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装逼进行中
    “啪。”精致的玻璃杯在印着秀美花纹的地砖上炸裂,红色的酒水顺着残破的杯壁流到地面上,慢慢晕染成一片。

    “啊!”女子略显恐慌的尖叫声惊扰了一片平静。众人停下交谈,眼中带着兴味朝着声源处张望,嘴角隐秘的上扬,心中带着期待,希望着一出好戏。

    “公子,请不要这样。”女子颤抖着的手拢住衣领,精巧的小脸一片羞红,身子像是被惊到一般的轻微颤抖着,眸中酝酿着泪水,带着控诉和隐藏的娇羞看着面前的人。小嘴微启,声音有些颤动,带着惊吓后的余韵:“请不要这样。”

    众人见女子如此模样,心中大抵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眼中兴味更深,在公会聚会上出现这样的情况,可不是打了那五大公会会长的脸吗。况且若是没有认错,这女子可是武修第一工会会长带来的。是哪个人这样大胆?

    于是向那女子面前的人看去,只见那人一身淡蓝色劲装,披着稍深色一点的小坎肩,腰间束着紫玉腰带,腰带中间镶嵌着一颗散发着柔光的蓝玉宝石,若是有识货之人便会发现这腰带竟是一条中品法器。一头柔亮的秀发随意散披着,仅在发尾处用紫金色的发带捆绑,脸上带着精诡面具遮住整张脸的大半,仅仅露出左半边脸颊和的双唇。精致的下巴微扬,清澈的眸子中看不出悲喜却闪过一抹诧异的疑惑,身子挺然,生人勿进的气息由内而发,宛如一朵高山雪莲,可远观不可亵玩。

    这样的人,真的会做出如此事情?众人心中疑惑,但是不论怎样,这一定是一场好戏无疑。

    见面前的男子不答话,又看见自己的靠山走过来。女子身子一软倒在了男人怀里。双手捂着脸,轻微抽泣:“启瑞哥哥。”好生可怜。

    李启瑞一手搂住怀中的女子,一手慢慢在她后背轻拍着安抚。严厉的目光看向那带着面具的男子,开口:“阁下是否应该解释一下。”没有直接问罪,因为他同样疑惑。怀中的女子是怎样的人物他了解,性格品行,不过玩物而已。再者说,这场戏也是他暗示的,只是想给那五个人找些不痛快。

    李启瑞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不过这女人真的不会选对象。看着仍旧不发一言的男子,心中有些不快:“阁下一言不发是否承认了?”若是承认了,更好。

    “承认什么?”清冷的男声从口中传出。带着几分高傲,几分疑惑。

    说实话,古月影到现在仍旧时懵逼状态,不过看情况但是知道自己遇上了什么。

    又是碰瓷,古月影心中好笑。难道自己这副模样当真看起来好欺负不成?

    “启瑞,和这位公子没关系,是我自己不小心。”女子在李启瑞怀中小声说道,带着哭腔。目光却在瞥向古月影时,含羞带臊。

    ……古月影心中汗颜,这种情况,谁该告诉她怎么办。早知道她就不应该因为好奇独自一人提前来到现场,也不应该因为贪吃而降低自身存在感到桌子旁边。

    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当一个花瓶不好吗?不好吗!

    心中炸毛,却仍旧维持着外表的冷清。好气哦,可是还要做一朵高岭之花。

    “如此,阁下还是不打算解释什么?”李启瑞逼问,看着古月影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打量。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冷静。说起来,自己从未在任何公会中见过此人。

