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忘了吗
    梦,又是梦,又是这个空间。纯白色,没有一丝杂质的纯净。看不到来路,望不到前路。整个世间仿佛只剩自己一个人一般。

    白雾缭绕,笼罩在这片空间之上。只是偶尔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阵清风,幻化成温柔的匕首,拂过裸露的皮肤,激起丝丝凉意,留下点点红痕。

    古月影打了个激灵,搓了搓手臂,尝试着驱散掉这些寒意,抚平皮肤上突起的疙瘩。

    古月影茫然的走着,她知道这里是她的梦境,准确来说应该是梦魇。但是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到这里,之后又会遇到什么,或者说忘记会遇到什么,但是她记得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比起离开家人时的那种疼痛更甚。那种宛如刺刀一下一下将她心脏割下的那种疼痛,生不如死,却仍旧活着的痛。

    古月影有些恍惚,神情有些呆滞,只是脚下仍旧无意识的走着。平时生动的面孔木讷不堪,灵动的双眼仿佛笼了一层薄雾一般,无悲无喜。

    你忘了吗?

    有什么声音好像在耳边响起又好像没有,古月影怔了一下,停下脚步。无意识的抬头好似在看向什么一般,眼中却仍旧没有一丝光彩。

    你忘了吗?

    那声音又一次响起,清楚一些。萦绕在上方的雾气开始慢慢笼具。

    古月影动了动嘴唇,仍旧什么也没说。只是眼中有那么一瞬间好似有一抹疑惑的光亮。

    你忘了吗!

    那声音更响了,宛如在她耳边炸开一般。那薄雾已然形成团团漩涡,悬在古月影头上。

    “忘了……”古月影开口:“忘了什么……?”好像疑惑,又好像自问。

    你忘了吗!你忘了吗!!你忘了!!!

    那声音好似被激怒一般,不断的嘶吼着,其中好似包含着千般委屈,万般仇恨一般,从耳孔钻进,直直回响在古月影脑海中。那薄雾漩涡猛地冲向古月影,仿佛想将她吞没一般,却丝毫没有办法靠近她身体一分,无奈又不甘的在她周身徘徊。

    你忘了!你忘了!!你怎么能忘!!!

    “啊!!!”古月影痛苦的伸手抱住脑袋,慢慢蹲下,眼泪不受控的流下“告诉我,我忘了什么!啊!”旋风卷起她的长发,好似恶鬼一般,狰狞又绝望。

    你忘了!你怎么能忘!那种痛,你对得起……

    仿佛触碰到什么一般,那声音突然扼住。以后便是失神的自喃一般。

    怎么会,怎么会……

    委屈,痛苦,快乐,挣扎,绝望……各种情感通过那声音刺进古月影脑中盘旋。心脏仿佛被捏住一般疼痛。

    古月影慢慢直起身子,红肿的双眼瞪向上方,却不知看想什么。双拳紧握,指甲死死的嵌进手掌,死死血红顺着掌缝流下,化成血雾消散在这片纯白空间当中。

    “告诉我,我忘了什么!”古月影喊道:“告诉我!”

    话音刚落,古月影眼前一阵灰黑,再次回复清明的时候,眼前的纯白的场景让她呆愣在那里,面色煞白,身体不休的颤栗。而后口中发出绝望的嘶喊,随之便是剜心的哭嚎:“啊!!!”

    “月影!月影你醒醒!”绝美的少女看着床上不断痛苦哭嚎的古月影,天空般清澈的瞳孔满是担忧。

    “月影!你醒醒。”海葵不断摇动着古月影的身体,伸出手掌盖到古月影的额头上,完全忽视了那横流的汗水。淡蓝色的灵气从掌心探出,好似母亲一般安抚着灵力错乱的古月影。

    “月影,清心决。”海葵有些着急,加大输出自己的灵力,嘴中不断的呼唤着。

    “清心决,月影!醒过来!”随着海葵话音的落下,古月影嘶喊一声猛地睁开双眼,那眸子中的黑暗和茫然清晰可见。

    “你终于醒了。”海葵深吸一口气,慢慢收回掌心的灵力,如释重负一般坐到床边,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同时从芥子袋中取出绢帕递过去?

