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二十章 希镇
    希镇,位于腾国边界,是进入腾国必经的第一小镇。虽然希镇地方不大,但是作为必经之地,在希镇中各个国家的人进行各种的贸易交流。腾国作为一个经济大国,但是每年中五分之一的纯收入,都来源于这个小镇。说是个镇子,但是建设却相当于一个城市一般。

    古月影一行人站在城门下方。

    “希镇。”古月影念叨着:“带来希望的小镇?”嘴角上扬。

    “爷,要进城了。赶紧过来。”乐萱念叨着。

    至于为什么要叫“爷”,看看的古月影这一身的男装就知道。

    回到一天前,车厢里。

    “我的小祖宗,你赶紧换衣服吧。”乐萱看着一身男装的古月影狠狠的皱着眉头,手里拿着襦裙。

    古月影躲到床后,两人隔着床大眼对小眼:“我才不要。”语气坚决。

    “我就要穿男装。”

    “哪有男生有胸,没有喉结的?”

    古月影低头看看,义正言辞道:“我可以让它消失,喉结也可以弄出来。”言罢,念叨着口诀,只见胸前的突起消失,嗓子部分出现喉结。

    乐萱眉头皱的更深:“那你身上的铃铛,一般也没有男生会有。”

    “我可以让他们不想,隐形!”又是一个口诀,原本随着古月影动作的铃铛顿时消失,没有任何声音。

    随着乐萱显摆的笑着,跳了跳:“你看,现在你还有什么还说的。”

    “你要说声音的话,我也可以改变。”后半句话的声音明显变得低沉一些,傲娇的抬起头:“这样可以吧。”

    握紧手中的衣裙,乐萱硬挤出一抹笑容:“你是一个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

    “啊!”古月影恍然大悟状,嬉笑道:“你不说我还忘了呢。”天天和男的厮混在一起,性别意识真的没什么太大啊。

    “古月影!”乐萱喝道。

    古月影一个激灵,下意识站直身体:“是。”

    看这样行不通,古月影眼眸一转,想到一办法,从某种意义上说,乐萱是一个很传统人女生,但是她更看重古月影额安全。

    “萱萱姐姐,你想啊。”古月影慢慢开口:“你想啊,已知的四大工会会长全部都是男生。五大工会会长就我有个女生,虽然除去医馆中的人没  人知道我的性别。”顿了顿:“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在我们羽翼未丰之前被人知道我的女生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我们不像其他四个  公会,我们才刚刚步入正轨。”

    看着乐萱犹豫的神情,古月影知道这事儿离成不远,于是接着道:“按照一些男人的思想。他们可以接受普通工会会长是女的,但是相当于统领须弥世界的五大工会会长之一是女生,他们会怎样?会不会暴动,然后对我们不利?”

    “虽然郎家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秘密邀请我来帮助他们。但是你也看资料了。怎么确保一定不会有消息泄露?”

    乐萱面色越来越凝重,古月影心中窃喜,,却感觉自己说的真的十分在理。

    “所以在我们羽翼未满以前,我的身份和性别最好是秘密。不是吗?”

    听着古月影说的句句在理,虽然心里知道这丫头是为了让自己妥协。但是不得不说,这些话句句戳在自己的心头。

    乐萱叹口气,最终还是妥协的点头,走到衣柜前,将你女装放进去,换出来一件男装。头痛的看着手中的男装,递向床另一边的古月影:“还在  那里干嘛?赶紧洗漱换衣服。”

    接过衣服,一个飞扑到乐萱身上,蹭了蹭:“谢谢萱萱姐姐。”

    乐萱笑着,一脸嫌弃的将身上的古月影推开:“比我都高,还撒娇。赶紧的,我先出去。”

    “遵命。”

    等到古月影换好衣服走出马车,随行的人都一脸惊诧的看着这个“男生?”。一席淡蓝色的劲装,腰间别着一块暖玉玉佩,上面雕制这医馆的标志:紫竹。一头长发散披在背部,发梢处被一根紫金色的发带绑起。脚上蹬着由灵兽皮毛制成的软靴。173的身高,配合着这一身装扮。虽说没有陌上人如玉,世无双公子的惊艳。但也确实是一位翩翩公子无疑。

    “酱酱!”一个亮相,原地转一圈,开口问道:“怎么样啊。”

    除去乐萱外,所有人竖起大拇指,点头称赞。

    乐萱虽是一脸的无奈,但是眼中却是闪过一抹赞叹:“行了,赶紧收拾。”

    “收拾?收拾什么?”古月影不解。

    将车上所有东西放到芥子袋中,所有人一切从简。

    “别说是为了不引人注目?”

    “说对了。”

    “那我的泰坦怎么办?”

    看眼一脸惊奇的古月影,乐萱道:“向凌器轩买了一个灵兽空间袋,他就呆在里面就行。”

    “马车呢?”

