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超维术士 > 第1511节 水纹女巫
    推开绯红色的落地帷幔,安格尔与指甲婆婆走进了大厅中。

    辅一进入,就听到耳边传来了咕噜噜的沸水声。

    循声望去,却见背对着他们的一个金发女子,坐在长桌前,提着一个精致的茶壶,往水杯里倒水。袅袅的白烟,与浓郁的茶香,飘满了整个大厅。

    沸水的声音,正是从茶壶里传来。

    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金发女子站了起来,转过身。

    这是一个从体貌来看,非常年轻的女巫,一头金灿灿的头发,就像是仲夏午后的阳光,耀眼却不灼目。她的面庞被一层水色薄纱遮掩,但依旧可以隐约看到动人的五官,耳垂上戴着浅蓝的水晶坠,身上穿着带有鱼鳞纹路的蓝色长裙,在头顶发光石的光源下,蕴荡出一种大海的波纹。

    “帕特巫师,请这边坐。”她的声音温和舒缓,就像是一圈柔波,让人不自觉的松下心防。

    安格尔与指甲婆婆入座后,她将之前倒的茶水,放在两人面前。

    “这是用静流水泡的羊爵花红茶。”简单的介绍了一句后,她的目光看向安格尔:“帕特巫师,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恕我冒昧,却是借着婆婆的名义将你邀请过来。”

    “无妨,原本我就打算,找机会去正式拜访水纹女巫。”安格尔轻声唤出她的名号。

    水纹女巫微微一笑:“这里只有私人,就不用叫我外号了。你可以叫我法琳娜。”

    法琳娜在简短的寒暄之后,便说起了正题:“我想,帕特巫师应该已经知道,我邀请你的来意了吧?”

    “海洋韵律?”安格尔轻声道。

    安格尔和法琳娜当初在见证仪式上,曾经见过一面,当时法琳娜就表现出了对海洋韵律的好奇。直言,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能真实体验一下。

    所以,当他得知是水纹女巫邀请她的时候,安格尔就想到了见证仪式上的那番话。再加上指甲婆婆透露,法琳娜这一次回天空机械城还与他有些关系。

    他自然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海洋韵律。

    “是的。”法琳娜也没有否定,点点头:“其实,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海洋韵律的事了。虽然我不是深海之歌的人,但我毕竟是海洋巫师,与深海之歌的人有一些联系,所以我知道,海神对你炼制的海洋韵律,一直惦念不忘。”

    “听说,之前因为位面融合之事,海神也去了帕米吉高原,他还特意去找过莱茵阁下聊海洋韵律的事,想要借莱茵阁下之手购买海洋韵律,不过最后他吃了个闭门羹。”

    “听闻之后我就很好奇,能让海神都念念不忘,想来海洋韵律应该有什么奥妙在内。”

    “不知道,我可以亲身体验一下吗?”

    因为之前在见证仪式上,法琳娜已经说起过这事,故而当她这回直接提出要求时,安格尔倒是没有觉得唐突。不过,法琳娜自己可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又补充道:“当然,我会付出相应代价,给予交……”

    话还没说完,放在桌子上的茶壶,突兀的发出的“咕噜噜”的沸水声响。

    法琳娜皱了皱眉,看向茶壶。

    安格尔也看了过去,之前他还没注意,可现在仔细去观察这茶壶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这个茶壶的造型有些熟悉。

    好像和之前那个魔术师的蔷薇纹茶壶,形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茶壶上是荆棘纹。

    在安格尔这么想着的时候,茶壶的壶嘴,喷出大量的气雾。

    壶盖也开始摇摇晃晃,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借着摇晃时,壶盖产生的缝隙,安格尔隐隐看到了壶内,似乎有一双小眼睛。

    看到这,他的表情越发的古怪。

    且不说这个茶壶与魔术师茶壶有没有关系,茶壶内有某种生物,意味着眼前的这杯茶,是它的洗澡水?

    安格尔还在纠结洗澡水的问题时,壶盖突然被一阵气流冲到高空,同时,一只小水獭从壶内跳了出来,浮在半空中,高声的大叫:“咕噜咕噜!”

    这只小水獭,和之前魔术师茶壶里的水獭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魔术师的水獭戴着一条珍珠项链,这个小水獭却是捧着一朵鲜艳的红花,如无意外,就是羊爵花。

    “不好意思,可能有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发生。”法琳娜露出歉色。

    话音刚落,小水獭再次叫喊起来:“咕噜咕噜!”

