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往事
    华夏

    “老先生,请您告诉我们那个村子的位置。拜托了。”一身正装的负责人言辞恳切,对着面前的老人家深深的鞠一躬:“这个对我们真的很重要。”

    “我都说了是在西北部,你们若是有心自己去找便是。”老人中气十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再多的,我也没办法说。”

    “爷爷,您也知道西北有多大。找一个隐世的村子无异大海捞针”年轻人同样在一旁劝说:“拜托了,您也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您就稍微再透露一些也好。哪怕就是一点。”

    看着自己孙子充满恳求的脸,老人沉默一阵儿,叹口气。年轻人见状,忙对着自家老大使一个眼神。

    “老人家。实话和你说吧。”负责人看向老人:“现在国内的情况您差不多也是清楚,表面上是风平浪静但是暗地里百姓全部是人心惶惶。您现在知道的有可能是我们的一把钥匙。请您务必告诉我们。”

    “哎!”老人叹口气,看着面前的两个年轻人重重的叹口气。浑浊的双眼轻颤几下,摇摇头,招过自家孙子扶着自己站起来。

    “你们在这里等着。”说着拿过一旁的拐杖,步履蹒跚的走向一间屋子。

    年轻人看着老人的方向,喜上眉梢,颇有些兴奋的拉住负责人的手臂:“老大,有戏!”

    负责人有些不解,只听年轻人接着说道:“您知不知道,那间屋子爷爷下了死令谁都不能靠近的。现在看来里面放着的就是有关那个村子的东西。”

    负责人点点头,心里只希望这次不是空欢喜一场。

    老人没让两人等多久,几分钟后,老人便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古朴的盒子。那盒子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约有一把半成人手掌的大小,上面被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年轻人上前想要搀扶的手被老人拨开:“去老实坐着。”看一眼自家孙子。

    “是!”

    “哎!”老人捧着盒子坐下,布满褶皱的手慢慢的划过盒子,浑浊的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人看出老人在怀念什么,都没有打扰老人的意思。就静静的等着,等着老人什么时候愿意开口。

    “哎!”老人磨蹭着盒子,摇摇头,颇有些苦意:“没想到,这辈子还要在拿出这个。”

    “爷爷?”年轻人见老人这样,不由得有一些心慌:“您没事儿吧。”

    老人摇摇头:“活久了,还能有什么事情。”随后低声喃喃道:“也是,活的够久了,还怕什么。”

    “爷爷,若是实在不行,我们不问就是了。”年轻人越发的慌张,看向负责人:“老大,我们不问了行不行?”

    负责人见老人这样,也是有些不安,但是心中的一个声音告诉他,眼前老人掌握的信息绝对是重要的。看向年轻人的眼神有些犹豫……

    “别逼人家了。都不容易。”老人开口,慢慢打开手中的盒子。盒子因为长时间没有被开启过在缝隙处积攒了厚厚的灰尘,打开的瞬间几十年的积灰瞬间释放到空中。

    “咳咳。”老人被灰尘呛住,咳嗽几声,年轻人忙递上水杯。

    老人喝了口水顺顺气,眼神重新回到盒子中。随后叹口气将盒子转向两人。

    见到盒子里的东西,两人瞬间呆住。

    “这……”负责人开口:“老先生……”

    “漂亮吧。”老人开口,小心的取出盒子中的一样东西:“几十年了,这树枝仍旧是没有变化。”

    老人手中的是一根娇嫩的枝芽,嫩绿的叶子在空气中轻颤着,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人仿佛仍旧可以看见上面的水痕。

    “怎么可能。”年轻人轻呼:“爷爷,这不科学。”

    “这世界上不科学的事情多了。”老人好笑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孙子,看着手中的枝芽:“想想已经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

    “五十年前,下乡支教。被分配的地区是西北的一个小村庄……”老人悠悠的说着,仿佛重新回到那个年代,那个不可思议的一年。

    “我们一行五个人,都是半大的小伙子。商量着去山中探险。无视了当地老乡的忠告,就着冲劲进到了当地人怎么都不让进的山里。刚开始开始新鲜但是慢慢的几天过后我们发现不对劲。迷路了,回去的标志也消失不见,食物所剩不多……”

    两人专注的听着老人的故事,听着他们迷路后怎样的着急,没有食物后怎样的无措,被野兽袭击一人死亡后是怎样的绝望……

    “也许是老天开了一个玩笑。五个人最后只剩下我一个,可是我也撑不住了。大概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不知道钻到那个洞中了……”

    “醒来后的我躺着床上,我想着可能是哪个老乡救了我,但是万万没想到那个地方刷新了我所有的认知……”

    两人急速听着老人叙说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他遇到了怎样的人,碰到了怎样的人,学到了怎样的知识。之后两人的世界观也开始慢慢崩塌,因为老人口中的地方完全颠覆了他们长久以来的所有科学认知。

    “您是说,仙法?”负责人开口询问,满满的全是疑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科学……”

    “年轻人。”老人打断负责人的话:“这世界上不能用科学解释的事情还少吗?那些人的世界绝对不是我们轻易能够进去的。”将手中的枝芽递给他:“这枝芽是我离开的时候他们送给我的。同时也是警告。”

    “警告?”负责人不解的接过枝芽,却发现原本娇嫩的枝芽慢慢的开始枯萎败坏,那翠绿的叶子瞬间化成飞灰消失在空气中。

    “老人家!”负责人吓一跳刚想开口询问却听见一旁年轻人撕心一般的惊呼:“爷爷!”

