出去的手只好重新撤了回来,搓了搓双手前头带路。

    随着刘帅先后弯腰钻过了洞口,二人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这处山洞也分明也有人工留下的痕迹,不过相比较两人刚才落脚的山洞却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这里似乎曾经有不少人居住过,四周墙壁均由汉白玉石所砌,华丽而又朴素,壁上雕刻山水鸟兽,浮云仙人,一幅幅惟妙惟肖,让人看来不觉心旷神怡,大开眼界。

    四周有汉白玉石椅、石桌、石台数十尊,一个个造型古朴,雕花镂水,虽积满尘土却仍然不失当年气势,恍忽间似乎看见有人头颤动,穿流不止,更觉的犹入仙境,使人神清气爽。

    刘帅和雪绒一幅幅欣赏着壁上的浮雕,两个人也不由的唏嘘感叹,这世上居然有这么一处圣地不为人知。

    不过感叹归感叹,来这里的目的是尽快找到出去的路。

    很快二人就发现,洞中的光线正是从这洞顶有一处裂缝照进来的,裂缝贯穿整个洞顶,可最宽的地方也恐怕只能容纳一条手臂而已,而裂缝深达数米,也许现在外面正当午时,换做其他时间,恐怕这洞里根本不会有什么光亮。

    玉壁四周有残留的烛台和火把。刘帅失望的说道:“看的出,现在这条裂缝应该在从前是不存在的,也许是地震后留下的,想必我们先前呆过的山洞才是唯一的出口吧”。

    听了刘帅的疑惑当时雪绒也大感失望,可是既然来了,总应该四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通道吧。

    很快二人就发现,有许多墙壁上都有不起眼的突起的石块,不过在刘帅眼里,这里的石块远没有刚才外面的那块突起的石块那么结实,他只是稍稍用力就发现居然每个突起的石块都好象是一个门把手,推开之后都有一个小房间,可是里面简单的除了只有一个石床外再无他物。

    就这样,两人一间间的推开,一次次的失望,直到推开洞中最深处一道门才看到了意外。

    这扇门推开后竟然是一条隧道,里面黑漆麻污的不知道有多深,到了现在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不会放过。

    人就是这样,一旦开启了求生的欲望,就是没有路也要生生的造一条路出来,因为那是求生之路。

    按照刘帅的想法,两人从墙上摘了好几个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的旧火把,重新绑了几个火把。

    最后刘帅把打火机拿出来好不容易才借着点火星把火把引着,为了保存火种,两人干脆又从墙上取下来一些火把生了一堆火,这才安心的朝隧道的深处走去。

    这些火把的材料年代太久了,走了没多久就需要换一个火把,这隧道也比两人想象的要长的多,越往里走越觉的阴气逼人。

    此时刘帅下意识的握住了雪绒的手,雪绒缩了一下竟然没有反抗,刘帅又有点想入非非了,可是不握还好点,一经接触顿时就凉到了骨头里,想必她如今在这阴气逼人的隧道中不知要比自己难受多少倍呢,刘帅的小心思再没了下文。

    随后暗暗引发真气想要为她解轻点痛苦,可是随即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气力引导那股强大的力量了,虽然心有不甘可也是无可奈何,要是再找不到出路或者食物恐怕很快两个人都坚持不了多久了。

    就这样,借着火把微弱的光亮,两人默默的向前摸索着。

    换了好几个火把终于走到头了,出乎意料的是面前依然是一个石门,和外边的相比似乎规格大了一点。

    两人连说话的力气也省掉了,互相对视一眼齐心合力才把门打开。

    刚一开门就有一股寒气夹杂着一股直冲脑髓的霉气冲将出来,手中的火把也险险熄灭,不过还是以微弱的气息缓缓恢复了光亮。

    雪绒许是太弱了还没来的及躲闪,身子一软就倒了下来。

    刘帅也是好一会儿才醒过神来,看来这里太久没有开放了,已至于空气闭塞氧气不足,要是贸然进去难免会缺氧昏迷,好在刘帅发现雪绒只是晕了过去,并无生命之忧,等到他估计里面的空气流通的差不多了,才把雪绒留在门口自己先进去看看。

    果然这里和外边的小石室比起来要宽大许多。

    刘帅拿着昏暗的火把仔细的观察,发现进门的两壁有两个巨大的油灯,里面似乎还有灯油,想必是这里太封闭的缘故,才让灯油历经数年依旧没有干枯吧。

    试着点了一下,果然就着了起来,虽然不是很亮,但比起手中的火把那就好比是火柴和蜡烛争辉。

    索性把另一盏干脆也点起来,顿时石室就明亮起来。

    也就是在亮起来的一刹那,刘帅突然感到石室尽头似乎有两道寒光倏忽一闪随即就消失不见了。

    难道是自己体力不支出现了幻觉?

    可刚才那分明是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

    怎么会呢,雪绒明明在外面,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年没人住过了,怎么会有人呢?

    不对,要是人的话怎么会有那么犀利的眼神,看这里阴气森森难道是有鬼不成?

    想到这里刘帅不由的打了寒战。

    可随即就暗骂自己,“是鬼又怎样呢?再过一天半日再出不去,自己也就变鬼了,豁出去了”。

    于是强打精神拿了个火把向前搜索,可刚走出没多远就感觉身后似乎有金属摩擦的声音传来。

    当时心下一紧,忙回头观望,不看还好,看了之后顿觉全身发软,心跳加速,险些栽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