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小说 > 最后一位龙虎山大天师 > 第十五章 赵铁牛
    师父所有的银针下完之后,额头上已经出了满满一层细汗,看的出来,这次扎针对他消耗也是很大。

    他深呼一口长气,退到一旁休息。我看了一眼那个满脑袋都是银针的男人,越看就越像是个刺猬,越看就越觉得好笑,再也没有刚才那种目眦欲裂的可怕样子。

    这时候再看这个男人,才发现他不过就是个长相平凡的汉子,只不过他长得特别显老,甚至让人觉得他有五十岁左右。

    我知道,那就是他长期盗墓,被古墓里的尸气阴气侵蚀所导致的结果。这次,就算是把他救过来,他也注定活不过五十岁!

    那些古墓封存在地下千百年,甚至几千年,不知道当年埋葬了多少陪葬尸体,自然是充满了阴气与尸气。

    下墓一次两次或许不显什么,但长期吸进这种东西,累计下来会对身体内脏将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寿命自然也会随之减短。

    像他这种提前衰老的现象,也是寿命缩短的症状之一。

    师父在一旁休息,有些疲倦的对我说道:“虎生,你去瞅着他,一刻不能松缓,等银针变黑了,你再叫我。”说完师父就在地上盘腿而坐,闭上眼睛,呼吸也慢慢开始轻微起来。

    打坐?

    我以前倒是看过许多武侠小说,那些书里的人都是像师父这般打坐回复内力,难道师父除了法术和医术,还会武功,乃至所谓真气?

    只是见师父闭着眼睛打坐,我也没好意思打扰他,再去问什么。便走到男人身边,仔细观看起来。

    男人这时候安安静静,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看这个惨状,跟死了差不多,只不过他胸膛依旧有起伏,证明他还是活着的。

    男人脑袋上被师父扎满了银针,尤其是在太阳穴两侧扎的最多,足有七八根之多。

    太阳穴自古就被称为“奇经外穴”,是人类最为致命的一个穴道,龙虎天书上就有一种手法,用来打击太阳穴,轻则昏厥,重则殒命。

    “师父!师父!”我还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忽然瞥见男人脑门上的银针忽然蔓延起一片黑色,紧接着,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所有银针就都变成了黑色。

    师父听闻睁开眼睛走了过来,见状又从腰间的小盒子里掏出一副手套。

    这手套的材质可算是神奇,竟然不是平常手套那般用布做的,反而是用一种白色的金属制成。虽然是金属质地,但戴在师父手上竟然一点都看不出僵硬。

    我疑惑问道:“师父,这是?”

    师父坐在炕边,仔细看了看那个男人的状况,然后伸手开始拔针。

    奇怪的是,师父那副手套刚一接触到银针,银针上的黑色的东西,便如潮水般消融不见。

    等师父拔完了针,又将针和手套仔细放回贴身的小盒子,这才对我说道:“你刚才看到银针上的黑色,就是我用银针拔出来的尸毒。尸毒这玩意可霸道着呢,哪能用手碰。我那副手套是特制的手套,百毒不侵,是师父我当年求高人特制的。”

    我点点头,看了眼安安静静躺在炕上的男人,“师父,这男的这就没事儿了?”

    师父笑道:“当然不是,你忘了咱们俩为啥盯上那个娘们儿了?”

    “尸蟞!”我脑海里闪过那个孩子铁青的脸,“他身体里还有尸蟞!”

    可是我又想到那个孩子胸口是血筋爆起的样子,“可是,师父,这个男的胸口上除了伤疤,也没有其他的异样啊。”

    师父点点头,皱眉道:“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像他这种状况,尸蟞进入体内,身体上却没有异样,一般来说,基本就已经成了死人。可他除了中了尸毒,却没有半点儿被尸蟞钻到身体里的迹象。”

    我试探性问道:“难道没有被尸蟞...?”

    “不可能!”师父斩钉截铁道:“我敢确定,他身体里绝对有尸蟞。出现这种状况,可能真的有对付尸蟞的高人相助吧。”

    说完师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低声念了几句符咒,符纸不点自燃,等符纸快要烧完的时候,师父对我低声喝道:“虎生,掰开他的嘴!”

    我知道师父要开始驱除尸蟞了,急忙凑过去,把那个男人的嘴掰开,师父一把将燃烧的符纸塞了进去!

    别说,这招还真是管用!

    符纸塞到男人嘴里后,这个男人忽然就从床上蹦了起来,嘴里还模糊的直叫唤,“烫!烫!”

    男人叫唤了两声,就如同白天的那个孩子一样,弯下腰哇哇大吐起来。而且他吐出来的都是一些乌漆嘛黑的脏水,奇臭无比,不一会儿这屋子里都要臭的呆不了了。

    他吐完了之后就晕倒在床上,再也不动弹了。

    师父急忙从那滩呕吐物里夹出尸蟞,就拉着我夺门而逃,大口大口呼吸外面的空气。

    那个大姐就在门外等着,见我们跑了出来,估摸着也是心里着急,就要往屋里去看她男人。

    可不一会儿,也捂着鼻子跑了出来,我们三人缓了好久,大姐才问道:“道长,这是咋回事啊?怎么这么臭?琳儿那会儿也没臭到这种地步啊?”

    师父无奈道:“你男人差点成了僵尸,半条命都没了,身体里都是腐物之气,再加上身体里的尸蟞,吐出来的东西能不臭嘛?”

    这个大姐就算是盗墓家庭,可从没下过墓,能知道尸蟞这玩意儿就已经是她的最大极限了,又哪里听的懂师父这些话。

    可师父嘴里又是说尸蟞又是僵尸的,再和刚才那股臭气联系上,大姐还以为自家男人是没救了,当下眼泪又涌了出来,“那我家男人是没救了吗?”

    师父这次难得没有发火,不过眼神却是无比的严肃。

    “你家男人没事了。”

    “没事了!”大姐惊喜的抬起头,脸上还挂着眼泪,“我男人真的没事了!”

    师父缓缓道:“没事了,就是现在还动不了,得修养半年。还有,你男人醒了之后,你一定要警告他,再也不许下墓,若是还有下次,神仙也救不了他!”

    大姐慌忙点头,如小鸡啄米,“经历了这次事情,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他再去干这种下三滥勾当了。要不是您,我男人,他......就没救了。您的大恩大德,我魏淑芬一辈子做牛做马给你报答。”

    说着就要跪下,师父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功夫,只见伸手胳膊一转,大姐就被扶直了身体,只听师父道:“做牛做马不必了,现在你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为什么你家父子二人都被尸蟞钻进了身体,却没被尸蟞吞食掉内脏。”

    “而且”师父盯着大姐,一字一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都中了招,而你却没事!”

    大姐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神情,我在一旁听师父所讲,再看这个平淡无奇的大姐,忽然就觉得她开始高深莫测起来?

    难道大姐就是那个能够对付尸蟞的高人?那为什么她不直接把他们父子二人的尸蟞驱除掉?

    许久以后,大姐才叹口气,开口说道:“道长,您猜的没错。抑制住他们两个身体内尸蟞活动的人的确是我,但我并不会驱除尸蟞。”

    师父这时候表情,竟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声音微颤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这本事,是从哪儿学的?”

    大姐沉默片刻,摇摇头,“对不起道长。我不能说。”

    师父握紧拳头,轻声吐出三个字:“赵铁牛。”

    大姐吃惊的抬起头,瞪大眼睛,惊讶道:“您认识那个老神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