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三十章 离开
    “唔~”朦胧中,古月影伸手在脸上挥着。有什么东西在她脸上来回滑动,很痒:“起开~”古月影迷糊道,但那异样的感觉依然存在。不耐的睁开眼睛,怒视着来源。

    “我去!你怎么在这儿。”看清眼前的人后,瞬间清醒。起身,将被子拢在身上。

    莫离镜收起手中的羽毛,笑容满面的坐在床边,撑起下巴,翘起二郎腿。桃眸上下打量了一下古月影:“小丫头,我对你那没有五两肉的身材还不感兴趣。”

    听到这话,古月影炸毛,满脸通红的喊道:“我的身材怎么了!”随后拍下脑门:“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的礼仪就是随意闯入女子的房间,还打扰人家睡觉吗?”明明第二个就是重点。

    “女子?”莫离镜笑道:“你还只是个小丫头。”

    “那也是女生!”古月影翻个白眼,盘腿做好。虽然莫离镜是美人儿,但是也不能忽视他性格恶劣的事实:“你一大老爷们没事闯进我的房间做什么啊。”

    “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瞧瞧。”眉眼间全是戏谑道:“你在我地盘上出了事情,你的君哥哥还不生吞了我。”

    听见这话,古月影绝不承认一瞬间脑补出什么。摇摇头,斜瞅着莫离镜道:“还死不了。现在你也看完了,可以走人了。人妖哥哥!”咬牙切齿。

    “这么着急赶我走?”莫离镜凤眉上挑:“不想聊聊?”

    “哦?聊什么?”眼中闪过戏谑,古月影坐直身子:“你和我其中一个“家长”的孽缘?”一字一顿,略带调侃。

    敲一下古月影的额头:“你这小脑袋一天都在想什么?”

    “想我的世界的无限精彩。”古月影捂着额头,一脸嫌弃的看着莫离镜。

    莫离镜无奈的摇头:“行了。我走了。”起身。

    “谢天谢地。”古月影喃喃道。

    “什么?”莫离镜回头 一脸疑惑的看着古月影:“你说什么?”

    双手举起,古月影一脸谄笑:“什么也木有。我说的您好走不送。”

    莫离镜讽笑一声,取出一个瓷瓶:“对了,这个给你。”将瓷瓶扔到古月影怀中:“友情提示,郎家的人已经到了。你该起床收拾了。”

    “了解。”古月影笑的明媚:“我们明天就走。”看向莫离镜,满是期望:“人妖哥哥,明天再给我们做一桌菜吧。”

    “看我心情。”桃眸中满含笑意,俯身在古月影耳边:“说点好听的。”

    “人妖哥哥最美了。啊!”捂着额头,鼓起嘴:“你又打我,当心我告状。”

    “果然是小孩子啊。”揉揉古月影的头发:“明天做给你带走。”

    “么么哒,人妖哥哥。”美食当前,古月影也就不管那只在自己头上放肆的大手。

    “我走了。记得将瓶中丹药服下。再将结界撤除。若是不想吃的话,就收起来。”说完挥袖掐一法诀,再古月影未反应过来之前消失不见。

    “我去!”一脸呆滞的看着莫离镜凭空消失的地方,感叹道:“所以说他们这种能随时消失的技能是怎样炼成的啊。我也想学啊。”

    感受着手中有些冰凉的温度,古月影将瓶子举到眼前:“果然大款,看这瓶子的做工。漂亮!”

    将丹药倒出,看着圆润的丹药在手心滚动,嘴角扬起一抹微笑。突然脸色一变,将丹药举到眼前,再三查看:“我去,八品回灵丹。我现在撑死最高也只能炼制四品的丹药。须弥世界总共才几个能炼制八品丹药的人啊。”若有所思的揉揉耳垂:“这个人妖哥哥,绝对不简单。”

    想了想,还是决定将丹药收回瓶中:“八品回灵丹,现在服用会撑死我的。还不如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挥手将结界撤销,唤道:“瞳。”

    厅中的舒曈听到古月影的召唤,停下手中变幻的手结。长吐一口气,起身:“是。”将水盆,锦帕等洗漱用品准备好。推门走进内室,看向床上一脸朦胧的古月影:“起身?”

