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超维术士 > 第874节 初次实验
    墨忒尔过于珍贵,里昂一听完,毫不犹豫的否定了将墨忒尔栽种在庄园的计划。

    “我并不觉得咱们帕特庄园有能力保留这株墨忒尔。如今,有你和尤丽卡大人在庄园,或许没有问题,可你们终究有一天会离开。说不定,我未来也会离开。”里昂:“所以,如此珍贵的墨忒尔留在庄园,很有可能造成祸患。”

    换言之,就是怀璧其罪。

    里昂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安格尔想了想:“那趁着我在庄园的时候,暂时将它留在这里,以后我离开,带走它或者在它附近设置幻境机关,到时候再说。”

    安格尔最终还是将墨忒尔栽种了下来。

    不过墨忒尔一旦深扎大地,再想带走就只能像当初灰烬时光商旅团那般砍掉树身与树根,这对墨忒尔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故而,安格尔虽然栽种了墨忒尔,但并没有栽种在大地上。

    而是炼制了一方云土。——幻魔岛能漂浮在半空,就是因为云土的关系,而云土是一种特殊材料与“云雾”反应后的产物。

    炼制云土并不困难,只需要按照适当的配料比,按部就班的制作,哪怕非炼金术士都能炼制。

    当天中午,安格尔就将云土胚炼制了出来。

    云土胚只是一个碗,安格尔飞到格鲁镇外,寻了一方沃土填入了碗中。

    很快,这个五米见方的微缩云岛就漂浮在了庄园上空,安格尔在云岛周围设置了一层幻境,让其白日如云雾,晚上则自动遮蔽,不至于被普通的民众所发现。

    紧接着就是栽种墨忒尔了。

    原本墨忒尔是悲伤的掉着眼泪,可当它一入土,那张绝美的容颜终于破涕为笑。

    就连那略微有些发灰的羽毛,此时,在受到沃土滋润后,也变得洁白无比。配合那笑颜,看上去真的宛若“春之女神”。

    里昂在旁看的发愣,如此奇幻且美艳的植物,完全颠覆了他的想象与认知。

    不过,更惊人的一幕却是下一秒。

    当墨忒尔恢复笑容后,树桩开始长出新芽,并且随着新芽的出现,万物复苏的自然气息,开始慢慢的往外传荡。

    墨忒尔的自然气息覆盖的地域如今并不大,却恰好将庄园核心位置覆盖住。

    里昂亲眼见证了,安格尔当初带回来的奶果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变大。奶果树周围的鲜花,也更加的娇艳欲滴。

    不仅仅如此,茶园里库拉库卡的族地,他们栽种的各做微型的果树苗与庄稼,在墨忒尔的气息浸染下,开始抽枝结果,短短时间内,库拉库卡族地便大大的变了样。

    还有一点,里昂能清晰的感觉到。鼻孔呼吸时似乎更加舒畅,就连周围的气温也变得比较宜人。

    “墨忒尔现在处于复苏阶段,用不了多久,它的树桩重新长成一棵大树,其自然气息可以覆盖整个格鲁镇,包括了山地和田园。你到时候也不用担心难民的食粮问题了,只要不偷懒,总不会饿肚子的。”安格尔对还在发愣的里昂道。

    “这还仅仅是最初级的变化吗?”里昂看着眼前的变化,深深叹息一声:“若不是担忧被人觊觎,真想让它永远留在庄园……”

    里昂摇摇头,乘坐着飞舟与安格尔从微缩云岛上飞了下来。

    “以前便觉得巫师的世界,或许精彩纷呈,但一直没有一个概念,直到今日看到了墨忒尔。”里昂感慨:“我现在有些想早日踏上巫师之旅了。”

    墨忒尔的出现,目前只有安格尔、里昂以及尤丽卡知道。但整个庄园的变化,却是有目共睹的,仆人们虽然疑惑,但大致猜到这是超凡的手段,毕竟这对庄园也是好的发展,所有人都乐见其成。甚至当晚,还组织库拉库卡族人,开了一场盛大的宴会。

    不过,当庄园里在热闹歌舞的时候,安格尔却悄悄的离开了格鲁镇。

    半晌后,在夜色遮掩下,他来到了沃特福德。

    这一座曾经在他童年时候,最向往的城市。

    如今的沃特福德,比起此前见到的时候要安宁许多,至少城外不再有饿殍遍野的状况。城内的局面,也相对的稳定,纵然依旧是深夜,还是能看到城内不少的店铺还亮着灯火。

    安格尔没有在繁华的城区停留,而是直接来到了偏远的西城区,这里有一座整个沃特福德最大的监牢。

    安格尔的目的地,正是这座名为黑沙的监牢。

    这里集中了一大批罪犯,其中以死刑犯为主。安格尔来此,就是要用这些作奸犯科的死刑犯,为他的实验提供数据。

    对于如何拯救乔恩,安格尔目前暂时没有其他方法,所以他决定先把弗洛德的提议作为研究方向。

    如果能成,这可以作为一条后路,哪怕乔恩的身体保不住,只要一点灵光不灭,化为梦界居民,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但弗洛德的提议,只是一个设想。具体情况,安格尔还是要一一实验。

