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十三章 凤鸣沧竹
    很久之后,古月影曾经想过。如果当初的她不是那样天真愚蠢,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所有的一切。不过那时候一切都已成为定局,哪怕是那个人也无力回天。

    “乐乐。”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呼唤她的名字,是家人的声音。古月影紧闭着双眼,眼泪却是不听话的孩子,偷偷的从眼角跑出来。

    “相信你。”那声音一遍遍的重复这三个字。温柔的,亲切的想让她放下一切去追逐。

    天色蒙蒙亮,古月影便已清醒,眼中全无睡意。看着窝在自己身边的念儿和炎,微笑的顺顺他们的毛。起身,随手披上一旁的外衫,轻手轻脚的下床。走到厅中,给自己倒一杯水,揉揉紧皱的眉头。拿起一旁的手帕,将额头上的水珠擦掉。叹口气,嘴角划过一抹苦笑,一口饮尽杯中的水。

    开门走到院子里,感受着有些刺骨的微风,裹紧身上的薄薄的外衫。呼口气,看着远方才微微透露出晨曦的天空,有些上神。须臾,用手遮住眼睛,将头高高抬起。深呼吸,深呼吸。浓郁的灵气随着呼吸之间进入身体。

    这里是龙泽之地。

    “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用手狠狠的拍几下脸。转身回到房间里,拿起凳子上的新衣服,走到后面温泉。

    泡进温泉,闭眼吐纳,心中默念心法,感受着灵气在经脉中缓缓流动,欣慰的扬起嘴角。

    好久,睁开双眼,灵动的眼眸黑白分明,清澈鉴人,偶尔闪过几抹皎洁的光芒。起身,用法诀将自己身上的潮湿去掉。光着脚踩上青蓝色的绒毯,一步一步的走到镜子面前。脚腕,手腕上的铃铛跟着“玲玲”的响着。

    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与以前完全两人的自己,眨眨眼睛。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慢慢的滑动。珍惜的模样好像对待珍宝一般。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她都是自恋的。对自己的保护近乎于变态,讨厌陌生人接触。就算走在大街上也是尽量的远离人群。谁都不知道,人前开朗乐观的她私下却是一个十足的“变态”。她没有办法接纳任何人,心中永远留出一块位置,不容侵犯。小小的人蜷缩在那里。不出去,别人也进不来,无悲无喜,冷眼旁观着所有事情。表面上做着各种情绪,但事实上她根本不明白情绪是什么,或者说感情有什么意义。

    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书本学来的。人情世故,为人处世,一切的一切全是书本教导给她的。所以她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孤独却不孤单。

    镜中的女孩儿眼中闪过一抹疯狂,不过这抹光芒实在是太快了,快到她自己也没有发现。

    如果说家人是自己的逆鳞,那么对自恋便是自己最后的底线。她爱自己,从来如此,从未改变。

    扬起嘴角,将手放下。走到衣架旁,穿好衣衫,整理好头发。伸个懒腰,脸上挂上熟悉的笑容。

    又是新的一天,今天她要去炼造属于自己的本命武器。

    回到厅中,将早餐从食盒中取出准备好。进到卧室,看着正在努力清醒的两小只,宠溺的笑了笑,道:“念儿,炎。准备吃早饭。”

    念儿和炎摇摇小脑袋,努力的张开迷离的双眼。跌跌撞撞的下床,走到自己洗漱的地方,将自己收拾干净。

    古月影看着两小只走的歪歪斜斜的身影,生怕下一秒两只就会摔到地上。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洗漱完后的两小只已经清醒。

    吃过早餐,看时辰差不多。将所有收拾好,古月影拿着已经空的食盒,抱着两小只出了家门。

    走上还泛着潮气的青石小路。看着小路两旁被露水沾满从而泛着晶莹光泽的叶子,。月影放下念儿和炎,取出玉瓶开始收集叶子上第一层露水。

    待收集满第三个几个玉瓶时,小路所经过半,前方植被上的露水也已蒸发掉。将玉瓶小心的收好,起身,拍拍有些酸痛的小腿和肩膀,继续前进。

    看到亭子。果不其然,另外四人已经到了。不管多少次,看到这四个人同框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激动的。

    在心中捂脸,脚下朝着亭子走去。

    “早。”古月影招手。念儿和炎进到亭子后便冲向君墨邪原本的软塌上,开始修炼。自从两只发现这处后,这张软塌就成了他俩的专属。

    “早。”林瑾源道。

    “小影子,今天更早了。”暗听骨搭上古月影肩膀。古月影一巴掌下去,暗听骨哭丧着脸吹着自己有些红肿的手,道:“小影子,你可太狠心了。”

    撇撇嘴,将手中的食盒放在桌子上:“别装了,我又没使劲。”

    “切。”暗听骨甩甩手。

    “很兴奋?”君墨邪起身,走到古月影身边。

    古月影点头:“是啊。想到今天就能炼造自己的本命武器,忍不住兴奋。”

    “丫头,这可不能直接炼造,你要先练习一下。”沐轩笑道。

    古月影默……她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先看一下设计图吧。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再修改。”说着,君墨邪从芥子袋中取出图纸,在桌子上摊开。

    “我不太懂,你......”看到纸上琴的简图,古月影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那琴实在是太美了,美的简直没有办法用言语描述。

