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六十章 天很好,所以你也要很好
    第六十章 天很好,所以你也要很好

    下午的阳光温润的穿过云层洒向大地,拢在伫立在湖中央的亭子周围。湖中。几对鸳鸯结伴而行,身后是一排排粼粼的水痕。湖水清澈,映出其中悠闲游摆鱼儿的身姿一击亭中的景状。

    “啊!”一声抓狂的惊呼声划过天空。几对鸳鸯停下来抖抖身子,而后继续散漫地闲游。那模样仿佛已经习惯这样的惊炸一般,没有丝毫惊讶。

    古月影崩溃的将自己一头秀发抓成鸟巢模样,弯眉紧皱,灵动的双眸中满是不耐烦。重重胡乱的跺着脚,随后双手放开可怜的头发狠狠的拍向桌子,“噼里啪啦”一顿猛砸,贝齿紧咬下唇,呲出小虎牙。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看向桌上纸张,仿佛随时可以扑上去撕咬一口。

    “我不看啦!”将资料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林瑾源面前一推:“记不住,智商不够!”言语中满是悲愤和任性。伸手抓过一旁的点心,重重的咬几口后吞下。

    林瑾源将手中刚沏好的茶水递到一脸委屈的古月影面前,而后将被搓揉一团的纸张展开理好:“静下心来。”顿一下,看小孩儿实在是不喜欢的模样开口:“若是实在不喜欢,那就罢了。”

    “不喜欢。”古月影捧着茶杯接过话,而后低头吹吹茶水,抿着喝下一口,鼓着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况且记住这些干吗?又用不上。”指着纸张上的内容。

    沐轩将手中的鱼竿扔到一旁角落画圈圈的暗听骨手中,走到古月影身边。一手熟练的将古月影鸟巢似的头发捋顺,另一只手随意的拿起那沓资料中第一张,开口念道:“修真第一工会,空行天下,会长:李子赫,年龄28,喜好……”念着念着眉头渐渐皱起,将纸张放回:“丫头确实不用记这些无所谓的东西。”

    “喂喂喂!”正在和鱼竿奋斗的暗听骨听到这话有些不开心:“什么叫无所谓的东西啊,我查这些花多少心血和时间啊。”愁苦的模样就差一张手绢就能哭出来一般。

    古月影拿着点心往嘴中送的动作一顿,对暗听骨翻一个大大的白眼:“又不是你亲自去的,别装可怜。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说完便埋头专心的吃起点心。

    暗听骨磨磨牙,暗道:“也就是你,要是别人和我这么说话……”

    “话说回来。”沐轩将古月影头发梳好,坐到一边:“那些工会里也有些小老鼠。”

    “别黑我的属相!”古月影抬头,塞着食物的嘴巴一鼓一鼓的,瞪着眼睛看向沐轩宣示着自己的不满。

    “好好。”沐轩哄到:“是小喽喽行不?”将女孩儿嘴边的食物渣抹去。

    “嗯。”古月影点点头,咽下口中的食物,喝口茶水正色道:“我有收到消息。前些日子排位第一的两位工会会长私下举行了一次集会。内容就是关于怎样反对我们的。”撇撇嘴,吐槽道:“那两个会长是脑子犯抽了是不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动作真当咱们眼瞎还是说认为自己特别厉害?真是的。”随后翻一个白眼。

    “是是是,我们小妹最厉害啊了。”林瑾源笑着哄到,温润的脸庞上面的宠溺神态仿佛可以腻出来一样。

    “那是。”女孩儿高昂起头:“不过说真的,反正最近也是无聊。就看看他们能乱到什么程度好了。”对着几人眨眨眼睛:“只要不闹出人命,随便怎么玩就好。”

    “没问题。”暗听骨终放弃那该死的鱼竿,将其仍到一旁,拍拍手过来:“我在各个公会中都有眼线。”

    沐轩想了一下,看着古月影眼中兴致勃勃的神态,看向林瑾源:“小源,你说呢。”毕竟林瑾源是天机者,有些事情还是保险点为好。

    林瑾源微微弯起嘴角:“既然我们的小公主这么想玩,我们便陪着好了。”言下之意便是没有什么危险,起码对于他们护着的女孩儿来说。

    “耶!”古月影双眼弯成月牙。

    “不过先说好。”沐轩压下想要蹦起的女孩儿,目光灼灼:“你要听话,不准任性,出了什么事情也不能瞒着我们,不能自单独行动……”

    “知道了知道了。”古月影揉揉耳垂,无奈的打断沐轩的话。她自然是知道那两次的重伤让几人怕了。随后向亭子外边张望:“话说,墨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啊?”

    揉揉耳垂,瘪了一下嘴“明明说马上就回来。我们都商量完一件大事了都没回来。”撇撇嘴:“真是的。”

    暗听骨过来敲一下古月影的额头:“还不是为了你,你倒好先不满意了。”

    “哼唧。”古月影揉着额头冲暗听骨吐吐舌头:“才没有呢。”

    就在这时,低沉邪魅的声音传来:“铃铛可是想我了?”君墨邪走厅中,将手中的盒子放到桌子上,做到古月影身旁的位置。一手撩过古月影一缕发丝把玩,另一只手接过林瑾源递过的茶水。

    “才不是。”古月影翻一个白眼,对于君执着于她头发这间事情已经选择性的无视:“事情都安排好了?”