    首先,他要实验的便是:人在睡梦中死去,在梦的世界真的能保存完美的记忆、意识与思维逻辑吗?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个以活人为材的实验,安格尔自然不可能用无辜的凡人为样本,所以思来想去,便来到了死刑犯的牢狱。虽然安格尔本人对其他人选择善与恶并无意见,但两者择其一,他更不喜为恶之人。

    关于这个实验,哪怕弗洛德说,已经得到过证实。但毕竟关乎乔恩,安格尔依旧不放心,还是需要实验数据来说明。

    而且,睡梦也分好几种,浅梦、深梦、明梦……不同的梦境情况,也会有不同的反应。

    譬如,现实中很多人做梦,并不知道自己在梦中,而且梦境也混乱古怪毫无逻辑,这种人如果肉身死去,就算化为梦界生物,他能变回现实中那般流畅的逻辑思路吗?

    安格尔抱持着怀疑态度。

    不过,在做这种实验之前,安格尔首先要确认:在睡梦中肉体死亡,梦境是否还存在?

    安格尔潜入黑沙监牢后,在监牢底层的重刑犯关押区域,设置了一个迷雾幻境,然后开始了自己的实验。

    他选择了一个死刑犯,打开梦桥进入其梦。

    这个死刑犯做的是噩梦,不停的被一群女鬼追杀,每一个女鬼都在叫嚣着让他偿命。在这些女鬼中,甚至还有不满十岁的小孩,全身赤果充满污浊。

    “果然是该死的臭虫。”安格尔在心中默念着。

    因为安格尔处于入梦状态,所以想要杀人,还需要其他的方法或者其他同伴配合。

    安格尔选择的是,用幻术控制监狱中另一个重犯来做这个刽子手。

    不过,第一次实验最终以失败告终。

    因为死刑犯死亡的时候,肉体强烈的痛楚,直接将他痛醒了。一旦他醒来,梦境自然无法继续。

    安格尔思忖了片刻:看来就算是杀人,也必须换个方法,至少不能让样本感到痛觉。

    第二次实验前,安格尔先用魇幻之术,屏蔽了一个犯人的痛觉,这才继续实验。

    这一次实验倒是很成功,犯人在无感的情况下死亡了。梦境中他还在做着各种快活的事,殊不知肉身已经死亡。

    不过,梦桥也因为犯人死亡,没有了凭依,在不久后也出现了消失情况。

    安格尔离开了他的梦境后,梦桥也随之消失。

    面对犯人的尸体,他再也无法打开梦桥,也就是说……此人在梦境中还会发生什么,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毕竟,梦的世界如此之大,而且每个人做的梦还都是独立于梦界之外的。每个人的梦,就像是巫师界中那一个个附属世界,没有找到入口,你根本不知道巫师界还会有那么多附属世界。

    想要在如此庞大的梦之世界寻找到这个犯人,基本上不可能。

    而如何解决梦界的落点问题,如何定向落点,这是下一阶段的实验。目前安格尔暂时不用考虑这一点,不过还是觉得有些心焦。

    接下来的时间,安格尔继续测试。

    他需要大量的实验样本,其中需要包含各种梦的类型,还有,不同人在梦中保留的思维逻辑,也是一个记录的重点。

    在这记录的期间,还发生了一些小插曲。

    安格尔发现,其中有七个重刑犯是被冤枉的,成了替罪羊。对于这些无辜的人,安格尔并没有动他们,而是在离开的时候,在典狱长的狱典上,将这些人的信息标记了出来。

    安格尔从黑沙监狱离开没多久,整个监狱就炸开了锅。不过,后续发生的事,安格尔并没有再去关注。

    这一晚,他得到的数据还算充足。不过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所有做梦的人,在梦中都很难保持完整的意识,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人做的是明梦。

    也因此,他无法确定一件事:如果做的是明梦,肉体死亡,在梦中是否能保证意识的完整?

    如果能够确定这一点,才能确证乔恩能否活在梦中世界。

    毕竟,只有拥有完整的意识、情绪、思维逻辑,才能算是一个人。

    否则,就算活在了梦中世界,此乔恩也非彼乔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