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质问
    “准备好了?”古月影拿着装有青炎丹的药瓶,看着身边手拿纸笔神情肃穆的众人,调笑道:“你们真的不用这么严肃的。对我有点信心啊。”

    “我们对您一直很有信心。”洛克开口,言辞坚定,众人跟着点头。

    “但是这毕竟是您第一个五品丹药。我们还没稀罕够,你就要用……”殷航有些不情愿,不仅是她,其他人眼眸中也是这样的含义。

    “哎!”古月影叹口气:“那我难道要将它供起来不成?要知道,越要完成我们就能越早回去。”

    众人相互看看,抓紧手中的纸笔,点头。

    “爷。”乐萱开口,手中拿着古月影的男装:“您先将装扮换一下吧。一会儿朗昊天醒后,看到您这样恐怕不行。”

    “啊。说起这个。”古月影拍下额头,将药瓶放到桌子上:“他醒来之后,要解释在意识海中的事情有些麻烦……”

    将精神力不受阻碍的渗入他人意识海中,在混沌医馆高层中并不是什么秘密。高级功法修炼者在金丹后,由会长古月影赋予同样可以做到。不过医馆中现在只有古月影亲自调教的十人修炼的是高级功法,这次带来的六人是中级功法。

    “那就不解释。”高陵道:“不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

    对着高陵竖起大拇指:“太对了。但是他要问起来怎么办?”右手握拳敲打左手手心:“不解释,不掩饰,不暗示,坦坦荡荡。”点点头:“就是这样。”

    拿走乐萱手中的衣服:“我换衣服。”舒曈拿出格挡和乐萱一起将古月影完全遮住。

    片刻后,充满男性荷尔蒙的冷清男生的声音传来:“可以了。”

    乐萱,舒曈将格挡拉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位如玉公子。冷清的声音,神秘的面具,高冷的情态,还有那仿佛所有都入不了眼的高傲。

    “每次看见这样的爷,都好像流口水啊。”殷航双手拖住下巴,一脸花痴的看着男版古月影。

    “是啊。”

    男生们转头发现女生们全部都是一样的花痴状,颇有些无奈摇摇头,随后点点头。确实,这样的爷,就连身为男生的他们都自愧不如。不是说长相赶不上,古月影喜欢美人儿,所以他们的长相都是上等。而他们家爷的长相,撑死只能算的是娃娃般的清秀。

    令他们着迷的是古月影身上的那种气态,那种说不上的气态。不得不说,气态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可以掩盖很多。

    “都看着我干嘛?”古月影一脸不解,说出的话瞬间打破人设的高冷。见眼前众人失望的叹气,更加摸不着头脑。

    一脸茫然的看着乐萱和舒曈,开口:“他们?吃错药了?”

    “没事。”乐萱笑道:“他们是没吃药而已。”

    舒曈仗着身高优势摸摸古月影的头,她知道的,其实古月影很喜欢这个动作:“不用理他们。”

    “喂喂!舒姐,萱姐。”几人不满:“你们这样可没办法好好玩耍了。”

    乐萱和舒曈没有理会他们,看着自家爷开口:“准备好,就开始吧。”

    “好。”说起正事,原本嬉笑的众人瞬间变得严肃。

    古月影将药瓶从桌上拿起,走到朗昊天身边。说实在的,这些天,他们真的没少折腾朗昊天的身体。由此获得各种数据。所以心里多少有些歉意。

    “首先,我们先对朗昊天鞠一躬。感谢他在这段时间对我们的付出。”说着,古月影率先鞠一躬,众人阻拦不及,只得跟着鞠躬。说实话,一个人衣着整洁的躺在床上,周围一圈人鞠躬,这场景,却是很诡异。

    “然后,所有对他做的事情,之后我们都不准在提。”看着众人道。这些人有些紧张过头,需要放松一下。

    “爷,就算为了让我们放松,您也不用委屈自己。”乐萱开口,难得的对她厉色,不仅乐萱,所有人脸上都是对她行为的不满。

    “这个世界,您没必要对任何人低身。”

    “呃……”古月影咽口口水,好吧偷鸡不成蚀把米。尴尬的笑笑,揉揉耳垂:“知道了。我们开始吧。”

    吐口气,将青炎丹取出,看向舒曈。舒曈领会掐着朗昊天的下颚使他的嘴巴张开。古月影拇指食指夹着丹药送到朗昊天嘴边。

    丹药入口,瞬间化作青炎光芒的灵气。舒曈迅速将他的嘴巴合上。

    “好了,接下来我们只要等待就好。”

    “是。”其他人自从丹药入口就目不转睛的盯着朗昊天,手中的笔不断的在纸上记录着各类数据。

    “好吧。”古月影摊开手,喃喃道:“我知道你们根本没听。”

    “爷,你可以去休息一下。”舒曈道。

    “我又没做什么,不累。”指向朗昊天:“这里需要我呢。”

    郎家大堂。

    “族长。其余家族和宗门的长老已经到了。”侍从看向主座上的郎翰道。

    “夫人呢?”

    “依旧在医馆的庭院外面。”兰映雪基本上除了解决生理需求外,半步都不离开那个地方。

    郎翰叹口气:“保证夫人所有的需求,让烙儿去陪着她。”

    “是。”一位侍从领命下去布置。

    “好了。”郎翰起身:“我们去看看那帮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郎家庭院

    “鬼!这是怎么回事?”妖姬的声音有些惊慌:“怎么会来这么多人!”