    “呼。”古月影深吐口气,双手撑着身子做起来,结果海葵递过来的绢帕擦了擦脸:“我又做梦了。”声音从绢帕在传出来,闷闷的。

    “还是没记住?”

    “没有。”古月影摇摇头,将绢帕扔到一边:“你有什么感觉?”

    “怎么说呢。”海葵抿一下嘴唇,湛蓝色的瞳孔中满是苦恼,精致的眉头微微皱起。

    “月影啊”斟酌了一下,海葵开口:“我感觉吧,你应该是丢失,或者说主动放弃了这段记忆,所以才会这么折磨你。你不愿意想起来。”

    古月影目光闪了闪,看着海葵的目光慢慢变得深沉。海葵被这样的古月影有些吓到,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月影?”

    仿佛被惊醒一般,古月影有些狼狈的收回目光,笑了笑,而后对着海葵下眨眼睛:“我知道,但是我也要找到原因不是?”

    “反正你自己心里也是有数的。”海葵撇撇嘴,转移话题:“赶紧起来吧,不是下午要开会吗?”

    “啊!”古月影蹦下床:“我快忘了。”快步跑向后面的浴室。

    “对了。”一边脱衣服,一边探出头看向海葵:“别忘了出去的时候把你的脸变回去,太招人了真是。”念叨着:“我要是男的一定追死你。”

    海葵摸摸自己的脸,取出变换草服下,不消须臾,那张美的可以令天地失色的娇颜慢慢变成一张精致清秀的小脸。

    “我都害羞了你这么说。”海葵眨眨眼,贫嘴道:“不过说出来你要是男生的话,我可能还会接受你也说不定哦。”

    “怎么。女生就不行啊?”古月影笑道,声音伴随着水声从浴室中传出来:“歧视同性恋?”

    “我哪敢啊。”海葵慢慢靠近浴室:“你可是倡导爱无罪的,我要是恐同,你估计就不会搭理我了。”

    “呦呦呦,连恐同都知道了。看来这几天你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不少啊。”

    “那是。”海葵说着,已经进到迈进浴室中,悄悄用手沾了一些凉水,慢慢靠近这再与头发奋斗的古月影。

    “学些好东西,别什么都听。我可不想一朵纯洁的白莲花被教坏了。”

    “我可知道白莲花不是什么好词。”海葵说着,将手上的凉水弹到古月影的身上。

    “啊!”听着古月影被凉水激的一激灵,海葵笑的花枝乱颤:“哈哈哈!”

    “海葵!”古月影迅速将身上的泡沫冲掉,从一旁如果衣衫披上,怒视着海葵同学。双手接住一大捧水就往海葵身上泼。

    “啊!”笑的正欢的海葵被泼个正着,申请有些呆滞,水流顺着发丝流到地面上。

    “错没错?”古月影说着,手中又接了一捧水。

    “月影!”海葵一跺脚,颇有着委屈的看着古月影,手却背在身后慢慢凝出水流。

    “我才没错!”说着将水流击向古月影。

    古月影身形一闪躲过水流,诧异的看着海葵,眸中却是兴奋:“你来真的啊。”说着,双手结印,原本从喷淋流出来的水流慢慢汇聚到她手中,形成一个水球,拍想海葵。

    然而当水球即将接触到海葵的一刹那,那原本带着冲气的水球瞬间变成听话的小孩儿在海葵身边飘着。

    海葵挑起嘴角,眼眉间全是炫耀:“你在和我要水啊?”

