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三章 混沌医馆
    “这就是须弥世界。完全真实的世界。其他的情况请自行了解。”顿一下“请问大家有什么有营养问题吗?”女声温柔的话语继续钻进耳朵。

    “让我出去。”

    “我要回家,这游戏我不玩了。”

    “我要告你们,绝对要告你们!”

    人们继续哭嚎着,叫嚣着,发泄着负面情绪。然而那女声并没有理会这些没营养的话。

    “问题的话倒是有一个。”古月影想想开口:“我们若是在这边的死亡的话,那边的身体会不会感觉到疼痛呢?”

    总感觉那女声有一瞬间的停顿,然后道“有一个玩家提出一个问题。在此我解释一下。各位一旦在须弥世界死亡,痛苦程度根据死法不同完全与现实相同。而各位的身体则会在睡梦中安然逝去。”

    听到讲解,古月影有些欣慰低语:“挺好。这样若是真的倒霉死掉。不会让家人知道自己是怎样痛苦。”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请各位开始行动。也请五大工会会长尽快建立工会。最后欢迎各位客人来到须弥世界。”随着话音落下,眼前的符箓慢慢化成一阵烟雾在空中消不见,而最后一剩下的缕幽烟在人们身上缠绕一阵儿同样消失无踪。

    然而随着这缕烟的消失,人们发现自己事先设定的外貌变化同样消失不见,现在的自己就是外界的自己,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时候,外貌的变化并不能激起人们多大的内心波澜。众人完全蒙在刚刚女声中的那些话里。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本来只是满怀欣喜的想简简单单玩一个游戏而已,竟然会演变成现在的情况。

    不安,恐慌,绝望慢慢的笼罩在人们身上。

    穿越,相信好多人都想过甚至是向往。穿越之后,建功立业。但是不论怎样,绝对不是以这样的方式穿越。自己的亲人还守在床边,他们不敢想象亲人是怎样焦急的等待。

    “永恒,怎么办?”土黄衣衫修士声音颤抖着问道。看着眼前白衣修士,希望得到一丝答案。

    白衣修士看着身边完全陷入不安的几个小孩儿,深吸一口气道:“现在不管怎样,接受现实。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搞清楚怎么在这个世界中生存,找到夏夏。她一个女孩儿,就算神经再大条,这时候也是一定吓得不轻。”

    强忍下心底的不断滋生的恐慌,白衣修士竭力让自己淡定,然而颤抖的双手却是出卖了内心的不安。

    “更何况她还那么爱哭。”听完白衣修士的话紫衣武士补充道,而后紧握双拳:“永恒说的对,现在先找到在这里生存的方式。地图那么大,找人太困难,先把自身实力提升上去才是关键,这样才能尽快找到人。”

    “对”几个人互相看看,眼中严重的恐慌渐渐被隐下。取而代之是冉冉升起的热血和坚定。

    然而这边被众人担心的古月影则是嘴角抽搐的看着身上的变化,有些纠结的同时有些庆幸。纠结于这多此一举,庆幸于幸好自己有先见之明,没有做过多的变化,所以现在心里就没有太大的落差。

    总感觉自己的关注点有些偏。古月影摇摇头,苦笑一声。

    突然一瞬间身子像是被抽空所有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上。抬头望天,双手紧紧地捂到脸上,全身不住地颤抖。

    “啊!呜呜~”终于还是没忍住,古月影哭了出来。所有的坚强瞬间消失无踪。身体向后一倒,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仿佛完全没有感受到背后的疼痛,此时她的心痛掩盖所有身体上的疼痛。不论怎样神经大条,她毕竟还是一个女生,忽逢此大变,为什么不能哭。

    “啊~~嗝”她没有恐慌,没有绝望,甚至连不安都没有。她有的只是心痛。

    她不担心自己,从小就是。对于自己会怎样,她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但只要一想到守在身边的家人,心就痛的无法遏止。