    “闭嘴!”鬼嘶哑的声音炸开:“这一定有原因。”

    其他大家族和宗门长老们的到来真的是让他们有些手足无措。虽然那结界限制了他们的行动范围,但是同样保护他们不被外界发现。

    “那个丫头。”阴沉的声音响起:“一定是那个丫头。”

    “该死。”妖姬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那个丫头,有朝一日我一定亲手撕碎她!”

    “妖姬,若不是你太早动手,怎么会这样。”阴沉的声音埋怨道。

    “那就怪我喽?是那个丫头,自从她到我们就乱了。”妖姬气结。

    “别忘了,也是那个丫头有机会救治朗昊天,让我们离开这个该死的结界!”

    “那也是那丫头引来这么多人!你认为这种情况下我们还出的去!!”

    “别吵了!”鬼厉声道:“吵下去也没有意义。当务之急是找出办法。”

    “你认为我们在这里会有办法?”妖姬叫到。

    “那个人呢?郎流,我们留下的那个人呢!”

    郎流迟疑一阵儿,难以相信的开口,充满恐慌:“我联系不上了。”郎流是他们中唯一一个可以联系到外界的人,他们用了几十年才培养出一个在外面的傀儡。

    “怎么会联系不上!”

    他们慌了,真的慌了。若是那个傀儡联系不上,他们就真的被困死这这里了。

    “继续联系!”鬼瞠目欲裂。

    郎家后山,一妖娆女子身着青缕薄纱,曼妙身姿一览无余。精致的脸庞扬起一抹妖魅的笑容。

    女子看着眼前身着郎家上侍衣着的男子,红唇微启,略带媚意的声音倾泻而出:“主上说了,现在还不是时间。”一挥衣袖,只见那侍从瞬间化成灰飞消失在空气中。女子脸上笑容越发灿烂:“副本难度太大对于新手可不好哦。”眨眨眼睛,转身消失在天地间。

    君墨邪坐在软踏上,看着手中的书卷听着凌哲涵汇报。突然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看向窗外。

    “主子?”凌哲涵起身:“外面……?”

    君墨邪摆摆手:“没事。”将书放到一边,起身:“这么说,所有大家族和宗族的长老已经全部到了?”

    “是。”凌哲涵点头:“现在在会客厅,您要去吗?”

    给自己倒一杯水:“不必,现在还不是我们和那些人见面的时候。”

    “小主子那边……?”

    “郎翰不会说出去的。”手指点点桌面:“毕竟他们请铃铛救治朗昊天完全是私下进行的。”

    “我们只要等着铃铛完成他应该做的,得到应得的,然后离开就行。”

    “还有一件事。”凌哲涵开口:“实验那边有消息了。”

    “哦?怎么样?”

    “已经出现受者,沐主派人去医馆通知了。”

    “告诉他们。不久之后我们就能回去了。”

    “是。”

    郎家待客厅,所有来自不同家族,宗族的长老们汇集一堂。郎家下人不断的将吃食和茶水摆上来。屋内空气十分冷凝。

    “真没想到我们全部聚在这里了。”白衣老者首先开口打破沉默。

    “都是接收到那个消息?”身着青衫佩戴饰剑的男子接口。

    “不然呢?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喝茶?”衣着红杉,身材曼丽的女人调笑道。

    白衣老者将茶杯拿到手中:“那么,能确定消息的准确性吗?”

    “呵。”黑袍武者嗤笑一声:“白老头,不用试探我们。我们都一样。”

    这时,郎翰进门:“欢迎各位长老们的到来。有失远迎,请见谅。”

    “无碍。”

    郎翰走道自己的位置上:“不知众长老们缘何而来?”

    “郎族长,我们只是来拜访一下。”青衫儒者道。

    “书呆子,被绕圈子了。”那红衣女子不屑道:“你们这些书呆子真虚伪。”随后走到郎翰面前:“郎族长,我们就只来询问有关血脉天赋的事情。”

    听到“上古血脉”这四个字。郎翰有瞬间的瞳孔放大,随后爽朗的笑道:“哈哈,什么上古血脉。”

    起身走到屋子中间:“郎某人可一直谨记祖辈上的规定。绝没有半分探求。”

    “哦?”华服男子起身:“那么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接到你有意向解封血脉天赋的消息?”

    郎翰看着众人质问的目光,沉声道:“我郎翰做事向来问心无愧。莫须有的罪名我可不会承担。”

    见郎翰是真的有些恼火,众人停下质问。毕竟身在屋檐下、

    “我们都是到郎叔叔您在大陆上的好口碑。”粉衣,萝莉装打扮的女孩儿走出来:“但是事关上古,我们不得不谨慎。能否请郎叔叔带我们去看一下贵公子呢?我们宗门带来了最好的医师。”

    听到这话,郎翰心下有些不安。自己请混沌医馆来救治儿子的事情绝对是机密。不能让这些人知道,现在总需要什么借口拖一下。能拖一天是一天。

    缓缓开口:“今天太晚了。小儿就在房间内躺着,哪也去不成。不如今日我先安排各位住下,明天再去。”

    “那我先让医师看一下贵公子可以吧。”女孩儿开口,声音虽然乖巧,但是伴随着话语冲出的灵气却是强大。

    “感谢贵宗门对小儿的关怀。但是今日是小儿与娘亲有些特殊的日子。阁下应该不会打扰以为母亲和儿子的小秘密吧。”

    “那倒是。”粉衣女孩儿见状也不咄咄逼人,反正也跑不了,明天再说:“那就明天再说。”

    “那我就先安排各位休息。”对着身后的侍从耳语两句,众侍从带着长老们前往各自的客房,都是距离古月影所在庭院最远的房间。

    带最所有人离开后,郎翰带着侍从连忙赶向古月影所在庭院,中途吩咐侍从:“通知君会长,这段时间先委屈他一下。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