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上古血脉
    古月影一行人几乎是不吃不喝,不忙不休的忙了近五天的时间。才终于将朗昊天体内所有的残留的药物成分分析完全。

    不能怪他们花费时间这么长。实在是朗昊天体内的东西太过冗杂。每个医师都有自己的治疗手段,开的药物也不一样。此时古月影才充分的认识到,自己想象的实在是太天真了。小说中说的无论什么病,一粒丹药就可以了事的行为,完全是扯淡。起码现在她的丹药还无法做到这一点。

    当医馆众人终于推开房间大门见到久违的阳光的那刹那,每个人都下意识的遮住双眼。片刻后将手放下,伸个懒腰,长长吐出一口气,脸上绽开一个久违的笑容。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阶段终于完成了。

    郎家人见他们出来,每个人脸上满满的都是希冀表情。尤其是郎翰和兰映雪愣是生生的忍下想要上前的急切心情。但是古月影实在是太累了,真的没有多余精力去应酬。瘫着一张脸看向乐萱,再只有自己人注意的情况下露出无奈的神情。

    乐萱见状,走到郎翰和兰映雪面前,行一礼:“族长,夫人。”

    “乐小姐请起。”郎翰上前虚扶一把。毕竟是大家族,自己总不能任性的将人一锁就是五天。所以这五天中,乐萱每天都有出来向他们汇报情况。也幸亏乐萱出来,不然兰映雪估计真的会睡在门外。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不知小儿如何?”虽然尽力将语气放平稳,但是眼中的急切却是无法欺瞒任何人。

    乐萱起身,笑道:“族长放心。我们已经了解贵公子体内的毒性。”

    “你们难道花了五天时间就弄清楚我大哥体内有什么毒!”气急败坏的声音声音从一旁传来:“五天!你们甚至还没有医治……”

    循声望去,一个年约双十年华的公子,身着锦袍,面容与朗昊天有几分相似。少写柔和,多分刚毅,一位阳光少年。这是朗昊天同父异母的弟弟郎昊烙。此时郎昊烙一脸激愤的走上前来,想要说些什么。

    “昊烙!”郎翰呵道:“这里还轮不上不说话。”

    “可是爹!”指向古月影:“这群人花费五天,将大哥放在哪个阴暗诡异的房间里五天。现在就说声知道是什么毒。这算怎么回事!”

    医馆众人见郎昊烙指着自家爷的手指,集体皱眉,眼中满是不爽。古月影压下想要上前的殷航,淡漠的开口:“若是不信,我们离开便是。”

    别以为她没有脾气好欺负的。看向乐萱:“萱,回屋收拾行李。”她还一肚子火气和委屈呢。这五天来他们是吃不好,喝不好,甚至连睡觉都感觉浪费时间。不眠不休如今却换来让人来教训,简直醉了。大不了这活儿他们不做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爱咋滴咋滴。

    古月影知道自己现在有些激进,但是心里就是有一股无名的火气。不发泄出来,会憋死自己。这个时候谁撞枪口谁倒霉。自己就是任性了,怎么地!

    “是。”乐萱听后,没有丝毫迟疑,回到古月影身后,跟随着脚步要离开。

    郎翰见古月影言辞坚决,狠狠的剐一眼郎昊烙,连忙拦下要离开的古月影,满是歉意的开口:“馆长,是小儿不懂事。他也是关心则乱,还望能原谅,不要在意。”

    随后看向郎昊烙,用着带着灵气的声音冲向他,喝道:“还不过来和古月馆长道歉。”

    “翰。”兰映雪惊呼,跑向郎昊烙身边,扶起被灵气冲倒瘫倒在地的郎昊烙。

    借着兰映雪的力道,郎昊烙起身。对着兰映雪笑道:“娘亲,我没事。”随后走到古月影面前,虽然面有不忿,但还是弯下腰对着古月影深鞠一躬,咬牙开口:“请馆长原谅我的愚蠢行为。继续救治我大哥。”

    看着眼前几人的互动,古月影眼中闪过一丝不耐,无视朗昊天,转而看向郎翰:“朗昊天我会继续救治。”听到这郎家人松口气,郎翰刚要说话就听古月影接着冷声道:“但是,我们与郎族长之间的信任关系。到此为止。”

    言罢,不再理会呆愣在原地的众人,扬长而去。别以为她看不出这出闹剧的目的。简直白痴。

    乐萱在经过郎翰身边时开口:“请族长,明日上午将贵公子送到这里,当然若是不送也可以,一切随您。”说完紧接着古月影的步调离开。乐萱不是没有脾气的,她的底线就是自家经常缺根弦的爷。

