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阴谋酝酿中
    “嘭”水晶杯与地面碰撞,瞬间向周围炸裂,粉身碎骨。晶莹的液体顺着残缺的碎片向四周蔓延,在红毯上绘成一朵妖艳又诡艳的花纹。房间静默的可怕,只有偶尔的几声细不可闻的呼吸。

    侍女跪卧在一旁,也顾不上被碎片划伤的脸颊和蔓延至全脸的血腥,只能不住的颤抖着,垂着头等待着床上纱帐之后人的发话。

    “啊!”嘶厉的女声从里面传来:“啊!!!”撕心裂肺。

    “滚!”玉枕穿透纱账,带着煞气径直冲着侍女而来。然而那侍女却不敢挪动丝毫,只得惊恐的看着那泛着幽光的玉枕冲着她飞来,恐惧使她紧闭双眼,等待着剧痛的来临。

    须臾,意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侍女小心的张开双眼,只见眼前一直指节分明的手指将那玉枕牢牢抓住。

    “下去吧,去药房拿点药。”温润的男生在耳边响起,侍女如临大赦,对着面前的男子磕头:“谢会长,谢会长。”恐惧的后遗症,使她的声音都是颤栗着的。而后便连忙起身离开,拖着无力的腿捂着血流不止的脸颊离开房间。

    男子看着手中精致的玉枕,眼中闪过一抹光彩,迈着步子靠近床边:“怎么这样任性。”虽是责备的话语,也没有丝毫的语气。

    “别过来!”带着哭腔的嘶哑女声传来:“你别过来~唔~”

    男子没有停下脚步,走到床前,将玉枕放到一边。而后将紧紧包围着床的纱账挂起。坐到床边,看着那捂着脸哭到抽搐的女子。

    那女子一袭红色纱裙,但却并不能包裹住那曼妙的身子。男子喉结咕咚一下,下一刻便立马回复到儒雅的模样。男子相貌硬挺,配着这温柔的神情确实是让人不住的倾心。

    伸出双手,将那玲珑的身子拢入怀中:“莫哭了。”手在背后轻拍,不注意的滑动。

    那女子听见这话,哭的更是汹涌,双手死死的捂住脸颊,将头埋到男人胸前。

    男人眼神一暗,闪过一丝不耐,言语却依旧温柔动听,手仍旧温柔的顺着女子的脊背:“莫哭,我会心疼。”身子向后一错,将女子捂着脸的双手拉下,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滴:“刚擦的药都花了,若再哭下去,这药可要一直擦了。”打趣道。

    女子慢慢叹气头,脸孔露出来。只见那女子的脸简直是天使与恶魔的混合。右半部分媚眼如丝,眼眶含泪。那可怜儿的模样能让任何心智不定的男人疯狂。而左边部分则宛如阿鼻,血水,污脓混合着泪水在交错的伤疤中肆意流动。

    许是察觉到男子瞬间的愣神,女子再次捂住自己的脸,哭道:“别看,唔~~别看~。”

    男子压下心中的不适,偷偷呼一口气再次拉下女子的手,取出娟巾轻柔的擦拭着左边的血色污脓:“再哭下去好感染了。”待清理的差不多后,拿起一旁精致的小盒,打开。瞬间浓郁的木气息散在空气中。

    男子挖出一团药膏,慢慢涂到女子伤疤上,口中安慰:“没事的。巧儿不论怎样都是美极的。这药擦几天就会好了。”

    林巧呆呆的看着面前一脸温柔的男人,满眼的爱恋和羞愧:“赫哥哥……”

    李子赫听到林巧的呼声,应一声:“怎么了?”

    “赫哥哥对巧儿这般好,巧儿这辈子都是赫哥哥的人。”右边的俏脸通红与左边形成鲜明的对比。

    李子赫笑一声:“傻丫头。”随后拥她入怀,掩下眼中的恶心和算计。

    “过两天的工会聚会,你和赫哥哥一起去怎样?”

