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疯子和恶魔
    当喜欢一个人到达顶点,是想要占有她的全部。甚至连对方呼吸的空气都会嫉妒。但是当占有欲到达顶点时,请记住,那不是喜欢,是束缚。

    将其余人安顿好后,乐萱五人跟着古月影走进房间。乐萱继续将古月影的床铺收拾好。舒曈将茶取出泡好,递给古月影。几人犹豫片刻,终是决定开口:“爷......”

    “怎么?”喝一口茶水,拿起一块点心,看向面前一脸犹豫的五人:“有事情就问。”

    思索一阵儿,乐萱开口:“大堂中那几人......您认识?”面露犹豫之色。

    古月影将口中的点心咽下,笑道:“华夏曾经好几个游戏的同伴。约定好一起闯荡须弥的。不过后来不是因为医馆的事儿,失散了一年吗。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了。”

    “爷,那您准备准备怎么办?”殷航撑着下巴看向古月影。

    弯了弯嘴角,眼中闪过几丝狡黠:“你们悄悄去将那四人请过来。注意不要惊动任何人。”

    “请来?这里?”洛克开口。“不太好吧。”

    “将他们请到我和洛克的房间吧。这间房,毕竟不太方便。”高陵道。

    殷航翻起白眼:“对啊。爷,这里毕竟是您的房间。”

    古月影想想,点头:“好吧。你们小心点。不要让任何人发觉异样。那几个人的修为也算不错的。”

    五人相视一眼,对古月影俯身:“是。”说完便推门离开,最后出去的舒曈看一眼正吃的开心的古月影,眼中闪过一抹偏执,轻轻将门合上。

    等到五人出去,古月影咽下口中吃食,慢慢磨蹭着手中的茶杯,对着空气道:“出来。”

    话音刚落,眼前便出现四个黑衣人:“小主子有何吩咐?”

    古月影将房间中布下结界。手指敲着桌子,看着眼前跪地的四人:“行了,都起来吧。”

    “是。”四人领命站起。

    “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没有?”

    四个人面面相觑,神色有些恍惚:“属下无能。”他们问过自家的主子,这些草药植被根本不可能在腾国这里采集全。小主子这么做纯属无聊在耍他们而已。

    “行了,你们也都问过你们主子,也知道事实就别装了。”把玩起茶杯:“回头告诉你们主子,在到郎家之前给我找齐,到时候有用。”

    “是。”所有暗卫松一口气。

    “这次叫你们出来是让你们去看着那五个人,让他们别太过。”古月影有些忧心。那五个人的偏执个性自己是在了解不过的。看着那几人眼中的波动,就知道他们心中所想。

    这次让他们五个人去请那四人过来,也是失算。不过若是那四人仍旧和华夏中一样,今后还是要打交道的。叹口气,看向面前四人,沉声道:“不要暴露自己。若是他们太过分,你们再出手。”

    “是。”

    “还有就是,帮我出去买点好玩的。我现在的人设出不去。”嘟起嘴,有些无奈。

    “是。”

    “下去吧。”

    “小主子......”紫纹暗卫有些迟疑。

    古月影皱眉:“什么事?别磨磨唧唧的。”

    吸口气:“那希家您准备怎么办?”

    将手中的发丝转圈,古月影转转灵动的眼睛:“郎家明天到,最早我们后天离开。这两天你们别动作,正好无聊,添些乐子也不错。”顿了顿,扬 起一抹张狂的笑容:“我们离开后,你们去将希家所有高手抹杀。至于那个大少爷嘛......”眼中闪过厉色:“带回去交给你们主子,他们知道怎么办。”

    既然有胆子动她的人,就要有觉悟承担后果。虽然他们医馆实力不行,但是别忘记她古月影身后是其他四大公会毫无条件的宠溺。她可不是什么好人,虽说医者仁心,但是“仁心”这个东西也要看对谁,不是吗?