    揉着已经是鸟窝的头发,点点头:“我想洗头。”不知道刚刚莫离镜对她的头发做了什么,弄得现在一手的油粘。

    舒曈将手中的东西放到桌子上。听到古月影的话后,从芥子袋中取出专门洗头的木桶,用水符咒将桶中灌满水后,用灵力将水烘热。

    “爷,水好了。”

    舒曈将古月影的头发放入水中。秀长的头发瞬间在水中晕开,宛如一幅水墨画。

    “瞳。”古月影舒服的眯着眼:“我头发是不是长很多了。”

    “是。”

    “那就好。”嘴角上扬。她记得姥姥最喜欢自己留长发,可是从前别扭总和姥姥作对,硬生生将长发剪短。到后来想要留起来的时候,却因为发质问题怎么也留不长。反倒是到了这边之后,因为不断保养,留起一头乌黑秀亮的长发。若是姥姥看到,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古月影闭上双眼,含住泪水。

    舒曈仔细将古月影的头发洗净后,用毛巾包上擦干。将锦帕沾湿小心的清洁着眼前人的小脸。

    “爷。好了,我先出去。”舒曈将锦帕和毛巾放入盆中,取出古月影的衣服放到一旁后,端着水盆去到厅中。

    看着一旁的衣服,古月影再次羞愧的想要捂脸。这样糜烂的生活,自己真的被宠坏了。叹口气,将衣服换好。

    “萱刚刚来通知,郎家的人已到。五人。其中领头两人是长老。”

    “长老啊。有意思”拍拍脸颊,将状态调整成高冷的形象:“走吧。”

    “爷。”舒曈接着道。

    “怎么?”

    抿一下嘴唇,开口:“刚刚我收到您身边暗卫的消息。那几位希望您能戴上面具去。”

    “面具。”揉揉耳垂:“也是。”自己还真的没有将自己外貌暴露的打算,就算现在伪装成男生,但是面部特征还是很明显。是不是要研究一下易容术了。

    从芥子袋中取出面具戴上。

    看到面具,舒曈有一瞬间的呆滞。那面具由最上等的兰陵玉制成,兰陵玉产于雪山,由露水击打冰面上百年形成,可温养人体。是须弥世界中最名贵的玉料之一,当初沐轩也仅仅是得到一点,将他们制成面具给了古月影玩儿。

    只见那面具右半面成月牙形,上半面成蝶状。整张面具可遮住全脸的四分之三,仅留左侧脸颊和嘴在外面。上面被精细的雕刻着竹子的花纹,花纹中隐藏着阵法,上面更是流转着明亮却不刺眼的光辉。这面具,舒曈也有一面,只不过裸露出来的是右侧脸颊。

    郎家出动长老来请古月影,就可看出事情是怎样的严重。郎家大少爷郎文昊,作为郎家天赋最好,最有希望在百年一次的大陆盛会上取得成绩的后辈。郎家自然是倾尽所有去培养。衣食住行,修炼条件皆是最好的。也幸得郎文昊秉性不错,这才没有成为持才而骄的恶棍。正因为深得人心,所有这次郎文昊中毒,郎家上下所有人都十分焦急。

    古月影下楼时就看到两位年约四十的中年人端坐在桌旁,与乐萱等人相谈。从谈吐上看,两人举手投足只见充斥着大气,与乐萱几人交谈过程中也没有因为身份的原因有看不起对方的态度。浩然正气,配的上“郎”这个姓氏。

    古月影眼中闪过满意,暗自点点头。

    其实,若是郎家的人在接触后,出现任何另令古月影无法忍受的不满的话,她都会拒绝为郎文昊医治。

    走下楼梯,乐萱几人看到古月影的身影,起身:“爷。”虽然在看到面具后有瞬间的诧异,但是立马就明白其中含义。

    “嗯。”古月影坐到椅子上,几人在古月影身后站立。

    郎家两长老爷同样起身,拱手:“混沌馆长。”

    “没想到竟是两位长老前来。请坐。”看向乐萱:“鸢尾茶。”

    鸢尾茶,须弥世界十大名茶排名第三,有静心养气,温养经脉的功效。鸢尾茶树生长环境艰苦五十年产一次茶,一次一颗茶树的产量小半斤不到,整个须弥世界的鸢尾茶树不过五颗。多亏林瑾源的缘故,古月影得到一些,但也仅仅是一些而已。

    乐萱应声将茶叶取出。茶叶一出,那茶香瞬间母弥散开来。

    “混沌馆长果然是青年才俊。”其中一人笑道。

    “在下朗博,这位是胞弟郎荣。”

    双胞胎?古月影看着眼前两人没有多少相似:“异卵双胞?”

