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小说 > 审判者 > 全部章节_第二百四十八章:审问禄清康
    我和徐瑞立刻凑上前观察着屏幕,这辆行驶中的面包车停在了工地南侧,离工人们住的地方比较远,接着车门推开,走下三个黑衣打扮并戴了墨镜和黑色口罩的男子,开车的指示着另外两人在车上搬下两只麻袋,并把这一处的帆布挡板拆开,接着抱起一卷毯子与袋子潜入了工地。

    过了半个小时,另外两个人先回来了,伏在车旁警戒的望向四周,还冲斜上方的天眼竖起中指,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

    又过了一个小时,之前开车那个男子提着一堆东西返回,径直走出了监控视野,去了那个地上有灰烬的小胡同方向。另外两人则把拆开的帆布挡板复原,待第一人返回时,三者驾车离开。

    算算时间,三者逃离时与报案时间差不了几分钟。

    我示意监控员把影像往回翻,仔细的审视着,开车那个男子虽然看不见正脸,但通过体型来看,感觉挺像万千雄的。

    而另外两人背的麻袋,鼓鼓囊囊的也像分别装了两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那对男女死者了,运输的过程中二者在麻袋里比较安静,可能被弄晕了。

    不仅如此,开车那位临离开前去了小胡同的方向,这也与玛丽推测的一致。

    我们反复看了两三遍,这时,徐瑞吩咐监控员说:“跟踪这一辆车子,如果无法锁定,就往前翻,看看它是怎么来到工地的,途径去过哪儿。”

    接下来我和徐瑞就离开了监控中心,让监控员查到线索就联系我们。我驾着车子到了医院,与徐瑞一块走向叶迦所在的重症监护室,阿丑还守在这,里边欧倩坐在桌子前,枕着胳膊睡觉。

    叶迦就像脖子歪了一样,痴痴的看着睡梦中的欧倩,视线一刻没有离开。

    “真不知道什么叫矜持啊。”我笑骂了句,扭头看着徐瑞说:“老大,这次叶迦脱险了,你应该不会离职吧?”

    徐瑞干笑着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为了不打扰欧倩补觉,徐瑞则在外边与阿丑交流,我自己换上无菌服推门而入,走到叶迦床前,说:“开心了?”

    叶迦视线不移,他微微开口道:“嗯……”

    “唉,怎么说你好呢。”我翻了个白眼,道:“对了,叶子,你那晚等于完虐了暴熊,如果和阿丑对上的话,你觉得赢的几率有多大?”

    叶迦思考了片刻,说:“百分之七十。因为阿丑这人虽然没有在我面前展现过她的身手,对于我来说,面对未知的对手都是百分之七十的胜率。”

    “好吧。”

    我扭头看了外边的阿丑一眼,接着与叶迦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重症监护室,把衣服换了,就和徐瑞去了住院部的十二楼,光蝎、活死人、暴熊始终坚守于此。

    我们走入病房,唐笑精神还不错,伤势应该无大碍了,栗娅却在睡着觉,据光蝎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栗娅有二十二个小时都在睡觉,就像受惊过度吓丢了魂一样。

    徐瑞看着唐笑,他淡淡的问道:“还没想好怎么交代吗?”

    “你为刀俎,我为鱼肉。”唐笑臭屁的说:“想让我背叛凤哥,不可能的。”说完他闭上眼睛装死尸。

    “不背叛是吧?”徐瑞丝毫不介意的笑了下,说道:“光蝎,下午你和外边的土行孙一块,把唐笑秘密的送回警局,让活死人伪装成唐笑躺在病床。”

    光蝎不情愿的点头,显然对于被徐瑞使唤着心怀芥蒂,毕竟局头不在的情况下,A0实质上的负责人是光蝎和玛丽,现在却得听命于徐瑞,难免耿耿于怀。

    “对了,栗娅的情况,青市三院的医生怎么说?”徐瑞问道。

    光蝎嗓音沙凉的说:“受惊了,加上之前被囚禁时遭到的凌虐,精神也因此失常,现在只能凭借药物稳定住状态。”

    徐瑞权衡了良久,他叮嘱道:“过完这个星期,如果凤求凰不现身,就全部撤回警局。”

    暴熊来到我们身前,他庞大的身躯把阳光都遮住了,“临时组长,我的伙食费……什么时候报销啊?”