    她敢这么对希家也不是大脑犯抽。一般来说,希镇这样的重要镇子会有大家族镇守。但正是因为希镇对腾国的重要,国家动用军队直接管理。所以希家说是大家族,但出了希镇在别的地方,也确实是上不了台面。而且这希家在希镇中的名声也不太好。仗着自家气势欺压百姓的事情时有发生。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就是这样。

    看向眼前的暗卫,嘴角上扬。这些暗卫的实力她可是知道的。出去华夏中的人,还有原住民。那些原住民的实力甚至要远远高于他们几个会长,就眼前的这四个人,每个都是金丹的实力,其余的暗卫也都已经是筑基。能把这样的人调教成这样听话,再次佩服自己“家长”的变态。

    须弥世界中的一年,除去五大会长外,其余达到筑基的人也是十分稀少。

    “族长希权呢?”

    今天和希权交手,古月影发现他最起码筑基后期。而她却仅仅只是前期修为,若不是自己有“家长”给的护身符,还真不一定能接下那一招。透支灵气练成本命武器的下场就是整整下降一个等级。要知道从练气九层后,须弥世界对于华夏人的灵气馈赠就消失了,只能自己慢慢修炼。半年时间,自己勉强才将修为恢复到筑基前期而已。虽说根基更加夯实,但实力确实是在拿不出手。

    古月影起身走到窗边,看着楼下吵闹的人群:“筑基后期的实力啊。呵!”讽笑一声:“就算他实力再高,我的毒无色无味他也扛不住。”转身倚在窗框上,看着四人:“我会给你们散气散。掉一个阶级的修为,让他尝尝他儿子的滋味。之后就别动了。”

    看着四人不解的眼神,古月影眨眨眼睛,语气俏皮。:“你们不认为让他守着一个已经是空壳的家族,比让他直接消失更难受吗?”

    暗卫不寒而栗,自家主子说的对,这个女孩儿不好惹。她可以用最天真的笑脸说出最残忍的言语。不过转念一想,若这个女孩儿就是一朵白莲花,怎么配得上自家主子毫无条件的支持宠溺,有怎么能在这个残酷世界生存?

    “怎么?”看着四人有些变化的眼神,古月影有些不解。她对眼神含义这种东西,并不是怎么能读懂。

    如果说四人开始只是因为自家主子的命令而跟着眼前的女孩儿,但是现在他们服了。他们本就是栖身在黑暗中的人,虽然向往光明,但是同样厌恶。

    “属下领命。”

    古月影点头,从芥子袋中取出几个瓷瓶,递给四人。:“这几个瓶子分别是,迷魂药,散气散,百解丸.......”

    看着手中的一堆瓶瓶罐罐,四人有些恍惚。

    “知道吗。就算不相信我的人品,也要相信我的药品。古月影出品,绝无残次。”俏皮的眨眨眼睛,接着道:“为了以防万一,行动之前给所有参加的人吃下百解丸。三月之内,除非炼制药阶高于我的外,免疫所有毒性。就算是高于我,也不会死的”顿了顿“只会在第二天持续头晕恶心呕吐十天半月罢了。嘻嘻。”

    药效很强大,副作用同样强大。四人暗卫面面相觑,小心收起手中的瓶瓶罐罐。

    “行了。你们赶紧去看着那五个人吧。再晚的话,怕出意外。”

    “是”

    要不怎么说暗卫的强大。古月影再次现场见证什么叫人间蒸发。四处看一圈,耸耸肩。将结界撤销。做到椅子上,从芥子袋中拿出草药开始鼓捣:“也不知道念儿和炎怎么样了。”

    后山中的念儿和炎专心修炼闭关,好得很。不过有四个人可就不是那么好了。

    这边,张旭尧四人点上一桌好菜,大快朵颐。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吃的那叫一个开怀。

    “我说人妖,你能不能有点吃相。”裴天一脸嫌弃的看着不断往嘴里塞食物的林广浩。手下的筷子却是不停地夹菜。

    艰难的咽下一嘴的食物,林广浩用手擦一下油腻的嘴角,含糊不清的开口“靠。别叫老子人妖。你的吃相也没好到哪去!”

    “别吵了。”李永尚扶额:“人妖,你比小天大那么多。就不能消停会儿?”