    “正是。其实在华夏的人来之前,我们并不清楚是为何。稀里糊涂过了近百年。哈哈。”朗博爽朗的笑道。

    乐萱将茶泡好后,倒入特定的杯中,将杯子放到三人面前。

    古月影伸手做请状:“尝尝。”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朗博,郎荣二人接过茶杯。放到鼻下,而后浅尝一口,细细品味。

    感受着灵气咋体内游走。须臾,开口“不愧是第二名茶。”将茶杯放下,两人对视一眼。

    “我们也就不兜圈子了。”郎荣开口:“我们是真心希望混沌馆长能够救治我们大少爷。”

    古月影将茶杯放下:“样血我已经看过。只能说很感兴趣。”看向两人:“但是在没有看到真人的情况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医治好。所以你们不必这样相信我。”

    “说出来不怕馆长动怒。在找到您之前,我们几乎是访遍大陆所有能说得上名号的医师。但是结果都尽不如人意。”

    “包括五大医仙?”五大医仙,须弥世界原本医术最高超的五人,其中两位更是为数几位中可以炼制出八品丹药的人。

    朗博、郎荣 苦笑一声:“那神医仙神出鬼没。我们那里找得到。就算是十大家族也难以追其踪迹。”看向古月影,无奈道:“不瞒馆长说,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您的行径比起五大医仙还能好找一下。这一年。我们真的是用了所有的办法。动用所有的人力,也才只找到您。”

    古月影心中扶额。听这话总有些别扭。是她听错,还是这两位爷爷辈的人情商有点低。不应该吧。

    “无碍。”把玩着手中已经空的茶杯:“我说过,我很有兴趣。自然会跟你们去看一下。”

    两人相视一眼,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那我们就先谢谢馆长了。”

    “别。”止住两人想要鞠躬的动作:“我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在我之前已经有多人医治都无法。而我只是刚刚修行不过一年而已。不要抱太大希望。”

    “哪里。”朗博开口:“十人都知道,馆长您是完全的医毒天赋。一年时间就能炼制出四品丹药。请不要妄自菲薄。”

    “……过誉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马上启程吗?”郎荣一脸愧疚:“现在多浪费一秒,我怕……”

    深思片刻,古月影点头。心中悲痛万分,她的美食。眼中却是没有丝毫波动:“我们先去收拾一下。”

    “好。”朗博道:“希镇因为是国家管制,所以无法安置传送法阵。在前面的镇子中。我们在来的路上安置了传送阵。所以,只要到了下个镇子。直接就能传送回郎家。”

    “麻烦馆长了。”

    “无碍。我先上去收拾一下。稍等片刻。”看向乐萱:“萱,你留下。”

    “是。”

    希家

    “族长,郎家的人已经到酒楼中。果不其然是和那行人有关。”

    “他们说什么了。”希权问道。

    “酒楼将他们所在的地方做了隔断。有布下结界,所以,我们无法探得谈话内容。不过那男子带上了面具。”

    “面具。”希权若有所思,看向一旁的药师:“药师,您说?”

    “悄悄的动手,想必郎家的人也不会过多干涉。”只要得到药,剩下的一切都无所谓。

    “可是,那毕竟是郎家。”面露犹豫。

    药师讽笑一声:“族长没听到那男子带上了面具吗?想必和郎家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嗯……”

    古月影让几人个子各自回去收拾后,回到自己房间,布下结界:“出来。”

    四暗卫瞬间出现在眼前。

    “我们一会儿就离开,希家那边开始动手。”眼中闪过厉色,掏出一瓶子,超瓶中施一咒后扔给暗卫:“这药师遗忘粉。将这粉末部分洒在希镇上空,剩余倒在水源中。我上面布下所有见过我容貌的人全部遗忘的咒法。”

    “早知道就一开始就戴上面具,省的现在这么麻烦。”低声道。

    “是。”

