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成丹、五阶
    “砰,砰!”古月影看着面前砰砰作响的丹炉,神情肃穆。这是最后一步,若是成了,便是成功。若是失败,那么意味着过去三十多个小时,和这些珍贵的药材就是白白浪费。

    取出早前提纯的念儿的血液,将血清分离出来。看着丹炉,深吸一口气,将那滴血清滴入丹炉。

    霎时间,丹炉开始剧烈晃动。古月影飞快的变换着手结压抑着火焰温度,精神力紧紧的包裹着那滴血珠。

    然而那毕竟是凶兽的血液,古月影将八分精神力分出来照看,才勉强控制住。

    “别乱动啊。”古月影咬紧牙关,汗水顺着两颊流下,宛如小雨。

    精神力控制着血珠慢慢接近着已经成丹的丹药,灵力死死的压制着想要向上冲的火焰。

    “都给小爷老实一点!”咬牙说出这句话,加强灵力和精神力的输出。

    “嗯……”死死咬住下唇,再次变换手结。古月影脸色煞白:“马上就好。”

    心下一横,不再犹豫,将须臾草汁液倒入炉中。趁着须臾草在炉中缓冲的功夫,迅速服下一粒回灵丹,来不及运功消化便连忙变换起手结。

    “去!”轻喝一声,灵气输出到最大,死死的压住因为感受到念儿血液气息而开始暴躁的火焰:“乖一点啊。”

    察觉到须臾草的精华在丹药表面形成一层屏障后,深吸一口气,将精神力包裹的血珠推入丹药中。

    然而血液进入丹药的瞬间,却是将已经成丹的丹药冲的药四分五裂,散落在炉内四处。

    古月影面露苦笑。没工夫抱怨,连忙运起精神力迅速将丹药碎片包裹起来,另一边慢慢加入须臾草汁液稳定碎片。

    用起精神力将碎片凑到一起。手中变换着手结控制着渐渐安静下来的火焰。

    待须臾草汁液完全倒进后,猛地增强火焰,精神力爆发,紧紧的将所有碎片攥在一起。只见古月影面无血色,只有一双灵眸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汗水沾湿了身下的一大片地方。体内的灵气再次宣告枯竭,古月影有些痛苦的皱眉。

    不成功便成仁。古月影有信心若是这次成丹,定会是五品。若是失败,不仅自己没有办法再次炼制,恐怕阶级还会继续下掉。

    眼中闪过坚定,看来一定要使出那一招了。念出口诀:“混沌虚无,虚化阴阳……”随着口诀的念出,手中的手结也发生变化,变得更加的复杂。

    这是混沌决中,炼制五品丹药的口诀。一开始古月影并没有打算使用,因为这些口诀本身应该等她真正可以炼制出五品丹药之后才能使用。手中复杂的手结,与四品手结比起,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现在的情况,若是不拼一次,真的不行。死死咬紧下唇,嘴边开始慢慢流出鲜血,耳朵开始嗡嗡作响,身体也开始忍不住的颤抖。但双眸依旧明亮,手中的手结同样有条不紊的进行。

    调动丹田内最后的灵力,将其全部输出:“啊……!成丹”

    随着喊声落下,用尽最后的精神力将火焰抽回。半空中的丹炉“哐!”的一声落在下方的聚灵阵中央。

    丹炉上方慢慢形成雷云。炼制完整的丹药都会经历雷劫,若是能渡过雷劫,吸收雷劫中的能量,那才能宣布此丹炼成。

    然而已经没有一丝力气的古月影仅仅只是看了眼雷云中闪烁的五彩光芒以后就安心的躺倒在地。眼睁睁的看着丹炉承受着雷劫的霹雳,没有丝毫想要上前的动作。这是天道给她的恩赐,虽然她一直不想承认。

