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无责任番外 过年那些事儿--家里团圆年
    这是在很久之后,在华夏和须弥大陆从某种意义上可以互通之后的事情。

    春节到了,大街小巷上处处张灯结彩。渡过了那几年黑色的时光,这第一个团圆的春节对一些家庭来说显得格外珍惜。

    大街上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藏不住的笑意。步履匆匆,他们手里大包小包的拿着年货,他们要回家过团圆年。

    这时候,古月影一家已经搬到了一个更大的房子里,祖孙三代同堂。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买豆腐,二十六买斤肉,二十七添新衣,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嘻嘻……”古月影玩弄着手中的小鸡玩偶,逗弄着脚下的果果和妞妞。

    “胡乐乐,你能不能过来帮帮忙!”舅舅的声音在耳边炸起,吓得古月影一个激灵。手中的玩偶掉在地上,被大金毛妞妞抢走,献宝似的叼到小泰迪果果面前。这时候的果果早已经不是见到妞妞就跑的时候了。

    古月影摇摇头看着两个宝儿,站起来:“哦,来啦。”走到舅舅身边,眼眸发光,身后仿佛有一只尾巴摇来摇去:“做什么?”

    舅舅将手中的灯笼递给古月影,搬过一旁的梯子,准备站上去。

    “哎!”古月影按住舅舅,兴致冲冲的开口:“我上吧。”

    舅舅不信任的扫一眼古月影,接过她手中的灯笼站到一旁:“你上吧。”

    古月影磨磨手掌,登上梯子,接过舅舅递过来的灯笼挂到天花板的挂钩上:“怎么样?”

    舅舅在下面左右看看,点点头:“把插头插上。”

    “好嘞。”古月影听话的将插头插上,灯笼瞬间红亮起来,映的她一阵恍惚。而后扬起一抹笑意,爬下梯子,骄傲的看着舅舅:“怎么样。”

    舅舅揉揉古月影的脑袋:“挺好。”

    “老刘同志。”舅妈的声音传来:“过来炸鱼!”

    听见舅妈的声音,舅舅马上过去口中说着:“来啦。”

    “叮咚!”门铃的声音响起。

    “汪汪汪!”妞妞和果果开始在门口摇着尾巴狂叫,他们知道是谁回来了。

    “胡乐乐去开门!”舅舅喊道。

    古月影一边喊着:“谁阿。”一边将门打开,门口是爸爸,妈妈和弟弟三人。

    古月影接过爸爸,妈妈手中的袋子向屋里走。

    “姐。”古月瑞走到身边:“你永远学不会在门口的人说话之后再开门。”摇摇头。

    “我乐意。”瞪一眼自家弟弟:“去吧东西收拾一下。”

    “乐乐你就会使唤你弟。”姥姥的话语满是笑意:“和你弟一起干去。”

    “哦。”冲着姥姥撒娇般的笑笑,便跟着古月瑞一起收拾买回来的东西。

    妈妈走进来摆弄着袋中的东西,吐槽:“今天商场里东西像是不要钱似的。人那个多的啊,简直挤不动。”

    “最后一天,每年都这样。习惯就好。”舅舅漫不经心的叼着炸鱼过来,将手中的另一条给自己姐姐:“尝尝味道”一边将碍事的古月影姐弟俩顶走:“你俩去别地方玩儿去”随后翻看桌上的菜:“我靠。姐,你没买豆腐啊。”

    “家里没有了?”妈妈有些诧异的眨眨眼睛:“这鱼的味道挺好。”

    “没有啊。”

    “胡乐乐,胡冬冬!”这大姐弟俩同时转头叫着正在吃零食的小姐弟俩:“穿衣服下去买豆腐去。”

    古月影和古月瑞相视一眼,默默放下手中的橘子,穿衣服。

    “还有什么要买的没?一起买了。”古月影边穿边说。

    “问你姥姥要钱。”正在和爸爸下棋的姥爷开口。

    “我还有。”古月影笑道:“而且我弟也有。”眨眨眼睛。

    舅舅回到厨房和舅妈清点着食物和配料,冲着外面喊道:“妈,家里还有辣根吗?”