    “还有,希家那边……”揉揉耳垂:“别杀人了。将除去族长外所有人的武气废掉。希权让他掉到筑基前期就好。”

    “是。”

    “没有了。去办吧。”

    待四人消失,结界撤下后。正好听到门口舒曈的声音:“爷。”

    “进来。”

    舒曈推门而入:“我来帮您收拾。”

    龙泽之地。

    “暗卫那边传来消息。郎家人和小影子汇合了。”暗听骨申一个懒腰,咂咂嘴:“啧啧,竟然派来了两位长老。”

    “朗博、郎荣两兄弟。”沐轩念叨着:“看来真的是对郎文昊很重视。”

    林瑾源将手中棋子落下:“郎家一向是中立。讲究平和待人。在大陆上风评一向很好。”

    “就是因为这样才能放心让影子去。”暗听骨做到椅子上:“我们暗影楼,至今为止查不到对郎家不好的评价。但是总是感觉很突兀。”

    “查不到,不代表没有。”君墨邪开口:“铃铛确实需要入世历练一下。”

    “她还小。”沐轩皱眉。

    “沐叔。影二十一了。我们不可能护她一辈子。”林瑾源认真道:“她可以被我们溺爱甚至宠坏。但是一定要有能力和实力,不然这个世界可不会心慈手软。”

    听到这话。沐轩眉头皱的更深,她是真的将古月影当成闺女在养:“说是这么说,但是……”

    “沐叔。”君墨邪从软塌上起身:“她是五大会长之一。”

    沐轩无话可说,叹口气,看向林瑾源:“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我要是早说,您会同意?”

    沐轩不做声。

    “大叔,我们要相信小影子。她那个古灵精,不会吃亏的。况且身边还有几个偏执狂。”暗听骨开口。

    沉思良久,沐轩才艰难的点头:“好吧。”

    希家。

    “族长!不好了!”下人连滚带爬的跑进大厅,神色慌张。

    “怎么了?”希权心中有一丝不安。

    侍从将口水咽下:“我们,我们被包围了。所有出去的人全部瘫倒在地。没了知觉。”

    “啪!”拍案而起:“怎么会这样!”

    话音刚落,只见厅中莫名出现几名全身被黑影隐藏的人。

    “不知阁下是谁?”开口询问。

    黑衣人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粉末洒向空中。

    希权没想到会这样,第二次,他又尝到了全身无力的感觉。这下,他可算是知道对方是谁。

    眼中闪过不甘,想要调动体内武气。不想其中一个黑衣人一脚踹向自己丹田。体内霎时间武气翻滚,血液倒流。

    “不要。”一旁的药师一脸惊恐的求饶:“我只是药师,我和希家没有关系的。”

    “你!”希权气结。又是一阵武气翻滚。

    黑衣人对视一眼,没有管那药师的话,自顾自的做着事情。

    夜很长,当第二天朝阳升起时,这希镇第一大家会怎样。我们都已经知道,曾经的辉煌会不会存在,别开玩笑了。墙倒众人推,况且这希家的风评本就不好。

    莫离镜靠在窗框上,听着自己手下的汇报,眸中闪过笑意:“这个丫头。做完事情就跑了。也不管善后。”

    对着身后的人道:“善后你们去处理好。”

    “是。”

    这边已经在路上的古月影眼中闪过俏皮:“人妖哥哥,这个大麻烦的善后就交给你了。当做是我没吃到美食的补偿。”

    “爷。”乐萱的声音传来。

    “进。”

    古月影看着乐萱拿着一个大大的食盒进来,一脸诧异。

    “走的急。这是给您准备的晚餐。”将食盒放到桌子上:“我出去跟着郎家那几人。有事情您先叫舒他们几个帮您做一下。”乐萱还是不放心郎家的人,非要亲自跟着。古月影执不过她就随她去了。

    “好。”言罢,乐萱出了马车。

    古月影看向桌上的食盒,打开。属于美食特有的香味瞬间钻入鼻腔:“唔~人妖哥哥亲自下得厨。”揉揉耳垂,心里有些内疚。

    “早知道,就不全将善后工作就给他了。”鼓起嘴。随后无所谓的耸耸肩:“算了。还是吃比较重要。嘻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