    好痛,呼吸不能的疼痛。古月影有些心理上的问题。从小她就不在乎他人对于自己的眼光,不在乎别人会怎样,但只有家人是她不可被触碰的逆鳞。

    她自己不论怎样都无碍,但只要事情关系到家人,她整个人就会像被踩到尾巴的小兽一般炸起。

    哭了一会儿,古月影坐起身来。用手狠狠的抹了几把脸上的鼻涕眼泪。红肿的眼睛迸发出坚定的光芒,紧紧握住双拳,用力之大可以看见泛白的骨节。

    从现在开始,她就只有一个目标:绝对不能死掉。

    人活着就有希望,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回到亲人身边。对,相信着并且坚信着。收拾起所有的脆弱,深吸几口气,脸上重新挂上笑容,她又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古月影。也许今后可能在深夜时分她会无助的哭泣,但在人前,在白天,她不会让人见到她的脆弱。

    从地上站起来狠狠的抡几圈手臂,从芥子袋中取出洗漱用具。不得不说这点很是人性化的,整理好仪容。看着镜中再熟悉不过的自己:“如果这是真实的世界,那就活出人儿样!”握拳:“那么体重什么的还是可以改变的。”关注点再次跑偏。

    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如果不是红肿的双眼,完全看不出哭过甚至悲伤过的痕迹,抬头大喊一声:“干活!”

    古月影记得那女声最后说了一句:“请五大公会会长尽快建立工会。”如果没猜错的话,自己就是那五个人之一,不然怎么解释芥子袋中的那枚公会令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选中自己,但是根据以往玩游戏的经验,有了工会,就相当于有一个避风港。最重要的是找人就方便许多。

    “想必大叔他们已经快急疯了吧。”古月影鼓起嘴,那几个人是跟着自己走过许多游戏的人。现在在这个世界中,应该就是最亲的人。所以一定要找到。

    古月影想起发现令牌时脑海中的信息:“建立工会的地点在周围寻找。”

    于是四处走走看看。然而过了好久,她发现这附近除了令她心旷神怡的景色之外什么也没有。

    有些泄气的坐在地上,嘟起嘴,皱起眉头。将身上的草屑排掉,右手支撑着下颚。越想越来气,而后左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地。

    “啊~痛。”手下的感觉明显是突起的异样。古月影放下撑着下巴的手,头慢慢低下。抬起左手,发现手下是一个突起的凸台,上面的花纹有些眼熟。

    转一下灵动的眼睛,右手锤在左手手心上做恍然大悟状。将芥子袋中的令牌取出。果真和凸台上的花纹一样,嘴角抽搐几下:“这是什么情况?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东西却在等着坑你处?”

    尝试性的将令牌按在凸台上,霎时间银光喷涌而出。古月影再次捂住眼睛,心道:“我眼睛今天可算是遭了灾。”

    几秒钟后,银光渐渐消失。古月影感到眼前的光淡下去,慢慢睁开眼睛。发现那小小的凸台渐渐上升。古月影“噌”的一下站起来,看着眼前的凸台升到半身处的位置。台面上令牌之上金光流转。

    古月影揉着耳垂,丈二和尚似的有些摸不到头脑。

    “请确定是否创建工会。”金光升起在空中组成这样的字句。

    “哈?”古月影张大嘴看着半空中的一行字:“what?”

    轻声说一句:“是。”

    话音刚落,面前的金光缓缓流转,再次形成一行字“请确定公会名字。”

    看到这行字,古月影心中默默想:“看来我猜的没错,我就是那不知道是福是祸的五大会长之一。”

    “混沌医馆。”古月影每个游戏的工会,只要能自己建立工会都是两个名字之一。在这里,这么名字比较适合。

    再者,她比较讨厌打打杀杀。喝喝茶,看看景多好啊。建个医馆,偶尔再帮帮人出奶妈治疗。虽然从前的游戏中,完全没有做过后面的事情。不过是那些游戏不需要。

    经历过《须弥》内测的古月影告诉你,在须弥世界中,医生是必不可少哒。虽然现在的情况很令人蛋疼。但是医者医师是被需要的,这点毋庸置疑。

    随着话音落下,只见眼前凸台瞬间破裂。化成漫天的金光在这片美丽宛如仙境一般的山谷中漫天流动。

    古月影再次看傻了眼。数不清也顾不上是几次感叹此情此景无限美丽不似凡间景象。

    不自主的迈开脚步追着金光跑,身上的铃铛跟随脚步做出一曲又一曲欢快的乐章:“哈哈!”嘴角不住的上扬。

    须臾,漫山的金光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聚集的越来越密。渐渐地,所有金色的光点汇集到一起,宛如太阳般耀眼,耀眼到古月影无奈的再次闭上眼睛。