    霹雳的声音在耳边炸起。不得不承认,每次看到雷劫努力的再劈打根本奈何无法的丹炉,自己就很解气。

    随手抹去嘴边的血迹,摇摇有些发蒙的脑袋。掏出恢复的丹药,放到口中。伴随着轰隆的雷声,古月影在一旁悠闲的恢复自己的灵气。嘴角扬起中笑容,阶级的屏障有松动的迹象,许是快了。等这个麻烦解决完毕,就回后山陪着念儿和炎一起闭关。

    良久,当雷云终于察觉无法奈何那丹药怎样,只能无奈的将能量送到炉中的丹药中。待雷云散去后,古月影慢慢的睁开双眼。若是面前有镜子,她定能发现自己眼中的金色光芒。然而并没有镜子。

    感觉身体有了气力,双手撑着地面,双腿使劲站起来。打出一道灵气,只见炉盖应声落在一旁。里面的丹药没有束缚后飞快的冲出丹炉,漂浮在空中,周身散发着青色的光芒。

    古月影眉眼带笑,看着空中的丹药慢慢褪去光芒后,伸出手。

    那丹药好似感觉到什么一样,飞到古月影手中转了两圈安静下来。

    古月影用手点了点丹药,有些埋怨确掩盖不住兴奋的开口:“你啊你,差点我们俩都成渣渣了。”随后傻笑几声,将丹药收到瓷瓶中,念叨着:“还真的没想到我能炼成五品丹药。”之后心中有些担忧:“可惜阶级不够,体内的灵力根本支撑不了炼制五品丹药所需的灵气。看来还是专心修炼才行。”

    无谓的耸耸肩,虚空看向一个地方,恶作剧般的笑笑。这扇屏风可是专门用来抵挡一切探查专用的,须弥初始出品,质量绝对保证。看不到自己,想必这家里的那些老妖怪一定急死了。

    古月影想的没错,郎家的几个老妖怪在看到空中形成异像,和一闪而过的雷云后,面色古怪。

    “想不到那个小丫头还真的有点本事。”属于鬼的嘶哑的声音响起:“五品丹药。”

    “我有一个主意。等我们出去后将那个丫头圈养起来,让她专门给我们炼丹。”妖姬跟着道,眼中满是狠厉:“不过先要毁了她的脸。”

    “所以赶快治好那个小子吧。”阴森的声音响起:“郎翰那边怎么样?”

    “郎翰?”妖姬讽笑一声:“那小子一直想要保护儿子,认为若是修炼血脉的话就会引起我们结界的动荡。至今连家族血脉功法都没交给他儿子。”

    “嘻嘻,那个白痴小子怎么知道。没有觉醒过的血脉才是我们的目标。”奸诈的声音跟着妖姬道:“我们苦心经营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那小子体内如今有莲若藤。只有现在的血液才是我们的目标。哈哈哈。”

    “现在只要等之后只要取到那小子的血液,破开这结界。再抽了他的血脉,我们就大功告成了。哈哈哈!”

    几人同时看向古月影的方向:“小丫头,你千万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这边的古月影感觉背后一凉,无意识的抖抖身子:“还是没力气啊。”脚步些虚软,一下没站稳倒向一边。抓着一旁的桌子边缘:“瞳。”

    一直守候在外边的舒曈听到,将屏风打开一个缺口迅速闪身进去。见古月影一脸苍白的倒在地上,嘴角有些许血迹。瞳孔瞬间放大,快步走到古月影身边,将其扶起:“爷,您这是?”

    “没事。”按住舒曈想要给自己喂药的手:“灵力透支了。我服过丹药了。”

    俏皮的眨眨眼睛,对着舒曈道:“你猜,你练出了极品丹药。”

    看到古月影这样的表情,舒曈就知道她练出了极品丹药。心中难以遏制激动,言语却是顺着古月影问下去:“极品?”