    “她?”古月影开口带着高傲的疑惑。只说了一个字,便没有了下文,但就是这一个字配着她的气态,众人便可以脑补全文:就凭她?也配。

    李启瑞怀中的女子恐怕也是想到这话,脸上羞红更甚,紧握着双拳指甲嵌进掌心,贝齿咬着下唇。更加惹人怜爱。于是众人看向古月影的目光中带上了几分不善。

    就算是误会,你也不能这样吧。,毕竟人家也是女孩子。已经没有人认为是古月影做了什么。一是因为这人的气态实在不像是能做那种事情的人,二则是因为就算被面具遮住大半张脸,他们也可以从那精致的下颚和双唇中脑补出整张脸的模样,一定是美的。而李启瑞怀中的女子虽说惹人怜爱,但是和他们脑补出来的哪脸一比,便无法可比。

    古月影若是知道众人脑中的小剧场,一定会大笑,翻一个大大的白眼:脑补是病,得治。

    她之所以只说了一个“她”字,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怕说多了,崩人设。天知道她现在多想吐槽。

    李启瑞面色不善,已经好久没有人如此落他的面子。

    “不知阁下是哪家会长带来的?”李启瑞说这话的目的就是告诉围观的众人,这人就算长的再好,也是那个会长带来的。还不知道是怎样的人呢。

    看着众人脸上打量的神态,李启瑞眼中划过一抹算计。怎么说这人的滋味一定不错。若是知道是谁家的,要来便是。想来自己现在的身份也没人会不答应。

    ……没有人站出来,也没有人说话。大家仅仅是靠着眼神交流,这是谁家的?

    古月影也是听出了李启瑞话中的意思,真想喷出一口老血:呵呵哒,装屁。

    正在古月影想着怎样回复的时候,一声甜美的女生传来,海葵小跑着到古月影身边:“爷,终于找到您了。”

    海葵虽然服了变形草,但这对她来说普通清秀的容貌在众人眼中仍旧是美丽的。这下众人看着那女子的眼神多了一些调笑:这男子身边侍女的样貌都比你好,你还好意思做出这副委屈的表情。

    李启瑞脸色更暗几分,拍着女子后背的手不着痕迹的用了几分力气。女子脸色顿时苍白。

    “爷,四位主正找您呢。”海葵说道。

    古月影一听,心中暗道一声完了。走的时候来答应好不会出事的。难道自己真的是容易招惹灾祸的体制?是不是应该让瑾源哥帮自己看一下。照常,关注点在此跑偏。

    海葵也是知道古月影的毛病,暗暗提醒了一下。

    “嗯”反应过来的古月影应一声。

    “阁下,刚刚怕是误会。但是这聚会可是不对外开放的。”李启瑞开口,见这情况他也是知道自己应该收了。若是真的招惹了不该惹的,这可不是华夏。

    未等他在说一些什么只见门口处出现四个男子。各个丰神俊貌,气态非凡。

    四大工会的会长到了。这场闹剧不论怎样都该结束了。围观的众人也收回打量古月影的目光。

    李启瑞看一眼古月影,搂着怀中的女子离开他身边。这时一旁一个人悄悄的蹭过来小声对古月影提醒:“阁下还是赶紧离开吧。”

    古月影看了一眼这人:“无碍。”

    沐轩四人现在门口,看着自家小妹身边的真空带,就知道又出事了。心中有些好笑。也是有些计较,自己小妹真的是招惹麻烦的体质啊。

    古月影则是和众人一样看着那四个人,眼中带着控诉和无奈。在众人的目光中,古月影慢慢走过去。

    “爷。”乐萱和舒瞳从后面走过来,对着古月影行礼。站到他身后。

    古月影点点头,走到自家家长身边。其身份呼之欲出。李启瑞和和他身边女子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尤其是那女子的脸色更是煞白。

    五人走到走到大厅中央凸起的台子上。四周的人慢慢拢到太子前面。

    沐轩向前一步,开口:“感谢各位会长的前来,这是我们华夏工会的第一次聚会。”说了些有的没的,大抵内容就是我们来自一处,应当齐心协力云云,同时隐蔽的提醒了各位五大公会对他们的绝对压制之类。

