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四章 慌乱
    《须弥》作为华夏第一款全息模拟游戏,一经面世便引发狂潮。但是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正式运营的第一天便发生令人始料未及的灾难。

    对,就是灾难,

    华夏人民怔怔的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无法相信。

    就在两个小时前《须弥》运营开始后半小时。华夏所有的网络被侵入。电视,广播,手机,电脑,从里面发出的声音,说明的内容,使整个华夏民族陷入恐慌之中。

    “《须弥》正式开始进行,三万人已经全部到达须弥世界。现在开始。所有在须弥世界的人将不会回到这边的世界。一旦在须弥世界死亡,同时也将宣布在这边的世界死亡。同样的这边世界的死亡也会造成须弥世界中的死亡。”

    “友情提示,请不要强行将客户端从客人头上取下,也不要强行使用外在力量停止《须弥》。否则,将宣布同样死亡。”

    这样一段话在全国反复播出了数十遍,被黑掉的电子设施完全没有办法停止。人们从开始的嘲笑,到不信,甚至开始真的怀疑。

    直到有人不相信强行的外在停止客户端。当真正的出现死亡者时,所有人都惊呆,睁大嘴巴,瞳孔放大。随之爆发出潮水一般的惊呼声。

    三万人的亲人,马不停蹄的从各处狂奔回家。

    屏幕上显示着死亡人数,看着那惨白的数字慢慢从个位数变成三位数。三万玩家的家人霎时间崩溃,哭嚎,抱头颤抖,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数字渐渐停止,短短两个小时,已有249人丧生。

    我们无法得知死者家属会是怎样的悲伤,也无法得知会有多少原本快乐的家庭瞬间破裂,幸福不再。

    只是一个游戏而已,没有人会想到现在的结果。两个小时后,也就是现在,黑掉网络的数据消失,国家才终于夺回网络的控制权。但是屏幕右下始终有一个数字:259。那是丧生者的人数,短短几十分钟又是十人永远的离开。

    政府在掌控主控权后第一时间,发布一系列的应急措施。

    第一条便是禁止人们强行停止客户端,否则将按故意杀人罪进行刑事判刑。

    我们可以听见,发布措施的官员强忍颤抖的声音,看见他眼中强掩不住的悲痛。他的女儿也在游戏中,而且就在刚刚,因为家中妻子的不相信强行停止游戏的行为,他的女儿已经宣布死亡。那惨白的259人中,有他的孩子啊。

    他完全可以体会那三万人的家属此刻是怎样的心情。但是不论如何,他除了是父亲,是受害者,他还是一名人民公仆,是政府官员。虽然悲痛,但他依然要坚强起来去面对眼前的紧急事态,不让恐慌继续在民众中蔓延。

    “请玩家的亲人马上拨打紧急热线,我们已经在每个大小城镇安排上百名接线员同时工作。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我们将出动人员将玩家护送到最近的医院进行统一安排。请城市交通局开始清理道路。今后半月,除紧急车辆与正常公交、班车外,所有私家车禁止上路。任何影响交通通畅的人依法逮捕,行为严重且拘捕者可以原地击毙。”

    强硬的规定,虽然不能解决问题却是给人们吃下一颗定心丸。无论怎样,他们背后还有强大的国家,关心他们的领导人,他们还是要相信国家的。

    随着官员话音落下,热线电话瞬间被挤爆。

    “我家,我家孩子在游戏里。这里是……请快一点,快一点。”亲人颤抖的声音通过电话线在全国各处的上空交织。

    古月影的姥姥姥爷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跑到古月影的房间。姥姥有些接受不了事实,身体不住地颤抖。脚步踉跄险些晕过去。

