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小说 > 最后一位龙虎山大天师 > 第二章 见鬼!
    那次事件不久,火葬场里便来了一具女尸。当时之所以我对那具尸体记忆深刻,是因为她是被警察送过来的。

    说起来被警察送过来的尸体也不少,什么出了车祸缺胳膊少腿儿的,受了毒杀一脸铁青的,应有尽有,这种事情在火葬场而言不足为奇。可是唯独那一具属实奇异,说是啥新型病毒携带者。

    那天我正在和同事在火化室里忙着烧尸体,突然门被打开,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人抬着具尸体就走了进来,尸体放在一个担架上,只能模糊看出是一个女性。

    为首的是个粗眉大眼的家伙,说话毫不客气。“你们这儿谁是烧尸的?”

    烧尸体的只有我和我同事,但我那个同事却分外胆小,尤其是怕警察,传闻说那家伙以前进过监狱,所以遇到警察制服的人,就特别害怕。

    见到那家伙缩到一边的那个怂样,我只能硬着头皮顶了上去,“我......我们就是。”

    那个大眼儿看了看我,拽了拽帽子,挡住了小半边脸,冷声说道:“我告诉你,这具尸体感染了新型病毒,你们赶紧烧掉!”

    “要是敢耽误了,病毒被传染,拿你们是问!”那大眼儿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干净利索,根本不留人一点余地。

    只留下我愣在当场。新型病毒?那是啥?

    会不会死?

    想到死,我不知道为啥立马想起那天假死的尸体,心里一阵胆寒。

    既然这些人能堂而皇之的抬着这具尸体进到火葬场,那这件事八成就假不了。

    “咱们赶紧烧了吧,土豆,这事儿可不能耽误。”

    我那个同事个子矮,顶多就一米五多,偏生又生的胖乎乎的,怎么看都像个胖土豆,所以人送外号“土豆”。

    土豆这小子别看人长得胖,脸大的同时那双眼睛却是长得特别小,就是那种传说中的耗子眼。只见他那双小眼睛滴溜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极为胆大的走到了那个尸体面前。

    尸体还盖着白布,从那个玲珑曲线可以看出是个女的,大概也就一米六多,但胸口那个隆起部分却分外挺拔,在白布上分外显眼。

    土豆瞅着那具尸体,琢磨着是想到了许多年前受到了警察叔叔的恶气,竟然冷笑着说道:“哼,这群条子想让我烧我就烧啊,妈的,我就不烧!没想到我这个老土豆也有拿住那群条子的一天!”

    “虎生!这个尸体明天再烧!”土豆一声令下。

    “明天?”这个尸体可是传说中的新型病毒啊?要死人的!

    我急忙说道:“明天怎么行?这个尸体不是很危险吗?万一他们说的新型病毒真的被传染到别人,我们岂不是成了罪人!”

    “怕啥!”土豆挥了挥手,冷笑道:“放心吧,准没事。这群狗皮子就会胡说八道。新型病毒?我才不信!”

    这个时候的土豆简直就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竟然随手掀开了盖着尸体的白布,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呆住了。

    死者是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姑娘,模样清纯可爱,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只是有些稍显凌乱。她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鼻梁挺直,性感的小嘴微微张着,表情很安详,像是睡着了似的,只是没有血色。

    而令我们俩惊讶的是这具尸体竟然是裸尸。

    身为火葬场的工作人员,其实裸尸我们见到的并不少,但这么年轻漂亮的却是第一次见到。别看我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小伙子,其实连个对象都没谈过,见到这种场面立马就脸红了。

    反倒是土豆这小子像是着了魔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尸体,身体也是一动不动的,再看他的表情也是十分呆滞。这情景在本就很恐怖的停尸房里,显得更为惊悚。

    “土豆!土豆!”我急忙呼唤他。

    “啊?”土豆忽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原本呆滞的眼神开始慢慢有了光彩,只不过到最后竟然写满了恐惧。

    “虎生。”土豆唤了我一声后,转头望向那具尸体,咽了口唾沫,向后退了两步,颤声说道:“虎生,你看没看到她刚笑了?”

    尸体笑了?

    难不成有鬼?

    想到这儿,我整个身子瞬间僵硬,“不会吧。土豆你可别吓我。”

    土豆还想要说什么,却忽然被一道声音打断。

    “真他娘好看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许老酒已经站在我俩身前,土豆也被吓得把手缩了回来,等抬头看到是许老酒,才舒了一口长气,白了一眼,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老小子。”

    许老酒瞅着那具尸体,呵呵笑着,过了会儿语气奇怪的问道:“这具尸体是咋回事?你们俩咋还没烧呢就给扒光了?”

    “许老哥,事情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急忙解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许老酒一边听一边点头,再加上土豆在一边添油加醋,竟然也觉得应该把这具尸体放上两天,好好杀杀警察的威风。

    本来许老酒对这种事情根本做不了任何决定,但那次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竟然就真的就那么做了。

    所以那具尸体当天并没有烧掉,这件事情我们也没有向上汇报,只是把尸体放在冷冻箱里。

    或许是因为冥冥之间上天注定,当天晚上下班,我回到住所的时候才发现钥匙竟然不见了。不用想,肯定是落在了火葬场的更衣室里。

    无奈之下,只能再次返回了火葬场。我回去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八点,除了看大门的大哥,整个火葬场一片黑暗。说实话,我是极其不愿意这个时候回来,到处漆黑一片,阴森森的,光是这么走着,全身的汗毛就立了起来。

    我刚开始走着,到后来竟然跑了起来,只想着赶快拿到钥匙,离开这让人害怕的地方。

    等拿到钥匙,刚走出更衣室,一歪头竟然看到冷冻室的灯开着。

    怎么可能开着?

    下班的时候是我最后一个走了出来,冷冻室的灯也是我关的,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亮着?是谁又回去了吗?难道是和我一样丢了东西?

    这么想着,我就又向着冷冻室走了过去。等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很轻微,说不清里面在干什么。

    不会是闹鬼吧。

    “哪里有那么多鬼。”我拍拍胸脯,咽了口唾沫,不由得安慰自己,从门上轻轻地推开了一道缝,一探究竟。

    然而等看到门内的景象,我险些惊叫出声。

    门里面是早就应该回家大喝特喝的许老酒,他此刻下身光着,一旁便是上午送来的那具女尸,蒙着尸体的那块白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掀开,白晃晃的身体分外刺眼。

    天啊,他这是要干什么。

    只见许老酒手里还拿着酒瓶子,他脸上淫笑着,仰起头咕嘟喝了一口酒,竟然随手扔掉酒瓶,然后搓了搓手,竟然翻身压了上去。

    都已经到了这份上,我自然能看出来他是想干啥。虽然我早就知道许老酒是个老光棍,几十年没能碰到个婆娘,但是真是没能想到他能干出这种丧天良的事情。

    不行,这种缺德事情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呢,必须要阻止他。

    也顾不得许老酒的面子挂不挂的住,我推门便要进去。然而这时候院内突然起了一阵怪风,卷着数不清的落叶就向我背后扑了过来,一个猝不及防便把我仆倒在地。

    这股风正好吹在门上,门吱呀一声开了。

    我正因为这一下疼的呲牙咧嘴,却忽然听到了一声尖叫。

    许老酒的声音,似乎很惊慌,很恐惧。

    等我抬起头来,却发现许老酒已经趴在了冰冷的地面,枯皱的老皮上布满了落叶。而那具女尸披头散发,那张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偏不倚的扭向了我。

    最让人恐怖的是,那张本来就美丽的脸孔,竟然在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