    这郎家人也是看出古月影吃哪一套,这出戏,演的还真是恶心。

    见医馆众人绝尘的背影,郎家人一时反应无能呆愣在原地。郎昊烙缓缓起身,松开已经攥的发青的拳头,一脸不安的看向郎翰:“爹,这是……”

    郎翰苦笑一声:“我们好像触碰到那混沌馆长的底线了。”

    “我早就说不要这样做。你们俩偏不听。”兰映雪急红了眼:“这下可怎么办啊。”

    “娘亲。”郎昊烙搭上兰映雪的肩膀:“没事的。那混沌馆长不是答应依旧救治大哥了吗?”

    郎翰紧皱眉头:“可是同样说信任关系结束。”

    “要不……”思衬片刻,郎昊烙开口:“我去和他们求求情。”

    “不必”郎翰叹气,看向郎昊烙一脸不解,无奈的开口,神情满是懊恼:“已经没用了。”

    “翰。”兰映雪有些忧心。

    “算了,算了。”郎翰摆摆手,低语道:“只要天儿尽快好起来就行。那边恐怕撑不住了。”

    那混沌医馆馆长的性情实在难以捉摸。但是这样坚决的语气,怕是不可能有回转的余地。

    这边乐萱和舒曈跟着古月影回到房间。其他人都各自休息去了。一路上众人心照不宣的没有提到刚刚的闹剧。

    “爷。吃饭。”乐萱将饭餐摆到桌子上,将餐具递给饿的想要啃桌子的古月影。

    已经卸下伪装的古月影一脸垂涎的看着香喷喷的饭菜,接过餐具。正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就听一旁舒曈开口:“爷,几天没好好吃饭了。慢点吃。”

    急不可耐的筷子尴尬的停在肉菜的上方,看向舒曈,笑一笑:“我知道的。放心放心。”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是还是夹了一大筷子的肉到自己的碗里。

    一口下去,古月影瞬间感觉整个人生都美好了。眯起双眼,享受的摇着头:感叹着:“好吃。”

    乐萱舒曈两人见自家爷的模样,眼中满是笑意。不过为了防止吃伤食,俩人在自己吃的同时还是看着古月影的饭量。

    饱餐一顿,乐萱和舒曈将桌子收拾干净。古月影则是早已经躺在一旁的软塌上,一脸满足的揉着肚子。

    “爷。”乐萱走过来:“刚吃完饭,别躺着。起来走走。”

    “不要。”坚定的回道:“我好累啊。啊~”说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伸手擦去眼角的泪花,看向两人:“我想洗澡啊。”

    乐萱和舒曈对视一眼,摇头看向古月影:“不行。您知道您这几天是什么情况的。”

    “啊~”烦躁的揉揉脑袋,灵眸一转:“那我擦擦身子总行了吧。”

    “您自己的话。指不定就会不管不顾的去泡澡了。”乐萱开口:“除非您用今后的点心保证,绝对只是擦擦身子,我就同意。”

    听到这话,古月影瞬间耷拉下来脑袋,这个誓也太毒了。况且只用毛巾擦擦身体,之后不仅感觉不到清爽反而更别扭。洁癖对上别扭,纠结的皱起眉头。最后别扭占据上风。

    “那我洗头可以吧,”有点委屈。

    “已经准备好了。”舒曈端着水盆进来:“过来洗吧。”

    “么么哒~”飞身到舒曈身前的躺椅上躺下:“再不清理一下,我会疯的。”看向乐萱:“萱姐,你把报告给我看一下。”

    将报告单举到眼前,感受着舒曈的手指在自己的发丝间穿舞,舒服的弯起眼睛。看着手中的报告单,咂咂嘴:“啧啧,这郎家还真的是病急乱投医啊。看这精彩的报告。”

    “明天就正式开始治疗了。爷,有信心吗?”乐萱在一旁泡茶。虽说着这样的话,却没有丝毫紧张的感觉。

    “信心?呵。”呵笑一声:“没有。”回答的毫不犹豫。

    “爷。”

    “嘿嘿,放心吧。”将资料放下。舒曈将她的头发洗好包起,随着舒曈的力度起身坐起。

    “信心这种东西不能吃,最后还要看结果不是吗?”俏皮的眨眨眼睛。

    见舒曈已经将头发擦干,乐萱将沏好的茶水递过来。

    舒曈开口:“爷,郎家这边还是要小心一些。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儿是正常。”喝口茶,对着乐萱竖起大拇指:“这种大家族的可不是表面上这样简单。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们只需要做好应该做的就行。其余的麻烦,远离。”