    “马车有折叠阵法,也可以收起来。”

    摇摇头,心里感叹着。人类已经无法阻止沐叔的凌器轩的脚步了。她知道的是,凌器轩中多数是疯狂的科技研究疯子。

    “你先上马。”一个人牵过一匹通体血红的马,对古月影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嘴角一个抽搐,飞身上马。顺便说一句,混沌医馆的标配服装:医者:淡紫;毒者 :月白。满足古月影个人的一点恶趣味。

    但是现在,全部换上了便装。只靠腰间别的一块刻有紫竹标志的玉佩,和上面流转的淡淡颜色光芒区分。

    又经过了一天,他们终于到达了腾国。看着刻在镇门上的“希镇”两字,所有人都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滋味。

    “爷,过来”乐萱喊道。

    “嗯。”古月影牵着马走向排队的队伍。

    这次出行,古月影一共带了十二个人。此时古月影身边只有乐萱,和另一个医师两个毒师。身份则是少爷,侍女和随从。其余人都被打散,分别 进入镇中。

    古月影确定,乐萱是被自己的一番话给惊住了,所以才会这么谨慎。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排队的时间都是漫长的,不管前面还剩几人。

    “不耐烦了?”乐萱看着身边面露不耐的少年悄声道。

    “还好。”顿了顿:“我只是在想我应该塑造怎样的性格角色。”

    乐萱听到这话,无奈的皱眉:“那你想吧。不过记得,你是女生!”

    队伍终于轮到他们,守门的士兵接过乐萱手中的通关文令,上下打探了几人。

    “来腾国做什么?”

    古月影一脸淡漠,并没有开口的准备,看向乐萱。

    乐萱笑的温柔:“我家少爷早闻贵国风土,尤其是这希镇风情。所以来游玩一番。”顿了顿,小心的道:“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两位士兵看着眼前笑的一脸温柔的美女,下意识摇头:“只是例行的询问。你们可以过了。”

    “谢谢。”乐萱道,对着一旁看天的古月影道:“爷,我们进去吧。”

    “嗯。”高冷的只回答一个字。

    所以几人都明白了古月影要塑造什么样的形象了。

    进了城,古月影心中无比感动的看着吵杂的街市和熟悉的讨价生,但脸上仍旧是一脸高冷。

    “爷。端着架子不累吗?”后方的毒师殷航走到古月影身边悄悄问道。

    看着一脸揶揄的殷航,古月影挑起嘴角将殷航搂入怀中,在她耳边悄声道:“谁说,我一定是高冷了。嗯?”

    不得不说男装的古月影配上在有些低沉的声音,男性荷尔蒙简直爆表。殷航瞬间脸红。推开古月影:“爷,那你这是要做纨绔?”

    在殷航推开她的一瞬间,古月影瞬间恢复到高冷状:“谁说是纨绔?”

    “哈哈。”另一个意识洛克笑道:“殷航,你被咱家耶给耍了。”

    殷航一脸不解:“什么耍?”

    “爷在将你搂入怀中的时候,正好我们的马将你们俩挡的严严实实。谁也看不见你们。”

    殷航被羞的脸更红,娇嗔的瞪一眼古月影,小声道:“爷,你这可这不讲究。”

    嘴角扬起一丝弧度,转向乐萱:“通知在哪里集合?”

    自从乐萱看到古月影的作为后,眉头就一直紧皱:“镇中最大的酒楼:希源酒家。”

    “萱姐,别皱眉了。装高冷是我能想到最能减少和人接触的性格了。还是说你真的想让我装纨绔?”

    “还是高冷吧。”

    五人走在街上,古月影每当看到有什么有兴趣的东西时,都会不留痕迹的指一下。随后扮演随从的洛克和高翔就去将东西买来,放入芥子袋中。

    古月影心中一脸满足。面容却依旧一脸风轻云淡。乐萱眼中仍旧充斥的担心。看着这样的古月影,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哪里不对呢?

    “萱姐,我脸上有东西?”转向乐萱,她的目光实在是在过灼热了。

    乐萱摇头:“没有。”

    “哦。”继续看着两面的各色小摊。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符合高冷的形象,古月影还特意将自己的体温降了几度。

    乐萱发现自己真的想不出来是什么地方不对劲,所以放弃探究。

    “前面就是。我们先去订房间,然后你再出来玩。”

    “好。”高冷定则:能少言,绝不多话。

    大酒楼门都有负责接待的门童。几人将马匹交给门童安置,走进酒楼。

    作为希镇中最大最豪华的酒楼。希源酒楼的内部装潢绝对是奢华享受四个人不能概括的。

    大堂的正中心是一块人造喷泉,围绕着喷泉周围,是人造的小花园。两边是餐桌和椅子,楼上是各式类型的包间。绝对可以满足各种人群的需求,再向上的三四五楼是房间。后院也有适合喜欢清静或者长时间居住人群准备的独立庭院。

    这间酒楼,在云泽商会建立后的半年就被半数收购。按照君墨邪的话吗,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也就是从那之后的一次大整修之后,这间酒楼才终于打败原本多家的同级别的酒楼,荣登榜首。当然,一分钱一分货,这里的价钱并不便宜。

    “客官是用餐还是住店?”

    “住店。”乐萱答道:“一间上房,两件中房。距离近一点。”

    “好的。客官请这边上楼。”

    跟着店家上楼。三间房确实距离很近。探查完房间后,最后几人走进古月影房间,吩咐店家下去。

    “我们在这里待几天?还要住店?”

    “三天。三天后郎家会派人来接我们。”乐萱将将窗户打开,从芥子袋中拿出熏香点上,将床铺换成古月影习惯的床单。

    “哦。所以我可以在这里玩三天?”古月影笑。

    “爷。”殷航开口:“别忘记你的高冷。”阴阳怪气。

    “哦?”挑起殷航的下巴:“吃醋了?”

    意料之中,殷航再次发烧,将头别到一边:“别闹。”

    “行了。我饿了,下去吃饭吧。”古月影耸耸肩,说着站起来,看向几人,率先走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