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醒来
    “下雪了啊。”海葵伸出手接住从天而降的洁白,凉凉的感觉让她下意识抖了一下。抬头看着满天飘舞的雪花将世界漂染成洁白的模样,双眼眯起,展开一个笑容,不禁感叹:“真美啊。”这种美景在沧澜之海可是见不到啊。

    情不自禁的原地转圈,一圈又一圈。停下后看见地上薄雪上面的自己脚印,脸上的笑容更大。然而待笑容慢慢退去后,显露出来的则是担忧的神情。清澈的瞳孔带着血丝,面容也有些憔悴。

    搓搓有些发凉的手,又看看悠然在天空中飘舞的雪花,转身进了房间。

    “海葵姑娘。”乐萱对海葵轻俯身。言语中除了恭敬更多的是疏离。

    “嗯。”海葵脸上泛起一丝苦笑。自己就算是将月影救回来,但是不得不承认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也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所以这里的人对自己感激中夹杂的疏离也不是没有原因。

    “月影怎样?”

    “爷依旧在睡着。”舒曈从内室走出来,将手中的水盆毛巾放到桌子上。冷清的双眼看向海葵,轻俯一下身。他们感激这个女生救回自家爷,但是做不到原谅。这是他们的自私。

    “哦,那我进去看一下。”海葵点点头,转身走进内室。

    “瞳,她毕竟将爷救了回来。”乐萱有些无奈的看着舒曈。

    舒曈抬头看一眼乐萱,继续低头做手中的事情:“那又怎样。她自己承认爷是为了救她才这样的。”手下动作顿一下:“况且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

    乐萱被噎住,呆愣一阵儿没说话,摇着头坐下有些失神的看着内室。

    海葵坐到床边的凳子上,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古月影。有些迷茫的眨眨眼睛:“我这是在做什么?”

    须臾叹口气,伸手将古月影脸上的发丝拢于耳后,轻声道:“傻瓜,你赶快醒吧。我什么时候受过现在这样的委屈啊。好歹我也是个公主呢。”

    而后又是重重的叹一口气,起身道桌子便给自己倒一杯水。

    “那位公主,也给我一杯水好吗?”

    “啪!”手中的被子无力的滑落,摔碎在地上,海葵呆愣着转身看向床的方向。只见双上的女孩儿微笑的看着自己,眼眶慢慢泛红。

    海葵跑过去,抱住古月影,有些委屈:“你怎么才醒啊。”

    “咳咳。”古月影咳嗽两声,摸摸海葵的头发:“你先起来,我有点上不来气。”

    “啊。”海葵马上起身。古月影伸手抹去她脸上由泪水结成的晶体:“你以后在外面可不能哭。”

    “月影……”

    “什么先别说,先扶我起来,给我杯水。”

    海葵听到月影的话,笨手笨脚的好不容易将古月影扶起来,将枕头放到她身后。然后走到桌子面前倒一杯水,过来小心的喂着古月影喝下。

    “你对谁都这么好吗?”海葵将杯子放到一边。

    古月影弯弯嘴角,玩着手中的几个结晶体:“我只对美人儿这样。”

    “月影……”海葵有些不知道要说什么:“什么时候醒的?”

    古月影想了想,抬头:“其实在你唱完歌后,我就有意识了,但是就是断断续续的,而且一直没办法醒过来。”

    海葵有些惊讶:“这么早!”

    “我也很诧异,我身上可是被开了两个洞啊。”古月影眨眨眼睛,好像不在乎一样。

    “你啊!”海葵有些被古月影无所谓的态度弄得哭笑不得:“还说我心大,你比我心还大。我去叫他们进来,你是不知道他们级的还有我这几天的生活。”

    “先别着急。”叫住海葵,想要动动身子,发现没有力气后果断放弃:“我总要想一想怎么和他们说。”

    “这么多天你都没想好啊。你可是‘昏迷’了十五天。”

    “嘿嘿。大部分时间都在冥想状态。”古月影尴尬的笑笑。

    “好吧。”海葵坐到床边:“那你和我说说你现在的感觉。我用的方法虽然把你救回来,但是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好处大于坏处吧。”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就“公主”的事情说下去,古月影也没有多问关于那个方法的事情。

    “体内是没有太大问题,确实很好,灵力和经脉都强了不止一点。但是就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尝试着抬起手臂,结果仅仅离开床面几厘米就砸下去。撇撇嘴:“身体完全没办法动。”

    “……”

    “没事的。”古月影看着有些失落的海葵:“能活着我就谢天谢地了。这些只是气血有点亏虚,多吃点好的补一补就好。别自责。”

    海葵轻敲一下古月影的额头:“你以后别这样了,哪有才认识就这样不顾自己的死活救人的。”

    “哪有!”古月影佯装倒吸一口气,看着给自己揉着额头的海葵俏皮的眨眨眼睛:“我说了。我只对美人儿这样。要怪就怪你长的太美好了。”

    “啊。”海葵按一下古月影的额头,不知道要说什么:“什么时候叫他们进来?”

