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小说 > 最后一位龙虎山大天师 > 第十三章 僵尸
    看着追魂符在半空中缓缓飞行,我对着师父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师父哈哈大笑着一巴掌排在我脑袋上,无比臭屁,“好徒弟,这马屁拍的为师着实舒坦啊。”

    我摸着后脑勺,忙跟着笑道:“这都是师父教导有方。”

    “有方个屁!”师父忽然就变脸不笑了,又一巴掌排在我脑袋上,道:“快追,你再拍马屁,一会儿这符也跟丢了!”

    说完师父就大步流星向前走去,我撇撇嘴,也急忙跟了上去。

    说起来我们下车的地方是个小镇,叫做八仙镇。相传当年八仙过海的时候,八仙曾经在这里歇过脚,等吃饱喝足之后才一齐飞上天,八道白虹一闪而过,那景象被这镇里不少人看到,所以这个镇子才叫了八仙镇这个名头。

    镇子上来回过往的行人不少,街上都是摆摊儿的,不敢说是人满为患,但这个镇子真的在这一带已经算是极为繁华的地方了。

    我就是这一片儿的人,这个镇我也来过几次。虽不敢说太怎么熟悉,但怎么也比我师父强。所以我就自告奋勇走在师父的前面,轻车熟路的在人群中穿梭。

    说来也怪,追魂符在半空中飞行的方位,都是人多的地方。人越是多,越是拥挤,追魂符就越是往哪儿去。

    “有啥好奇怪的?那娘们既然想甩掉我们,肯定得往人多的地方去啊。”师父的声音幽幽从身后传过来。

    偶尔我也会回头看看师父是不是跟上我了,但每次看的时候,他总是跟在我身后一米左右,看似脚步轻轻慢慢,速度却一点也不慢,始终吊在我身后,无论怎么左拐右拐,钻进人群或者进到不知道拐多少弯儿的小巷里,他始终都在。

    我虽然觉得奇怪,但其实心里也没觉得有啥,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觉得有多么神奇。毕竟我连会飞的符纸都见了,再看到这种状况还有啥新奇的。

    符纸最终停在了一个小胡同边上。

    我和师父躲在一旁,符纸就在在我们头顶盘旋。

    胡同两旁都是些普通民房,而胡同的边上是一间小面馆,隔着玻璃我看到那个大姐正坐在里面吃面。

    我指着那间饭馆道:“师父,你看,那个大姐在那儿!”

    师父白了我一眼,“我眼不瞎。”他扭头左右观察,看到那间小面馆对面正巧也有一间小饭店,指了指那儿,对我道:“走,带你吃饭去。去那儿正好盯着那个娘们,保准丢不了”

    别说,走了这么久我早就饿了,可是...

    我抬头望了望天上还在盘旋的符纸,还没来得及说话,师父就说道:“都跟着这符纸走了一路了,你都不怕让人看着,怎么?现在人少了,你倒怕了。”

    我撇撇嘴道:“会飞的符纸是会吓死人的。再说,先前符纸是飞着,别人觉得奇怪也只当是风吹的。可现在这符纸就在我们脑袋瓜顶上转圈啊,这怎么看也太不正常了。”

    师父点点头,“不用你说,我也得收了它。既然我们找到了这娘们,这张符也没啥大用了。”

    说着,师父掐了个手决,低声喝道:“收!”

    那张本来在我们头顶盘旋的符纸,忽然像是得了什么命令,“嗖”的一声就飞到师父手中,师父将符纸仔细叠好,“走,吃饭去。”

    我们进的是一家正宗的东北小菜馆,一进屋子就是扑鼻的肉香味儿,我咽了口吐沫,这才想起来我好像很久很久都没吃过大肉了。

    我和师父挑了个靠窗的位子,正好能看到对面的大姐。

    “师父要不要,咱们点俩菜?”我试探问道。

    “那要不要咱们师徒俩再喝点?”师父嘲讽我一句,自顾自点了两份面条,一边盯着对面的大姐一边吃着。

    我看着清汤寡水的面条,叹了口气,奈何肚子不争气啊。

    可是刚吃两口,师父忽然招呼我,“虎生别吃了,那娘们走了。”

    我嘴里还吃着面条,急忙瞅向窗外,果然那个大姐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此时已经出了面馆的门口。

    我和师父,急忙付了账,跟了上去。

    这次我俩算是学聪明了,静悄悄的跟着。果不其然,这个大姐走了一会儿,看看没人跟踪她,就又回到了坐车的地方,然后坐上了一辆开往西顾庄的地方。

    坐车的站点乘客很多,我和师父混在人群里,也坐上了这辆车。

    我们两人坐在最后的位置,尽量不引起人的注意。

    师父悄声问我,“这西顾庄是个啥地方?”

