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十二章 本命武器
    美美的吃完午饭,古月影瘫在椅子上。揉揉撑起的小肚子,感受着久违的涨肚感,幸福的眯起眼睛,脸上荡漾着满足的笑容。念儿和炎也是再次窝到软塌上,一副满足的神情,消化着食物中的灵气。

    暗听骨嘴抽搐的看着桌上光可鉴人的盘子和碗。再次敬佩女孩和她家弟弟妹妹的战斗力:“小影子,虽然没必要但是我还是要说一下。”

    “什么?”古月影看向他。

    “这真的不是你最后一顿。所以不用将自己吃的那么撑。”顿了顿:“不然以后会胖。”

    “嗨!没事。”古月影豁达的摆摆手:“我又不是没胖过。况且现在就算我想胖估计也胖不起来吧。”看看自己现在的身材。

    “呃......”

    “女孩子还是要注意一下。”沐轩轻敲一下享受中女孩的额头:“不是不让你吃,一次吃这么多会胀胃。当心不舒服。这里可没有健胃消食片。”

    “唔。我是医师啦。”古月影捂着额头,嘟起嘴,嘟囔着:“知道了。沐叔好像妈妈一样。”

    “哈哈。”暗听骨大笑:“小影子,你可真是开心果。你说的没错。大叔就像是老妈子一样。啊!”

    “我靠。大叔你又打我!”暗听骨跳起来。

    “有意见?”沐轩一记眼刀过去:“有意见以后别吃。”

    “说你的是小影子,又不是我。”暗听骨撇着嘴坐下,一口喝光杯中的茶水。

    古月影看着眼前因为自己引发的“案件”,俏皮的吐吐舌头,低下头。她可什么都不知道。

    “影。”林瑾源将泡好的茶推到古月影面前。不同于君墨邪,林瑾源十分喜茶。

    “谢谢。”接过杯子:“怎么了?”

    “关于你的本命武器,有什么想法?”

    沐轩和暗听骨将餐具收拾起来,林瑾源施了一个清洁法诀将桌子收拾干净。君墨邪吃过饭便回商会帮古月影取衣服去了。

    “唔......”古月影学做一休的样子,思索片刻:“我有想过的。我手比较残,不太适合近战。所以一般玩游戏都是选择法师或者奶妈这种远攻的职业……”

    “这不是网游啊。”暗听骨忍不住道。

    古月影瞅了他一眼,道“我知道啊。我又不傻。”耸耸肩膀:“关键是我不会近战。虽然学过一段时间的跆拳道,摔跤。但是完全是半吊子水平啊。况且这些都不用武器。而且现在我最会的是太极拳,但是这个也不用武器啊”

    听到古月影的话,暗听骨感叹:“我去。小影子,我有点好奇你有没有对象或者男生追你的问题了。有点太强悍了吧。”

    “你管我。”古月影恶狠狠的瞪他一眼。

    看到这一眼,几人瞬间明白了什么。

    “那有什么擅长的?”林瑾源忍不住上扬嘴角。

    “唔.......擅长的啊。话说我会古筝。”眼睛一亮:“乐器不是也可以当武器吗?六指琴魔。”说着摆起架势,双手做撩拨琴弦状,嘴中发出:“刷刷”的声音。

    “可以是可以。不过古筝是不是太大了。”沐轩思索一下开口:“虽然本命武器一般存丹田温养,但是战斗中古筝的话还是有点累赘吧。”

    “战斗啊。”古月影看天:“我开的是医馆,得罪我的人应该会少吧。况且我还有毒可以用。”

    “那就是古筝?”暗听骨道。

    “不,还是太大了。而且很沉。况且古筝的话,还要想一下要不要做架子的问题。”古月影叹口气:“好麻烦的,最讨厌麻烦了。”

    “那就古琴怎么样?”磁性的声音钻进耳中,君墨邪从小路走进亭子。

    “对啊,古琴!”古月影大悟,但是随后一张小脸垮下来:“可是我不会啊。”

    别看古筝和古琴只差一个字,但是其中门道可是差远了。

    “我教你。”君墨邪走到古月影身后,手臂环过古月影拿起桌上茶杯。随后走到对面椅子上坐下。

    古月影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看向君墨邪,惊喜道:“你会?可以教我?”

    “嗯。不过收学费。”

    “多少钱?”古月影粗略估计一下自己的荷包,应该算是个有钱人吧。

    君墨邪嘴角上扬:“不要钱。”

    “要人喽。”暗听骨打趣道。用手肘碰了碰君墨邪,被躲过去。

    “凉快去!”古月影嫌弃道。然后看向君墨邪:“那要什么?”

