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新生命的到来
    进入须弥大陆的第五百五十天。这一天,天气刚刚好,注定是一个普通而又不平凡的日子。

    诺大的房间,精致的摆设,安神香清幽的香气从房间左方的香炉中飘出,萦绕着空气中。四五个身着白褂的医者围在房间正中央的床边,神情肃穆。

    “啊!”女人痛苦的叫喊声在房间中回荡。几个身着白褂的医者一脸严肃的看着大汗淋漓的女人,双手掰开她的双腿,不断的安抚她身上的几处穴位,语气急切而温润:“深呼吸。”

    “呼~呼~”女子紧紧攥住身旁的绸带,脸上的汗水连着水流不断的从脸上留下:“啊!”死死咬着牙,喉咙中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呻吟。

    “坚持一下。马上看到头了。”不仅床上的女人大汗淋漓,周围医者的白衫也被汗水和血液沾湿。

    清澈的热水不断的递进房间,转而换出来的是一盆盆被血色染红的血水。

    五大工会的会长守在房门外边,听着从房中传来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嘶喊,等待着那个时刻。

    古月影焦急的在房门口踱来踱去,贝齿下意识的啃咬着拇指指甲,眉头紧皱。每当听到女人撕心的呻吟时,脚下步子都停顿一下,身子都不自觉的颤抖,而后接着转悠。

    “我说,小影子。”暗听骨揉揉眉头:“咱消停一会儿吧,你这么转头不晕啊。还有你的手指从你的嘴里拿出来。”

    古月影闻声停下脚步,这时几人才发现她已经满头大汗,眼神中满是惊恐,不断的咽着口水,身子小幅度的颤栗着。

    沐轩赶紧走到古月影身边,拯救下来她口中可怜的指甲,取出娟巾擦去她脸颊上的汗水,手背贴上她的额头:“丫头?”

    “影?”林瑾源担忧的看向她:“怎么了?”

    古月影摇摇头,拉下沐轩的手,靠在一旁的墙上:“我没事,真的。”

    君墨邪过来摸摸她的脑袋:“没事的。”

    “我真没事。”古月影清清嗓子,深吸口气:“我就是在想母亲真是了不起。从前只在视频里看,现在身临其境才知道……”抖抖身子,看向几人:“原来生宝宝真的是这么……惨烈”想了好久,才憋出来这个词。

    “我以后也要这样吗?”古月影想了想,搓搓手臂,抖了抖身子,默默道:“我才不要,还是自己一个人好。”然后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傻瓜一个。”君墨邪笑一声,狠狠的揉着古月影的脑袋。

    另外几个人脸上也是扬起了笑意,无奈的摇着头。

    “你以后就不这么想了。”沐轩有些怅然若失:“等你长大了,估计还着急呢。”

    古月影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举起手在自己额前比了比:“我今年二十一,身高一米七三,已经长大了。”又听见房间里的一声惨叫,搓搓手臂:“沐叔你说的和我姥姥一样,真是的。”随后高昂起小脑袋:“我估计到那个时候我也不会急,反倒是你们会比我着急才是。”

    “还是小孩子啊。”暗听骨笑着摇头:“小孩子啊。”

    古月影咬一下下唇,颇有些不忿:“说的像是你们比我大多少似的。”

    “是是。我们影是大人。”林瑾源开口,温润的声音满是宠溺的笑意。

    君墨邪趁几人说话的功夫,取出隔音符贴在门口。

    “啊!”古月影见眼前的四人并没有在乎自己的争辩,抓狂的躲一下脚,跑到一边,抓住正好从里面出来换水的奥菲梓:“里面怎么样?怎么这么久?”

    奥菲梓将手中水盆递给在外面等待的人,而后扯下口罩,皱着眉头,一双水眸中也满是愁恼:“难产,母亲心里素质不太好,太紧张。虽然在产前我们一直在做心里疏导,但是显然结果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用不用我进去帮忙?这是我们的第一胎,而且还是混血。一定不能出现问题。”这里所谓的混血,是指华夏人和原住民的孩子。并且是作为第一胎,意义重大。

    奥菲梓摇摇头:“您又不是产科医生,就别进去添乱了。”

    “但是我可以做心理疏导啊。”古月影忙开口。

    奥菲梓只是因为接过新水盆的原因犹豫了一下,就感觉有四道目光直直的刺向她,忙开口:“里面有专业的心理医生。爷您就放心的在外面等着就好,若是实在待不住就想一下孩子要叫什么名字好了。”说完,也不等古月影再说什么连忙转身进房中,门紧紧关上,将惨烈的呻吟声同时隔绝开。

    “喂……”古月影咂咂嘴。吹口气:“真是……”

    “好了丫头。”沐轩过来,拍拍古月影的头:“咱们想一想孩子的名字吧。这毕竟是第一个孩子。”

    “可是……”古月影犹豫一下:“名字不应该由父母取更好一点吗?”

