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独宠女配 > 628 重重迷雾
    九儿勾了勾唇,弯腰撑着围栏喝着可乐,碳酸饮料劲够足,灌了两口瞌睡醒了大半,也没和钟离多说便看向尚祁等人道“尸体在哪?带我去看看。”

    尚祁点头应允“在研究院,见到你正好,正有个好消息还没说。”

    九儿挑眉“好消息?”

    “伯父回来了…”

    即使心下已有猜测,听闻这句话时九儿也没忍住心下欢喜,三兄妹对视一眼,皆能看出其中如释重负的意思。

    父亲在外奔波,不担忧又怎么可能?只是大多时候都在刻意回避罢了。

    钟离转身看向尚祁“我也一起。”话落便被姬奉宁一扯“你不行。”

    “我真没事!”急的想哭…

    “你…”

    “哥…”

    九儿几步下楼“让钟离随我一起吧,这样行吗?”最后一句是看着尚祁说的。

    研究所平时都做些研究植物及异能因素的事情,尸体送去那,父亲也在的话,说明是要探索死因了。

    这种地方管理极为严格,即使去也会控制人数,再加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基地还未惊动,必然怕会节外生枝,造成人心惶惶。

    尚祁勾唇“走吧。”

    如同大赦,钟离小鸟一般猛的飞向九儿,挽了胳膊便向外走,九儿拿她无法,视线对上,恰好是零二及零五善意的眼神,不由挑了挑眉“不容易啊,能见着你二人如此亲切的冲我笑,别说,还挺吓人。”

    二人却是淡定,闻声不过相视一笑,好在气氛不对,也不好将狗粮撒的太过分了。却不自觉想起初遇之时的剑拔弩张,恨不得弄死对方的仇恨。

    世事无常,就好比昨日还精神利落的梅研,今日便明显虚弱不少。

    到底共事这么久,杜淳不明不白的死因着实让人很难承受。

    研究院设于基地最偏僻的后方,长期做精密之事,并不适合喧闹之地,只是今日却不同,离得尚远,都还能听见其中隐隐传来的劝阻声。

    “队长,你先跟我们回去吧。”

    “你这样,杜大哥会很难受的…”

    情真意切的哀伤,实在令人感同身受,九儿抬眼看去,守在大门处的赫然是林潇潇,而在大门内部,正跪着一个人。

    九儿眯了眯眼,钟离已经率先开口“这是怎么了?”

    梅研叹了口气,低声答道:“薛柔,杜淳的表妹,昨晚她第一个发现杜淳的死,唤来人后通知了长官,随着杜淳尸体送到这,她也一并跟来了,一直跪着浑浑噩噩的,什么也不说,哎…”

    “毕竟是一起长大,她母亲为救杜淳死后便将她托付给了杜淳,这一路走来虽说不够顺遂,到底也算欢声笑语,陡然间生命中唯一一个亲人走了,心下的难受哀伤可想而知。”

    凌乱的头发及沾着血渍的衣物,和那强撑着仿佛一不注意就会倒下的身体,弥漫的痛苦,骗不了人。

    九儿瞧了眼抿唇不言,随着步伐迈进,林潇潇便站在门前静候她们到来“终于来了,长官已在里面等候多时。”

    九儿点了点头 ,便跟着尚祁等人进了屋,款款迈过的身影一闪即逝,却如愿让跪在地上的薛柔感到慌乱。

    六层高的楼阁来来回回的士兵,见人立马站定敬礼,才进入其中,便听见高处龙炎中气十足的呵斥声。

    “给我仔细的瞧,杜淳怎么可能自杀!”

    活到现在谁不是心智坚强之人,更何况杜淳的心理素质在四将之中算是够硬的,自杀,比他杀更令人难以承受。

    “不用看了,这一刀确实是自杀没有错。”

    姬啸天格外有磁性的嗓音普一入耳,便让九儿双眸一亮,步伐忍不住更快了些。

    “他的死状并未有一丝痛苦挣扎,反而脸色自然,这…”

    “爸…”