    “我总有种感觉。”乐萱思衬着开口:“这次麻烦。我们逃不掉。”

    将茶杯放下,回想起最新收集的资料,揉揉耳垂:“逃不掉就解决。不过我还是很讨厌麻烦。”

    抬头看向两人:“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明天之后还有好几天硬战要打。”

    “那我们就回去了。”临走前,乐萱依旧是不放心的头再次嘱托:“不可以洗澡,睡觉盖好被子别受凉。晚饭我们来叫您。”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挥挥手:“回去休息吧。”

    待两人离开后,将房间布下结界:“出来。”

    霎时间,房间内多出四个黑衣暗卫。这四位就是元婴级别的暗卫。

    不同于之前暗卫半跪的动作,四人对着古月影俯身:“小主子。”

    古月影嘴角抽搐:“每次看到你们四个人压力都山大。”

    “……”一阵沉默。

    元婴级别的高手年纪都已经是百岁之上,所以四人当然接不住古月影的梗。

    无奈的扶额,叹口气,古月影继续说:“最近有什么发现?”

    “郎家戒备森严。族长郎翰已经是出窍前期的实力。我们虽然修行特有的暗卫功法但是行动依然受到限制。”

    一丝不苟的语气,刻板公式化汇报。古月影揉着耳垂舔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听着暗卫接着汇报:“五天前,在您一行人进入实验室后。郎翰贴身侍从在郎翰身边说一句‘那边’之后郎翰便跟随那侍从离开。”

    “那边?哪里?”古月影起身正色:“这和我们有关系?”

    “我们跟着郎翰一路,到了郎家一出废旧的庭院后便不能前进。”

    “为什么?”古月影不解。突然瞪大眼睛:“难道……”

    “哪里又不止一位出窍/分玄的修真和武者。甚至探测到分神/化身阶级的强者。我们无法进入那庭院一步。就在刚刚,我们听到郎翰说那边已经等不到了。希望朗昊天尽快被医治好。”

    听到这话,古月影呆滞的眨眨眼睛,瞬间炸起:“你们说分神/化身期的强者!”下意识的咬着拇指指甲,神色严肃。

    她就知道这种大家族不会有什么简单的事情,就算风评再好也不能相信。揉着紧皱的眉头,看向四人:“你们确定他说尽快治疗朗昊天?”

    “是。”四人坚定的点头。

    “我去!这麻烦一定躲不掉了。”紧咬下唇,脸色有点发白。若是真的有那样的高手,自己的这些伪装恐怕早就被看穿。现在还在沾沾自喜。

    “朗昊天,朗昊天。”嘴里念叨着朗昊天的名字,大脑飞快的运转:“朗昊天和那些人的关系。”突然像想到什么一样,从戒指中取出资料。

    “这里。”找出一页纸:“郎家有史以来血脉天赋第一人,上古俞家后代……莲若藤,班黄根……”脑海中一遍遍过滤着这些信息,突然瞳孔放大心中默念:“上古家族,第一血脉。”

    古月影感觉自己呼吸都滞凝一下。郑重的看向眼前四人,用英文开口:“你们马上离开。”

    “不行……”

    “别说什么不行。”伸手打断几人的话,神情焦躁。随后马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着英文:“你们比我清楚知道那个级别的高手代表着什么。你们说那个庭院你们进不去。按我推测,他们也可能出不来。”咬紧下唇:“若是我没有猜错,那个结界应该是一种限制,但是毕竟级别在哪里,我们应该完全暴露在他们眼皮之下。而他们的目的应该是上古的血脉。”顿一下开口:“还有之后的交流用英文。”

    幸亏所有暗卫都接受过英语的训练,所以在听完古月影的话后,同样瞳孔放大。上古的血脉。若真的是这样,后果真的不敢想象。

    “小主子。主子给的命令的是保护您。不论怎样我们都不能离开。”

    “你们怎么就那么死脑筋呢。”平缓呼吸:“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你们比我清楚。我只是大夫,他们不会把我怎样的。”执起茶杯,恢复常态,神情悠闲地喝一口:“至于救治之后,我们只要及时撤离就好。”看向四人:“你们在这里,反而对我更加不利。”

    “但是我们若是离开,您身边没有人保护,情况会更加难办。”

