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只是守护
    古月影看着眼前神情严肃的几人,无奈的扶额。自从他们进来看到她有些发白的脸庞后,就连自己炼制出五品丹药的消息,都没能让几人神情兴奋起来。

    “我说爷啊。”殷航指着躺在床上毫无意识的郎昊天开口抱怨:“至于吗,为了这个不相关的人,您这么折腾自己。您不是最厌恶麻烦了吗?”

    众人看向郎昊天的目光恨不得将其生吞一般。

    “哎呦。”叹口气,古月影无奈的开口:“我都说了我没事了。况且这次我不是还得到不少好处嘛。炼制出五品丹药耶!五品!”伸出五个手指头在几人面前晃悠,一脸自豪:“再说我等级屏障还有松动呢,用不了多久就会升级了。”看着几人宛如实质的严肃目光,古月影的声音越来越小。

    “爷,不是我们说您。”乐萱开口:“是您……哎”叹口气,乐萱实在是说不下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看着几人的表情,古月影是真的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明明一切都过去,什么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真的不知道这几个人为什么会用这样的表情看着自己。

    “我说。我真的没事。你们真的不用一个个摆着哭丧的脸。”

    “爷!”几人有些不满。

    看到几人这样的表情,古月影有些好笑:“好啦。正事重要。”

    依次摸着桌上的丹药瓶,开口:“先将余毒清理干净之后开始温养经脉,最后再去除莲若藤的毒性。朗昊天那边我已经说好,他会努力保持清醒。”看着几人:“开始吧。之后会轻松很多的,按时将丹药给他服下就好。”

    看着几人:“不用全在这看着。一次两个人就好。剩下的出去趁这时候正好教那五个人一些东西。”

    “爷。您这是要培养他们?”乐萱开口。

    “对啊。”顺着自己的头发:“咱们医馆越来越大,之后想必也会越来越忙。光靠你们是个也忙不过来。你们自己总培养一些心腹。”

    “那六个人的天赋不错,你们多指导一下。今后帮你们分担一下工作量。”

    “然后您就可以自己玩去了是不是?”殷航翻个白眼调侃道。

    “去。”不好意思的揉揉耳垂:“不知道看破不说破啊。”

    起身伸个懒腰,挣开乐萱和舒曈想要搀扶自己的手:“我自己可以。”看向几人:“你们开始吧。用药的顺序你们都知道。第一次的话萱姐。”指着乐萱:“你带着殷航开始。”

    “是。”乐萱殷航应声。

    “瞳,你带着洛克和高陵去外边看着其余五人,别让他们懈怠。之后看情况带人进来,反正这有试验品。”看着朗昊天额目光有些小顽皮,心道:反正你也没意识,就给我当一阵儿试验品吧。

    “是。”舒曈应声道:“那您呢?”

    “不用管我,我又不是小孩儿。”揉揉一直再跳的眼皮:“总感觉会有些事情发生。”看着几人有些惊悚状的目光,连忙摆手:“不是坏事情,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最后服用青炎丹的时候我再亲自看守。”

    拍拍脖颈:“好了,都个儿做个儿的去吧。我去那边躺一会儿。”走出屏风,拽着舒曈的袖子:“瞳,将剩下的两扇屏风也拿出来,一个放在我那边,另一个你们用。”一出屏风,交流瞬间变成英文。

    “可是爷,财不外露。这郎家还有几位高人呢。”面露担忧之色。

    “没事。这屏风只能我和我承认的人才能动用。那些老妖怪,呵!”呵笑一声:“他们连碰都碰不到。放心吧。”拍拍舒曈的肩膀,走到软踏上坐下,拿起一旁的茶杯。

    舒曈将薄毯盖到古月影身上,将屏风挡在周围,四周布下聚灵阵的符箓。随后对古月影道:“爷。那您就好生休息。”

    “么么哒。”飞吻一下,抱着自己的玩偶闭上眼睛,运起体内的灵气,下方的聚灵阵闪烁着光芒。

    舒曈将古月影安顿好后,走进另一个屏风中。

    另一边君墨邪等人已经到达云泽商会腾国的分会。

    “主子。”凌哲涵将酒杯递给君墨邪:“我们要先去小主子那边看着吗?”

    晃动着手中的酒杯,皱眉:“不用。你们去也是没用。把那几人派来的人也都安顿好。通知下去别轻举妄动。”

    轻抿口杯中美酒:“这次我们和腾国做什么生意?”