    “让他别先招我啊。”用油腻的手指向李永尚:“别叫老子人妖。”

    嫌弃的拍开那只油腻的手,李永尚拿起茶杯。

    “靠!你以为我想,吃你的吃相实在的太恶心。”看向张旭尧:“大叔,是不是。”

    张旭尧叹气,他总是躺枪,默默开口:“收敛一点。别向乡下人进城似的。”

    李永尚和裴天竖起大拇指,这句话可真毒。

    “靠!”林广浩翻个白眼,吃相却是收敛一些。

    乐萱五人站在二楼的正对四人的位置,看着几人的互动,眼中闪过厌恶。

    “爷真的要见这四个人?就这样?”殷航咬着下唇,看向乐萱,言语中是慢慢的不满。

    “爷说的,我们只能照办。”乐萱眼中同样嫌满嫌恶。

    洛克手指敲着栏杆,嘴角上扬:“爷说的请,但是怎么由我们自己决定。”

    “有主意了?”高陵冷声开口。

    洛克看向已经在暴走边缘的舒曈:“我还没有。不过相比舒姐已经差不多了吧。”

    “杀死行不行。”语不惊人死不休,舒曈眼中闪过偏执:“然后告诉爷是希家人动的手。”

    “舒,别冲动。”乐萱不满的看着舒曈:“你怎么想的我们知道。但是爷的命令不能违背。”

    “算他们命大。”冷声。

    殷航甜甜的笑道:“杀死不行,我们可以恶整啊。我们有医师有毒师总归不会让他们死了就是。”

    “别太过就行。”乐萱这样说就代表着同意。他们十人虽说同是古月影带出来,只接受古月影本人命令。但在内部,还是默认听第一个接近古月影的乐萱的结论。

    就在几人准备行动时,下面几人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改变了主意。

    吃饱喝足,四人招来服务生将桌子收拾干净,换上一壶好茶。

    裴天将地图取出,摊开在桌子上。手指在上面慢慢滑动:“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再有半个月就能到达皇城。之后呢?”看向张旭尧。

    “交付完成任务后。换条路离开。”张旭尧在地图上画出另一条不同于来时的偏僻小路。

    “还是小路?”林广浩道:“也是,若是想要找夏夏也只能在人迹罕至的小路上走。”

    自从他么成立工会后,就在发布高悬赏的寻人启事。排名第六工会的寻人启事,可不是简简单单就了事。一年时间早已经传遍所有华夏工会,至 今还没消息就只能说明她所在的位置是偏僻甚至与世隔绝。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确实真相了。

    “你们说,这都一年了。还能有希望吗?”不是林广浩泄气或者不想寻找。而是这一年的时间,他们一直在寻找,几乎是不计成本的只要是路途遥远的任务都接。排名第六,证明着要养活的兄弟更多。虽然兄弟们表面没说什么,但是心里总会有不满。

    几人沉默一阵。裴天开口:“无论怎样,都要找到她。”叹口气:“当初说好一起闯荡的。现在这样的情况,你们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可能在某个角落里?”

    楼上躺在谷寿兽制成的软毯上的古月影打了一个喷嚏。

    当然不能放心,他们几人一起玩过好多游戏,可以说是已经很了解彼此。就那丫头的性格,不爱惹事,最大的爱好就是拖着他们满世界的找地图bug,看风景。要不是他们等级过硬,实力强悍,这样的性格没有他们几个护着,早在那些游戏里被杀的啥也不剩。

    叹口气,张旭尧开口:“我比你们大的多。在华夏有妻有女,但是在这里我最熟悉的人就是你们。从出事的第一天我就决定,不管怎样也好护着你们几个小孩儿好好的。”顿一下:“夏夏是无论怎样都要找到的,就算这个世界再怎么大。开始的时候就说过,成立的工会也是为了找人方便。兄弟那边也都提前说过,不能理解的都可以离开。”

    “我没说不找。”林广浩喏喏开口;“我只是说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最坏的打算就是我们一直找到这个世界被破解。”李永尚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行了,先安排一下接下来的路程。”

    楼上的五人在听到这番对话后,沉默,相互看了看。

    “现在,怎么办?”洛克开口打破沉默。

    他们自问若是在遇到古月影之前,绝不可能不计成本代价的只为寻找一个可能找不到的人。

    舒曈紧握双拳,骨节泛白:“请他们过去。”

    看着舒曈离去的背影,殷航有些疑惑的看着乐萱:“舒这是什么意思?”