    清透悦耳的轻唤声让姬啸天一怔,随即笑着转身,迎面而来的便是自家女儿那张明媚的脸,早不是他离开时郁郁寡欢的模样,如今眉眼清晰明朗,浑身都透着一股爽利劲。

    她的女儿都干了些什么,这一路走来可没少听说。

    欣慰的同时,多的是心疼。

    九儿毫不犹豫的扑在父亲怀中,即使面容布满风霜之色,胡须头发都凌乱的不像话,他的父亲依旧很爱干净,身上还是那股带着淡淡烟草的气息。

    她能感受到想要陈述的千言万语,但此时的环境却不允许,九儿极快脱身,静静站在父亲身后,待钟离走近难得羞涩的唤了声伯父,才看着地上用冰床放着的两具尸体。

    若不是尚祁的能量控制,尸体在如今的高温下怕早已变了模样,除了那一刀外在伤口,近乎安详。杜淳的尸体都看不出端倪,作为普通人的摊主自然没任何发现。

    普通人用一点能量控制就够了,制造自杀这种事做起来无一丝难度。

    人死如灯灭,想发现什么很难,对方毫不避讳的让她们发现,自然是有把握的。

    这也是众人头疼的根本原因。

    几人毫不避讳的交谈着,九儿与钟离并未多话,一个个都将注意力放在杜淳身上,唯有钟离一眨不眨的看着死去的摊主,咬着下唇,心口堵的厉害,低低在她耳边说“若不是我,这大叔可能也不会死。”

    昨日回来钟离便与她说笑了几句,那摊主放末世前与神棍一般无二,不过说的话倒准的不行“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可能,伤心难过,不如努力将人揪出来。”

    “九儿说的没错,总有一天,我们会给已逝之人一个交代。”林潇潇推门而入,向龙炎等点了点头,便走近九儿从兜里拿出一个小布袋,钟离眉头一皱“怎么在你这?”

    “大叔将晶石捐献给护幼机构,六阶何其珍贵,听零二说是你的,便想着物归原主。”

    “大叔将赚来的晶石捐给了护幼机构?”

    “没错,天未大亮就拿来了,不过这么会人便没了。”

    轻飘飘的几颗晶石放在怀中,连点多余的重量都没有,钟离怔怔不语,耳边是几人商量半天毫无头绪的内容,良久才转身抬首,红着眼看着九儿“九儿…你帮我。我觉得好难受啊,昨天给晶石的时候心疼坏了,却没想到这漫天要价跟奸商似得大叔竟然这么好,如今他没了命,我真的…好恨我自己。”

    倘若自己能厉害一点,昨晚那女人就得死,杜淳和大叔也不会出事。

    钟离一直因未能将人抓到的事耿耿于怀,如今出了事,心下更不好受。

    “放心。”

    钟离这话彻底让九儿安静不下去,当下迈步走近,旁若无人的观察起尸体来,这等秽物姬啸天是不愿九儿去触碰的,可一见众人明显对女儿寄予厚望的模样,一时便不好多说什么。

    室内缓缓变得安静,尚祁迈步走近,锋利的眉眼微垂,落在那只漫不经心探索的纤纤玉指上“有什么发现吗?”

    这事算陷入死胡同里,需要点特别的思路才行。

    九儿拍拍手起身,接过钟离顺手递来的湿巾擦手“杜长官,昨晚喝了酒?”

    微薄的酒气在尸臭的影响下都有些薄弱了,淡至缥缈的味道,几乎没引起任何人多余的注意。

    尚祁转首看向梅研,后者摇了摇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没喝,后面我去处理巡守队那边的事,忙到半夜回去,还没坐会就收到他出事的消息,细细想来,是喝了酒的。”

    “他心情不好?”

    “这…倒没察觉…”

    钟离哼了声“昨晚跟我说话时气场足的很,怎么可能心情不好。”

    九儿抿了抿唇“我有两个疑问,一,杜淳作为六阶异能者,倘若是他杀,必然会有争斗的痕迹,但却没有,他的死纯属自愿。二,倘若是自杀,他既然没有心情不好,为何会突然想不开,从他对死神的态度及误会后依旧6到不行的模样看来,并不像是玻璃心那种人。”

    九儿围着尸体转圈,随着脑中精光划过,种种猜测接二连三,也不待人回答什么,便自顾自喃喃开口“他甘愿去死,必然有不得不如此的原因,而他死后接着便是这位大叔,这一切似乎都和暗处之人有关,如果真是一个人,摊主我倒能理解,毕竟有双阅人无数的眼,至于杜淳…毫无交集,为何杀的不是梅研等人,偏偏是杜淳?”

    “除非…杜淳和摊主一样,都知道她是谁!”

    这话掷地有声,众人心下骇然,却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九儿只觉思路愈发清晰,有什么呼之欲出“在往回看,假如杜淳知道凶手是谁,又为何不动手,甘愿去死?他不得不如此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梅研紧皱眉头,思绪不断飘远“昨晚杜淳离开时说话语无伦次的,说到今日要去找钟离问,然后又说,如果真是他错了,愿…以死明志…”梅研深吸口气,这对她而言不过一句玩笑话,竟一语成谶!

    “会不会是他真的发现自己错了,可他错了什么,冤枉死神不是早就知晓的事情吗?”

    越想越复杂,九儿眯了眯眼“他要问钟离什么?”

    “昨晚…”

    ‘扣扣’两声内敛的敲门声伴随着一阵焦急的呼喊“长官,薛小姐晕倒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