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古妖血裔 > 622 雷法
    谁都没有想到,危急关头居然会是李佩云站出来挽留李羡鱼。

    欧洲发生的故事,李佩云和李倩予的爱恨情仇,知情者寥寥无几。但在众人的印象里,两个小李子是水火不容的,打从出道开始便一直在斗。

    他们这些外国血裔喜闻乐见,中国血裔界两个天才,同是极道传人的年轻人相互掐架,最好是你死我活那种。死一个很开心,死一双就得开香槟庆祝。

    刚才李佩云一登场就气势汹汹的要砍李羡鱼,大家亲眼目睹的,可转眼间,当李羡鱼真正面对危险时,出手搭救的居然是他。

    说好的仇敌呢。

    说好的要他死呢。

    肥宅干部激动喜悦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来。最后憋出一句:八嘎呀路!

    他气的跳脚了。

    天神社血裔们也跟着跳脚骂八嘎呀路。

    李羡鱼死了一切就结束了,官方组织没了领袖,血骑士没了盟友,无双战魂暴走自碎灵珠,但又如何,不是还有两位古妖撑着嘛。

    可他就是不死,明明身体出了问题,明明嗑着碰着就能杀死的。

    李佩云横剑挡住毒尾主宰扑击后,全力一扫,白茫茫的剑气荡漾。

    毒尾主宰非常忌惮气之剑,就像普通人忌惮刀子,寻常法器难以伤害古妖体魄,但气之剑可以轻松划开牠们的皮肉,灼烧他们的细胞。

    妖道忘尘创造它的初衷就是用来斩杀古妖的,用来磨灭身体里沸腾的古妖遗蜕。

    逼退毒尾主宰后,李佩云深吸一口气,转头,绷着脸,用云淡风轻带点冷傲的语气:“我不是救你,我有两个理由:第一,古妖强大无比,是最好的磨刀石,我见猎心喜,所以出手较量。第二,我说过,只有我能杀你,说到做到。”

    顿了顿,他搜刮肚肠,终于在看过的史书里找到一句比较有逼格,符合自身气场的话:“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句话是用在这里的吗?

    李羡鱼凭自己的本科生学历发表质疑。

    “好棒棒哦!”李羡鱼双手捧在胸口,学着女人的姿态给他鼓小掌。

    “信不信我现在就砍了你。”李佩云瞬间破功,眼角抽搐了几下。

    “哼,蝼蚁。”毒尾主宰怒了,“会气之剑又如何,当你自己是妖道吗,刚踏入半步极道,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你说谁蝼蚁。”李佩云扭头就喝,半点都不给古妖面子。

    回应他的是迅如闪电的尾刺。

    “小心,刺到就死。”李羡鱼提醒。

    “闭嘴,不用你废话。”李佩云当然知道古妖尾刺的厉害,刚才观看了半天,血骑士便是对尾刺忌惮的很。

    他边说话,边闪身避开尾刺,手起剑落,就要斩断毒尾主宰的尾巴。

    不料,尾巴灵活的宛如触手,来不及收回,非但不躲,反而迎了上去,一鞭子抽在李佩云的手腕,抽的他虎口崩裂。

    毒尾主宰纵身跃起,膝撞凶猛而来。

    李佩云同样不躲,掌心拦在胸口,接住了牠的膝撞。

    砰!

    沉闷的声响里,李佩云滑退出去,过程中,浑身肌肉膨胀收缩,衣衫剧烈抖动,疯狂卸力。

    他甩了甩手掌,眼里露出了狂热的战意。

    “啧,三才剑术真特么是作弊的功法。换成血骑士的话,这一下,掌骨得裂了。”李羡鱼非常羡慕秀儿完整的三才剑术。

    如果他能习得三才剑术,精神力的短板便可弥补,肉身也能突飞猛进,踏入新的领域。

    可惜忘尘道长的残魂当日并没有传授我三才剑术的意思,是觉得我这个八十年后的小子想跟他抢太素师姐,还是顾忌祖奶奶?

    毕竟我是战魂传人,他不方便在修炼一途指手画脚。

    李佩云的战斗风格一如往昔,大开大合,敌人如果比自己弱小,那就以暴力碾压。如果比自己强,也没事,硬刚就好了。

    不像岛国的这些血裔,花里胡哨,各种骚操作。

    明晃晃的气之剑在他手里舞动,像是演唱会现场的荧光棒,毒尾主宰力量远胜李佩云,但不得不避让,好比武林高手碰到了一个拿菜刀乱砍的疯子,一边闪避一边寻找机会。

    李佩云抓住了机会,挺着气之剑撞向毒尾主宰,眼角余光瞥见对方身后黑影一闪,尾刺直袭面门。

    牠想与我换命?

    怕你不成

    尾刺袭来,李佩云中途变招,挥剑格挡开坚硬的尾刺。这是毒尾主宰身上唯一可以硬接气之剑的部位。

    怕了怕了。

    李佩云又不傻,李羡鱼刚还说完,刺到就死。虽说气之剑是古妖克星,但挨上一剑,未必就会死。反观没有自愈异能的自己,恐怕会先一步登天。

    “嘿!”

