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医治
    当郎家人将自家少族长转移到古月影指定的房间时,说实话,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看着房间里阴暗的环境和略显诡异的氛围,暗自思衬自己家族里真的有这样一间屋子吗?

    屋子里,他们除了知道那些奇怪的物品是各种瓶瓶罐罐外,完全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更必别提用处。房间所有的窗户都用暗色的布料遮挡住,数张桌子围成一个圆圈,只留朝向门口大约一个床大的缺口。除了中间位置的一出空地,其他位置都被一些奇怪的箱子填满。

    这些奇怪的箱子是古月影几乎耗费所有心血,竭尽全力做出的华夏一些医疗器械。要知道,须弥世界的规则是不准出现华夏的科技的。所以古月影花费一个月的时间去找规则的漏洞,再结合实际。最终参考专家的意见才做出来这些类似于现代科学医疗器械的仪器。

    这批医疗器械,投入真正意义上使用这还是第一次。

    两个男子站在其中一张桌子前面。其中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一个长条形的透明管子不断摇晃,手中的灵气散发出蓝色的光芒。摇晃一阵子后,将那管子放在木头架子上,将一根透明的长管子放到里面。另外一个男子将管子的另头插在另外一个奇怪状的瓶子当中,若是没看错的话,那根透明管子中流动的黏稠的液体应该是血液。

    旁边的桌子前面的一男一女看着桌子上的透明器皿中不断翻滚的诡异液体,手中用炭笔不断的记录着什么。神情严肃,偶尔眼中散发出无法形容的光芒。

    还有几人在那些奇怪的大箱子面前调试着什么。

    ……

    虽然所有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事情,但是郎家的人依旧感觉感觉,这间屋子整体都十分的诡异,下意识身体抖了一下。

    郎翰和兰映雪走进这间屋子的第一反应也是呆滞。随后忧心的看看躺在床上意识全无的儿子,又看看周围的略显诡异的环境,不禁有些担心:这里,真的可以吗?

    乐萱见郎翰和兰映雪到来,放下手中的工作和搭档舒曈说了什么。见舒曈点头后走到两人面前,行礼:“郎族长,夫人,您们到了。”伸手指向房间最中间空出的位置,道:“请将贵公子移到那处空地就好。”

    抬着床的侍从看向郎翰,见郎翰点头后,小心翼翼的将床安放到指定的空地。

    犹豫片刻,郎翰还是开口询问:“这是……”

    乐萱见郎翰脸上略显纠结的神情,笑的温柔:“您是知道的,我们的治疗手段可能会颠覆您们的认知。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参观一下。”

    “当然。”郎翰答道。不管怎么样,事关自己的儿子,还是要了解比较好。

    乐萱带领着两人在房间里参观:“这边请。”

    指着那些尤其奇怪的大箱子道:“这些是一些医疗设备,结合两边的技术研发出来的。可以方便对贵公子身体的观察。”

    走到嘉良,紫南的桌子面前:“他们在进行血液分析。因为实际条件有限,所有只能用自身灵力不断的对血液进行提纯,这样才能方便我们知晓贵公子血液中究竟有什么毒性。”

    见两人似懂非懂的点头,带着两人来到洛克和殷航的试验台前,指着那透明的盒子和里面不断翻滚的液体道:“这里是各种进行各种药物在人体中的实验。因为在我们之前您们已经请了一些医师治疗,也用了一些药物。所有我们现在需要知道这些药物在人体中混合后的反应。”

    ……

    带着两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粗略说一遍各种仪器和试验台的工作后。看着郎翰了兰映雪一脸的茫然就知道那两人根本没有听懂多少。不过这也是正常,因为最初的时候,自己在明白这些仪器的时候也是耗费很久。

    郎翰,兰映雪两人相互看一眼,点点头。郎翰对着乐萱道:“说实话,我们还真的没有听懂太多。”虽然脸上无奈的笑着,但是眼中的光芒却是充满希冀:“但是,我们相信你们。”

    “我们只能尽力。”古月影从门外走进来。他刚刚回房间去取一些东西。

    “爷。”众人见古月影进来,停下手中工作。

    “继续。”古月影道,转身看向郎翰和兰映雪:“郎族长,我们尽力救治。”

    “麻烦馆长了。”

    兰映雪上前,抓住古月影的双手,古月影措不及防被抓到,下意识皱眉想要挣脱。感觉液体滴在手上后,古月影呆滞。兰映雪抬头看向古月影,果不其然,一双美目满含泪水:“馆长。我求您,求您一定要医治好我儿子。求您。”

    “会的。”抽出手,拍拍兰映雪的手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给出模糊答案的古月影此时说出肯定的答案。