    “爷爷!您别吓我。”年轻人抱着无力的老人,只见老人原本还算饱满的皮肤逐渐开始干瘪:“听我说。”握住自己孙子的手。老人艰难的开口:“这就是警告,这枝芽上连接的是我的生命。若是我说出去就会这样,因为我违背了誓言。咳咳。”

    “爷爷。”年轻人瞠目欲裂,有些无助的看着怀中已经干瘪不成人形的老人:“那个村子,盒子里面有……小心……一件事……保护这个傻小子。”最后一句话老人是看着负责人说的。

    负责人还在震惊中听见老人的话,忙点头应道:“我发誓。”

    “傻孙子,爷爷很开心……”老人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手抬起,摸摸自家傻孙子的脑袋:“不怪你……”

    “爷爷!”年轻人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中。

    两人就眼睁睁的看着老人的身体慢慢干瘪剩下枯骨,而后那副枯骨瞬间化成白光消散在空中。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老大……”年轻人怔怔的转头看向负责人,眼中满是悲痛,失神的问道:“是不是我害死了我爷爷。”

    负责人暂时掩下心中的震惊,揽过年轻人的肩膀:“不是。你爷爷说了他很开心。在最后能有人听他说出这件事情。”

    “啊!!!”年轻人眼中充血哭嚎出来。

    负责人抱住年轻人,手掌轻轻拍打她的背部。收敛心中的悲痛和震惊眼睛看向盒子中剩下的一个册子和一颗珠子。

    他知道,他们若是在探究下去,恐怕会颠覆长久以来人类的认知。但是没有办法,他是研究人员,他的工作就是破译《须弥》,哪怕最后会迎来一个他们没有办法接受的事实。

    须弥

    “怎么还不醒啊?”海葵再次戳戳古月影的脸蛋,仍旧在纠结古月影为何不行的现象。一张绝美的小脸上写满了疑惑,晶莹透彻的蓝瞳中映出古月影的形象。

    “明明已经离开毒雾的范围了……啊!”海葵惊呼一声,想起自己没有帮人家解毒。

    看看自己手掌,又看看昏迷不醒的古月影,叹口气。将古月影的最逼开,从指间逼血液送进她口中。海蓝色的血液练成丝线,顺着海葵的手指落入古月影的口中。

    海葵长久生活在沧澜之海,自认是不知道自己的血液的作用,只知道自己的血液可以免疫毒素。为了效果好一些,便多给那人一些。反正自己的血多得是。

    “鱼”的血液价值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仅仅一滴就可解百毒,甚至能够滋养经脉,提升灵根的品质。别提这海葵硬生生的给古月影送了这么多血。这次古月影可是赚大发了,但是这么多鱼的血液进入身体究竟会为她带来怎样的变化,谁也不知道。

    “唔~~”迷糊中,古月影感觉有撑开自己的嘴巴,被自己灌了一些液体。潜意识古月影想要抗拒,但是被毒素侵入的身体让她连意识都是模糊的。

    但是后来感受到那液体有些甜味,进入身体后只感觉暖暖的特别舒服,也是没有在抗拒。顺从着意识陷入深层的昏迷。

    就是在这段时间,“鱼”的血液顺着经脉流向古月影全身各处,海蓝色的灵气在身体中遨游,将所经之处的经脉扩展,疏通一些堵塞的地方和上次因为救治朗昊天时候落下的旧伤。

    最后灵气慢慢汇入丹田的灵根处。包裹着古月影的三系灵根,准备慢慢渗进里面。就在这时候,一缕金色的灵气不知从哪里来,游荡在灵根周围。那海蓝色的灵气从金色灵气到达之后便僵住不动,像是见到什么畏惧的存在。

    那金色的灵气慢慢的在周围徘徊一会儿,像是在检查什么一样。随后便盘踞在不远处。海蓝色的灵气见金色灵气没有动作后,便小心的重新开始渗入灵根中。不知是不是错觉,那模样好似更加小心一般。

    带海蓝色的灵气完全渗进灵根后,只见那三个本就不细的灵根变得更久粗壮,颜色更加艳丽明亮。

    外界海葵不知道古月影体内发生的事情,只是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灵气从古月影体内散发出来,那灵气越来越盛。从筑基前期直接蹦到金丹中期的气息。随后一股更强大的灵气迸发出来,将那仍旧要上升的灵气一下子压缩到筑基后期。

    这一切发生有些快,海葵还来来不及做什么反应。就听见从古月影口中发出几声嘤咛。于是便顾不上多想那些,幽蓝色的眸子专注的盯着古月影的双眼。见睫毛开始颤抖,海葵嘴角上扬。原本就是绝美的脸庞更加明艳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