    毒尾主宰发出一声不屑的嘲笑,弯曲的尾刺骤然崩直,力道层层传递,最后通过气之剑传递进李佩云的身体里。

    李佩云不受控制的弹飞出去,正要调整气机稳住身形,忽然眼前一花,脖子一紧,毒尾主宰已经站在了他面前,扼住他的脖子,举高高。

    “李佩云死定了!”肥宅干部振奋的击掌。

    再多的变数都是徒劳的,主宰以硬实力碾压全场,李佩云又如何,半步极道又如何,妖道传人又如何,对于主宰而言,顶多就是咯手的哺乳类。

    “虚惊一场,只是个半步极道,刚才差点把我们给吓死。”

    “哈哈,今年血裔界全是两个极道传人的消息,听也听烦了。一起死在岛国,会震动全世界吧。”

    “胜利还是属于我们天神社的。”

    天神社的血裔纷纷附和。

    青木结衣秀气的眉毛皱了皱,有些担心李佩云,他要是死了,就没人给李羡鱼挡刀。

    “当今,会施展气之剑的只有三人,我先宰掉一个,省的将来成为大患。”毒尾主宰狞笑着,尖锐的尾刺点向李佩云眉心。

    当是时,白茫茫的剑光一闪,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毒尾主宰的尾巴被斩断,扼住李佩云把他高举的手臂同时斩断。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直到白色剑光内敛,李佩云和断臂一起跌落。他们才看清那道出手的人,是谁都没想到的家伙。

    李羡鱼!

    “惊喜吗?”李羡鱼手握气之剑,笑眯眯的砍向毒尾主宰。

    毒尾主宰惨叫着后撤,紫色的鲜血洒落在泥泞的地面,发出“嗤嗤”的声响,泥浆冒出青烟。

    李佩云侥幸捡回一条命,心有余悸,旋即满脸怒容:“你骗我?”

    “我没骗你,在你见到我时,我确实废了。”说话间,李羡鱼脸部肌肉蠕动,略显妩媚漂亮的大眼睛恢复成正常男人的眼眸,梨涡淡去,直至消失。

    细胞矫正了他的容貌,让他恢复成李羡鱼的俊秀模样。

    “但刚才毒尾主宰攻击我时,我便已经恢复,本想给他一个反杀,没想到你出手了。嗯,效果更好。”李羡鱼哈哈大笑:“毒尾,你完了!”

    这个偷袭我给自己一百分。

    毒尾主宰完了,气之剑斩出的伤口会抑制古妖细胞的自愈,失去了尾刺的毒尾主宰就等于拔了牙的老虎。只能任由猎人宰割。

    “这一次,我不会让岩崎帝人的悲剧重现。”李羡鱼一脚踩住那半截尾刺,挥动气之剑斩断再斩断,斩成肉沫。

    “不,不,这不可能,李羡鱼明明废了,他明明废了!!”肥宅干部崩溃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差一点,差一点干掉李羡鱼,差一点干掉李佩云,距离成功永远差一点。

    这个敌人太难缠了,他就像是幸运女神的初恋男友,不停的被她偏爱,简直可恨至极。

    现在好了,没杀掉李佩云,主宰反而被他偷袭,断了一尾。

    青木结衣由衷的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果然,这个男人没让她失望,他做的每件事都是有考虑的,绝不存在走一步看一步的情况。

    从参加葬礼开始,她曾对李羡鱼有过三次担忧,第一次是他自证清白的时候。当时就连青木结衣都想不出破局的办法,但他似乎早有准备,报出了天神社策反人员的名单。

    第二次是山本归田自杀后没有血肉物质凸显,当时她就想,完了,只能带着他跑路了。

    第三次,众人不敌黑龙,他直面雷电打击时。

    全都挺过来了,这个男人才二十一岁,却有着令人惊叹的智谋,这是比天赋更让女孩子崇拜的内涵。

    这时,众人忽然想到,李羡鱼恢复巅峰了,那无双战魂呢?

    黑龙见到李羡鱼一剑斩断毒尾主宰的尾巴和手臂时,也不死亡摇摆了,下意识的念头是:我得跑海里去。

    海是妈妈的怀抱,在海里我是万能的。

    然后,脑袋不太灵光的它,后知后觉的想:李羡鱼好像恢复战力了,哎呀,那无双战魂

    念头刚起,它就感觉自己的嘴巴被一点点的撬开,无双战魂从它的嘴里挣脱出来,往下掉。

    下坠的过程中,她迎风膨胀,体型拔高拔高再拔高,最后化作百米高的女巨人。

    法天象地!

    这大概是在场所有血裔界,毕生中见过最强大的法天象地,寻常道门血裔,体型能超过五米便是炉火纯青。

    但此时的祖奶奶,简直就是怪兽出场,不,更像是女奥特曼,而面目狰狞的黑龙才是怪兽。

    怪兽龙吓傻了,眼睛差点要瞪出眼眶。

    “继续咬啊。”祖奶奶皮笑肉不笑的说。

    “咕噜”咽口水的声音响亮异常,黑龙战战兢兢道:“有,有种你和我去海里打”

    话刚说完,它就被祖奶奶一拳揍趴了,庞大的身躯侧翻,尖牙、鳞片、血肉一起横飞。

    祖奶奶大步走过去,脚丫子踩在它的脖颈处,怒道:“跟我玩雷法?奶奶我让你见见什么叫雷法!”

    周身气机澎湃,秀发无风自动,她单手捏诀,另一只手遥指乌云密布的苍穹:“神霄五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