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六章 山中无岁月
    黑暗中,古月影好像看到紧紧攥着自己的手,趴在床边睡着的姥姥。姥爷坐在另一边的床上,浑浊的双眼满是担忧的看着两个人,家中的小狗果果趴在床下不吵也不闹。不知是不是错觉,古月影感觉姥姥姥爷老了好多。

    也是,本来身体就不好。老了老了,又摊上这种事儿。自己从小就在两人身边长大,好不容易把自己给养成大姑娘。现在倒好,植物人似的躺在床上。不能吃也不能喝,基本生命纯靠打在手背上的营养液维持。

    古月影完全没办法想象两位老人得知这个震惊的消息后,是怎样挺过来的。姥姥是不是哭晕过去,姥爷是不是瘫倒在地。眼泪完全无法控制的横流,嘴里不自觉的一遍遍念叨着:“姥姥,姥爷。”

    古月影想要去碰碰两位老人,哪怕是他们感受不到。但是自己却无法活动,只能干看着,根本没有办法接近,甚至移动一步:“姥姥,姥爷。对不起,对不起。”古月影哭嚎着:“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如果古月影可以动作的话,想必现在已经双腿无力的瘫跪在地上。

    “都怪我,我不该玩游戏。不该不听话。”

    古月影一边哭喊一边挣扎这想要靠近一点点。却发现视线渐渐模糊,和两位老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不要!姥姥,姥爷!”

    “姥姥,姥爷。”古月影惊叫着从床上弹起来,脸上还残留着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液体。

    看到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环境,叹口气,双手捂脸:“啊。是梦。”便放松自己后仰,躺到床上,拽过一旁的被子抱住。

    她数不清这是这么久第几次梦到家人,也不想数。她怕自己一旦数一次,下一次就算是在梦中也见不到日思夜想的家人了。

    狠狠的揉了揉头发,看着紫竹精致雕刻的床顶撇了撇嘴。一个挺身坐起,拍拍脸颊,收拾好心情。

    起床,洗漱,穿衣。一气呵成。

    推开房门,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身上。伸个懒腰,抻抻手臂,扭扭腰身,原地蹦跶几下,全身的铃铛跟着“铃铃”作响。听到铃铛清脆的声音,长长的吐一口气,展开笑容。

    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些日子,古月影可谓是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从心到身,各种意义上的体会。这么长时间,整个医馆。不,别说医馆,就医馆存在的山谷连个活人的毛发都见不到。所有事情都要“自力更生”

    咬牙切齿的念一遍这四个字。古月影提着水桶走到后山的山泉边,将木桶放到水中,看着泉水涌入桶中。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无聊的用草叶拍打着水面:如果不是她心大,随遇而安。恐怕换个人不被那天折磨死,也会被憋死的。

    想到那天,古月影身体不禁打个冷战,饶有后怕的吐了吐舌头。如果可以,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回忆起来那天,或者说再来一遍。虽然事后她收到好处,但是那坑爹的疼痛简直就是地狱。

    回到那天,不知道晕了多久的古月影悠悠的醒来。动了动身体,发现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有些不解,她明明就记得晕倒前,她的身体已经被体内灵气冲的残破不堪。怎么现在?

    摇摇头,揉着脑袋起身,盘腿做好。深呼吸,给自己一遍又一遍的打气做心里安慰:“没事的,没事的。”

    感觉身体冷静下来后,尝试性的掐起口诀,默念心法。出乎意料的是,体内的灵气泛着若有似无的金光。十分听话的随着心法在体内运行一周天,并无任何不适。并且她还惊异的发现体内的经脉不仅被修复好,还变得十分坚韧和宽阔。尤其是几处堵塞的经脉竟然已经被冲开。

    “这是打一鞭子给个甜枣的玩法?”睁开眼睛,吐纳一口气。古月影默默的念叨着:“刚开始还想试试会不会痛,这下不用试,真切的感受到了。”想到最开始愚蠢的问题,古月影有些自嘲的笑笑:“话说我的灵气怎么会泛着金光?”不过那丝金色实在是在模糊了,她也不敢确定,耸耸肩:“或者是我看错了?”