    “五!”一脸自豪的对着舒曈伸出五个手指头,满眼中闪烁的都是赶快夸我的星星。

    “真的啊!”舒曈摸摸古月影的头发,言语中充斥着骄傲:“真棒。”

    “那瞳你笑给我看。”拽着舒曈的袖子,撒娇道:“我要奖励。”

    袖子被古月影晃荡好一阵,点一下古月影的额头:“好。”柔声道:“笑给你看。”说着,舒曈慢慢上扬起嘴角,扬起一抹极美的弧度。冷艳的脸庞瞬间变得明艳起来。

    “真美。”不管看过多少次,古月影依旧是每次都沉浸在这样美丽的笑容当中。随后像是反应更过来什么一样,一脸严肃的看着舒曈:“瞳。答应我。”

    “什么?”舒曈被古月影突入而来的严肃整的一头雾水。马上收取笑容,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怎么了?”

    扯着舒曈的双手,神情严肃:“答应我,不要轻易的在外人面前笑。除非那个人是你定下一生的人。”

    舒曈听到这话后一瞬间没反应过来,随后将古月影的头按下使劲的揉揉。眉眼带笑。眼眸中包含着一种舒曈本人不清楚,而古月影永远看不懂的情感。

    “瞳,你是不是在笑?”古月影闷闷的声音从舒曈的手下传来,想要挣脱舒曈的手抬头看。

    “没有。”舒曈道,言语中却是隐藏不住的笑意。

    “哎呦!”将终于挣脱舒曈的手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如平常的舒曈,叹口气:“我说真的。真的不要在别人面前笑。”

    水汪汪的眼睛真诚的看着舒曈:“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笑究竟有多美吗?”

    “哦,有多美?”舒曈问道。有时候,她也很想听听女孩儿的夸奖。

    “美人一笑,眉眼含情。美人二笑,倾国倾城。美人三笑,山河变色。”轻佻的挑起舒曈的下巴,调戏道。

    舒曈将古月影按到床上,言语无奈:“没这么夸张。你赶紧休息一会儿吧。”心中暗想:究其一生,只为你一人展开笑颜。

    “啊~”古月影拍一下脑门:“正事差点忘了。”取出装有丹药的瓷瓶递给舒曈:“这就是青炎丹。五品丹药。”

    舒曈接过瓶子,小心的模样仿佛是至宝一般。不过倒也确实如此。

    “瞳,你不用这样小心。摔不碎的。”古月影笑道。

    “爷。您真的要将这药给朗昊天服下?”舒曈有些犹豫:“这可是您炼制的第一个五品丹药。”

    有些无奈的扶额:“救人要紧。”然后问道:“其余丹药都炼制完了?”

    “都完成了。”舒曈道:“半小时前,萱将最后的一味丹药炼制完成。”顿了顿,开口:“不过除去萱炼制出来的三味三品,剩下的都是都是二品的。配合您这五品丹药。恐怕药效会被压抑一些。”

    “没事。”古月影豁达的摆摆手:“这青炎丹是最后使用的。先用其他丹药清除他体内余毒,温阳一下经脉方便接纳青炎丹的烈性。”

    “对了,朗昊天情况怎么样?”结果舒曈递过的糕点,放到口中,幸福的眯起眼睛。

    “说也有些奇怪。手臂两面的青筋开始慢慢消退,眼中那丝青线也是慢慢暗淡下去,耳后的血筋也是变淡。”给古月影倒一杯茶水。

    接过茶水,古月影转转灵动的眼睛,笑道:“没事,这是好事。”喝口茶水,想必朗昊天开始听自己的话调动体内的血脉。不管调动的是上古血脉,还是郎家的血脉,都是好事。

    “将所有炼制好的丹药和朗昊天移到这个屏风里。告诉萱姐,航,洛克和高陵全部进来。其他人在屋里自由休息。”

    “是。”舒曈应声出去布置。

    古月影喝尽杯中茶水,狡黠的笑笑。接下来就看看我们谁玩的好吧。

    这边的云泽商会的车队因为加紧赶路,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就赶到隔壁镇子。

    “主子。”凌哲涵站到君墨邪身旁:“马上就到。之后我们要先去哪里?”

    “先去分会,之后总要找一个借口去郎家。”随后走到传送阵中,一阵光芒过后便是不见身影。身后的众人也紧接着走入阵中。

    铃铛,若是受了伤,我们定不会饶了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