    无奈的笑一下,乐萱开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请他们过去。”说完跟着离开,高陵跟上,洛克揉揉殷航的脑袋:“走吧。”

    转转眼珠,殷航咬着下唇,看向楼下的四人,暗道:“算你们福大命大。”

    这边还在研究地图的几人,完全不知道刚刚的一番话帮他们逃离了怎样的劫难。

    龙泽之地。

    “暗卫那边来消息。影子让我们找齐那些草植药材。”暗听骨跑过来,将手中卷纸扔给君墨邪:“呐,这事儿你们商行在行。”

    君墨邪展开卷纸看着上面三十几样的草植药材后,收齐:“这些我都有。等派人给送过去。”

    暗听骨坐到椅子上,将林瑾源递来的茶水饮尽开口:“还有就是影子吩咐暗卫在她离开后对希家做一些事。”将古月影的话原封不动的复述出来,暗听骨有些好笑:“这个影子,千万不能得罪。”

    “善后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沐轩开口,小孩儿的决定好是好,但是善后也是一定要所好的。所说的五大工会几乎统管须弥世界的一些事情,但是相比于原本就存在的大家族,大宗族来说还是要低上几分。对方上百年的历史,不是他们在一年之内就能赶得上的

    “放心吧。”暗听骨道:“这种事情,我们暗影楼还是在行的很。”

    “各位。”林瑾源开口:“大概再有一年左右,这个世界原本的大家族和宗族就要联合对我们动作了。”

    三万华夏人的涌入,完全打破须弥世界之前所有的平衡。天道似乎对于这些外来者格外的宽容,这点已经激起原本大家族和宗派的不满。如今五大工会以强硬的姿态占据人们的视线,强占一些有可能属于他们的资源,怎能不气。

    “算算也该是时间了。”君墨邪起身给自己倒一杯酒:“能等到两年,恐怕也是看出天道给我们的福泽正在慢慢减弱。”嗤笑一声:“还真是出息。”

    “我们也要开始准备。”沐轩把玩着手中的玄石:“不然还真的让人当成胆小鬼了。”

    “还有一年时间。”暗听骨厉色:“我们用一年发展到如今规模。再给我们一年,他们也是有胆子。”看向林瑾源:“源,你确定?”

    “我亲自占卜的天机,不信?”天机者能力的高低并不是看阶级,而是看天赋。林瑾源作为须弥世界出现的第一个完全天赋天机者,血脉里就对所有天机者有压制。

    “当然没有。”暗听骨连忙摆手。

    “这些不重要。”君墨邪悠悠的开口:“骨头,让你去看实验进行的怎么样。结果呢?”

    在龙泽之地以为,五大工会分布在世界的各处。所以为了方便,几人将试验品和几个看管人员敲晕带到龙泽之地。龙泽之地有一处山洞是不受福泽的,那里的灵气程度完全与外界一样,天然形成的瘴气屏障除去五人和有解药的人,没有人走的出。完全是现成的牢笼。在勘察没问题后,他们将人带到那里。

    想到看到的场景,暗听骨下意识恶心摇头:“下次,有本事一起去。”

    现场版的,还真是恶心。

    “说结果。”

    “他们听说能离开,都很卖力。”想想接着道:“大概很快就能有结果。”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每组都安排了很多人,一组关在一个笼子里。想到那个场景,真心恶心。

    “你们知道我回来之后用了多少名贵的药材洗眼睛,恶心了几天吗?”抱怨道:“下次,我死都不会去的。已经安排下去,那里定时检查的医师发现有结果会有通知的。”

    其他三人看着暗听骨面红耳赤,眼中厌恶的模样也是可以想到那场景。

    “那我们就静候佳音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