    “是药店。”

    “药店啊。”君墨邪念叨一遍,嘴角上扬:“去郎家的借口有了。”

    凌哲涵一脸不解。

    “铃铛正好在这里。”此话一出,凌哲涵瞬间明白。

    “小主子在郎家,我们正好可以借商量合作的事宜前去拜访。”凌哲涵俯身道:“我这就下去安排。”

    半躺在软塌上,君墨邪看着手中晃动的酒水,眼中晦暗难辨:“郎家,朗昊天。你们最好不要动铃铛……”

    天机阁内,林瑾源端坐在房间中间。只见那房间上空显示着灿烂星河,漫天的星河在头顶流动。地板上的星阵包含着天地所有的运作,金银的光芒流转在星阵中间,显得分外神圣。林瑾源双眼紧闭,手中不断的变幻结印,嘴中念出法结。

    林瑾源手中结印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复杂。片刻后,猛地睁开双眼。只见林瑾源原本温润黝黑的双眼变得迷幻莫测,仿佛有漫天星河在瞳中流转。

    “现。”声音一出,只见头顶的星河瞬间混动,所有星星开始运动变换着各种形态。

    林瑾源抬头看向头顶突然变得混动的星河,面容严肃:“还是不行吗?”

    紧皱双眉,手中继续变幻结印:“噗!”灵气不支,体力透支,林瑾源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无力的倒在地下:“该死!”双手握拳,狠狠的砸一下地面:“该死!”嘴里不断的咒骂着。

    支起身子,服下丹药,揉着紧缩的眉头。现在女孩儿陷入这样的困境麻烦中,尽管没有人怪他,但是他依然将所有的职责安在自己头上。

    若是自己没有占卜出此行无碍,若是自己没有认为女孩儿她需要历练,若是自己没有隐瞒大家,这一切就不会发生。指甲嵌入掌心,丝丝血液从指缝中留下。

    就算没有历练又怎样,总有他们护着女孩儿的。拳头再次狠砸一次地面,懊恼的低下头。

    待再次抬起头时,眼中已经没有丝毫懊恼,取而代之的是坚定的光芒。再次端坐在星阵中间,口吐法诀,手中变幻着法诀。专注而认真的盯着星河的变动。

    不论怎样,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之后的事情。天道又怎样,若是拦着我,拼上魂死身消也要死磕到底。

    暗影楼,暗听骨坐在中央楼梯上的金座之上,脸上的神情是古月影从未见过的昏暗,周身气息也同样冷绝。这才是真正的暗夜之王暗听骨。

    “布置下去的事情都完成了?”凌冽的声音带着灵力在下方众人的耳边响起。

    “回王,全部办妥。大陆上所有有血脉的大家族、宗门已经全部得到消息。”一人半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回复,言语中全是恭敬。

    “效果呢?”

    “他们已经派人去探查,加上我们的推波助澜,不出意外,五天之内必有动作。”

    “意外?”暗听骨语气上扬:“我要三天。三天之内,他们必须派人甚至是亲自到郎家查看。”一拍扶手,众人惊颤的跪下:“是。”

    “君那边怎么样?”

    “回王,君主已经到达腾国云泽商会分会。已经找到拜访郎家的理由。”

    手指在扶手上打转:“告诉派去的人,在保证混沌馆长安全的前提下,剩下所有听从君的安排。”语气一转:“若是混沌馆长收到一丝伤害,后果……”打出一丝灵气直奔厅中立柱,逐渐那有上等精炼铁制成的立柱霎时间化作粉尘洒落一地。

    “属下明白。”众人惶恐,忙声应答。

    “下去。”挥手挥退众人。右手搭在扶手上,左右揉揉紧皱的眉头,念叨着:“小影子,千万不能有事。”

    被他们四个人无条件宠爱的女孩儿,若是伤其一毫,他们定会不仅一切的毁了他的所有。

    留守在龙泽之地的沐轩,不停地翻看桌上的一堆资料,神情憔悴。一向重视整洁的他如今却是胡子拉碴的。

    感觉怀中的异样,连忙从怀中取出有些发烫的令牌,念出口诀;“怎么样?”语气急切。

    “老大。我们跟着君主到了腾国,明天就会出发前去郎家。”那边的声音传来。

    “行。”沐轩放慢语速,:“你们好好跟着君,听他的安排。务必保证混沌馆长的安全。若是出了一点差错,后果自己知道。”

    “属下知道,定会拼尽所有保证混沌馆长的安全。”那边的人有些惶恐。

    沐轩拿起一旁手枪样的武器,开口“武器都分发下去了?”当然,这只是有手枪的外形,和原制造出来的起罢了。动力是灵石,发射出来的是经过灵石灵力放大后的灵力,弹夹分为两部分,前方放灵石,后方可以放置毒药。

    “已经分发下去。弟兄们的熟练度都掌握的很好。实战已经没有问题。”

    “记住。只有实战的时候才能将药放进去。”严肃道

    “是。”

    ……

    将令牌放入怀中,看着窗外的天空。一项不信神佛的沐轩开始祈祷;请一定保佑丫头安然无恙。沐轩是真真将古月影当做是闺女再养。

    而我们正在被所有人担心的主人公在做什么呢?

    古月影正抱着怀中的玩偶,倒在软塌航呼呼大睡,她刚刚实在是太累了,本来打算闭目练气的。结果不想还是睡着了。

    梦中,古月影仿佛走到了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山清水秀,还有有好多美食。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口水沾湿了枕头。

    不得不说,她心还真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