    “公会聚会?”林巧还沉浸在李子赫宽广的胸膛中就听到这四个字:“华夏工会的聚会?”语气还是抽噎的。

    李子赫抚着林巧的背部:“是。”眼中却是不屑:“这次聚会就是让大家认识一下。”

    “可是我不是华夏人……”林巧掩下声音:“而且我如今的模样只能让赫哥哥丢人。”

    “谁说的。”李子赫抬起林巧的头,慢慢靠近:“巧儿是我的宝,谁敢说。况且我们巧儿又不是那些无名的人。怎会怕了他们。嗯?”

    爱人的呼吸在林巧耳边厮磨,林巧点头:“全听赫哥哥的。”顿一下“不过到那时巧儿要带着面纱。”

    听到林巧的话,李子赫掩下眼中的窃喜,口中却是无奈“巧儿啊,你何必这样委屈……”林巧的小手抚上李子赫的唇:“巧儿一切都是赫哥哥的,若是哥哥不负我,日后整个林家都是哥哥的。”

    拉下林巧的小手,轻吻一下,李子赫满眼深情的回答:“我自然不会负你。但是男子应有自己的事业,我到时会闯出一番天地,再去你林家下聘。将你明媒正娶。”

    林巧羞红了小脸,俯身上去:“哥哥……”

    李子赫看见这样的林巧,知道是怎样。但是这样冰火两重天的小脸在面前,李子赫自知是提不起情欲,哪怕这身子再诱人。不过不着急,待她伤好之后有的是时间。

    掩下心中思绪,将林巧拉离自己,看着林巧马上就要决堤情欲的双眼,柔声道:“巧儿你身子还不太好,赫哥哥不想委屈你。等你身子调理好,我们有的是时间做这些快乐的事情。”

    林巧瞬间羞红了脸,她自然知道李子赫说的是什么事情,也是知道这是拒绝自己是因为自己身子还是虚弱的原因,心中顿时感动的一塌糊涂。依偎在爱人怀中,满满的信赖。

    “会长。林小姐睡了?”侍候在外面的人看见李子赫出来,上前询问。

    “嗯。”李子赫黑着一张脸,点头。脑海中却止不住的泛起林巧那张脸,一阵反胃的感觉涌上来。

    李子赫自从知道这林家唯一的大小姐出游,便是设计一系列的事情让林巧对自己死心塌地。他是知道自己那张脸的优势,也同样知道女人喜欢怎样的男人。在华夏,还没有他搞不定的女人。想到这李子赫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

    最终目的自然是达到了,玉人儿自然已经拥入怀中。但是谁知道林巧会中毒,毁了那张妖魅的小脸儿。虽然是为了救自己中毒,但是那张脸……

    李子赫皱眉。那林巧身后的林家虽说不是须弥大陆顶级的势力,但是却也牢牢扎根在中游。他们这些人,就算工会开的再怎么大,就算现在是修真工会第一的位置,也是比不上那些大家族的底蕴。更何况自己这第一还隐隐有些不稳定,上面还有那所谓的五大工会。想到这,李子赫眼神一暗。所以不论怎样恶心,林巧一定要牢牢抓在手里起码在林家到手之前不能有差错。

    “东西准备好了?”

    “都安排好了。”身边的人应道:“会长,修真第三,第五还有第七第十工会的会长在大厅等您。”

    “哦?”李子赫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容:“那几个人还是按耐不住。其余的呢?”

    “没有动静。”

    思索一下,李子赫开口:“武者工会那边呢?”

    “李启瑞会长来消息,有四个工会愿意共谋。”

    想必谁也不会知道,这修真和武者第一工会的两位会长竟然是表兄弟。李子赫抬脚向大厅走去。五大工会?哼,想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是不是想的太简单了些。

    五大工会表示:你想多了,脑洞太大是病要堵。

    这边依旧待在云泽商会的众人自然是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因为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

    “丫头!”沐轩一脸无奈的看着在床上打滚儿的大孩子:“咱把这药喝了好不好?”轻声劝说。

    “不要。”古月影抱着被子,一脸誓死不从的模样:“不喝就是不喝。太苦了。沐叔~~”撒娇。

    自她能动后,自家“家长”就发现自己消瘦好多,之后便是以补身体的名头各种给她补身体,这她都能接受。但是这每天都要喝的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实在是受不起,这汤药实在是太苦。就算这里面的药材再名贵,在罕见,也改变不了难喝的事实。

    其实古月影隐隐有点感觉,这汤药就是她私自外出的惩罚。想到这,古月影瘪一下嘴,继续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我不喝,就是不喝。太苦了!!!”