    “一颗丹药。”将桌上酒杯执起,摇晃。

    “丹药?什么丹药?”一头雾水。

    “现在你还做不成,等你可以炼时我再告诉你。”

    “那先写欠条吧,我怕到时候我会忘。”说着从芥子袋中掏出笔纸。写完之后递给君墨邪。那纸上的内容是:“今,我古月影拜托君墨邪教我古琴。所欠学费由丹药偿还。等到可以炼制时由君墨邪告知丹药种类。”

    “给。我印下了自己的灵识,到时候你就拿着这个告诉我就行。”

    暗听骨拿过看了一眼,道:“你这欠条写的还真简单明了啊。”

    君墨邪从暗听骨手中拿过欠条,放入芥子袋中。

    “古琴固然好,你打算用什么材料?”林瑾源问。

    “材料啊。我不太懂,沐叔你说呢?”古月影看向沐轩。

    沐轩皱着眉头:“琴类武器,虽然不是第一次打造。但你这是本命武器,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说着从芥子袋中掏出一本充满古朴厚重感的书。这种感觉古月影太熟悉了。她书阁中的书就是这样的感觉。

    沐轩闭上眼睛,嘴中念叨着口诀。见古月影有些疑惑,暗听骨走到她旁边:“大叔这是在查询炼器材料。我们每个工会不是都有自己的秘籍吗。这是他们凌器轩秘籍的使用方法。当初给我炼器的时候也是这样。”

    “你们的武器也是沐叔做的?”

    “只有我。”暗听骨撇撇嘴:“源是天机者,武器是言灵,是本身天赋。君那家伙的本命武器在我们集合之前就自己做好了。邪门的很,竟然是一团火焰。”

    “哦。火焰啊。很神奇的样子啊。”古月影眼前一亮:“本命武器是火焰的话,炼药的时候应该就会方便很多吧。”

    “我们自己介绍的时候说了啊。”

    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忘记了。”然后看向君墨邪:“那个......”

    “嗯?”君墨邪挑眉。

    “我去,这家伙太邪了。叫什么莫邪啊,真是。”古月影心中默默吐槽。面露微笑:“我如果也想把本命武器做成火焰的话怎么弄?”

    “想炼药方便?”君墨邪看透古月影的想法。

    “昂。”不好意思的摸摸耳垂。

    “我建议不要。”林瑾源道。

    “昂?”古月影不解:“有什么忌讳?”

    “那倒没有。就是这火焰做本命武器很困难。用来炼丹不适合,温度太高。存在丹田中也随时会有一些危险性。”君墨邪道:“炼丹还是用自己的根火,或者结丹之后的丹火,再不然以后收集更好的火焰。”

    “哦哦。”古月影点点头:“了解。”自己还真是个半吊子啊。

    这时候沐轩也查询到资料开口:“查到了。须弥世界中还真有一种木是最适合做琴身的。”

    “是什么?”

    “凤尾樵木。用这种木就可制出一张完整的琴,不用中途更换材料。”

    “这是什么?哪里能找到?”古月影皱眉。

    “凤尾樵木,通体血红,形似凤尾,其上裂纹越多证明年限越长,品质越上乘。”林瑾源放下手中的书,看着念儿的方向:“多存在于绝壁峭缝之中,除非逆天运气,否则只有血凤凰和火啼鸠可以找 到。”

    “火啼鸠。”古月影同样看向念儿,严肃道:“不行,我不同意。太危险了!”

    “沐叔,还有没有别的?”

    “有道是有,但是都不及凤尾樵木来的好。”

    “那就换别的。”古月影道,眼中满是不容拒绝的光芒:“我不可能让念儿去冒险。”

    听到自己姐姐叫自己名字,念儿将头抬起来。天空般清澈的眼眸中映着古月影的身形,满满的全是信赖。古月影走到念儿身边,摸摸她的小脑袋:“没事。你接着修炼”听到古月影的话,念儿顺从的将眼  睛闭上,再次开始修炼。

    感觉念儿完全陷入灵想状态,轻声道:“念儿太小了。外面太危险。我绝不同意。”

    几人见古月影这么坚持,叹口气。

    “凤尾樵木?”君墨邪开口“我有。”

    “别开玩笑了。”暗听骨道:“这种传说中的东西,你哪来的?”