    “辣根?”不知在忙些什么的姥姥停下手中的活想了一下:“你看冰箱里。”

    古月影听话打开冰箱看到第二层上有包装盒:“姥姥,是这个不?”拿在手中扬了扬。

    “对”

    听到姥姥确定的回答,舅舅开口:“那就没有了。你俩赶紧去买豆腐吧。”

    “买多少啊?”古月瑞开口询问。

    “两块钱就够了。”

    “好。”随后两人领命出去。身后屁颠儿屁颠儿跟着一大一下,一金一黑的两只宝贝儿。

    家里的人忙的热火朝天。古月影和古月瑞走在小区的小路上,踩着积雪。

    “姐。”古月瑞开口:“你说这种生活咱们能过多久?”

    拍一下自己弟弟的脑袋:“想这些做什么。今天过年,我警告你回家别说这些话。不然当心我打你!”扬扬拳头。

    “我又不傻。”古月瑞嘟囔一声:“对了,君哥他们什么时候来?”

    听到问题,古月影想了一下:“初二吧。还有舒曈几个。对了,清尘也说要来。”

    “清尘!”古月瑞怔一下而后翻一下白眼:“我们赶紧去买豆腐吧”

    说着俩人加快步伐,赶在超市最后关门的一瞬赶到,买到店里最后一块儿豆腐。

    付账的时候,老板直说姐弟俩人有福气,接下来的一天一定顺顺利利的。

    “那就借您吉言了。”俩人向老板拜完年,走回家。

    回家后将这事和家里人说一遍,所有人都说她们俩有福。

    姐弟俩相识一笑,做到沙发上开始帮姥姥把蒜。

    “老爸。”古月影开口:“一会儿忙完你和姥爷舅舅还有胡冬冬打滚子玩吧。我保证你们玩不过姥爷。”

    “好啊。”爸爸笑道。

    “有红包了!”手机机械的声音响起。古月影头也不回的喊道:“舅妈你电话!”

    “我看是谁发的。”舅妈擦擦手,拿起手机笑道:“还是运气王。”

    古月影有些羡慕的撇撇嘴,消失在须弥大陆的那几年,自己在华夏的人际交往圈子都淡了,虽然本来就没有多少。加上长时间不用高科技,每次拿起手机都一些恍惚,所以抢红包这种事情,已经与她无缘喽。

    不过她还是不怎么明白,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怎么还是有这么多人执着于抢红包这件事情呢?

    “姐?”古月瑞伸手在自己二货姐姐眼前晃悠一下:“你的蒜都秃了。想什么呢?”

    “啊!哦。”古月影讪讪的放下手中被摧残的蒜头:“我在想今年几个菜。从前你还有爸爸妈妈不在这边的时候都是十五六个呢。今年是不是更多啊。”

    正好从厨房出来的舅妈听见这话:“数量不会太增加,但是分量会多一点。你当时按人头做的菜数啊。赶紧颠蒜,你舅着急要。”

    “哦。”小姐弟俩应一声,加快手中的速度。不一会儿蒜泥就颠出来了。

    “可乐鸡翅!”古月影看见舅舅拿起可乐惊呼一声。

    舅舅瞥一眼古月影没出息的样儿,笑道:“想吃不。”

    “想啊。”此时古月影身后的尾巴已经可以具现化,配着身边的两只宝贝儿,完全是一模一样。

    “等着吧。”

    “好耶!”说也奇怪,古月影从小到大最执着的菜就是可乐鸡翅,还就是自己舅舅做的可乐鸡翅,别人做的总感觉没有那味道。后来古月影才知道那是家的味道。

    时间慢慢过去,芬芳的菜香味从厨房飘来。古月影和古月瑞姐弟俩眼睛虽然看着电视,但是魂魄已经完全被香味勾引。

    “把桌子拉出来,开始上菜!”

