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秘境
    苍云蔽日,天空压抑的没有一丝光亮,阳光被阻隔在树荫上空,无法渗进哪怕一点温度。阴沉的空气中萦绕着淡淡雾气,扑入口鼻只觉分外难受。

    这里的土地,没有一丝明亮的颜色,所有的植物都用暗色的外壳紧紧的将柔软包裹起来,一切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

    没有人知道这里为什么会这样,自从人们知道有这个地方开始,这里就是这样充斥着没有一丝温度的阴沉。每走一步,接下来的可能就是致命的危险。

    都说危险危险和机遇并存,所以冒险者们不断的探索这里,想要在死亡边缘获得恩赐。然而这里带给人们的之后永远的死亡,到了最后就算是那些享誉盛名的冒险者们也是不愿意进入这处白白牺牲。

    古月影擦去额头上的汗水,紧紧衣领,小心翼翼的跨过前面的一道污沟,转着头向四处看看,选定路后便继续前进。

    淡蓝的的轻巧身影灵活的穿梭在枯木之间,宛如精灵一般是这片灰白区域的唯一颜色。

    “啊!”古月影轻叫一声,站稳险些摔倒的身体,回头看一眼绊住她的藤蔓。只见那藤蔓扭扭斜斜的横在路中央,枯干的躯干因为缺少养分而开始龟裂。古月影皱皱眉头,叹了口气看着阴沉的天空,发现不远处开始聚集雾气,所有的植物开始紧缩身。古月影眉头皱的更深,有些嗔道:“毒瘴又要来了,我连路都没找到。”

    懊恼的跺下脚,取出一颗晶蓝色的珠子含到口中。这珠子是古月影偶然得到的,是所有毒瘴的克星。她虽然百毒不侵,但是还是小心为上比较好。

    左右看了看,有些泄气的随便的找准一个方向,古月影身体一轻,继续移动。

    她在忙完附属公会和一些琐事后接着后山闭关的名义私自出来寻找她弟弟。对于未知地点,她也只知道这一个,还是在一本书中看到的。所以虽然知道这区域很危险但是还要试试才放心的下。

    古月影抖抖肩膀,她必须要尽快然后回去,若是让她“家长”们知道她私自外出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指不定会遭受到怎样的惩罚呢。可能几天都只能吃果子了。

    想到果子,古月影脚下一个踉跄,险些甩出去。对于果子,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当饭吃,真的是够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古月影自由的穿梭在毒瘴之中,却是仍旧找不到书中描写的洞穴,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

    若不是嘴中还含着珠子,古月影发誓她一定会狠狠吐槽一番的。

    良久之后,身边的毒瘴开始慢慢散去。忽的一下,古月影眼前一亮,眼中漾起笑意,加快脚下的动作,向着前方的洞穴去。

    “果然,我的智商还是可以拯救一下的。”古月影将珠子吐出来收好,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洞口。

    拍拍墙壁,打量一下周围,又看看前方黑漆漆有些诡异的洞穴,有些怀疑:“胡东东同志真的会被降落在这种地方吗?”轻咬下唇,任命的叹口气取出夜明珠向前走去:“总归是到这里了。就算不在,我也是好奇啊。”

    黑暗深邃的洞穴中,渐渐出现一抹明亮,被光亮包裹的是一个一身淡蓝的女孩儿。女孩儿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灵动的眼珠小心又专注的看着前方。

    “啊。唔~”古月影揉揉手臂。这小道越走越窄,石壁也是越来越奇怪。她已经被石壁上凸出的尖石划很多次了。衣服被划破,被裸露出来的手臂上也是被划出很多红印,有些已经开始泛出红色。

    古月影摇摇头,停下要钱要取药的手,轻拍一下额头。将手放在伤口处,只见手掌发出柔和的光芒,待将手移开后,手臂已经是白嫩如初。

    “果然还是不习惯用这种刷新三观的法术啊。”古月影甩甩手臂,摇摇头,继续前进。

    不久后,便走到了尽头。看着面前的石板和上面的文字,古月影再次皱起眉头:“这是什么啊。”

    真的不是她文盲,而是这种文字,她真的不认识。但是字体是真的好看。

    “啊。”惊呼一声,取出一本书,翻开:“还好有字典。感谢万能的图书馆。”而后原地坐下,将夜明珠放到一边,取出纸笔开始查找。

    对着石板上的文字,古月影认真的翻找着对应的汉字。

    许久之后,古月影将翻译后的纸举起来,揉揉有些酸痛的老腰,“呃~”看着纸上文绉绉的文言文,再次叹口气:“幸好爷的语文一直不错。不然又被坑了。”

    有点小骄傲的点两下纸张:“我看看啊。哦~”随后点点头“吾长眠的地方,闲暇的人别来打扰我,不然后果自负。”

    嘴角有些抽搐,将地其余的纸张收拾起来,起身。有些纠结的看着石板:“就一个生人勿进的告示,至于写的这么文艺吗?一旦来的是文盲怎么办啊!真是……”愣住,炸开:“我去,这不就是所谓的秘境,以前人的墓地!”

    古月影抖抖身子:“秘境虽然好,但是打扰人家长眠还是不好。想来胡冬冬同志也不会进来这种地方才是。”打定主意后,便转身要离开。却不想一阵动荡,古月影脚下一滑,身体向后一样,就那么撞开了石板大门进去了!