    这时候大门的锁声响起响起,姥爷踩着不稳的脚步去门口。门口站着一男一女,这是古月影的舅舅舅妈。

    原本准备睡觉的两人听到消息后,瞬间从床上炸起,随便穿上外套,冲出家门,直奔到这儿。却不想交通瘫痪,原本用不上半个小时路程愣生生耗费了近两个小时。

    “爸,乐乐呢?”舅舅,舅妈气喘吁吁,顾不上换鞋径直走到屋内。

    “屋里呢,你妈在看着。”姥爷声音颤抖着。

    走到屋里,看着躺在床上,怀中抱着娃娃面带微笑的古月影。四个人陷入了沉默。姥姥瞬间哭出来:“这可怎么办啊。”

    她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接受不来刚刚还笑着跟她撒娇的孩子现在随时有生命危险。

    舅妈从后面环住姥姥的肩,任何言语都苍白无力,但还是要说:“妈,别着急,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知是安慰眼前瞬间老了好多的双亲还是安慰自己和同样焦灼的丈夫。

    床上的小孩儿从小就在这边,几乎是两人看大的,说是亲生也不离。如今的状况,一家人的心都乱了。

    “我给我姐打个电话。起码要告诉他们一声。”舅舅颤抖着双手掏出手机,点击屏幕,好不容易拨对了正确的号码。

    电话接通:“姐,乐乐她......”舅舅实在说不下去,语气哽住。出乎意料的是那边的人已经泣不成声:“你别告诉我乐乐也玩了这个破游戏!”

    “是。”舅舅说,随之发现不对:“什么叫也?”

    “东东他,东东也玩了。唔~怎么办。”妈妈在那边捂着嘴泣不成声。

    “客户端不便宜,东东怎么有钱?”舅妈不解,抢过电话。

    妈妈哽咽着:“我在超市抽奖,抽中的。唯一一次大奖,怎么就这样了。都怪我,都怪我。”

    “姐,你别急。你和姐夫在那边照顾好东东,先打电话。乐乐这边有我们,别担心。”舅妈深吸一口气,狠狠的抓着电话,双眼爆出血丝。

    “好。爸妈也交给你们了,照顾好好他们。”

    “放心吧。”说完将电话挂掉。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母亲,默默流泪的父亲。年轻的两人对视一眼,深呼吸,咽下眼中的眼泪。

    “爸妈,您们急也没用。比起哭把身体哭垮,还是照顾好自己。不然乐乐也不会放心的。”顿一下:“而且按照乐乐那没心没肺的架势,说不定还能混的不错呢。要往好处想。”

    听到这话,两位老人无助的看着眼前的儿子儿媳,尝试着慢慢调节心情。说的对,现在哭也没用。自己还教导小孩儿不能随便哭,遇事要冷静呢。

    “现在先拨热线电话。在家随时会有停电的可能性。”说着便要拨通电话。就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开门,门口是一个身着西装,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身后是几个穿着医生白褂手里拿着箱子的人。舅舅看看手中显示正在拨通的手机,又看着眼前的几人。默默地挂掉电话。看向眼前的几人,眼中有些疑惑。

    “请问这里是胡颖小姐的家吗?”为首的男人开口询问。

    舅舅狐疑的点点头:“是,可是我电话还没打出去。你们怎么就来了?”

    男人扬起公式行的微笑,开口:“是这样的,我们是特殊部门。由于胡颖小姐是内测玩家并且参与过部分《须弥》设定。所以不同于普通玩家,由我们特殊部门接管。”

    听到男人的解释,心里仍旧有些疑惑:“请问你们有证件吗?”