    刚准备再次运行功法的古月影,突然感觉身上有些冷。低头看了看:“啊!”惊呼出声。

    她忘记她还是全裸。看着身上肮脏的血污,又看看烟雾缭绕的温泉池。眉头纠结的皱起:是下还是不下去呢?这是个问题。

    最后,处女座洁癖战胜内心的恐惧感。她就不相信还能再来一遍不成。于是古月影一咬牙,一狠心又跳了进去:“咳咳!”结果,又被水呛到了。

    从水里钻出来,吐几口水,抹去脸上的水:“下次一定长记性,咳咳。”

    闭上眼睛感受片刻,并没有任何痛感袭来。于是便放开手脚,将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

    中途看到自己白净的手臂有些恍惚,眼中闪过疑惑:“是我看错了?怎么感觉我这大胖胳臂变细变白了。”不过实在是太多雾气影响,古月影权当自己眼花,直到摸到没有平时肉呼呼手感的小腹时,才感到有些不对劲儿。

    加快将自己洗干净的速度,顾不上身上还是湿乎乎的便起身冲到池边的镜子前。看着瘦了一个型号,白了一个等级的自己。古月影傻乎乎的笑了半天:“这种福利,我喜欢。”

    “不对啊。我经历那么严重的痛苦,才给我减去这么些肉。总觉得有点亏啊。”随后看着自己有点娃娃的脸又量量自己的身高,鼓起嘴:“身高怎么不缩小点啊。”

    古月影喜欢可爱的东西,曾经买过一套洛丽塔的洋装。结果所有看过的人都说这么高的个子穿这种衣服,不伦不类。害她郁闷好久,天知道她逛了多少家店才终于找到适合自己身高的这种款式的衣服。她还记得她学姐说过,想卖萌可以。看脸就行,别暴露身高。

    随着镜子里的人吐吐舌头:“身高是硬伤啊。”仰天感叹一声,感觉身上一冷。反应过来她还没穿衣服。一瞬间她有些庆幸这个地方没人。

    看看四周,想着应该会有衣服之类的。但是并没有,只有远处的一摊泛着恶臭的不明物体。看起来,那摊东西应该是她的衣服。突然想起来,她的芥子袋还在那堆东西里。

    深吸几口气,右手捏着鼻子走到距离那摊衣服一个手臂的地方,蹲下。左手拇指和食指指尖掐起其中能稍微看清是布料的地方,而后提起来。幸好芥子袋就在这件衣服下面。

    拿起芥子袋,古月影有些庆幸。幸好这个芥子袋爱干净没有被脏污污染。不然她真的要考虑一下好要不要继续使用。

    灵识探入里面,发现袋中还有两套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的淡蓝色襦裙。

    “这是,新手装?”抽抽嘴角取出其中一件。将身上的水花擦干净,穿上。收拾好自己后,跳了几下,发现铃铛还能动。亲了亲手腕上妈妈编的幸运手链,笑了。

    “目标,好好活下去。”喊出口,发现自己有点傻,揉揉耳垂。随后看着狼狈的浴室,吸口气:“这还真的没有自动清洗功能啊。”所有无奈尽在不言中。只好动手,丰衣足食。

    结果从那之后到现在,她的家务活技术可谓是被锻炼的炉火纯青。她相信,以后就算是家人也不会嫌弃她懒的连家务也不会做。

    想到家人,古月影呆滞一下,不过马上清醒过来。她现在生活的地方叫做须弥世界,只有变强才有可能回家。一味的困顿是不行的。

    看到桶中的水满,目测依然是提不动。便随手掐个口诀让水桶飘着身边,跟着自己走,悠闲地散步回自己的紫竹小苑。

    将水烧热。开始日常的晨练,太极拳是个不错的选择。她已经将太极拳从不熟练,练到现在行云流水一般。一套拳法打下来,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听见空中鸟儿的啼叫声,抬头笑道:“念儿,找到早饭了啊。”

    念儿是刚到这不久在后山冒险时顺手救下的幼鸟。取名叫念儿,怀念的意思,不想短短数月原本巴掌大的幼鸟已经大的只能勉强站在她的肩膀上。古月影开始不知道是什么念儿品种,只觉念儿十分漂亮。