    进去了!

    “我去!”古月影起身晃晃有些蒙圈的头,揉揉摔痛的屁股,一脸纠结无奈。

    “就这么进来了!”狠狠的跺下脚:“我去,你丫写个告示的同时能不能把门关紧一点啊!”随后便要去开门。

    “啪啪!”古月影一脸懵逼的拍着紧闭的石门,用劲推了推,发现真的纹丝不动后。呆愣在原地,半张这嘴巴,而后炸毛:“我靠靠靠靠!!!我冤枉你了,你丫现在关门有毛用啊!人都进来了,你丫倒是让我出去再关啊!!”整张脸因为憋气涨得通红:“你有时间写告示,就没事时间收拾一下门啊!也真是醉了。”

    揉揉眉头,仰天叹口气。感觉心情平复了一些捡起掉在一旁的夜明珠。无奈的继续走,边走边念叨:“我可不是自愿进来的。是门出问题了,我总要找出口啊!这都是什么事儿啊。简直了!”

    手捧着有夜明珠,看着周围的环境,一间石室,空荡荡的除了四周的墙壁外什么也没有。古月影抽抽嘴角摇摇头:“真穷啊。”其实她心里知道这不过是障眼法,不过她对阵法什么的真的是不太行。自家“家长”四份有三个都会阵法,所以她除了最基本的知识之外,真的不太了解。

    在石室中晃悠了两三圈,感觉头有点晕。转转眼睛,俏皮的笑了下。将夜明珠放进一个透明的袋子挂在脖子上。随后搓搓双手戴上一个金属模样的手套,脚下一阵虚晃。只听一阵“啪啪”一阵敲击墙面的声音在石室中不断的回响。

    她不知道阵眼在哪里,也懒得动脑子。所有就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好了。他才不承认是为了泄愤。

    每一掌下去,都激起一阵火花,输出的灵气加上特质的手套。她就算打也能将这阵法打没。

    果不其然,几圈之后,古月影越来越兴奋。石室突然开始变化,不知道是打中什么地方,还是受不住这个神经病。

    古月影停下脚步,摘下手套,擦擦额头上的汗水:“真舒坦,心里好受多了。”

    身边的石室开始变化,墙壁慢慢沉入地底,露更为宽阔的空间。

    “哇。”古月影惊叹一声:“我错了,是真有钱啊。”

    空间大的离谱。整体呈半圆形,古月影站在直壁一侧,身后是雕花古朴的大门。其余半圆的墙壁上共有六扇门,每间门上都被刻上一些字,应该是里面的用处。这在这个大厅中也是被堆满了各种的玩应儿。古月影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东西,但是从上面泛出的古朴的气息告诉她,这些东西就算在当时不值钱,在现在也是宝贝。

    古月影看了一眼,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想回去。这里的味道告诉她很危险,以她筑基前期的实力,种感觉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可不想逞能,还是安全重要。

    但是……古月影眨眨眼睛,面对身后雕花的古朴大门,有些纠结:“这个是出口吗?”所有的门中,只有这个门最大最豪华而且没有被篆刻什么字。

    想了想,古月影决定还是查字典看一下其余的大门上面都是什么东西。

    “丹药,灵植,符箓,灵器,修炼,材料。”好吧,古月影有些纠结,这些东西对她的诱惑简直不要太大。但是……还是等以后再来吧,自己简直不要太弱。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那几间房间里面明显有着很高深的气息。小说中都说会有守护者什么的,自己还是不要去挑战比较好。

    但是,你倒是告诉我出口在哪里啊!将手中的纸狠狠的摔向地面,然后默默地捡起收好。

    再次看向雕花的大门,只有这里了。有两个可能,一个:出口,一个:那老伙长眠的地方。

    犹豫再三,古月影还是决定赌一次。因为其余六间房给她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只有这扇门后年,她感觉不到任何。不是没有危险,就是危险的气息被阻挡了。

    “啊!”古月影突然想起来林瑾源给他的一份属于自己的天机。现在是不是可以看看?不过感觉好亏啊,想了想,古月影还是摇摇头。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看比较好,不管显示的是什么心理都有压力。最重要的是,要是看了,瑾源哥一定会有所察觉,到时候自己就完蛋了。

    长长的吐口气,抿抿干涩的嘴唇。将手放到门上,使劲的推开。

    “哐!”门开的声音,一阵白光直直的刺进古月影的眼中,下意识的紧闭双眼。待在睁开眼睛后,扑面而来的便是一阵雾气。

    古月影最后的意识便是身后大门重重合上的声音,和一双晶莹清澈宛如大海的眸子。最后一句话是:“坑!”

    “喂!”海葵惊呼一声,跑到昏迷的女孩儿身边。

    说起来,她也是挺倒霉的。从村子出来后便迷了路,不知怎么就走到这个阴森森的森林。莫名其妙的进了洞穴进到这里,结果发现自己的伪装在这里丝毫没有用处,而且一个人没有。啊!除了石台上的一句枯骨。

    这间屋子里充斥着毒气,不过“鱼”毕竟是天道宠爱的种族,他们对于所有的毒物都是免疫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每天和枯骨大眼瞪小眼的海葵终于听到大门开启的声音,结果还没等她提示来人就已经晕倒了。

    “哎!”海葵将古月影移到安全的地方,有些担心的戳戳古月影的脸颊:“该不会是死掉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