    就等这句话,俩人瞬间从沙发上弹起,将桌子张开帮忙摆桌。偶尔还自认为隐蔽的偷吃几块。因为家里全是肉食动物的原因,他们家的年夜饭只有三四道素菜。

    忙着忙着时间慢慢接近八点。

    “去吧电视打开,春晚要开始了。”古月影顶着古月瑞。

    熟悉的前奏响起,这一家人已经只坐在饭桌前,有些恍惚。这样热闹的春节真的是好久没有了。

    “来来来!”舅舅举起酒杯:“碰一个。”

    “嘭!”

    “新年快乐哈,吃好喝好。”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围在一起吃年夜饭,看春晚。互损几句,吵闹着小品的笑料,一个也不少,这样多好。

    年夜饭吃完,舅妈和妈妈将茶几收拾干净放上案板准备包饺子。这是他们家的传统,夜宵绝对是饺子。

    姥姥,舅妈,妈妈包着饺子。姥爷,舅舅,爸爸和弟弟在一旁的小桌子上打滚子,古月影则是抱着一包橘子给众人剥开送到嘴边。

    “我要吃太阳!”古月影冲着包饺子的三人撒娇:“太阳!太阳!”

    “你还吃得下去啊。”舅妈看一眼她的肚子。

    古月影摸摸自己的小肚子:“这是无底洞。我要吃太阳。”

    “太阳等最后给你包。”

    “好哒。”卖个萌,古月影继续自己的事业。

    不知不觉,夜色深了,饺子下锅煮熟了。古月影顾不得烫拿起一个塞到嘴里“嘎嘣”一声吐出一枚硬币,一脸茫然的看着众人:“额……我的运气太好了吧。”

    “姐。你今年能发大财。”古月瑞揶揄道。

    “那是,我这个运气。”说着又拿起一个饺子放到嘴里,咬一下沉默了。

    “不会又吃到一个吧。”舅舅开玩笑道。

    “啊。”古月影将硬币吐出来:“你说对了。”看向姥姥:“你们放了多少啊。”

    姥姥三人也是有些凌乱:“放了十个,这才是第一锅啊。”

    “那只能说明我运气特别棒。”古月影骄傲的昂起头,若是那四人在一定会揉揉这小脑袋瓜。

    舅妈夹起一个饺子送到舅舅嘴边,舅舅张嘴含住。

    “这说不定也里面有钱。”古月影开口揶揄。

    “吐。”舅舅舅妈看着手中圆圆的硬币哭下不得。

    “大胖通知,这可是我带给你的福气。”

    “舅妈,看我说的对不对!”

    “姐。”古月瑞笑道:“你真是神了。”

    “哼!”傲娇的抬头。之后吃的饺子却没有在吃出来硬币,也是这才第一锅呢。

    窗外的烟花爆竹声音响起。妈妈看看表:“快到点了。烧纸的,放鞭的赶紧下去。”

    家里有这个习惯,不论古月影多大,每年春节舅舅总会给她买一些呲花玩。古月影拉着自家弟弟穿上外套跟着舅舅,爸爸还有姥姥下楼。

    跳着脚跟着舅舅站在后备箱。眼尖的古月影一下就看到自己的玩具。将呲花取出,又看见一旁圆筒形的手持小烟花同样拿出来塞到古月瑞手中:“这是你的。一会儿玩。”

    古月瑞看着兴致勃勃的二货姐姐,额头上下了三条黑线。他究竟要不要说她手中拿的呲花是适合十岁以下儿童玩的小型呲花呢?看着古月影明亮的笑容,古月瑞聪明的选择沉默,紧跟着自己二货姐姐的身后。

    他可没忘记自己二货姐姐是有些害怕挂鞭的声音。看吧,果当舅舅点燃引线,爆竹开始炸开的瞬间,原本看着呲花转圈的二货瞬间移到自己身后,将头靠在自己身上。这原来充当保护着的人都是姥姥和舅舅,不过今天是自己。想着古月瑞还有些窃喜呢。是不是证明自家二货姐姐更加信赖自己呢。

    骚年啊,其实就是你离她更近而已。

    不过我的姐,古月瑞嘴角抽搐着。你的呲花还没灭的,能不能别往我衣服上靠啊,这衣服挺贵的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