    “这倒不会。他们知道我想来喜怒无常。你们离开后,我会通知沐叔送来替身傀儡。”

    四个暗卫相互看一眼:“我们留下两人,回去两人通报。”

    “小主子。”天机阁暗卫思索着开口:“阁主曾经亲自占卜天机,说您此行会有些磨难,但是没有说是这样的。”

    “正常。”将已经空了的茶杯放下,手指不住地磨蹭着杯沿:“须弥大陆的设定。对于上古的事情,我们还不够等级。就算瑾源哥现在也难免会被天道耍。”

    突然从怀中掏出符箓,念出灵诀。见符箓纹丝不动,瞳孔放大。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没有办法和“家长”取得联系了,这郎家的老怪物是想将她困住。

    “看。”摇摇头,将符拿出来:“符箓已经不好用了。只能你们把消息带出去。那些高手暂时不能离开结界。所以你们的功法没有问题。”

    四个暗卫看着眼前已经完全看不出丝毫异样的古月影,心中赞赏。开口:“是。”

    “我们留下两人保护您。另外两人将消息传出去。”

    “去吧。”

    郎家庭院。

    “那些人再说什么!”嘶哑的声音在上空回荡。

    “听不懂,应该是他们的暗语。”另一位低沉的声音响起。

    “无论怎样不能让他们坏了我们好事!”

    “我已经将他们符箓的作用完全禁止。”妖魅的声音悠闲地回荡。

    “妖姬,你现在将符箓作用取消掉是来不及要暴露我们吗?那几个元婴小子的暗卫心法我们可是没有办法。”阴森的声音不禁让人汗毛林立。

    “那有什么办法,这个结界害的我们完全无法出去。你们甘心被困在这里!上古血脉,我们一定要得到。之后那个小丫头若是归顺的话就留着。毕竟他们的知识对我们很有用。”嘶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筑基的小丫头而已。还是关心一下那怀着上古血脉的家族后辈比较好。这郎家族长真的一届不如一届,这郎翰竟然还当期乐善好施的大善人。真是笑话。哈哈哈。”阴森的笑声回荡在庭院的上空:“等我们出去,就将这已经不成样子的郎家好好整顿一番。妖姬,别想着勾引男人,好生修炼。”

    “鬼,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功法可是离了男人不行?你们这几个老家伙那还能够我用……”

    ……

    龙泽之地

    自从发现传音符箓已经完全联系不上古月影后,四人已经炸裂。

    “瑾源,你和沐叔说实话。”沐轩双眼通红,站在林瑾源面前:“这次丫头真的没事情吗?”

    林瑾源面色焦急,听到沐轩的询问,犹豫着开口:“根据我占卜出来的天机,的确会有一些磨难。但是不会有危险。”

    “那现在联系不上是什么状况!”沐轩低吼道,一拳砸在桌子上。桌子应声碎裂,上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沐叔!”暗听骨将沐轩拉到一边:“你先冷静一下。大家都着急”看向林瑾源:“源,你是你相信你,但是现在的情况真的有些不太好。你再好好想想。”

    “一定有些东西我们忽略了。”君墨邪开口:“比如须弥世界的设定对我们的限制。”揉着眉头:“好好想想。”

    “设定的限制……”几人念叨着,在脑海中一遍遍过滤,但是有时候就是越着急越会出错。

    “啊!”暗听骨握拳虚砸一下,空气发出破裂的声响:“真尼玛醉了,越着急越想不出来。”

    “我看我还是亲自去一趟。”沐轩开口:“我还是不放心。”

    “沐叔……”君墨邪刚开口,就感觉暗卫令牌一阵滚烫,看向其余三人。连忙将令牌取出。念出口诀。

    不等君墨邪开口,就传来暗卫急切的声音:“四位主子,大事不好。小主子有危险。”

    暗卫将事情复述一遍,开口询问:“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听完暗卫的话,四人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主子。”暗卫的声音打破几人的沉寂。

    “一个人马上先回去,召集所有暗卫,寸步不离的跟着铃铛。”君墨邪开口:“留一个人在外面方便及时联络我们。”

    “若是铃铛出了一点事情,你们知道后果。”

    听到后果两字,那边的暗卫下意识抖一下身子,随后郑重的道:“是。誓死保护小主子。”

    将令牌收起,四个大男人面面相觑.

    “上古,难怪源占卜不到。坑爹的设定。”暗听骨开口打破沉寂:“下面我们怎么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