    “我们四位大家都知道。今天主要是向大家介绍混沌医馆的馆长。”沐轩看向古月影。

    古月影收到,向前走一步,扫了一眼台下的众人:“混沌医馆。古月影。”然后没了下文。冷着脸,看着下面。场面一时间变得尴尬起来。

    不知是谁首先鼓掌,随后众人开始鼓掌,口中说着奉承的话。古月影顿了一下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同在台上的四位男士心中好笑,他们小妹刚刚绝壁是羞涩了。

    于是沐轩出来让大家安静下来,说第一天就让各位会长自主放松,相互熟悉一下,正事明天再说。之后便示意乐队,开始正式的社交聚会。

    除了沐轩一直到说,古月影说了一句话剩下三个人就一直在老老实实的充当背景板。

    君莫邪虽说是商人,但是除去必要,他是不愿理搭理人的,嘴角总是扬着一抹邪笑,虽然迷人,大师总让人看着有些说不上的意味。林瑾源虽说总是带着微润的笑容,但是还是让人有种不能接近的神圣感,大抵还是因为和他的身份有关。而暗听骨,在人前总是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只血红的左眼,眼中荡漾着诡异的花纹,看的就让人瘆得慌,更别说接近了。于是还有古月影和沐轩。而古月影忙着坳人设,况且就是不用坳人设,那几个人都不会让他出来费心。所以只有沐轩出来掌管大局。

    关于暗听骨的这身装扮,古月影只说了一句话:装逼遭雷劈。暗听骨表示,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置于那只红眼球,呵呵,五大会长修炼的功法总是那么诡异。至今为止他们也不能说将那功法完全了解透彻。

    古月影和几人示意一下便带着乐萱和舒瞳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窝着了。至于海葵,她隐蔽了存在感抓着凌哲轩玩去了。凌哲轩是谁?就是君莫邪身边金丹以下的暗卫统领。当初在云泽商会的时候就是他被打发出来带着海葵到处耍的,然后两个纯情的小娃娃在这过程中互生了好感。

    古月影看着那两道存在感明显接近没有的人,突然好想举起火把怎么破。呵呵,算了,打扰人谈恋爱会被雷劈的。至于海葵的身份,到时候再说吧希望凌哲轩心理承受能力大一些吧。

    古月影晃荡着手中的茶杯心中有些后悔了,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每个人带着伪装的面具和旁边的人交谈,眼中满是算计。

    放松自己靠在靠背上,看着身边明显想要靠近交谈却不敢的几人,不着痕迹的扯扯嘴角,好无聊啊,便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馆长。”一道小心的女声传来。古月影张开双眼,有些迷糊,好险,差点睡着。

    顺着声音看去,是哪个不知所谓的女子。

    苏丽在得知古月影身份的时候脸色就变得煞白,心中惶惶不安。又看到李启瑞黑下来的脸,就知道自己回去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李启瑞在人前装的一副温柔对她好的模样,实际上只是将她当成玩物。因为自己家的势力已经完全被这个人拢在手里。

    想到自己曾经怎么迷恋李启瑞,如今就有多怨恨。偏偏还不能发作,因为李启瑞对她下了东西。他说是蛊,但是苏丽并不知道蛊是什么。只是每当自己距离李启瑞很远时,全身就会瘙痒难耐。而就算抓伤自己也不见好转。偏偏李启瑞在得到想要的东西后对自己没有半点怜惜。有时还故意操控着那叫蛊的东西折磨自己。令她绝望的是她明显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慢慢的被蛊抽走。半年时间,她从金丹前期跌倒了筑基,而且一身灵力无法运转宛如一个普通人一样。而李启瑞则是从认识她是的练气变为现在筑基大圆满。

    她好恨,恨不能将那没有良心的男人挫骨扬灰但是却又是不舍得。心中苦涩,不论怎样,也是爱过的啊。

    不能做什么,可她还是想要自由啊。但是她一个弱女子能做什么呢?所以她变得法的讨好李启瑞,好在李启瑞确实被她讨好住再者也要维持表面上的风度。

    但是现在,看着面前清冷的男子,苏丽心想,自己是不是可以拼一次呢。她只要自由就好。面前的男子是那混沌医馆的馆长,有同样来自哪名叫华夏的地方,自己是不是有救了呢。

    “?”虽然没出声,但是苏丽就是在古月影眼中看到了疑问。

    “馆长……”苏丽有些犹豫,正要开口就听到身后李启瑞的声音。脸色顿时变得惊恐,身子不自觉的颤了一下。

    李启瑞走过来,温声道:“丽儿你在这做什么?”