    “啊。”古月影叹口气:“我要怎么说啊。”

    “照实说。我老师对我说不能对最亲近的人说谎。”海葵道:“况且那些人都是真心爱护你。你是不知道那四个男人那天的态度。”咂咂嘴:“现在我还有点后怕。我总感觉若你真的回不来,那四个男人指不定会做什么恐怖的事情。”想起君墨邪那天的话,海葵还是一阵的心悸。

    “啊,我知道了。就是因为现在事情太多,我也是怕麻烦他们才没说的。那三个人我是知道的。”古月影哭丧着一张脸:“这顿‘爱的教育’是少不了了。”

    “还有,在外面守着你的是叫乐萱和舒曈的姑娘。他们对我的敌意真是怎么也隐藏不住啊。”海葵叹口气:“我真是从小到大第一次受这样的待遇。”

    说起乐萱和舒曈,古月影又是叹口气:“怕是不止他们,还有八个呢。啊,我能不能在重新昏迷啊。”

    “说什么呢。我去叫他们进来。”说着海葵起身。

    “去吧去吧。”古月影有些自暴自弃的闭上眼睛,准备说辞。

    海葵打开房门就看到乐萱和舒曈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她,咂咂嘴:“月影醒了。”

    乐萱和舒曈听见这句话,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后“噌”的一下站起来,将草药放下,有些颤抖的用一旁的手绢匆忙而又仔细的擦着手。

    “我去通知会长他们,你先进去看着爷。”乐萱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将手绢放下,快步走出去。

    海葵看见乐萱用手擦拭眼泪的动作,握了握拳。这边的舒曈将手绢扔到一边,忙要走进内室,然后不知怎么有些失神的停了一下,背过身去,用手捂着嘴,深深呼吸两口气。随后转身跨进内室。

    海葵则是将门关上,坐在厅中的凳子上,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上神:“老师果然没骗人,看见雪果然会有好事发生。”轻笑一声,下意识的握握胸前只剩个轮廓的吊坠。

    “爷。”舒曈轻声的呼唤,那小心的模样仿佛害怕声音大一点那床上的人儿都会消失一般。

    “啊。瞳姐姐。”古月影听见声音,睁眼看向舒曈,有些委屈:“我渴了。”

    “我给你倒水。”舒曈猛地反应过来,走到桌边那去水杯倒水,水溅出去几次才倒满一杯水。

    舒曈将吸管插到里面,送到古月影口中:“慢点喝。”见古月影将吸管吐出,将杯子放到一旁,看见桌上的另一个水杯,没说话。

    拿出手绢擦擦她的嘴角,将被子给盖好,舒曈这才做到床边,伸手摸摸古月影的头。什么也不说,就那么看着她。

    “瞳姐姐,你就不问什么吗?”看着舒曈布满血丝,有些红肿的双眼,古月影有些心虚。

    “回来就好,不问了。”舒曈摇摇头,她是真的害怕:“回来就好。”

    “瞳姐姐……”古月影刚想说什么,就听见房门被撞开的声音,只见暗听骨跑到床边,后面紧跟着的是沐轩、林瑾源和君墨邪。四人的着装都不是太整齐,一看就是匆忙赶来,几人硬挺的面容也是布满青须,双瞳中泛着血丝。

    舒曈见状,起身躲着几人行一礼,走出房间给几人关上门。看着等在外面一脸焦灼的乐萱,弯弯嘴角:“回来了。”

    仅仅三个字,乐萱眼中的泪水瞬间决堤。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一般蹲到地上,一抽一抽的哭泣:“回来就好,就好……”

    房间里,四人进来后就站在古月影面前一言不发,沉寂的房间让古月影心里有些慌。

    “对不起……”轻声开口,不知怎么,看着眼前四人眼泪就那么在眼眶中打转:“我错了。”

    “回来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沐轩走上前摸摸古月影的脑袋:“下次别这么调皮了。沐叔年纪大了,受不住。”

    “对不起……”古月影看着沐轩憔悴的脸,吸吸鼻子,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我就是看你们太忙了。不想麻烦你们……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没事了,别哭。”林瑾源开口,温柔的声音钻进古月影的耳中,温润的眼眸除了不满血丝还有一些朦胧,但是那自责依然是显而易见。

    古月影看出林瑾源眼中的自责,抽噎着开口:“瑾源哥,你别自责。都是我自己太作了。是我,我不好,不应该骗你们的……”

    “你还知道!”暗听骨突然开口,言语中难得充满严厉:“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指向坐在床边的沐轩:“大叔把你当亲闺女,你看看这才几天,白头发都熬出来了。瑾源一直在自责作为天机者没有提前知晓你的危险,你看看他的眼睛,为了不断观察你的命盘变成什么样了。还有君,把你抱进来,你们想象他看见躺在血泊中身上被开了两个洞的你时候的感受吗?”停下开吐口气:“还有你医馆的那些人,你真的知道这些日子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吗!啊!”

    “你能不能不这么任性……”暗听骨说不下去,只能叹口气。

    这个时候平时对古月影有些严厉的三人反而说不出责备话,倒是暗听骨这个一直和古月影玩闹的大孩子将这些说了出来。

    “骨头,铃铛刚醒,别说这些了。”君墨邪叹口气:“都过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看见几人的憔悴和担心,古月影除了说对不起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能不能告诉我们原因?”

    听见问题,古月影急忙道好:“我说,以后什么也不瞒着你们了。”

    良久,古月影抽噎着将原因告诉四人,四人听后开始沉默。

    “我们帮你找。”林瑾源用手擦掉古月影脸上的泪水。而后掏出手绢放到她鼻子上面:“用力。”

    “对不起。”古月影还是小声的说着:“我错了。”

    “以后别瞒着我们。”暗听骨狠狠揉着古月影的头发:“别让我们担心了。”

    “嗯。”古月影眨眨眼睛。

    “铃铛。”君墨邪开口:“你身体怎么样?说实话。”

    “除了因为亏虚造成的没有力气,体内经脉和灵气都正常,而且比从前好了不止一点。”认真的看着几人:“海葵救了我,你们能不能别那么敌视她。她一个小姑娘家出来闯荡不容易。”

    “她的事情再说,你说没力气是什么意思。”沐轩道。

    古月影默默叹口气:“就是动不了。你们给我做些好吃的补补就好。”眨眨眼睛。

    “想吃什么。沐叔回去给你做。”

    “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