    “那也要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才是啊。”暗听骨悠悠的开口:“不过估计就算那父亲知道也是不想承认。”看向古月影:“话说影子,现在有七个准妈妈,实验那边已经停止了,但是那些人你打算怎么办?”

    “额……”古月影揉揉耳垂:“先等孩子出生验出亲生父亲是谁。然后问一下孩子父母愿不愿意养。若是愿意,我们再表示可以提供住处和一切他们需要的,正好方便我们观察。若是不愿意就消去记忆,给够报酬,安排好他们的后路放他们离开就好。只是半年, 他们应该还没有和社会太脱节吧……”

    “我估计没人愿意养。”暗听骨耸耸肩:“再者说,这半年的时间可是发生了很多。”

    “所以说,帮他们安排一下后路啊。”看向四人:“相信这方面你们比我擅长。”双手一拍,眼睛完成月牙,露出小虎牙:“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至于与那不愿意养,父亲那边不说,但是母亲这边应该还是舍不得的吧。”看向房间鼓起嘴,目光闪了闪:“毕竟是血肉,经历了这么痛苦的过程才生下来的孩子啊”

    看出古月影的状态,林瑾源过来揉揉她的脑袋,见她转过来,灵动的双眸看向自己后开口:“现在反正我们也是没事,还是想一下孩子的名字好了。若是父母想重新取名字,那我们这个名字就当做小名,怎么样?”

    “好啊。”古月影点点头:“那叫什么呢……”

    ……

    房间里,女人的力气渐渐用尽,攥着丝带的手慢慢开始脱落,苍白的脸颊满是汗水,双眼开始迷离翻白,呻吟的声音同样开始变小。

    “菲梓,让产妇保持清醒。”乐萱在下方不断的刺激至阴/穴矫正胎位。

    奥菲梓点头,将手指点在女人头顶的几个穴位,慢慢输送灵气。充满生机的绿色灵气顺着圆润的只见流进女人的体内:“撑住啊,这么久都过来了。”

    “啊!”灵气流进精神海,使女子濒临瘫痪的精神重新振作起来。女人严禁牙关,哭嚎:“好疼!”

    “没事的,没事的。”奥菲梓柔声安慰着,取过一旁咬棒再次放到女子口中:“忍过去就好了。”

    “头出来了!”接生的医者道:“萱姐,你可以停下了。”

    “好。”乐萱点头起身,站在一旁,随时准备着上前帮忙。

    接生的医者一手拖住孩子的头,另一只手不断的按揉着女人的阴/部帮她放松:“马上就全出来了,再坚持一下。”一旁的人取过娟巾将她脸上的汗水擦去。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存在的只有那女子痛苦的呻吟,就算是被口罩阻挡,鼻腔也中满是血液的腥味。

    外面的几人。

    “墨哥哥。你把隔音符取下来吧。”古月影开口:“不然我们怎么知道生出来了?”双手在身前扭着打结。

    君墨邪看一了古月影,转身将隔音符取下。

    “啊!”只听一声女人撕裂的哭嚎传出来,震得古月影身子一颤。最后便是一阵出于新生命响亮的哭嚎声。

    “哇哇~~”

    古月影呆滞,愣愣的转过身看着同样有些怔住的四人,嘴角不住的上扬:“生了,生了!”

    “哇哇~~哇!”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所有医者全部松下一口气。接生的医者将脐带剪断,而后将新生命交给一旁的乐萱,开始将胎盘取出来封好。

    乐萱小心翼翼的抱着婴儿,和奥菲梓一起将她身子擦拭干净。那娇嫩的肌肤,两人甚至不敢用一点力气。

    随后将干净的小生命递到女人面前,柔声道:“恭喜你,是女儿。”

    那女人看了眼那蜷缩的小生命,如释重负一般倒在床上,口中发出虚弱的声音:“我没有力气,能靠近我一些吗?”