    我也悄声:“西顾庄离我们那儿不算远,不过它同我们村一样都是在深山老林里,而且他们村很穷,哪怕咱们国家都改革开放了,他们村还是连续很多年都是特贫村。不敢说他们村穷到吃不上饭,但这十里八乡的就他们村光棍多。”

    师父愕然道:“光棍多?”

    我点点头,“因为太穷,娶不上媳妇啊。”

    师父一脸尴尬,不知道说啥。片刻后,我更压低声音,道:“而且啊,我听村里的老人们说,这个村从古时候开始就是有名的盗墓村,全村无论老少都会一点盗墓的本事,据说他们村盗过的墓数不胜数。”

    师父听完后,不知道为什么脸色开始不好看,皱着眉,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片刻后,他才问道:“盗墓这个行当可是很发财的,随随便便倒腾出个东西就能成为百万富翁,可他们村怎么会成了特贫村。”

    我摇摇头道:“不知道,可能是他们大多数人丢了手艺也说不定。”

    师父偷瞄了一眼坐在前面的大姐,“这可说不准,比如我们前面那娘们,他们家肯定就是个盗墓的大户人家。”

    我点点头道:“这样的话,事情就对上了,这个大姐家里绝对是盗墓的!”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车已经到站了,正是西顾庄!

    车上的人们陆陆续续下了车,那个大姐也下了车,我和师父坠在人群最后。

    那个大姐看来是并没有发现我们,抱着孩子径直进了村子。

    “跟着她!”

    西顾庄果然名不虚传,真的很破旧。整个村子都还是以前的土坯房,甚至好多人家连窗户都没有,只是随便找了个塑料布糊上了。路面是坑坑洼洼的土路,一步一个坑,要是小汽车进来,肯定得死在路上。

    我们下车的时候都到了傍晚,整个村子都陷入了宁静,家家户户烟筒里开始冒出青烟,我们远远坠在那个大姐几十米外,一直到快出了村子,才看着她转身进了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格外的破旧,半米多高的围墙上有好多窟窿,充当大门的栅栏也是用小树枝编成的。正房不高,但整个房子乌漆嘛黑的,好像是被火烧过。

    那个大姐进入之前,屋子里是黑着灯的,等她进去了,灯光才亮起来。

    我和师父悄悄跑过去,蹲在围墙下面挡住身影,我问师父,“师父,咋办?咱们闯进去?”

    师父躲在墙根,忽然嗅了嗅,眉头紧皱起来。“妈的!有尸气。不好,这屋里有僵尸!”

    话音刚落,我和师父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好像是野兽嘶吼的声音!

    “虎生快走!咱们去看看!”

    所谓尸气,并不单单只是指尸体的气息。一般的尸体就算是有所谓的尸气,对人的伤害也不算太大。

    而我师父嘴里所说的尸气,我是知道的,那是僵尸所散发出的味道。

    这种味道恶臭刺鼻,让人作呕,甚至还伴有毒性。

    只要有这种味道传出,一般来说就是有僵尸出没了!

    师父率先冲了过去,一脚把门踹开,我紧随其后,可进门就惊呆了。

    只见屋内摆设简单,只有一床土炕,一张桌子,连个简单的衣柜都没有,可谓算作家徒四壁。

    而先前那个大姐此时正坐在地上,呜呜的哭泣,地面上则是撒了一地的米饭汤。

    与大姐相对的另一边,赫然是一个用铁链拴住的男人!

    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个男人脸色铁青,七窍流血,一嘴锋利的獠牙,正在那里来回扭动身子,拼命的嘶喊,想要挣脱出锁链的束缚。

    显而易见,这个大姐就是被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弄倒在地的。

    师父见状,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也不见如何动作就贴在那个男人脑门儿上。

    然后他低声喝道:“天地清明,太上正法,邪魔妖祟,速速镇宁!”

    师父符咒念完后,那个男人果然浑身一抖,低下头,慢慢安静下来。

    我也趁机扶起大姐,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等大姐抬头看到是我,一脸震惊的表情,紧接着眼神慌乱,刚想要说话,却被师父打断了。

    只见师父一脸怒容,指着那个男人高声喝道:“无知妇人!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是僵尸啊!是咬你一嘴就让你立刻死掉的狠家伙!你也敢把他锁在家里!”

    大姐听后低下头,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他...他是我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