    “这个得跟局头讲。”徐瑞避之不及的拉着我跑出了病房,迅速上车返回了警局,途中还买了几份饭,一半是给玛丽和杜小虫捎的。

    我们填饱了肚子,决定审问凤求凰一方的禄清康。

    据情报部门掌握的线索,奴之一脉的罪犯,嘴巴是最难撬开的,不知为什么会对审判者忠心耿耿,我们推测也许和催眠有关系,但还得试一试。我们A7因为这次凤求凰的出现,两大战力一个重伤一个深陷狼窝,就剩下我和徐瑞、杜小虫了,再不抓紧点儿破案,拖久了元气会伤的更大。

    不多时,禄清康被押入了审讯室。

    玛丽对审问没有兴趣,她去青市三院了。

    我和杜小虫、徐瑞坐在桌子对面,盯着禄清康,并没有打开录像。

    禄清康的视线打量着杜小虫,他感慨的道:“命真好,这都能被抢回来。”

    “呵呵,你们所谓的凤爷,一只眼珠子都射爆了。”徐瑞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如果他不及时到医院手术,且不说那眼部会彻底坏死,极有可能引发感染。眼睛离大脑又近,恐怕不用我们去抓他,自己就死翘翘了。”

    禄清康的老脸上闪过一丝紧张之色,“真的?”

    “这是现场当时的影像截图。”徐瑞打开手机,把相册调出来之后对向禄清康,一边划动一边说道:“看清楚了,我们叶子被射了两枪之后反手拿石头扎入了凤求凰眼眶。所以说,如果你真的忠于凤求凰,并担心他的安危,就把凤求凰潜藏的地方告诉我们警方,这样一来,我们早抓住了他,就能早点进行救助。”

    禄清康有点儿心动,手腕上的铁拷颤抖了几秒,他说道:“凤爷如果被你们抓了,到头来不还是难逃一死?”

    “禄兄,这点你真的想错了。”徐瑞呵呵笑道:“凭凤求凰犯下的罪行,局头会怎么会让他这么容易的死呢?”

    “不死……怕是比死还要难捱吧……”禄清康眉头快拧成了一个疙瘩,说道:“所以,你们别试图在我嘴里得到什么关于凤爷的线索,我也活了五十几年了,活够了。”

    “意思是说,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我挑眉说道。

    禄清康哼了声,不再言语。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聊点别的。”徐瑞退而求次的询问道:“说说你吧,这与你背叛凤求凰不冲突,对不对?”

    “我一个没有地位的半大老头,有什么可讲的?”禄清康耸着肩膀。

    “貌似你很早之前就来到青市开店了。”我若有所思的问道:“怎么认识凤求凰的?又为什么给他卖命?话说禄清康,你就老实配合下吧,以你的情况,撑死了蹲个几年就回出来的,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为这个死了不值,真的。”

    禄清康气定神闲的说道:“我手上有两条人命,一条是妻子的,一条是儿子的。”

    我瞪大眼睛,对方说着这事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徐瑞狐疑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二十六年前了。”禄清康淡然的说:“却一直没有被你们警方发现,我心里也像堵了一块石头,现在终于能借此机会说出来了,我早就看开了,多活一天就赚一天,就算死了也不亏。”

    我们盯着禄清康,发现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和说的意思,其实挺不想死的,如果能加以利用并忽悠一下,说不定有想不到的效果。

    徐瑞在桌子底下打了个手势,杜小虫稍作思考说道:“禄清康,这件事没有被警方立案和通缉吧?已经过了刑事诉讼期,先讲讲你杀妻杀子的缘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