    火红的毛发,天空一般清澈的蓝眸,叫声清脆悦人,展开翅膀,可以看到内羽处血红色的茸毛。有想过念儿是不是凤凰,但凤凰没有蓝眸。直到后来查了书,才知道念儿的品种是:火啼鸠。居所不定,须弥大陆生物中的凶兽,可通灵。

    说起来,念儿还是古月影第一位病人呢。小小的幼鸟因为伤病频临死亡,蓝宝石般的眼眸中全无半丝光彩。虽然散发着求生的意志,却是不低腐败的身体。古月影被这个小小生物不屈的眼神感动,将它抱起。感觉到自己被温暖包围,小小的身体好似用尽所有气力一般,用小小的脑袋蹭蹭这个第一个给她温暖的生物。

    就是这个小小的动作,一下触到古月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要知道,她本来就对这种可爱的生物没什么抵抗力。可是当时的她,不管是修炼心法还是医术连刚入门都说不上。

    将念儿带回家后,到处查证书籍才终于查到念儿的种类,和所患疾病。之后便是日日夜夜不眠不休的照顾。一次又一次的炼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半吊子医生才终于把脆弱的小鸟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之后便是漫长的恢复。

    古月影不是没想过念儿再痊愈之后还会一直陪着她。可是书上说,火啼鸠天生喜好自由。所以,就算在希望,也不希望拘束念儿的天性。但是出乎意料的,念儿最后真的留了下来。她还记得念儿痊愈的那天将她放生后的场景。

    她不舍的摸摸念儿的小脑袋,闻了闻念儿的脸颊,托着她的身体,放飞。但是念儿只是在空中盘旋一周,啼叫几声便回到她怀中。她不敢相信,捂着嘴喜极而泣。

    她太寂寞了,它也同样寂寞。于是一人一鸟就开始在这廖无人烟的山谷中生活。直到几天后出门觅食的念儿叼着一条半死不活的生物回来,拱着古月影的身体让她救那个小东西。

    古月影看看那个小东西,又看看念儿。拿出书籍,再一次查证那生物的品种。看着书上威风凛凛名为爎涟的凶兽,又看看念儿放在石台上奄奄一息的小东西。叹了口气,任命的再一次当起奶妈。

    当小东西终于睁开眼睛时,古月影被那双湿漉漉的血宝石般的眼睛迷的呆住。将小东西取名炎,燃烧天下的炎。

    从那天开始,一人两兽在偌大的山谷中相依为命的生活开始。也是从那天开始,他们都不再孤单,因为拥有彼此。

    “念儿,今天是什么啊?”念儿将爪中用竹叶编制的篮子放在古月身前的石桌上,而后收起利爪,站到古月影肩膀上。用小脑袋磨蹭着古月影脖颈处撒娇。

    古月影被痒得不停地笑,伸手摸摸念儿的小脑袋:“乖,别闹。姐姐身上全是痒痒肉。看看你今天带回来什么了。”

    不得不说,古月影就算全部家务都会,也只有一样是死穴。那就是料理。

    还记得在家时,她第一次进厨房就将锅烧漏,第二次进厨房,将厨房烧过一半后,舅舅就在家里严令禁止她再迈进厨房一步。

    说实在的,她到现在也不明白,她是怎样用电磁炉将锅给烧漏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这些日子,她不是没有想过学习烧菜。不过,在第一次将灶台点燃,第二次将厨房烧黑,第三次厨房起火,甚至第四次差点把念儿和炎的毛发给撩了后,终于决定放弃。鬼知道她要是再不放弃下次会怎样,而且每次收拾厨房都很费劲。

    古月影看着这一篮子的果子,叹口气。粗粗的算一下,自从到须弥大陆,已经快半年了。每天除了果子还是果子。虽然自从念儿可以捕食后每天都换着法子的带不同的果子回来。但是毕竟果子还是果子,就算花样再多,还是会吃腻啊,况且有的一些不能吃,或者难吃。

