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无奈
    “墨哥哥?”古月影眨眨红肿的眼睛,看着桌前不断磨药的人,抿抿干涩的嘴唇,轻喊出口:“我想喝水。”却听到自己嘶哑的不像是自己的声音。下意识的想要抬手,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连呼吸都异常的困难。

    见君墨邪没有搭理的自己意思,古月影有些委屈,一阵酸涩泛上心头,不知怎么就湿了眼眶,泪水无助的顺着脸颊流下,打湿了枕头:“墨哥哥,我好难受……”心口的位置痛的不能自己,古月影哭喊道:“我难受……墨哥哥。”上气不接下气,嘶哑的声音宛若游丝,仿佛下一刻就能消失一般。

    听到古月影委屈的哭喊,君墨邪无奈的叹口气。本来还想给女孩儿点教训的他心疼的转身坐到床边,把女孩儿揽入怀里。放柔声音教训道:“知道难受了,让你还做事不经大脑。”

    “唔,难受……”古月影不知怎么就是特别难受,特别的说不上来的难受,心口的位置仿佛被撕碎一般疼痛。无助的靠在君墨邪的怀里,鼻腔中满是他身上特有的味道。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古月影像只小兽一般找到安全港,泪水更加放肆的涌出,不消片刻,便浸湿了君墨邪胸前的衣衫,抽噎的顺着:“难受……”

    君墨邪听着古月影嘶哑的声音和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泣,心疼的揉着女孩儿的头发。哪里还说得出半句责怪的话语:“没事了,我在这里。没事了……”轻吻女孩儿的额头,而后温柔的擦拭女孩儿脸上的液体。

    “我,我就是难受。”古月影抽噎着:“心口撕碎,好痛……”说着残破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君墨邪安慰着,一边注意着女孩儿的右手,一边抬起女孩儿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会好的,相信我。”

    古月影怔怔的看着君墨邪深邃的眼眸,出了神。可能是安慰的话语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心理作用。她感觉自己的心脏没有那么痛了,一个劲儿上涌的酸涩也没有那么强烈了。虚弱的点点头,抽噎了一阵儿:“嗯。”一声。

    “那再睡一会儿?”君墨邪见古月影冷静下来后,如果一旁备着的温手巾,清理着她的脸。

    “不睡了,我想喝水。”古月影乖顺的让君墨邪清理着自己脏兮兮的脸庞,开口询问:“我睡了多久了。”

    君墨邪将手巾扔回盆中,安顿好古月影后起身走到药桌边倒一杯水。听到女孩儿的询问,回头看向她,开口:“五天,你睡了五天。”而后回身向水中滴了几滴琼露。

    君墨邪拿着水杯坐到床边,将吸管插到杯中,再次将古月影揽到怀里,把吸管的一头放到她口中:“加了几滴琼露,慢点喝。”

    喝了几口水,古月影顿时感到琼露顺着食道将灵气送到身体全身,舒服的眯起了眼睛。随后想起什么,抬头看向君墨邪,询问:“那郎昊天呢?还有那个怎么样了?”

    听到古月影的问题,君墨邪放杯子的手一顿,眼中昏暗不明,沉声道:“你还真是……”随后认命一般的叹口气,给女孩儿在自己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用浸湿过琼露的娟巾敷上女孩儿红肿的双眸。

    “怎么?”古月影神经也是有够大条,丝毫没有觉察君墨邪的不喜,或者说就算她察觉到也不会多想。

    “没事,先闭眼。”叹口气,君墨邪将古月影脸上碍事的头发撩开。见女孩儿乖顺的窝在自己怀中,紧了紧手臂,嘴角有些上扬。随后沉下声音,开口:“郎昊天在没事后就送回他的房间。外面那个……”君墨邪想了想,接着道:“应该是叫舒瞳的,给他吃了一种丹药,让他的身体机理维持在中毒时候的状态,瞒过了那帮长老。那帮长老之后勘察了整个郎家,没有发现什么,前天就都离开了。”

    “离开了?”古月影虽然闭着眼睛,但是神情却是有些诧异:“就这么简单?”她想着还不得闹腾一阵子呢。

    君墨邪摸摸女孩儿的额头:“就是这么简单。郎家一切如常,他们也没有理由常驻。况且勘察郎家的行为已经惹得郎家不悦,现在郎家的地位可不是从前。”

    “那个庭院,还有那些人呢?”