    纸上的琴,样式简单古朴,通体是一种晶莹的红,从琴头到琴尾逐渐加深,最深处的颜色简直如同火焰一般耀眼。琴身上的徽位是泛着光辉的玉色,琴轸泛着同样的颜色。琴额上雕刻着竹画。琴弦则是淡淡的玄色,淡蓝的穗子的末尾穿插的各色的铃铛。琴的背面出去头处空出名字的地方,其余部分都被细心的刻上各种山水画伴着竹子,仔细看那山水中穿插着各种阵法。只消一眼,古月影便爱上这把琴。

    “喜欢吗?”君墨邪撩起古月影的一缕秀发,俯身在她耳边询问,磁性的声音钻进古月影的耳朵。

    她重重的点头,言语中是掩饰不住的激动,眼神仍旧无法从图纸上移开:“太喜欢了。”

    “样式采用了最古朴的伏羲式,琴身长三尺六寸六,宽六寸,厚二寸。正适合你习惯。其他的部分我就不介绍了,等你正式开始学习我会教给你。”君墨邪说完便做到椅子上,浅尝一口杯中美酒。

    “还有哦。琴背面的画,可不仅仅只是山水哦。那里面都是一个个阵法。我们将他们融进画中,是不是好看许多。”暗听骨接着道,从这古月影眨眨眼睛:“而且,当你的琴做出来。源会会给它附加言灵。完全天赋天机者的赋予言灵哦。”

    “嗯嗯。”古月影真的不知道自己出了点头还能说什么。好像从见到这几个人开始,自己就没有操心过什么。虽然才短短几天,但这种感觉却像是一起生活好久一样。

    眼圈有些泛红:“有你们真好。”

    “别哭。”林瑾源递过手帕。

    “我才没哭呢。”吸吸鼻子,古月影笑:“这么开心,我才不会哭。”

    “就是,我们小妹坚强着呢。对不对。”暗听骨调笑道。

    “丫头,起个名字吧。”沐轩揉揉古月影的头。

    听到沐轩的话,古月影再次看向图纸:“凤鸣沧竹”

    “凤鸣沧竹。”林瑾源重复一遍。

    古月影不高意思的揉揉耳垂:“我取名比较无能,就是突然想起这个名字。”

    “很好。”

    “行,接下来就是先你先练习怎样雕刻。”沐轩道:“本命武器不同于其他,从开始就必须由本人亲力亲为。中途不能停下。”

    说着从芥子袋中取出几大块木材:“这是我选的和凤尾樵木材质最接近的木材,你先用这些练练手。”

    “怎么做?”故呆愣着看着这几块大木头。说是大木头,但是这几块大木头的价值可不低。

    “你平时怎么练药的。现在就怎么做。”林瑾源开口:“用你最熟悉的方法去雕刻这块木材。把这想象成草药。”

    古月影有些纠结,平时练药是需要不断的提纯,换火,控火就好。再者说,那些都是草药,可眼前这可是名副其实的木头啊。

    不管了,先试试。破罐子破摔,不管怎样她都要练习。本命武器一次成型是最有利于未来发展的。况且难得他们为她做了这么多,设计出这么美的琴,她可不想弄砸。

    闭上眼,将灵气外放,慢慢包裹着地上的木头。

    “唔.......好重。”古月影没想到这么重,一下没用上劲“哐”的一声,刚刚离地的木头砸回地上。

    不死心,再次做好准备。慢慢外放灵识将木头包围。木头悬在半空中,古月影却没有接下来动作。好一会儿,四人有些疑惑的时候。只听又是“哐”的一声。

    古月影睁开眼睛,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有些尴尬的开口:“那个。那些尺寸具体是多长?我完全没概念。”

    不知是不是眼花,古月影好像发现君墨邪手中的酒杯抖了一下。

    暗听骨有些无奈道:“影子。我记得你是学理科吧。”

    “我学理和我数学不好不发生任何关系。”理直气壮的回答。

    将手中酒杯放下,君墨邪有些无奈的开口:“算了,也是我们思虑不周。还是先给你补习一下古琴的知识吧。”

    “嗯呢。”古月影双眼发光:“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刚刚想要裁木来着,虽然想着的是古琴,但是我也有种一动作就会裁成古筝的感觉。所以才没动作。”

    “那就先从古琴的起源给你讲吧。”将古月影拽到身边坐下,手中把玩着她的秀发,君墨邪开口:“古琴,又称瑶琴、玉琴......”

    君墨邪慢慢的讲述,古月影认真的听着,手中的纸笔记录着一些重要的地方。林瑾源与沐轩不知何时铺上一棋盘开始对弈,暗听骨在一旁只着下巴看着。

    天蓝风清,无限美好。

    这边,张旭尧一行人,已经进入到偏僻的小道。

    天色慢慢昏暗起来。李永尚看着昏暗的天,道:“全体小心,找地方扎营。”

    “怎么了?”林广浩问道:“怎么突然扎营?”

    “天不对,恐怕有雨。这附近没有可以落脚的民舍,就原地扎营。”李永尚解释道。

    “好。我和小天去安排。”林广浩拉着裴天向后走。

    李永尚走到张旭尧身边:“你有什么感觉?”

    “风不对。”张旭尧突然脸色一变。对着后方大喊:“全体戒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