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意外
    “爷!”古月影意识中最后的声音是大家恐慌的惊呼。随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爷!”舒瞳惊慌的看着瘫软在自己怀中的人,瞳孔放大,双手不住的颤抖,冷艳的脸庞写满了慌张无措。

    颤抖的声音,一次次焦急的呼唤都没能让怀中的人有一丝反应。

    “爷!”乐萱众人慌忙围过来,同样的不知所措。

    片刻后,舒瞳收回探入古月影体力的几抹灵气,缓下几口气,开口:“爷是因为灵力透支昏迷。我带着爷去那边休息。萱,你和我一起。”随后看向躺在床上的郎昊天,眼中红光一闪而过,言辞狠厉:“其他人好好看着郎昊天。”

    “是。”留下的众人看向郎昊天的目光满是愤恨。自家爷现在昏迷不醒,全是安然睡在床上的这个人不争气!

    其实郎昊天也挺怨的,就连古月影本人也没想到加入念儿血液的青炎丹药效这样强大,甚至险些唤醒隐藏在郎昊天血脉深处属于上古的那部分血脉。

    青炎丹刚入体内的前几个小时,一切都有条不紊的按照预先计划进行。

    郎昊天耳后的血筋完全消失,两只手臂上的青筋也渐渐淡去。

    这两处不管是血筋还是青筋,都是由于郎昊天体内的毒素积攒形成。毒血粘稠,堵塞住筋脉,甚至封闭了几处穴位。体内血液流通受阻只能向周围没有被堵住的血管前进。至于手臂上的青筋为什么对称,这个……可能是因为郎昊天本身血管就异于常人,近似对称。加上血液堵塞,造成青筋暴起,从而造成完全一样假象。

    总之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进行。殷航洛克和高陵带着六个人围在郎昊天身旁观察记录。古月影也是带着舒瞳和乐萱在一旁的药台上捣鼓着东西,因为等待的时间实在是有点无聊。

    毕竟吸收丹药这种事情,除非出什么大意外,其余的只能靠本人自己去渡过。

    但是天道毕竟是个调皮的孩纸,这种情况下他一定会折腾出来一些事情。于是有些意外就那么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发生了。

    “爷!您快过来看。”殷航突然惊呼。看着原本安好的郎昊天突然开始暴动不止,通体血红,体表温度高的骇人。热浪霎时间扑面而来,众人被冲的退后一步。郎昊天温润的脸庞开始变得肿胀,血管清晰可见。而且不仅是脸,整个身体都像是正在充气的气球一般,开始鼓起。

    “该死!”古月影看到这情形暗骂一声,面具下的脸满是懊恼:“药效太猛,他吸收的太好了。”火性凶兽的血液,加上促进吸收的上等须臾草汁液,这下子补大发了。

    “怎么办?”众人看着古月影有些不知所措,这情况实在太突然了。

    “不导出来的话……”古月影环顾一下众人,突然嬉笑一声:“你们想看人体炸弹吗?boom!”双手做绽放状。

    “爷!”无奈的叫一声:“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

    “那还不赶紧导血!”古月影霎时间炸毛暴走。

    “哦,哦!对,导血!”众人恍然大悟以为然,洛克赶紧走到屏风外面,将导血机推进来。把针管的一端递给高陵,另一端连在机器上。

    高陵接过针管,顶着热浪,将其扎进郎昊天的血管中。对着洛克比一个可以的手势。

    “手动。”古月影道:“安装灵石有些麻烦。”

    “是。”洛克点头,放下手中的灵石,开 口:“明杰,过来帮忙。”

    明杰应声走到导血机另一边,握住摇杆。看一眼古月影,见她点头后。两人开始转动摇杆。

    摇杆带动着齿轮旋转,导血机开始运作。

    “嘶~嘶嘶~”然而郎昊天的血液刚刚被导出进入导管中,就听由韧性植物做成的导管发出这样的声音。紧接着众人看到几缕白烟悠然升起,嗅到一阵焦糊的味道。

    那导管竟然因为郎昊天温度过高的血液开始融化。

    “该死!”古月影再次咒骂道,一把将扎在郎昊天手臂上的针头扯下,用药草止住往外流的血液。

    仔细查看着针头,松口气:“还好针头没被融化。不然可就麻烦了。”

    见状,其他人面面相觑,看着越来越涨大的郎昊天不知怎样才好。

    古月影叹口气,将针头放到一边,现在只有那个办法了。毕竟是自己的失误造成的后果,只能由自己受着。

    “都让开。”古月影走到郎昊天身边,看着已经完全不成样子的郎昊天的模样,竟然没良心的笑出了声:“哈哈哈~若是有相机,一定要照下来才好。这也太好搞笑了。”

    其他人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犯二的自家爷,颇有些无奈扶额。自己爷神经质犯了,怎么办。

    乐萱走到古月影身后:“爷。现在不是笑的时候的。我们要怎么办?”