    “消失了。”君墨邪微微皱眉:“没有一丝痕迹,练气息都不存在。”

    “消失!”古月影吃惊的张开眼睛,幸好君墨邪有预感将娟巾拿开:“那就意味着,这件事情结束了?”

    君墨邪看着古月影的表情,松开轻皱的眉头,点点头:“不管怎么样,对于我们来说是结束了。闭眼。”

    “哦……”古月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顺从的闭上眼睛:“那郎昊天呢?”

    “那么关心他?”君墨邪挑眉,声音晦涩不定。

    “那是啊。”古月影不怕死的说,丝毫没有察觉君墨邪言语中酝酿的风暴,接着道:“用了我那么多名贵的药材,还害得我现在躺在这里一点劲儿都没有。再不好,我的报酬怎么办。”随后双眼突然发光,在睁眼,一脸希冀的看向君墨邪:“正好你在这里,发挥你奸商的本领。帮我狠狠的宰郎翰一笔。”

    听完古月影的话,君墨邪大笑出声,狠狠的揉着女孩儿的头发:“哈哈哈。好,听你的。我绝对帮你讨回所有应得的。”看着女孩儿被包扎的宛如一个粽子一般的右手,君墨邪眼中满是算计的精光:“还有,闭眼。”

    “噢。”古月影俏皮的吐吐舌头。

    “话说,墨哥哥。”古月影开口:“我怎么一点力气也没有吧。”粗线条的她现在才想起询问自己的状况。

    “墨哥哥?”古月影半天没有听到君墨邪的搭话,有些不解。

    “好了,可以睁眼了。”君墨邪将娟巾放到一边,取出其他药物,抬起古月影的右手。

    “我……我去!”古月影咽了口口水,吃惊的来着眼前的“粽子”。眨眨眼睛,开口:“墨哥哥,这唔……”措不及防的被君墨邪塞了一块东西在口中。

    “含着。你那个破嗓子还不停说话。”君墨邪说道,开始拆古月影手上的纱布,佯装严肃道:“不给你用麻药了。”

    听到这话,古月影猛的摇头:“用!”嘴中的药丸过大,使得说话异常的困难:“用……”含糊半天,也只有这个字说的清楚。

    君墨邪不置一词,吊着古月影的胃口,直到将纱布完全拆下。

    怎么可能不用麻药,不用麻药,就古月影那样还不哭死。

    “不用这副模样看我,你该长点记性了。”君墨邪把手抬到古月影眼前,接着道:“你自己看看你得瑟的。”

    “……”古月影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手,全是柔嫩的息肉,脆弱的新生皮肤零散的分布在手章的各处。整只手看起来柔嫩却又是那样的惊悚。

    古月影想要动动手,证明自己没有看错。却发现手掌根本不受控制。

    “唔?”疑惑的看向君墨邪。

    “麻药一直用着,不然你还能这样?”君墨邪敲一下古月影的额头:“若是有下次,绝对不会用麻药。”

    “唔~~”古月影撒娇般的蹭蹭君墨邪的胸膛。她才不信嘞,当然这话她可不敢说出来。

    古月影听着君墨邪的碎碎念,嘴角扬起。嘻嘻,对外那么高冷的几个人,在自己面前就会化身碎碎念的老妈妈一样。

    君墨邪小心的将药涂满古月影的手,再次包扎好。看着女孩儿乖顺的窝在自己怀里。欣慰的笑笑。

    “好了。”揉了揉古月影的头发,把手伸到她的嘴边:“把嘴里的丹丸吐出来。”

