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十四章 风不对
    “差一点,还差一点”古月影全身被打湿,脸上的水流顺着两颊滴落在地上。这时候没人能帮她,除了自己。

    拼命的输出灵气,看着半空中的古琴慢慢成形。呼吸开始困难,体内的灵气即将干枯。此时的她甚至不敢停下来吃一粒恢复灵气的丹药。

    本命武器的炼制本就困难,是她大意了。以为她现在的实力已经无碍,却忘记几人为她找寻的材料全部都是上品。就算是现在,她也无法完全驾驭凤尾樵木。

    从开始接触材料的一瞬间,她就知道自己这次的炼制如果不拼上全部,恐怕只会功亏一篑。只是她不想,辛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不管是因为所有材料只有一份,还是因为身边人为自己做的努力。

    她只想看到他们为她开心的笑脸,而不是失败后的安慰。

    “差一点,就差一点。”最后将已经练习无数次的阵法细细雕刻在琴身之上。随着最末一笔的落下,终于是支撑不住完全透支的身体。“嘭”的一声砸在地上,失去意识。

    她不知道在她完全昏迷后,半空中成品的古琴,泛着艳丽的光辉,在她身边徘徊几周后,托着妖艳的光辉冲进她的身体里。

    屋子外面的几人看见天空中形成的代表上品灵器的五彩霞云。便知道女孩儿成功了,不由自主的笑出声。

    “真别说,影子还真是厉害。”暗听骨摇头感叹:“本命武器一开始竟然就炼制出上品灵器的级别。我以为我和大叔炼制的中品已经是妖孽了。”

    “起点太高,后面进阶很困难。”沐轩却是皱起眉头。

    林瑾源看向身边三人:“之后别忘记将阵法激活。”说也奇怪,那三人的天赋中竟然都有阵法。

    “怎么这么久?”君墨邪开口。轻皱眉头,随后瞳孔放大,将门一把撞开。果不其然,看见瘫倒在地上完全陷入昏迷的女孩。

    “这,怎么回事?”暗听骨被吓到。

    君墨邪瞬移到古月影身边将她抱起,朝着门口边走边道:“源,回灵言灵。沐,带路。骨头,检查。”

    “好。”

    “这边。”沐轩和林瑾源听到君墨邪的话立马行动起来。暗听骨也仔细的检查一遍杂乱的炼器室,发现并没有发现异常后也跑过去跟着几人进到沐轩的房间。

    因为炼器方便的缘故,几人来到了沐轩在龙泽之地的庭院。就像是凌器轩的名字一样,这座庭院给人的感觉的就一把坚不可摧的兵器,处处是机关陷阱。

    将古月影轻放至床上。接过沐轩递过的湿锦帕,仔细的将女孩脸上的汗水擦净。

    “没想过有人会来住。所以客房没有收拾。只能委屈丫头在这儿休息。”沐轩开口,递过去第二块锦帕换回已经浸透汗水的第一块。

    “检查过了,炼器室中没有任何异常。”暗听骨跑过来,完全忘记自己能用法术。气喘吁吁,将桌子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林瑾源停下言灵:“是灵气透支。”紧皱着眉头看向几人:“有个不好的消息,影的阶级可能会掉。”

    四人沉默。

    “是我们大意了,忘记这些材料的品质之高可能是她不能掌控的。”揉揉眉头,君墨邪道。

    “不过,影子也真是个变态,这样都能炼制成功。”暗听骨也不知应该是哭是笑。

    看着床上昏迷的女孩儿,早想到她会倔强。却依旧是低估了她的执拗。无奈的摇摇头。

    “现在怎么办?”几个人面面相觑。古月影身上的汗水已经将沐轩的床单打湿。但是他们这几个大男人总不能......

    “总要将她身子衣服弄干,剩下的等等再说。”林瑾源建议道。

    相互看看:“我来吧。用法术。”君墨邪掐着法诀将古月影身上,衣服还有身下的床单弄干。

    随后离开内室,走到厅里。

    几个大男人相对无言,围坐在桌子周围。这就是在没有遇到古月影那半年他们之间的状态。各做各的,相安无事。

    古月影的到来像是一根纽带一般,将他们联系到一起。这才让他们有了他们是一家人的感觉。所以他们用着自己的方式宠着古月影,宠着这个将 他们联系到一起的女孩儿,小妹妹。他们不知道今后会怎样,但是知道的却是,已经形成的亲情纽带是不容易被破坏的。

    “小影子家的弟弟妹妹那点怎么办。”暗听骨开口。想到那两只缠人的小东西,有一瞬间的头痛。

    “不用担心。他们在入定修炼。”林瑾源眼中泛着金光,这是他在用天机天赋的标志。

    “等丫头醒来后怎么办?”沐轩思索着开口:“准备找人的事宜?”

    “先让她缓一阵儿。招人的事情,我们先把医馆的名字打出去。”君墨邪开口,手指磨蹭着杯边:“是时候让所有人知道。五大工会已经聚齐。”

    “据影说,医馆可以绑定两个附属工会,这个怎么弄?”