    “谢谢,谢谢。”两人激动地不能自己。

    “萱。”古月影转身,唤一声乐萱。

    乐萱明白,对着郎翰和兰映雪道:“下面我们开始,因为一些原因,所以请族长夫人出外等候。”

    “好。”担心的看一眼自己的儿子,出了房间大门。乐萱见两人出去后,将房门闭上。

    “族长。”一旁的侍从走到郎翰身边,在耳边轻声道:“那边有点事情。”

    “那边。”郎翰皱眉,看向一旁的妻子:“雪儿,长老那边要开会,我先去一趟。你先回去休息一下。”

    兰映雪看向自己的丈夫,笑道:“你有事就去忙。我在这里等着就好。”

    “那我让侍从送些东西过来,别在这站着。”吩咐一旁的侍从:“去给夫人搬一张软塌,准备些茶水和点心。”

    “是。”侍从领命下去准备。

    将手搭在兰映雪双肩:“一会儿吃些东西,我处理完事情就回来。”

    “嗯。”兰映雪心不在焉的点头。

    郎翰见状,轻吻一下兰映雪的额头。最后跟着侍从离开:那里出了事情,怎么会。

    房间里。舒曈将古月影的手擦拭干净,戴上手套。

    “明杰,夏岚。尽力将耳根的血液提纯最高。”古月影看着明杰和夏岚手中不断摇晃的试管没开口。

    “是。”

    “爷。结果出来了。”殷航喊道。

    “根据郎家给我们的资料,我们分析和郎昊天服用的左右丹药成分,一共二十九味灵植。我们分别将他们调和,最后发现只有半青莲和彭兰根相互冲突。半青莲是郎昊天最后服用丹药的主要成分。所以他口腔里半青莲的味道特别重。”洛克指着烧杯中已经完全变成褐色的液体道。

    古月影将烧杯拿起,放在鼻下自己闻:“半青莲和彭兰根。”点出一些液体在指尖,运转体内混沌决,将灵气汇集到指端:“药性相冲,但是毒性不大。”看向两人:“先记录下来,调制一些这个液体再将它们和其他灵植继续混合观察。”

    “是。”

    走到舒曈和乐萱身边:“主体血液中的成分分析出来了?”

    将手中的记录拿到古月影面前:“除去没有被消化完全的药物成分。果真发现大量莲若藤根茎的成分。”

    “莲若藤的根茎。”笑道:“果然不是错觉。”当初郎家送来的血液样本中的莲若藤成分少的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现在……

    莲若藤生长在极寒之地,而须弥世界中的极寒之地是几大死地之一。据说所有进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

    莲若藤虽然名字是藤,但是外形却是两倍小的莲花模样。全身上下都是宝,汁液在炼丹时入药可以增加丹药成品的几率,甚至有机会可以提升品阶,花叶酿酒可延年益寿。全身是宝的莲若藤只有根茎处汇集所有毒性。不过连莲若藤的存在很少有人了解。

    若不是医馆中丰富的藏书,估计古月影也不会知道这么偏门的知识。

    “除了莲若藤我们还发现了班黄根。两者的剂量在血液中正好相混合。”

    班黄根,按照华夏的话说就是人参。不过效用却比人参高很多。

    “难道是补大了?”古月影调笑道:“然后药效相冲。”

    “说不定。”乐萱道:“两种药效在血液中相撞,互不相让。产生了第三种产物。不过具体怎样我们还要继续研究。”

    “你们继续。”

    走到郎昊天身边,因为高陵的搭档没有来,所以他负责随时观察郎昊天的身体状况。

    “怎么样?”

    “经脉中的灵气紊乱,杂乱无章。丹田被两股气包围。”高陵道。

    古月影撇着眉头,思衬良久,叹口气。将手放在郎昊天的额头上,闭上双眼,动用混沌决,将一抹灵识探入郎昊天的精神海中。

    虽然精神海是修炼者最重要的部位之一,但是古月影所修炼的混沌决讲究的炼化阴阳,所以可以在特定的情况下就算没有主人的允许也可以探查。但是毕竟混沌决不是强硬的攻击功法,所以一点攻击力也没有,除去探查外无法对对方造成一点伤害。起码现在是这样。

    古月影小心的将灵识探入郎昊天的精神海中。虽然混沌决可以进入他人精神海,但是古月影也要调用全身的专注力。

    朦胧中破开一层层的迷雾障碍,终于到达最深处。

    感受着郎翰天的精神海一片阴暗的漆黑,甚至还缭绕着一些毒物。皱起眉头,一般来说,人的精神海都是最清澈的地方。

    尝试性的,古月影喊了几声郎昊天的名字:“郎昊天?”