    “当然,这是你的女儿。”乐萱开口,小心将小生命放到母亲身边。

    奥菲梓拍拍几名医者的肩膀:“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们应该做的。”迎接一个新的生命的到来,而且还是意义重大的新生命,对他们还说不是任务更是荣誉。

    “嗯。”奥菲梓点头,将门打开。就看到眼眶有些红的古月影一脸期盼的表情,开口:“是女孩。”

    “女孩。”古月影重复一次:“我可以去看看吗?”

    奥菲梓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眼古月影身后的四人,毕竟这房间里的味道有些不太好。见他们点头后,才错开身子:“进来吧,小点声。”

    “好。”古月影连忙应声,惦着脚尖迈进房间,忽略冲鼻的血腥味,径直的走到床边。想了下,取出口罩戴上。

    见古月影进来,乐萱赶忙和奥菲梓一起开始收拾房间。

    “她好小啊。”古月影在床边半蹲下,看着那紧紧只有她小臂一般大的小生命感叹:“好可爱。”小婴儿咋着拇指,小拳头和小脚趾蜷着,双眼紧闭依偎在女人的脖颈处。

    那女人看到古月影眼中闪过几抹惶恐,这些日子她已经是知道眼前的人是谁:“馆长……”

    “好好休息,辛苦了。”古月影笑道:“你女儿很可爱。”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小生命的小指头,而后飞快的收回,一脸惊喜:“好软啊。”

    “馆长取个名字吧。”女人开口,身上散发的是母性的光辉。

    古月影听到这话则是楞了一下,指指自己:“我?真的可以?”

    “当然。”女人笑:“这是她的福气。”

    “那好吧。”古月影弯起双眼,在等待的时候几人就想好这孩子要叫什么

    “星阑。怎么样?”古月影看着女人:“黑夜将尽,迎接光明的意思。可以吗?”

    “星阑?”女人念一遍这两个字,转头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孩子,柔声道:“你就叫星阑,星阑。”

    看见女人这幅模样,古月影原本想问的话哽在喉中,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对了,姐姐你叫什么?”

    女人听见古月影的话,抬头:“我叫徐晓雯。”随后像是想什么一样看向孩子:“你叫徐星阑。”

    “对不起。”古月影无声的开口。随后看向女人:“有什么需要随时说就好。”

    “馆长……”女人想了想开口:“我知道我从前做过很多错事,但是看见这个孩子还是,我就想安定下来。你可以帮帮我吗?”言语中满是祈求。

    “当然可以。”古月影笑:“只要有心什么时候都不晚。那孩子的父亲……”

    “不需要知道是谁。”女人低下头:“我也不想让星阑知道她的母亲曾经是多么不堪。”祈求的看向古月影:“我知道这个祈求有些过了,但是您能不能给我们安排一个干净的身份,我带着孩子从头开始。”

    “行。不过别着急,你先养好身子,其余的我们等你做完月子再详细说。”看向一旁新来等候的几个人:“照顾好他们。”

    几人点头,他们同样知道这个照顾里有随时观察记录的意思。

    古月影走到还在收拾的乐萱和奥菲梓身边:“萱姐姐,菲梓姐姐,等下会有人来收拾,你们回去休息吧,辛苦了。”

    走出房间,看到等在门口的四人,欢脱的跳起来:“孩子好小,好软,好可爱!”

    “知道啦,知道了。新生儿都这样。”暗听骨摇摇头:“正经的你看了吗?”

    “当然。”古月影开口。在她触碰到星阑的一瞬间,就将一抹灵识送到她的体内。不过这抹灵识不会给星阑带来任何不适,反而还会滋养她的身子。

    其实在海葵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救回她后,她就发现自己的灵气变了。原本因为三种灵根出来的三种属性的灵气中掺杂了其余的一些什么气,而这些气的属性竟然是生命力。海葵不说她也想不明白,索性就顺其自然了。

    “正常生命体,没有一点不同。”

    “这么说。”沐轩开口:“已经可以明确确定了。”

    几人点点头:须弥世界真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华夏人确定是通过某种方式穿越了。

    “再等等看其余的几人。若是没意外……”君墨邪看向林瑾源:“源,你可以准备通过天机楼宣布了。”

    林瑾源点头:“随时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