    沐轩见状,也是一脸的无奈。他自然是知道这汤药的苦涩难咽,也是对着孩子的一点惩罚。可毋庸置疑的是,这汤药确实是十分的补身体。

    “丫头,这最后一次。喝完这碗,以后都不喝了好不好。”

    听到这话,古月影停下无赖的行为,抱着被子盯着鸟窝头坐起来。怀疑的眼神盯着沐轩:“真的?”

    “真的。喝完这碗,以后我再也不让你喝了。”

    古月影想了想点点头:“好吧。说到做到。”心中暗想:沐叔从来答应她的事情都会做到的,所以这一定是最后一碗。

    悲愤的接过碗,大有壮士扼腕的悲壮。捏住鼻子,一仰头汤药进到嘴里,不经舌头直接吞到肚中。

    “恶~~”喝完之后,将碗甩到一旁,扒住床沿开始干呕。沐轩忙将准备好的糖塞到她口中。

    古月影抬头,眼中满是生理泪水:“说好的。以后不喝了。”

    “好好。”沐轩拍着古月影的后背,也顾不上解释。

    “话说沐叔。”带嘴里味道褪去一些后,古月影将糖含到一边,开口:“工会集会是哪天?”

    “十天之后。”犹豫一下:“要不你就别去了。这身体才刚刚好,别再累到。”

    瞥一眼沐轩:“我哪有那么娇贵,我都好很多了。而且我现在可是筑基后期。古月影高昂着小脸,一脸的自豪。

    “死一次,升一级,却是挺值啊。”揶揄的话从门口传来。古月影看过去翻一个白眼,傲娇的哼一声:“死骨头。不理你。”

    “叫哥!”暗听骨走到窗前,按住古月影的额头,笑的荡漾。

    “啊啊!”古月影痛的脸变形:“哥~哥!”好汉不吃眼前亏:“痛啊!”

    沐轩和随后走进来的君墨邪,林瑾源满脸笑容的看着两人。明知道暗听骨没有用多大力气,但是看见古月影佯装疼痛的小脸,林瑾源开口:“骨头好了。影子身体才刚好。别闹了。”

    暗听骨这才将手放下:“记住了吧,以后叫哥哥。”

    古月影吃痛的揉着额头,低声:“也不看看你有没有哥哥的样子。”说完便躲到沐轩身后,探着头看向暗听骨。

    不知道是不是古月影错觉,听完总感觉自此事情过来后,暗听骨对她的玩闹中更多了严厉的管教。

    沐轩好笑的揉揉古月影的头,看着暗听骨:“你看你把丫头吓的。”

    “切。”暗听骨做到凳子上给自己倒一杯茶:“这丫头就是欠调教。知道你们狠不下心,我就当坏人好了。”随后喝一口杯中茶水,眼神一亮:“源,这茶不错一会儿给我些。

    “自己去拿就行。”走到床边:“身体怎么样?”

    古月影从沐轩身后出来:“你们是不是都忘了我是医者了?”揉揉耳垂,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海葵这几天都没看见,人呢?”随后瞪大眼睛:“你们该不会……啊!痛”吃痛的揉着额头,不满的看向已经做到凳子上悠闲品茶的君墨邪:“干嘛打我。”

    “你这个小脑袋一天都在想些什么?”林瑾源笑道:“海葵跟着商会里的人去玩了。”

    “哦。”摇摇头,撇着嘴:“那个集会我要参加的。五大工会第一次一起出现,我一定要在场。而且总感觉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狡黠看着林瑾源:“瑾源哥,你说是不是啊。”

    林瑾源摇摇头,好笑的揉着古月影的头:“保护好自己。”

    放心,拍拍自己的胸口:“咳咳!”咳嗽几声,不好意思的揉揉耳垂:“用大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