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须弥之歌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感觉
    “啪!”响亮的巴掌声在有些空旷的房间内想起,苏丽本就有些空虚的身体不堪承受这么大的力气,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

    华美的衣装与凄凉的身形形成鲜明的对比。较弱的人儿卧在地上颤抖着,周身撒发着绝望的气息。然而再也没有人,起码是现在不会再有人将可怜的人儿扶起,拢入怀中轻声抚慰。

    苏丽低着头,凌乱不堪的发丝垂到面前,遮住那双酝酿着黑暗悲恨的双眸。她颤抖着抬起手,捂住自己宛如被火撩过一般疼痛的脸颊。眼中的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下,但是啊,她真的不想哭的,因为不值啊,因为这都是自己的报应啊。

    苏丽想着,咽下喉咙中的哽咽,轻轻的吸吸鼻子。调整好状态,双手撑着地面将身子撑起,弱弱的扬起一抹委屈的笑容,看着面前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那个曾经她爱入骨髓,如今恨不得吃其肉饮其血的男子。

    撑着身子挪到男人腿边,抬眼看着他,眼中满是不解的委屈:“丽儿是哪里惹得瑞哥哥不快了?”这么长时间,苏丽早已经知道怎样将对自己的伤害减小到最低。

    李启瑞低着头看着苏丽,晦暗的眼眸闪过一抹复杂。然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那原本复杂的神色瞬间被怒火掩盖。伸手抬起苏丽的下颚,轻轻磨蹭着。苏丽不由得身子一抖。

    “丽儿可是怕我?”

    苏丽不知李启瑞要做什么,但是还是顺着话说下去:“丽儿那会怕瑞哥哥,丽儿整个人都是瑞哥哥的。”眼眸含情,言语娇羞。

    李启瑞神色莫辨的笑笑,将苏丽扶起放到自己腿上,苏丽顺势便靠在了他身上。

    郎才女貌,若不是地上还有茶杯的残骸,女人脸上还残留着五指红印,这当真是一对恩爱的眷侣。

    “丽儿感觉那五大公会的会长怎样?”

    苏丽听到这话岂会不知李启瑞的想法:“那五人哪有瑞哥哥好。在丽儿心中瑞哥哥是最好的。”

    “那丽儿怎么还凑到混沌医馆馆长的身边,嗯?”李启瑞声音轻轻的,但在苏丽耳中确如同催命符一般。

    苏丽笑笑:“哪有,丽儿不过是向那人说声对不起的。”抬头看着李启瑞的双眸:“丽儿是怕自己的莽撞惹得那人有些不快,坏了瑞哥哥的名声呢。”娇嗔着:“莫不是瑞哥哥就是因为这件事生了丽儿的气。”眼中适时的泛上委屈,好生可怜。

    李启瑞揉揉苏丽的头发,笑着柔声道:“怎么会,瑞哥哥可是最爱丽儿的。”又抚上苏丽的脸颊,手中一阵柔光泛起,带光芒消失后,那脸上哪还有半点红印:“刚刚是不是打痛了?”

    李启瑞此时温柔的声音在苏丽心中泛起一阵涟漪,恍惚间,她好像感觉眼前一切,之前自己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眼前的男子还是那个将自己捧在手心里宠着的人。可是当苏丽看到李启瑞再没有半死温柔神色的双瞳时,猛地惊醒。一切都不一样了,不是吗。

    “没有。丽儿是瑞哥哥的,瑞哥哥怎样对丽儿都行。”认真的看着李启瑞:“因为丽儿相信瑞哥哥是不会伤害丽儿的对不对。”天真的小脸映在李启瑞的眼中,不知怎么李启瑞心中突然一痛。恍然一觉,一阵难以遏制的怒气涌上心头:,捏住苏丽的下颚,俯身到她身边轻声:“瑞哥哥当然不会伤害丽儿。”还未等苏丽反应,只听李启瑞接着道:“既然这样,丽儿陪瑞哥哥做些欢愉的事情可好。”

    苏丽脸色猛然一白,却仍旧娇羞的看着李启瑞:“全凭瑞哥哥喜欢。”