    好在苏丽习惯了,迅速调整好状态,转身窝在李启瑞怀中,娇嗔:“我就是想来和馆长道歉,刚刚……”

    李启瑞压下眼中疑惑,笑了笑:“我想馆长不会在意的,对吧。”冲着古月影笑道。

    古月影抖了抖,怎么感觉这笑这么……说不上来。若是念儿和炎在身边定会说那是蕴藏着猥琐的笑容。因为自家蠢萌姐姐总是这么笑着看着那四个人类神游啊。

    好久没更新了,是不是都忘了半夏了啊。这一个月状态很不好,学习都学不进去。有些时候真的撑不下去了。半夏怎么说呢,并不是那么坚强啊。坚持着并不那么重要的固执,快把自己逼疯。做了mmpi,结果怎么说呢……很不好。这么久没写文,不是不想写,而是写出来的文字满满的全是黑暗的负能量。

    半夏想着,就算在怎样,也不能把自己的状态带到文中,带给你们啊。所以啊,果断将须弥暂时放下。专心的调整心态。

    怎么说呢,还是有些用的,因为不论怎样,我还是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只是不愿意去找人倾诉,因为太痛苦了。

    前几天从楼下向下看,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跳下去。但是果断放弃,因为啊,半夏还是想要幸福的还是想要好好活着。而放弃生命的人是不会有幸福的。

    好了,最后只能说感谢你们看下来。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只剩下文字了。

    啊,还有就是更新真的不能定时的。因为啊,半夏还是想要好好学习,考研,然后治好自己的心理问题。

    么么哒,如果你们不嫌弃这样的半夏,可以加群和半夏认识一下。群号:568363840半夏时馆,欢迎你们光临。

    古月影点点头:“无碍。”

    “如此,我就带着丽儿先离开了。”李启瑞收回那笑容,换上正常的社交笑容。古月影点点头。

    只是苏丽在离开的时候想着古月影投去一道求救的目光。若是古月影真心冷淡定不会理会。但是她本质还是好奇心爆棚的蠢萌一只啊。于是悄悄打出一道灵气钻进苏丽身子。眼中闪过一抹兴味。

    好久没更新了,是不是都忘了半夏了啊。这一个月状态很不好,学习都学不进去。有些时候真的撑不下去了。半夏怎么说呢,并不是那么坚强啊。坚持着并不那么重要的固执,快把自己逼疯。做了mmpi,结果怎么说呢……很不好。这么久没写文,不是不想写,而是写出来的文字满满的全是黑暗的负能量。

    半夏想着,就算在怎样,也不能把自己的状态带到文中,带给你们啊。所以啊,果断将须弥暂时放下。专心的调整心态。

    怎么说呢,还是有些用的,因为不论怎样,我还是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只是不愿意去找人倾诉,因为太痛苦了。

    前几天从楼下向下看,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跳下去。但是果断放弃,因为啊,半夏还是想要幸福的还是想要好好活着。而放弃生命的人是不会有幸福的。

    好了,最后只能说感谢你们看下来。有时候,真的感觉自己只剩下文字了。

    啊,还有就是更新真的不能定时的。因为啊,半夏还是想要好好学习,考研,然后治好自己的心理问题。

    么么哒,如果你们不嫌弃这样的半夏,可以加群和半夏认识一下。群号:568363840半夏时馆,欢迎你们光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