    笑了笑,君墨邪悠悠的开口:“前些日子,腾国克家拜托我们商会一些事情。他们家有,我就顺了点。”

    听到这话,其他几人面面相觑。

    “君,厉害。”林瑾源竖起大拇指。

    “对啊。我记得那克家却是有这么一块,不过用来传家。这你竟然都能桥来!”暗听骨有些不敢相信。

    君墨邪用手指着自己的头:“用这里。没有什么是弄不来的。”

    暗听骨撇撇嘴。

    “琴身解决就没有问题。”沐轩道:“正好琴弦的材料我前些日子刚弄到。齐了。剩下就是设计了。”

    “你准备用几弦?”君墨邪问道。

    “几弦?不是七弦?”

    “最初的琴是五弦。内合五行,金、木、水、火、土;外合五音,宫、商、角、徵、羽。后来文王囚于羑里,思念其子伯邑考,加弦一根,是为文弦;武王伐纣,加弦一根,是为武弦。合称文武七弦琴。之后流传下来的就是七弦琴。这是华夏的古琴的发展。”君墨邪坐到古月影旁边,执起她的一缕发丝把玩:“所以才要问你学几弦。”

    古月影呆滞:“你都会?”

    见君莫邪点头,叹了口口水,思索片刻:“五弦吧。五行正好对应五灵根。而且我喜欢最初的样子。”心中补充道:五弦应该会简单一些吧。

    听到回答,君墨邪弯起嘴角,对手中的发丝爱不释手:“明天我把设计图画出来给你看。想必设计你也不会。”

    “呃......确实。”不自然的晃晃头,发梢上的铃铛铃铃作响:“我的头发那么好玩?”

    “是。”回答的毫不犹豫,反而弄得古月影有些不自然。不过想到自己欠这人挺多的,只能抽抽嘴角,无奈道:“那你玩吧”

    “咳咳。”暗听骨咳嗽几声:“那小影子本命武器就这么定下来了。我回去帮你想几个阵法。”

    “麻烦你们了。”古月影露出大大的笑容。

    姥姥姥爷,你们看我在这里也有一个小家庭了。一定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你们也要在那边照顾好自己。

    华夏。守在床边的姥姥姥爷好像感觉到什么。看着躺在床上,身形消瘦不少的女孩,露出一个笑容,浑浊红肿的眼睛看着一旁的老伴儿:“老伙儿,我好像听到乐乐的声音了。

    “乐乐在那里也一定很努力。那丫头从小就是这样。”

    这边,暗听骨突然想起来:“君,你不是回去给小影子取衣服了吗?衣服呢?”

    听到这话,君墨邪从芥子袋中取出几个袋子,古月影一脸期待的看着那几个袋子,听君墨邪说:“随便拿了几套,等过几天你自己去挑。”

    “没事,我不挑,能穿就行。”然后取出衣服摊开:“呃......”看着眼前和自己身上相差无几的款式,道:“还真是......”随便啊。心中补充

    “不喜欢?”

    “没有!”将衣服收起来。对君墨邪笑:“很喜欢。”

    “那就好。”

    “行了。那今天就散了吧。”沐轩道,将早准备好的食盒递给古月影:“丫头你回去也好好想一下你想怎么弄。明天我们就开工。”

    “好。”古月影起身,发丝从君墨邪手中溜走。对着念儿和炎道:“念儿,炎。该回家了。”

    念儿和炎迷糊的抬头,被自家姐姐抱到怀中。

    “那我们就先撤了。拜拜”之后便走上自己的小路。

    这边的张旭尧一行人已经出了皇城,这次的任务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国家制定的路线都是一些人迹罕至小路。

    车队中,除去国家托运的货物外,还有一辆马车。没人知道那马车上是什么,不过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东西或者人。不然不会被侍卫围个水泄不通,连工会的人都无法接近。

    林广浩驾着马走到张旭尧身边,隐晦的指指身后的马车,道:“真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连靠近都不让我们靠近。”

    “不该知道的别问。”张旭尧皱眉,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告诉兄弟们,都小心点。离那辆马车远点。”

    裴天这时候也到了张旭尧身边:“那马车有问题?”

    “也不能说是那辆马车。就是一种感觉。”

    “如果是一般游戏,这马车里说不定会触发什么隐藏任务。”李永尚回头:“不过别忘了我们的目的,还是安生一点为好。”

    “知道了,我下去通知。”林广浩点点头,驾着马向后走。

    “总感觉会有什么要发生。”张旭尧抬头看着有些阴沉,要下雨的天空:“希望是我多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