    床笫间,苏丽苍白着脸色,血色与白/浊遍布全身,宛如破布娃娃一般,身子却仍旧在不清醒的大脑支配下竭尽全力配合着在自己身上狞笑起伏着的男人,眼角落下一滴清泪。谁可以救救自己啊。苏丽忍不住祈祷着,身体表面上的疼痛,经脉中被虫子啃食的痛苦,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苏丽想起晚上看到的那个清冷男子,卑微的乞求着他发现自己的求救信号,或许,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与此房间一墙之隔的另一房间。李子赫环抱着林巧坐在檀木椅上,带着半边面具遮住魔鬼一般脸颊的林巧乖顺的窝在李子赫怀中,裸露出的一侧脸颊尽是羞红之色。

    李子赫环抱着林巧手慢慢在林巧背后滑动,一下一下挑动着林巧的心脏,之见林巧脸上羞红之色更甚,身子不自觉的更加靠近李子赫。然而林巧不知道的是,抱着他的男人眼中没有半点旖旎之色,手上的动作与其说是挑逗,更不如说是无意识的习惯。李子赫那双深褐色的瞳孔中不知在算计些什么,不时闪过一丝光亮,又伴有一些懊恼。

    他心中有些不快,这五大公会的会长竟没有一个女的,而且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接近的人。尤其是那混沌医馆馆长,想到那人一身的清冷,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那样高姿态尤其让人不爽。

    然而李子赫转念想到自己看到那男子的身形和那种清冷的气态,若是将这样的人压与身下……真的很想看见那张隐藏在面具下的脸上会出现怎样的羞恼之色……

    将高高在上的人拉下神坛,被自己肆意妄为,那滋味绝对妙不可言。想着想着,李子赫不知觉的气了反应。在华夏的时候,他不是没有试过和男子共赴巫山。但并不代表他好男色,只能说是却荤素不忌。

    再说林巧本就坐在李子赫双腿之上,那李子赫的生理反应自然无比清晰的被她所感觉到。再者说她本就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自代表着什么她心中自是十分清楚。那本就羞红的脸颊更是像是着火一般。

    说起来,自从自己受伤,李子赫就不常动自己了。想到自己的伤,林巧眼中闪过一丝狰狞。然而想到李子赫不眠不休,体贴入微的照顾,林巧眼中的狰狞被甜蜜代替。自己真的是找对了人,眼前的男人一定是自己一生的良人。

    然而现在,林巧抿一下嘴角,不自觉的挪了挪身子,将脸埋在李子赫胸前小声开口:“赫哥哥,你顶到巧儿了。”

    听到林巧的话,被打断思绪的李子赫眼中浮上不耐烦,然而很快被掩盖下去。低头在林巧耳边吹气:“哦?赫哥哥什么顶到巧儿了?”挑逗意味十足,毕竟现在已生火气,自己又不是那种委屈之人。虽说怀中的人自己差不多已经腻味,那张还入的了自己眼的脸已经毁了一半。但毕竟现在还有用处,想到用处,李子赫眼中迸发出算计,嘴角笑容更深。

    “赫哥哥。”林巧哪能听不出李子赫的打趣挑逗,只能羞红着脸凑到李子赫耳边说话。

    听到林巧在自己耳边说的话,李子赫笑容更深,一把将林巧抱起走到内室,放到床上。

    帷帐拉下,衣衫褪尽,一室旖旎。

    再看主厅这边,褪下伪装,身着家居服的古月影捂着脑袋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海葵坐在她旁边,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站在君墨邪身后的林哲轩,伪装出来的那张精巧的小脸一片娇红。

    古月影歪过头看着海葵那一副恋爱中少女的模样,有些咬牙切齿的瞪了林哲轩一眼,对着海葵开口:“海葵啊,小姐姐啊。你家那位又跑不掉,不用这么盯着。”

    海葵这些日子在古月影没底线的调教下,早已经不是刚出来那个单纯天真不谙世事,动不动就被打趣道脸红的小女孩儿了。眼睛没有离开凌哲轩,最终话语确实对着古月影道:“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那是我家的。我爱怎么看就怎么看。”