    随着它的叫喊,一个水泡突然从它嘴里吐了出来,一开始这个水泡还很小,可当它接触外界的空气后,水泡倏地变大变大,最后长成了一人大小。

    而水泡内,最初是模模糊糊的雾气,看上去并无异样。

    不过,安格尔却是感觉到,水泡内有一种非常古怪的空间能量。

    当水泡到达一人大小时,空间能量蕴含度达到最高,同时模模糊糊的雾气里出现了一道黑影。

    “砰”的一声后。

    水泡炸裂,在大厅中落下纷繁的水花。一个人影,则趔趔趄趄的落在了桌面上。

    “哎呀呀,好险好险。还好咕噜没有抛弃咕嘟,要不然我今天可就栽了。”一个熟悉而又轻佻的女声,传入安格尔的耳中。

    当水花制造出来的雾气逐渐散开,能够看到,一个戴着黑白条纹魔术帽的少女,大大咧咧的盘腿坐在桌面上,大口的舒着气。

    “肯定是水底下那个可恶的家伙搞的鬼,要不然,我怎么可能突然陷入迷糊,被人给抓了现形。下次如果见到他,我肯定把他……”她的嘴里不停的骂咧着各种脏话。

    好半晌后,她的气也舒完了,话也骂够了,这才注意起周围的环境。

    “咦,这里的装饰,好像不是在巫师塔啊。”

    在她嘀咕的时候,坐在桌前,也是她盘坐时正对着的水纹女巫,额头上隐隐有青筋在跃动:“夏莉,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立刻给我滚下来!”

    伴随着一股强而有力的波荡,夏莉只觉得眼前一阵昏花,就被重重的从桌面挑飞,最后几乎是面朝地的摔落在沁凉的地板上。

    嘶嘶——夏莉倒抽一口凉气,不久前才被卡佛莲狠狠的击中胸口,现在又摔在地上,疼的她表情都变形了。

    不过,无论夏莉表现的多疼,法琳娜都没有任何的表示,表情极为冷漠。

    唯有在她身边悬浮的蔷薇纹茶壶,飘到夏莉的脸颊边,一只小水獭从壶嘴里钻出个脑袋,蹭了蹭她的脸庞,不过当它感知到空气中凝滞的气氛时,又害怕的钻回了壶内。

    夏莉好不容易缓过来,慢慢的站起身,嘴里嘀咕着:“我只是借了咕噜的路,从被恶人包围下,逃了出来,我其他什么都没做啊……”

    话音刚落,夏莉就看到了坐在法琳娜对面的一位银发老太,她的表情瞬间一变:“指甲……婆婆?!”

    夏莉还看到,指甲婆婆旁边似乎还坐了个人,不过因为视角的关系,被法琳娜给挡住了,没有看到是谁,只能看到黑色的衣角。

    但她此时已经管不了其他了,既然指甲婆婆在此,想来肯定是一个类似茶话会的时间点,她不仅半途闯进来,还一屁股坐在桌子上,也难怪一向纵容且宠溺她的导师法琳娜,气的脸都黑了。

    这不仅仅是失礼的问题,还很有可能得罪指甲婆婆。

    思及此,夏莉原本还觉得委屈的脸,瞬间一变,宛若最好的演员,露出了诚挚而又愧疚,同时还带有一分害怕、一分怯懦、一分羞惭,拿捏出了最能让人不反感,却又愿意倾听她编鬼话的真诚表情。

    不过,夏莉拿捏好的表情,以及在脑海里已经开始打起草稿的道歉话,在她走近桌子时,瞬间崩塌。

    因为,在她走近时,终于看到坐在指甲婆婆身旁的人是谁了。

    一身传统贵族的绅士服,从优雅的领结到棱角分明的衣襟衣带,再到刻有徽纹的纽扣,每一个地方,都一丝不苟,尽显稳重。

    不过,这身打扮,以及纽扣上那纹路,她此刻简直记忆犹新!

    正是之前她在水底,遇到的那个古怪的人!

    夏莉僵硬的抬起头,看向对方的面容,金发碧眼,俊朗温雅。

    她认出了他是谁。

    正是最近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人,安格尔。

    此时,安格尔的嘴角微微勾起,似嘲讽又似无意。

    当夏莉看过去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安格尔的面容化为一片虚无,周围变为漆黑,她仿佛再一次来到了之前的水底……

    夏莉表情尴尬的扶着额,低下头,心中只剩下一个词——

    完了。

    夏莉还记得,导师法琳娜曾经对她说过,她回天空机械城的目的有三,其一是夏莉要参与新星赛;其二是法琳娜最近要闭关炼制一样特殊的物品;其三,就是要见一见安格尔。

    如今,法琳娜和安格尔以及指甲婆婆再聚会,显然就是法琳娜之前一直期待的会面。

    结果,她不仅失礼的坐在桌上。

    还在不久之前,想要去偷安格尔的东西……夏莉现在心情简直五味杂陈,只剩下“完了”,这一个念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