    听到乐萱的声音,古月影揉揉笑的有些发痛的肚子,擦去眼角的生理泪水。清清嗓子:“你们看着就好,什么也不用做。我来吧。”

    “爷……”舒瞳上前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古月影制止。

    对着舒瞳眨眨眼,柔声道:“没事的。”

    见劝说无用,舒瞳只好站到古月影身后,一双美目直直的盯着古月影。

    “瞳……”古月影揉揉耳垂:“别盯着我,有点害羞。”冷清的男声说出近乎撒娇的话语,有些违和却是出乎意料的享受。

    “好了。”古月影吐一口气,对众人道:“接下来,不管我做什么,你们安静就行。”

    “是。”

    揉揉耳垂,将手伸向朗昊天的额头:“我去,真烫。”金金只是接触一下,古月影就慌忙将手收回,看着手心处被烫伤的红印和几个水泡呼气。

    “爷。”乐萱舒曈心疼的上前,小心的拿起古月影的手:“我们不做了好不好。”

    “不行。”抽回手:“这是原则。”挥挥手,用灵气包裹着手掌,几秒钟后手掌的异样消失:“你看,没事的。”

    “啊!”拍一下额头看向洛克:“再连个导管吧针头给我。”高陵重新取出一个干净的针头,脸上导管递给古月影。

    古月影拿着针头在自己手上笔画好几下艰难的咽下唾沫,叹口气将针头给乐萱:“萱姐,给我扎上。”古月影本身是很恐惧针头的,莫名的恐惧。从小到大也只有在献血的时候不会哭,剩下的时候看见针头都发抖。

    乐萱结果针头,拿起古月影有些颤抖的手,看着古月影紧闭的双眼颇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一可狠心将针扎进里面。

    古月影将手收回,连看都不敢看一眼:“一会儿瞳你掌握,感到我将朗昊天体内的灵气导出来马上启动仪器。”

    “是。”

    而后古月影再次面对朗昊天,长吁一口气,将扎有针头的手再次探上朗昊天的额头,在接触的一瞬间撤销护在手上的灵气。强迫自己不去在乎手掌的疼痛和瞬间而来的那种烧焦味,将灵气导入朗昊天体内。

    乐萱和舒曈等人则是生生忍下想要上前阻止的念头,艰难的强迫自己继续注视着眼前人的动作。

    “朗昊天?”古月影发现朗昊天的精神海中也是一片灼热,那热气直面而来,古月影被呛的咳嗽几声。

    “朗昊天?在吗?”

    “这里……”虚弱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古月影循声查去,在精神海的角落看到被灵气紧紧裹着的朗昊天的灵识。

    “姑娘,你怎么来了。”

    “呃……”古月影语结,吸口气,不好意思的开口:“来帮你,顺便来认错。”

    “认错?”

    “药效计算错误。所以……”清清嗓子:“你感觉怎么样?”

    “我听你的话,之后有调动体内的血脉,感觉不错。尤其是今天早先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入体,很舒服。可是就在刚刚突然感觉体内灵气紊乱,我又被逼退到这里了。”虚弱的语气满是无奈:“你也看到,我没有办法移动一步。”

    “抱歉啊。”古月影有些尴尬。

    “没事的。”朗昊天笑道:“若不是你,估计我现在会更糟糕。”

    “再糟糕也就现在这样了。”古月影喃喃道。

    朗昊天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

    “没有。”咳嗽一下:“我说一下。你现在是因为丹药药效太猛,你的身体承受不来,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丹药的烈性和灵气还有你的血脉形成三足鼎立,互不相让。”

    “会怎样?”朗昊天问道。

    “不及时到处体内的话,你可能会变成人体炸弹……”声音有些尴尬。

    “人体炸弹?”朗昊天有些不解:“那是什么?”

    “呃……”古月影组织语言:“就是……就是烟花知道吧。”见朗昊天的灵识动了动,古月影接着道:“就是不得身体会变成烟花,刹那间绽放。”

    随后是一阵死一般的沉默。

    “不过不是没有办法的,我来就是解决问题的。”古月影连忙补充道:“因为你体内的血液过高,没办法用物理的办法将药效导出体内。所以接下来我会用自己的灵识帮你把多余的药性转移。你配合我,在温度降下来之后马上压制住血脉中的暴动,控制体内灵气。”顿了顿,开口询问:“能做到吗?”

    朗昊天听得云里雾里,不过好在最后的重点都明白了,想了一下开口:“我尽力。”

    “不能尽力,是必须。不然咱俩都交代了。”古月影郑重其事:“注意好时间,我们只有一次机会。相信我,相信你自己。我们可以的。”

    古月影像是哄小孩儿似的说出幼稚的话,朗昊天听到这话后确实是笑了出来,言辞肯定:“好的。我们一定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