    一人一鸟相互对视一眼:“辛苦你了。”拍拍念儿的小脑袋。古月影拿起两个果子,一个喂着念儿,一个自己吃。嚼了半天,俩活宝都是很艰难的才咽下嘴里的果肉,那纠结神情简直一模一样。物似人形,果真不假,更何况念儿还是通灵的凶兽。

    好不容易吃下一个果子,看着篮子,正在纠结要不要再吃一个的古月影,突然感到空气中躁动的气流。立马瞬移离开原位。只见一个白色的小兽扑在地上,扬起一地尘埃。

    随后见那白色小兽,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摇摇小脑袋,像是被撞晕了一般,晃动着身子“啪叽”一声再次爬到地上。这次小兽没有站起来,而是转头用着湿漉漉的血宝石似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古月影。

    古月影有些无奈的扶额,念儿也是有些无奈的用翅膀遮住眼睛。

    见古月影没有动作,小兽又是委屈的“呜呜”的叫了两声。这两声简直是可怜见的。

    古月影好笑的走到小兽身边,将它抱进怀中,手指头点点它脏兮兮湿漉漉的小鼻子:“就知道卖萌,也不知道和谁学的。”小兽往古月影怀中拱了拱,意思好像是说:“和你,反正你吃这套。”

    “你啊你。”古月影揉着小兽的小脑袋,小兽享受的眯起眼睛。这就是炎,这个小家庭中另一位成员。

    直到现在古月影也无法将怀中这个只知道卖萌、打滚、扑人的小东西和书中威风凛凛据说可以摧毁一切的凶兽爎涟联系在一起。

    “好了好了。你是又自己出去打野食儿吧。”古月影点了点炎的小脑袋。他们三个中只有炎可以偶尔去后山打猎些野食。对于古月影来说,你就算给打回来,她也弄不熟,就算好运熟了也不一定能吃。念儿则是不吃荤,起码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的。

    炎听到这话,抬头无辜的看着自家姐姐,古月影好笑道:“不用卖萌,你这一身血腥味,还有那药味。要不要我说出把你这次猎的是哪只动物,嗯?”这下子,炎有瞬间愣住。他忘记自家姐姐炼的药总是有种特殊的味道。

    “看你这委屈样儿,又不是不让你去。咱仨就你可以不用天天啃果子,怎么能不让你吃。只是下次打猎,不把自己洗干净回来,我可不会心软抱你。”

    炎“呜呜”算是同意。姐姐没有因为自己吃了曾经救治过的动物埋怨自己就好,至于其他的都是浮云。

    念儿和炎不知道的是,古月影对于认定的人总是特别的包容,虽说念儿和炎不是人类,但是从他们决定陪伴自己的那刻时。古月影就认定他们就是她的亲人。所以包容是理所应当的。而且那种包容简直就是无底线的。别说你是吃了几只自己练手用的动物,你就是毁了她辛辛苦苦栽培的药田,估计她也只会揉揉你的小脑袋然后自己郁闷。

    肩头上的念儿有些纠结的看着自家姐姐,心想这已经是不知道说了几遍的话了。

    “好了好了。都下去。”将俩活宝放下,边说边走到灶台旁将已经烧开的热水取下。然后看着水,古月影有些纠结的揉揉耳垂。明明可以用口诀迅速催熟的。

    叹口气,开始日常整理。将念儿和炎几天的食物安排好,道:“姐姐去药阁炼药,你俩自己玩。出去玩的时候小心点。念儿你看好弟弟,别让他去挑衅它打不过的动物。”想想还是不放心,临近门时又转过身对着跟在自己身后的两只嘱咐道:“千万别接近药阁,姐姐这次要练毒,不知道多久。千万别接近药阁,记住了吗?”

    看着两只点点小脑袋,笑了笑:“真乖。”之后便推门进入,不放心的又在门上布置了一层结界,防止两只突然进入。

    练毒,当然。她的天赋又不是只有医,可是还有毒。

    她可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她的好只针对认定的人,至于其他人,她可是很冷血的。

    山中无岁月,她找不到出谷的方法,也没有人进来。但是她总有种感觉,很快,很快她就会出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