    古月影想了想,呲呲牙:“不玩了,你作弊。谁能玩水玩过你,真是。”

    “嘻嘻。”海葵嘻嘻一笑:“啊。”却措不及防被古月影推下温泉池,下意识的身伸手扣住古月影的身体。

    “噗通”一声,两人双双落水。

    两人在水中站起来,伸手抹掉脸上的水。两人瞳孔着映着对方狼狈的样子,相视一笑,而后相声越来越大。

    恍惚间,古月影好像感觉这样的场景从前她经历过。

    “这下好了。”海葵开口:“我也要洗了。”

    “是你先开始的。”古月影撇她一眼,将身上的衣衫扯下扔到岸上。眼中划过一抹奸光,再次扑向海葵,嘴中不正经儿道:“既然如此,我来帮你脱衣服吧,小美人儿。”

    “啊,月影!”

    ……

    等到两人从浴室中出来,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整理着衣衫,脸上由于水气冲刷的潮红还没有褪去。看着对方有些狼狈的样子撇撇嘴。

    海葵看着古月影口念口诀慢慢变幻成男生的样子,眼中升起兴趣,围着古月影转了一个圈:“虽然知道你可以变成男生的样子,但是现场看还是真够震撼的。”

    古月影反一个白眼儿,将头发整理好:“别想了,这个口诀是因为我修炼的功法原因才能用,别人用不了。”

    海葵咂咂嘴:“我还说,你就知道我要问什么啊。”

    “看你样子就猜出来了。”取出面具带到脸上,将嗓音转换成清冷的男生。

    霎时间,海葵只觉得眼前的这个清冷公子不是自己认识的女孩儿一样,然而转念一想,海葵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还真的不是特别了解古月影这个人。只知道她救了自己,自己又救了她,在她身边挺舒服的。海葵摇摇头,还是不想这些了。

    “别说。”海葵眼中满是惊羡:“这样子还真的人模人样的。”

    听到这话,古月影颇有着无语,右手轻扶额头,认真的看着海葵道:“宝贝儿,以后呢,和我们这边的人距离远一点。你看看你都学了些什么。”那满是无奈的语气混合着清冷的男声传到海葵耳中,让她愣了愣。

    那声宝贝儿在耳边转了几圈,海葵的脸染上些红晕。原本女生形象的古月影平时这个叫她不觉得,但是这男声,怎么就这么妖孽呢。海葵想着,将头转向一边。

    古月影却是没有察觉到海葵的小动作,继续整理者自己的衣衫,开口:“你真的要和我去见那些公会的会长?”

    “是啊。”海葵应道:“看起来有些意思,反正我也是无聊。”

    “那个不是去玩的。”摇摇头:“那些人心里不一定装着什么小心思呢。”

    “勾心斗角也挨不上你。”海葵拿起桌上的发带绑到古月影的发尾:“你家那几位才估计只是让你露个脸而已。”

    “我知道啊。”叹口气:“但是我也是五大公会会长之一,就算我不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我的。”

    海葵还想说些什么,只听外面传来乐萱的声音:“爷,可好?”

    “好了。”古月影应一声,回头再次顶住海葵:“千万好好跟着我,那些家伙能做到前十可不是吃素的。”

    “知道了。”海葵拍拍古月影的肩膀,下眨眼睛:“我的爷,可以出发了吗?”

    “走吧。”

    话说两边。

    混沌大陆第一次公会集会在云泽商会直属云泽酒楼召开。云泽酒楼之奢华不必大陆第一商会直属酒楼差,甚至因为是华夏人开创的原因,更是舒适。

    集会共召开五天,故云泽酒楼五天全面歇业,专为各大会长及其携带亲信服务。

    这是第一天,此时两种职业前十公会会长及其携带亲信已经等候在宴会厅,每个人脸上挂着笑容,表面上其乐融融,实际上确实暗藏汹涌。心中在不停的打着小算盘。

    这毕竟是五大公会第一次集体露面,每个人都想从他们口中咬下一些东西来,故无所不用其计,然而到最后就只能看谁能棋胜一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