    “有,请稍等。”男人将手伸进衣袋掏出证件,递过去。舅舅接过打开一看,里面赫然写着:华夏特殊安全部门。照片,信息,公章一应俱全。

    将证件归还,让出了门方便几个人进来。

    “谁啊?”舅妈问道。

    “国家的人,接乐乐去医院。”

    屋里,姥姥紧紧抓着床上女孩儿的手,姥爷将手搭在老伴儿肩上默默安慰。

    “请先离开小姐一下,方便我们工作。”

    姥姥不舍的将手松开,颤颤巍巍的起身站在一旁。看着几个人用各种工具将床上的女孩儿转移到担架床上。

    一切安排之后,男人转向家里人:“知道你们会担心,所以你们可以跟我们一起去。”

    “好,好。一起去。”四人跟着男人走出家门,上了车。

    车子开始行驶,道路上除了公交,各种吱哇吱哇叫的车外看不到一辆其他车辆。不得不说政府的效率还是很高的。

    四人看着担架床上的小孩儿,眼眸中的掩藏不住的悲伤,泪水不自觉的流下。

    不知过了多久,现在的情况,就算是一秒钟对他们来说都很漫长。

    车子慢慢停下。穿着白褂的人员将车门打开,将担架台下。面前是一栋精致古典的建筑物。舅舅有些诧异,这座城市什么时候有样精致的建筑物的?

    众人没有停下脚步,马不停蹄的进入建筑物内。顾不上心中的疑惑,跟着走进去。

    进到建筑里面,扑面而来一种清幽的香气,令人神清气爽。形形色色的人在做自己的事情,安然有序。

    一行人上了电梯,到达倒数第二层。这层一共有五个房间。白褂男人们将古月影抬进其中一间。房间里大的吓人,摆设也是尽显奢华。将古月影安顿在床上,将仪器弄好,身着白褂的人陆续退出房间,只留下西装男人:“在小姐醒来之前,都将在这里度过。”

    几人环顾房间环境,有些吃惊,这个房间简直比自己家里都大。

    “你说这里?”舅舅问道。

    “是的”听到男人的回答,舅妈开口:“那我们可以可以在这里照看吗?”

    “当然,这间房间供您们自由使用。日常用品和食物我们会送来。”

    “那就行。”姥爷慢慢的开口,而后转向儿子媳妇儿:“我和你妈在这看着就行。你们还有工作,回家吧。”

    舅舅舅妈沉默,互相看了一眼。舅妈道:“我请假,留下来照顾你们。”

    “不用。我们能行。这里挺好的。”姥姥自从安顿好,就紧抓着古月影的手,生怕一松手床上的孩子就会不见似的。

    “不用担心。我们不仅会照看小姐的情况,也会关注两位老人的身体。一会儿我们将过来专门的医务人员为两位老人做一次的全面体检。当然,不收任何费用。”

    听到男人的回答,两个年轻人稍稍松了口气,但依旧不放心。

    “行了!你们回去吧。明天再来。”姥爷语气有些不耐。

    “那我们走了明天再来。”听出父亲言语中的不耐,儿子叹了口气。看了看床上的外甥女儿,领着媳妇儿走出房间。

    西装男跟着走出来,轻轻带上房门,从衣袋中掏出烫金的名片:“门口有为二位备的车,今后二位若是想来请打这个电话。我们会安排专门的司机。”

    “所有的玩家都是这样吗?”细心的舅妈开口询问。

    “当然不是。”西装男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只有几人有这样的待遇。也请两位不要透露小姐此时的所在。”

    “为什么?”两人不解。

    “因为这几人是特殊的。”男人面带微笑回答,伸手抬抬金丝眼镜框。

    “什么特殊?”

    说话间,人已经是走到了大门口,男人将门打开,微微低身,伸手:“两位,车在门口已经准备好。明天来时请打电话。我们会为您们准备好车。”言罢便再不发一言。

    两人看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离去。上车前回身看着这栋精巧绝伦的建筑物,叹口气。

    车上,舅妈终是隐忍不住流下眼泪,他们不能在老人面前流泪,现在终于是崩溃。双手捂脸,泪水不止,窝在丈夫的怀中。

    他们知道。今夜将会有无数的家庭悲痛万分,而他们只是其中渺小的一家而已。特殊什么的,也有可能只是安慰的话语。

    一场动荡,上万家庭的痛苦。如果真的有神,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但不论怎样,夜晚终将过去。晨曦终会来临。请相信,风雨之后终会有阳光的降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