    “嗯。”君墨邪喝下一口茶水,手慢慢的滑动手中的发丝:“愿意安稳过日的都帮他们安排了新的身份,不愿意的洗去了这段时间的记忆。”

    “孩子们呢?”转头看向君墨邪:“他们愿意让我们去看他们吗?”

    “放心吧,你若是想看他们随时都可以去。”

    听到这话,古月影点点头,趴到桌子上,看着从茶杯里升起来的轻烟。

    说起来,所有生下孩子的母亲都选择洗掉身份重新开始,同时也恳求他们瞒住身为父亲的男人,不要说,不能说。因为那些男人并不爱。

    古月影当时认为这样很不公平,因为剥夺了那些人作为父亲的权利,所以她瞒着那些母亲找到那些男人询问。那之后,她便明白为什么那些母亲选择欺瞒。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过那样安稳的生活,陪着一个不爱的女人和莫名其妙出来的孩子,荒废一生。于是她洗去了男人们所有的记忆。

    古月影明白了,身为一个女人你可以疯狂的做任何事情,然而当你的身份变成母亲时,那时候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那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脆弱又最坚强的存在。她可以卑微到尘埃里只为了给自己孩子一个安稳的生活,也可以如同苍鹰一般伸开双翼,抵挡住所有的阴暗,只为给自己孩子一个干净平和的生命。

    古月影想起自己的妈妈,曾经狠心将她抛弃在姥姥姥爷身边的妈妈。在放手的时候心中一定是宛如撕裂一般的哭泣吧。可是年幼的她什么也不懂,知道现在依旧是无数次的伤她的心。

    现在想想,自己还真的是糟糕的人渣一个呢。古月影自嘲的笑了笑。

    古月影将头埋到臂弯里,她真的很想家,很想抱住妈妈对她说一声对不起,请原谅她的不懂事。不只是妈妈还有爸爸,那个曾经她最讨厌的人,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也请原谅她永远不可能像爱姥姥姥爷那样爱他们。

    “丫头?”

    听到沐轩疑惑的话,古月影摇摇头:“没事,我只是有点困了。”

    几人看了看对方,君墨邪揉揉古月影的头:“去软塌上睡吧。”

    “不要。”摇摇头:“在这里就好。我趴一会儿就好。”

    沐轩取过绒毯盖在古月影身上,而后揉揉她的头:“那就眯一会儿吧。”

    “嗯嗯。”

    “想家了。”暗听骨对着几人做着口型。几人眼中满是了然。

    家啊,华夏的家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有些遥远有无法忘记的存在了。心中总是有那一个角落,珍藏着所有记忆。

    几人看着女孩儿慢慢睡着,呼吸声渐渐平稳。君墨邪将古月影抱到一旁的软踏上,将她身上的绒毯盖好。坐在一旁,看着女孩儿不安的模样叹口气。

    “瑾源,铃铛的梦魇有办法吗?”

    林瑾源摇摇头,温润的眸中充斥着忧心:“心魔,我们没办法。”叹口气:“恐怕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记忆缺失了一部分吧。”

    “可是这总要解决的吧。”暗听骨皱眉看着古月影额头上不断出现的汗水:“这样太危险了。今后突破的时候……”暗听骨没有说下去,但是几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尝试过。”林瑾源开口:“但是小妹十分抗拒回忆起那部分记忆。恐怕那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吧。”

    “自我保护。”沐轩将手帕递到君墨邪手中。

    “会有办法的。”君墨邪眯起双眼,精光一闪而过:“若是她必须想起来,我们就做一次坏人。”

    “再说吧。”沐轩到底是心软了,拉过椅子做到开始面露恐状的古月影身边,拍着她的手臂,嘴中哄到:“没事了,没事了。”铁汉柔情,大抵就是这样吧。

    华夏

    仿佛一切都沉淀下来一般,人们的心慢慢安静下来。

    一年多的时间慢慢过去,如果说这么久的时间教会了他们什么,那一定是如何掩藏深入骨髓的悲伤,如何将希望变成麻木。

    医院里,那原本吵闹充斥着悲伤和哭泣的楼层,也慢慢的变得安静,所有人都明白了。这世界上没了谁,生活还是要照样继续。艰难蹒跚又遍体鳞伤的前行。

    这么久的时间,他们学会如何将那卑微的希望藏在心底,学会如何不再看着屏幕下方偶然跳动的数字哭泣,学会如何在沉睡中的亲人身边收敛悲伤。学会如何安慰彼此。

    抬头看看天,天很好,所以无论怎样,你也要很好。毕竟无论如何,无论你是悲伤,喜悦,人生总要继续,前方中有人等着你。

    相信吧,总有一天,有个人会在前方对着你张开怀抱,紧紧抱住你,在你耳边说一声:“我回来了。”不是吗。

    首先和亲耐哒门说一声对不起,半夏今年要考研,三跨,所以有些困难。但是无论如何,半夏是不会弃文的。半夏很喜欢那个世界,也希望大家也会喜欢。请亲们不要抛弃半夏,半夏只是离开一阵。只是会不定时更新了。

    半夏建了一个群,若是亲们可以的话,可以加一下568363840。无论怎样,我想与你们一同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