    叹了口气,古月影再次坐到地上喃喃道:“习惯成自然。习惯,习惯就好。”

    过了一阵儿,感觉到眼前没有刺眼的光照之感后。慢慢站起身,尝试性的睁开双眼。然后彻底呆滞。

    眼前原本应该是拥有漫山鲜花的山谷,此时中间却是赫然林立着一座竹苑庭院。青竹翠蔓,一条请清澈的小溪环绕在庭院周围。一座石桥跨在小溪之上,这是唯一通向竹苑的路。

    庭院正门上方,紫檀的牌匾,“混沌医馆”四个紫金色的大字赫然而上,流转着光芒。

    古月影下意识咽口水,迈开脚步走向竹苑。跨过青石构成的石桥。走过被各色植被围绕的小路,来到门下。看着眼前几人高的完全由紫竹雕琢成的大门有些惊叹:“这也太夸张了吧。”随后伸手将门推开。本来已经做好用全力的准备却不想门是出乎预料的轻松被推开。

    走进庭院,古月影再次张大嘴。这里面大的简直看不到尽头。

    一条清幽的竹林小道,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后方的几栋建筑。古月影顺着小道走,青竹的清香泛着泥土的香味,顺着微风轻轻拍打在身上。

    “好舒服,就是有点远。”古月影笑着感叹。十几分钟后,走到小道尽头。入眼便是一栋清幽的竹制小楼,门上牌匾上刻着:“混沌雅阁”。

    走进雅阁,地上铺着印着翠竹图案的垫子。中心位置处的一张紫檀木雕制成的座椅,椅背上雕刻着镂空的花纹。座位上是雪白的绒垫。椅子的两边是两排同样由檀木雕成的精致座椅。

    房间的两边是两排高高的药柜,每一个抽屉上都被雕刻上里面在药品的名称和图样。

    看到这两排大大的药柜,古月影有些慌。快步走到一侧柜子前,抽出上面刻着芍药名字的抽屉。看到里面的芍药,拍拍心口:“幸好,里面有少量的样物。”

    揉揉耳垂,长叹一口气:“这是真的要让我开医馆的节奏啊。”

    走出雅阁,四周打量一遍。

    古月影发现自己现在站在庭院的中间,庭院中生长着各式各样的植被。后来她才知道,这些都是草药。

    院子的右边是一栋八角琉璃小楼上面刻着“书阁”二字。左边是一栋稍矮的竹楼,牌匾上刻着“药阁”两字。

    左右两栋建筑与雅阁之间有两条小道通向后面。顺着小路走到后面,更是大的离谱。各式各样的庭院林立,各种各样的植被随风摇曳。

    更后的后面穿过完全是紫竹的竹林。呈现在眼前的是完全由紫竹构成的庭院,院内有三栋建筑,完全是缩小版的前堂模样。

    中间是寝室,右侧是书阁,左侧是药堂。古月影心想,这应该就是会长的住所了,就算不是,现在也是了。

    一路走来,经历了大喜大悲。古月影有些乏了,于是推开寝室的门。不同于外面的清雅,房间中冷清的可怕。中心的紫檀木雕制成的桌子,桌上是精巧的茶具。靠墙的位置是一张软塌,软塌之上铺着锦绒的毯子。中间安置着一个小桌子。

    房间的右侧有一扇门。推开门走进,里面是古月影梦寐以求的由紫竹雕制成的千工床。走近看,每根竹子上都雕篆着宛如天工的花纹。

    整间屋子,美则美矣,就是太冷清。不止这间屋子,整个医馆都十分冷清,没有一丝人气。

    古月影嘴角扬起一丝苦涩的弧度。走到千工床旁边,用手抚摸着上面的花纹。脱下鞋子,外衣。躺在床上面,拉过一旁的薄被盖上。闭上双眼,蜷曲双腿,陷入梦中。

    今天太累了,我们让她休息会儿吧。嘘,安静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