    古月影艰难的将硕大的丹丸吐出来。君墨邪没有理会那上面满是古月影的口水,将丹丸擦拭干净,重新泡回药水中。

    把古月影的头放到枕头上:“最近就别说话了。你先感受一下体内的灵力怎么样。”

    “嗯。”轻应一声,古月影闭眼运转混沌决。

    这次当真是作死作大了,体内灵力已经不能说是透支,而是完全枯竭。

    古月影只能感受到一小缕若隐若现的灵气跟随着混沌决运转。那抹灵气虚弱的程度,古月影都担心下一刻它就会消失。

    运行一周天,古月影叹口气,小心的睁开眼睛。来着君墨邪深邃严肃的双眸,开始笑。

    君墨邪看到古月影这样的表情,就是已经知道结果了。

    “你要是再这样,阶级就永远定在筑基初期不能增长。”

    没错,古月影的原本快要冲进的阶级,再次重新掉回筑基前期,比上练气九层初进阶的新人好不了多少。

    “嘿嘿。”古月影只能尴尬的笑笑。她对与修炼这种东西,真的不是太在意的。

    “过两天等你能动我们就回去。”君墨邪将薄被盖到古月影身上:“龙泽之地的灵力适合你养伤,之后你就开始闭关。”

    古月影看着君墨邪强硬的眼神,除了点头其余什么也不敢多说。

    君墨邪见女孩儿点头,嗯一声:“我出去拿饭,你刚醒,先吃点粥。”

    随后便走出屏风。古月影看着君墨邪将屏风合上,收起嘴角的笑容。咬住下唇。

    “我们要相信乐乐和东东在那边都很好。”耳边回想起舅妈的声音。

    古月影眼眸一沉,她弟怎么也会在这边!若是古月影能动或者有力气的话,她的嘴角一定会被咬破。

    “胡瑞。”古月影狠狠的叫一声弟弟的名字,随后无奈的叹口气。不用说,她都知道她那个姐控的弟弟为什么会来玩这个游戏,还不和她说。

    “这个惊喜,我可不喜欢!”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

    随后松开可怜的下唇,眼中泛起担忧:“你可一定要好好的。”

    远方,不知名的地方,一个大男孩儿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就这一瞬间,身前的灵兽向他冲过来。男生连忙一个侧身闪过冲击,拔出自己的武器,飞身上前跳到足有他两个大的灵兽身上。找准心脏的位置,一击致命。

    男生在确定灵兽死亡后,抽出武器,甩去上面的血迹,跳到地上:“真是的,差点被打到。”

    男生身高一米八五左右,身着藏蓝色的衣袍。健硕却不违和的身材配搭上略显稚嫩的脸庞没有丝毫违和。那英朗的眉眼之间和古月影有三四分相似。他小了古月影五岁,现在的名字叫做古月瑞。

    不得不说,虽不是双胞胎,但是在某些地方,这姐弟俩还是像极了。

    “喂。”古月瑞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扔向一旁的树上:“你不说带我去找我姐吗?这都一年了我们还不离开。”

    “快了。”冷清的男声从树顶上传来:“把猎物清理了。”

    古月瑞狠狠的瞪一眼树上,开始处理那只可怜的灵兽。熟悉的手法,明显是已经做过无数次。

    “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我要去找我姐。”庭院中,篝火旁边,古月瑞捧着肉腿一脸严肃的看着一旁青竹色长袍的男人,一字一顿的说着。

    “这是噩渊森林。你是实力不够,走不出去。”男人悠悠的说着。

    “不是有你吗?你很厉害。”古月瑞笑道,露出和古月影对称的虎牙。笑的憨头憨脑。

    “我不会出手。”男人瞥了要古月瑞:“也不会出去。”

    听到这话,古月瑞一怔,放下手中的肉腿:“当初是你拦着我,说要带着我去找我姐我才跟着来到这里的。”咬牙切齿:“所以不论怎样,你都要负责帮我找到我姐!”

    “……”男人无言,片刻后:“先吃饭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