    古月影意识语结,颇有种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感慨。看看现在的海葵,又想到开始时那个有些“单蠢”的少女,真不知道海葵的族人见到自家天真的公主变得如今这副“何首乌”的模样会怎样想啊。

    古月影扯扯嘴角:“你开心就好。”跑到君墨邪身边,拿起一旁桌子上的账本一看,一阵头晕目眩:“墨哥哥啊。”翻着账本:“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你看账本呢。”

    君墨邪看了眼明显十分无聊的古月影,有些无奈:“我好歹也是一个商人。”

    “哦。”将账本放下,做到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凌哲轩:“你带着海葵出去溜达一会儿吧,快点回来。”

    “是。”闻言,林哲轩经常性面瘫的脸变得柔和,快步走向海葵,见海葵眼中明显的亮光,古月影有一种自己是恶毒的后妈的感觉。单手撑着下巴看向君墨邪:“墨哥哥,你看凌哲轩现在和海葵在一起,明显不适合藏在暗处了。有什么打算?”

    君墨邪挑过古月影几缕发丝在手中把玩:“凌哲轩在华夏的身份不简单。”两人出门后,说出一句让古月影有些蒙圈的话。

    “什么身份?”转念一想:“不简单的身份能甘愿做一个隐藏在影子下面的暗卫?”

    “身份不简单,不代表自己知道。”君墨邪笑了一下:“华夏几千年的传承,有些事情不比这边世界少。”

    听到这句话,古月影稍加思索就明白了其中深意:“你是说……,这太玄幻了吧。”古月影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想小生过去20年,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接受的完全是科学主义价值观,根正苗红的新世纪接班人。你现在说凌哲轩有可能是非人类……”古月影顿了下:“好吧,我还是可以接受的。知道是什么种族吗?”

    君墨邪有些好笑的敲一下古月影的头:“没确定,但是大概有个猜想,等确定了再告诉你。这段时间过去,就把他调到前面,负责运营。”

    “运营啊。啊!”古月影突然想起来:“云泽商会现在是不是大陆第二大商会?”有些感叹:“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啊。这才两年不到吧。”

    “华夏有一套专门的运营手段,加上一些华夏的一些小东西,很简单。”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也是原本须弥的商会被第一商会的陆家打压太惨,才让我们有可乘之机。现在陆家反应过来,也会开始打压咱们的。”

    “没事,我相信你。咱们泱泱华夏过来的人才还玩不过那些人?”拍拍胸脯:“再者说,就算有一天,我说万一啊,你破产了还有我们呢不是。”

    君墨邪摇摇头:“你啊。”

    “话说啊。沐叔,瑾源哥还有骨头哥哥啥时候过来啊。”望眼欲穿的看着门口:“天都这么晚了。”

    “困了?要是困了就去睡吧。”

    古月影摆摆手:“困倒是不困。”眼中有些思量:“我总感觉李启瑞有些违和。”

    “武者第一工会?”

    古月影点点头:“但是说不上来。再就是按照须弥这边的尿性来说,不属于这片大陆上的东西规则是不会允许出现的。所以苏丽身体里真的是蛊虫吗?”

    “规则在慢慢改变。”君墨邪开口:“你忘记公会准则已经开始消失了?”

    想到医馆书阁里那纂刻公会准则的石板,如今上面的文字已经消失的差不多,古月影皱眉:“不知怎么,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滋味。瑾源哥说这段时间华夏这边会爆发内乱。但是总感觉没有那么简单。”

    古月影看着君墨邪难得的认真:“我总有种有人在推动所有事情发展的感觉。”

    “别想那么些,你负责好好玩就行,出了什么事情有我们呢。”君墨邪安慰的揉揉古月影的脑袋:“若是不喜欢。我们现在就能制止这场内乱。”

    “也不是,这场内乱总要发生的,早点出现早点好。毕竟我们的大敌人可是大陆上那些顶级的家族和宗门。宗门还好,那些家族可不会放任我们继续壮大。再者说,咱们的终极目标可是回家呢!”握拳:“回家,回家。”

    “可能是我想多了吧。”揉揉脸:“毕竟写手的脑洞无极限。嘿嘿。”傻笑到:“我现在还是等着骨头哥哥的信,和医馆的资料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