    “这个不急。丫头也说了,她还有同伴一起。她想先找一下她的同伴。”

    听到这句话,几人下意识的皱起眉头。

    “那就这样吧。我们先去找到影子的同伴,考察一下他们。如果不行,用不用......”暗听骨此时脸上的神情绝对不是古月影所熟知的不正经。这才是真正的世界阴暗面的帝王。

    “不要轻举妄动。我们先找,找到后先暗地观察。不论他们人品怎样。最后的决定都要由影来做。”

    “行。晚上我回去布置。派人下去。”顿下,接着道:“不过仅靠小影子的三言两语还有有些困难。恐怕时间会长一点。”

    “无碍,只要在丫头之前找到他们就行。”

    这边的张旭尧一行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怎样恐怖的存在盯上,今后会面临什么。不过就算知道,他们此时恐怕也没有多余闲情雅致去思考。

    “永恒,怎么了。”李永尚驾着马,拿出自己武器--惊琼剑。

    张旭尧眉头紧皱,道:“风不对,有人来了,很多。这条小道这么偏僻。按理说根本不可能出现除我们外这么多人。”

    林广浩和裴天驾马回到他们身边。

    “后面侦查队报告,有灵气波动。估计数目有这个。”裴天伸出五根指头:“感知到的起码个个都是练气四五层。还有一个恐怕已经七层。”

    “七层?”他们一行人中张旭尧和李永尚是练气七层。但是对外都用隐藏修为的物件隐藏起来。其他人,排除国家跟着的部分不知深浅的人。其他的也是练气四层以上。不过依旧是隐藏着修为,对外也就是三四层的修为。

    须弥世界为了让华夏人更好的融入这个世界。所以让他们前期的修炼格外的简单。真正的分水岭和真正的修炼,其实是在练气九层之后。到那时候,他们就会发现,原来修炼真的不是这么快速的事情。

    林广浩讽笑一声:“还真是大手笔。”随后一脸崇拜的看着张旭尧:“大叔,我终于是到你为什么当初花了大笔金钱去收购隐藏修为的物件了。是不是在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啊。”

    “别大意。”张旭尧道:“去保护好押送物品。还有那辆马车。”

    “那个七层的交给我。正好练练手,说不定还能一举升级。”裴天摩拳擦掌,严重闪烁着好战的光芒,将自己的武器--枪矛拿在手中。一脸期待  的看着张旭尧。

    张旭尧有种想要扶额的冲动,虽然自己最大,在华夏也已经有了女儿。但是最近他总有一种着这里当奶爸的感觉。点点头:“小心点。”

    林广浩则是掏出自己骚包的武器--一把绣着桃花模样的扇子。打开:“我可没那么大志向,我就去边界清理小虾米好了。”

    李永尚看着一直被围的水泄不通的马车道:“那我就去那辆马车附近以防万一。”

    张旭尧点头:“通知下去。可以放开手脚操练。别人打上门来总不能还留情面。”

    “好嘞!”林广浩兴奋道,回身钻到队伍中用暗号传达着信息:“老大松口了,兄弟们放开手脚教训吧。”

    “好!”弟兄们有些兴奋,总算可以酣畅的打一架了。一直收敛修为也是很辛苦的。

    说话间,几十个身着黑衣的人已经将他们包围的水泄不通。黑衣人的领头者走上前。掐着变音后的嗓子道:“留下货物,否则,杀无赦。”那声音嘶哑破烂。

    没有预想中的慌乱,黑衣人们发现眼前应该为鱼肉的车队,依旧悠闲,甚至严重透露出赶紧动手的信息。

    林广浩掏掏耳朵,打开扇子:“我说,你偏要用这种污染环境的声音说话吗?要打赶紧。老子们赶时间。”

    黑衣人隐约的察觉到有些不对,但是眼前的人们的修为明明就比他们低,难道有什么秘密武器。思虑一阵,决定先观察一下却听见人群中一个身着黑衣手持枪矛的武者道:“到底打不打,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似的。该不会真是个娘们吧。哈哈哈。”

    身后的一众人跟着一起大笑。这可激怒了黑衣人首领,压低声音:“敬酒不吃吃罚酒,别怪我们没有提醒过你们。就算有底牌,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也不算什么。”一挥手,身后几十黑衣人瞬间涌进人群,来时厮杀。

    裴天闪过人流,站到首领面前,挑衅道:“有没有兴趣打一架?”

    首领嗤笑一声,看着面前不过练气五层的毛头小子:“就凭你?”

    “就凭我!”裴天瞬间移动到首领身旁,枪矛一伸朝他刺去。首领不愧是练气七层,在陷入须弥世界的三万人中已经算是顶级。在枪尖即将接触  到身体的瞬间离开原地。

    裴天收回武器,嘴角扬起好战的笑容:“不愧是练气七层,果真就是不一样。”磨磨枪身,开口:“好好地打一架吧。”言罢便再次瞬移上去,不同于上次,这次的速度快了几倍不止。枪身一挑。轻敌的首领躲闪不及,右侧袖子被撕裂,右臂被拉出一道长口,血液瞬间轻涌而出。

    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能伤了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