    修炼者,除了将意识存于丹田外就是精神海。但是郎昊天的丹田被莲若藤和班黄根的灵气团团围住,所以最可能的就是精神海中。

    古月影上午就发现,就算他们那么折腾他们,郎昊天连身体最基本的反射反应都没有。全身都完全陷入深度自我保护状态。若是不讲郎昊天意识唤醒,就算将身体救回来也是无用功。

    “郎昊天?你……”古月影突然停下:“妹夫,精神海中维持不了伪装。”所以她现在是自己的女声声音,叹口气:“算了,救命要紧。”

    “郎昊天?”不知道呼唤多久。高陵看着满头大汗的古月影有些担心。叫来乐萱和舒曈。

    两人见古月影这样的状态,狠狠的皱紧眉头,双拳紧握。自家爷又再任性了,看着床上朗昊天的目光瞬间变得昏暗:“绝对不能打扰爷,看好周围。”

    转而看向其他人,小声道:“放轻手中的动作。”

    这边的古月影还在努力的呼喊,从一开始的兴致高昂,到现在机械行的呼喊。

    “郎昊天?你在吗?不在的话说句话啊。”

    “不在,怎么说话。”虚弱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古月影知道联系到郎昊天了。不过这个声音虽然虚弱但是听着真的很舒服,

    “你终于有信号了。”无奈的语气:“我是你父母请来救治你的。所以请你一定要给点力。”

    “爹娘?”声音虚弱的响起:“他们现在怎么样?”

    “儿子躺在床上,你说呢?”

    “……麻烦姑娘替我照顾一下爹娘。”良久,郎昊天说出这么一句。

    古月影嘴角抽动:“我只负责治你,不负责你爹娘。你爹娘等你好之后自己去。”

    此时古月影已经顺着声音找到郎昊天的精神。一抹像是马上要消失的金光眼前出现:“现在你要做的就是不要放弃。”

    “我一直就没有放弃。”声音越来越虚弱:“但是你也看到我精神海的状况了。”

    “不只是精神海,你身体其他的地方也是一团糟。”不怕事儿大,古月影将状况基本介绍了一下。

    “已经这样了啊。我昏迷一年多了啊。没想到身体已经破烂至此,呵呵。”朗昊天自嘲的笑笑。

    “喂。你在你主治医生面前这样颓废真的好吗?”古月有些不满:“不管怎么样,你现在都要相信我。我可不想砸了招牌。”

    听到古月影不满的声音,郎昊天声音有些抱歉:“不好意思,你说得对。我现在要努力。”

    想了想,古月影打出一道灵力拢在郎昊天灵识的周围,郎昊天瞬间感觉自己舒服很多:“我先读给你一抹灵气,因为我修炼的功法。所以有温养的功能。我也快不行了。先出去,你好好想一下在你昏迷之前有什么不对的情况。下次告诉我。再见”

    说完也不等郎昊天做出反应就退出郎昊天的精神海中。

    “我还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若是可以做出表情,郎昊天此时一定是无奈的笑意。

    “爷。”

    古月影将灵识收回,双眼睁开。脚下一阵虚晃,身子一软倒在一旁舒曈的怀里。舒曈牢牢的将古月影锁在怀里,满眼担心。

    “瞳,萱姐。我累了。”将灵识探入他们精神海中实在是太耗费心神。

    乐萱取出手帕将古月影额头上面的汗擦拭干净。看向舒曈:“舒,你带着爷去一旁的软塌休息。”

    “其他人继续做自己的工作。”

    舒曈小心的将古月影放到一旁的软塌上,从芥子袋中取出回灵丹放到古月影口中:“爷,你先恢复。”

    “好。”吃下回灵丹,感觉自己总算有些力气:“对了,我联系到郎昊天了。状况实在不是很好。我们要加快进度。不然就算救回来人也废了。”

    “知道。”舒曈将古月影扶起,将枕头放到古月影身后:“不过现在,您的身体比较重要。”

    “好啦。”笑道:“我会注意的。”

    “啊!”拍下额头:“我想起来。在精神海中,我的声音没办法伪装。是女声。有点麻烦。”

    舒曈听后帮古月影揉着额头,皱眉:“这是个问题。”

    “算了。救人要紧。最近要加班加点了。”

    看向舒曈身后的众人:“大家加油啦。”

    “是。”

    龙泽之地

    “沐叔。你还是提醒了对吧。”林瑾源有些无奈的看着沐轩。

    “是。”回答的毫不犹豫:“但是丫头完全没当回事儿。”

    “还说我,你么你不也是不放心。派出元婴的暗卫。”

    几人沉默片刻。

    “怎么能放心。但是暗卫下了死命令,除非出现生命危险。不然不会出手。”暗听骨道:“就是沐叔,你这边不能再掉链子了。”

    “……”沐轩眉头紧皱,片刻后叹气:“我会的。”

    “只是历练,不会有危险的。”林瑾源还是开口:“所以不用这样。”

    “那就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