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燃情年代 > 第208章 大家都想要小汽车
    梁副处长当天和梁一飞聊完,紧跟着开会,开会后,单独找到了主管领导,国资局李局长。

    李局长同时还是省厅的党委副书记,分管全省国企工作,国资局八个处,管着全省所有城市,梁副处长所在的二处专门负责滨海市,处长去年查出来肺癌在疗养,他这个副处长就等于是一把手,直接和李局长打交道。

    李局长同时还是省财政的三把手,管钱的专家,对于‘怎么搞钱’方面的政策水平,比梁副局长要高得多,听他转述了梁一飞‘用彩票保下岗’的想法之后,微微一沉吟,就说:“这法子可行,这个梁老板讲得不错,不违规。”

    李局长在财政厅干了半辈子,对彩票这东西十分的了解。

    86年,民政部领导在考察三峡库区时,发现资金缺口困难,向中央提出了《关于开展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活动的请示》。

    半年后,这一请示获得批复,由民政部组织起“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发行中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有奖募捐活动。

    87年6月3日,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委员会在北京成立,第二个月新中国第一张社会福利彩票正式问世,票面价值一元,陆续在全国10个省市试点销售。

    不过由于当时人们对彩票还存有偏见,不相信、不敢买,很多售卖点甚至出现了无人问津的现象,87年全年,全国所有销售点的销售额加在一块,也不到1800万。

    统一发行的彩票冷冷清清,可地方上各自发行的彩票却火了起来,89年,全国彩票销售额猛增到3亿八千万,其中有六成以上,都来自于各地方彩票。

    尽管期间出台了一系列规范,连审批权理论上也收到了国务院,但是实际上,各地还是可以自行其是。

    没办法,想要发展福利彩票事业,地方上的作用实在太大!

    87年,1800万;88年,一部分地方上小心翼翼得参与进来,就直接暴涨到快4个亿;

    去年,92年,全国彩票发行,能统计到的,已经超过了14个亿。

    这增长速度,比GDP还要惊人,这些彩票就是切切实实的钱,收上来,就能解决切切实实的问题,地方有地方的难处,要让马儿跑得快,总得给马儿吃点隔夜草。

    不光是福利彩票,体育彩票也一样,甚至更夸张。

    最早的体育彩票,是国家在沿海在85年发行的“六运会体育彩票”体育彩票,但实际上,84年,首都和闽省就各自发行过地方彩票,首都是借着84国际马拉松比赛的名义,闽省倒好,直接叫做‘省体育中心建设纪念奖券’,为了修体育中心发行彩票。

    随着84年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拿下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这些年国家大力发展体育事业,各地都在搞体育建设,为此发行的地方性彩票数都数不过来。

    这种情况下,南江省顺应改革大潮,发行一些彩票补贴下岗工人,这即是福利,也能算是顺应国家政策,把钱用到了刀口上。

    “这个梁一飞我知道,点子大王嘛,常有惊人之想法,这次这个想法就相当不错,我看行。要是行得通,以后可以在全省推广。”李局长说。

    梁副处长心中大悦,对于发行彩票,他其实比梁一飞还要积极一些,领导要是不同意,梁一飞大不了勒紧裤腰带找点钱出来补贴工人,可他这个副处长,那就得继续在火上烤着,梁一飞从自己嘴里掏钱,他得从人家嘴里掏钱,孰难孰易,一目了然。

    “领导,那我跟他商量商量具体怎么办?”梁副处长请示说。

    “好。我个人有两个意思,第一个,是要快。第二个,是要稳。我得跟你详细说一下。”李局长顿了顿,拿起茶杯,却见杯子里水空了。

    梁副处长立刻起身拿水瓶给加满了,然后站在一边,说:“领导您指示。”

    “好,先说稳,这个事,我们给他办手续,但是不要牵头,让他去操作,如果彩票真卖得好,能赚钱,那以后,再有我们厅或者局里来主办,反过来,要是彩票赚钱太少,根本不够,那这事也就下不为例,咱们不惹这个麻烦,你明白吧?”

    “明白。”梁副处长点点头,领导就是领导,高屋建瓴,看问题很透彻,让梁一飞先去趟趟路,走得通,皆大欢喜,走不通,地方政府也不会因此有什么损失。

    “嗯。”李局长点点头,说:“然后说这个快,我跟你讲,虽然现在国家让地方上办,但是我估摸着,随时可能把这个权力真正收回去,现在改革开放,处处和国际接轨,我上次去开会听说,很可能以后就两种彩票,都是国家发行。所以,如果卖彩票行得通,那咱们要赶在之前,尽可能多办几场,尽力为全省企业改革提供充裕点的资金。”

    说着,笑了笑:“你天天去跑钱,我也天天去跑钱,银行脸色不好看,那些外资、老板们,把钱袋子捂得比裤腰带都紧,要是真能通过彩票解决钱的问题,哪怕只是一部分呢,你我的日子都要好过的多。”

    梁副处长很配合的苦笑了一下:“嗨,谁说不是呢,我现在是真体会到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感觉了。说起来,我还是实权部门的头头,您更是只差半步,就到了高干级别,可是为了这点钱……嗨,说不好。”

    “也不能说是为了钱。”李局长摆手笑笑,说:“为人民服务嘛,要真能稳住了全省下岗职工,别说我一个副厅,就算是厅长、书记,甚至省领导,我相信,也都是愿意放下身段去和一切人打交道的,受点委屈不算什么。”

    “那是,那是,为人民服务嘛。”梁副处长点点头,“那领导,我先走,明天就去找梁一飞。”

    “好……哦哦哦,等一等。”李局长摆摆手,说;“讲到这个梁一飞我想起来了,之前不是一直把他树成典型嘛,这次你们处在不违法政策的情况下,还是要尽可能支持他。他们厂子人员一下岗,汽水厂的改革就算是攻克了最大的山头,进入了尾声,越是到这个关键时刻,越是要打一场漂亮仗。”

    “领导我明白,梁一飞这个同志还是值得帮助的,我们双方一直以来配合的也非常好。”梁副处长说。

    “好,那你先去忙。我马上又有个会。”

    “好的,领导再见。”

    ……

    ……

    重生以来,梁一飞不止一次发现,90年代的效率既可以讲非常慢,但某些时候又快的惊人。

    从国资委回来第二天下午,大概也就24小时的样子,梁副处长就来电话了。

    彩票可以搞,不过这一次国资局‘不牵头、不参与、不打牌子’,如果在跑各种手续的时候遇到麻烦,国资局可以出面帮着讲话,但具体的事,明面上的工作,国资局一概不出头。

    稍稍一想,梁一飞就明白了国资局的意思,还是求稳,自己去当这个开路先锋。

    正好,大家两不相扰,自己反正也没指望看着发行彩票当长远生意来做,要不然真掺和在一起做事,谁知道又出什么幺蛾子,这个领导一个指示,那个领导一个意见,还干不干活了?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就比较好办,既然有国资局背书,那所有单位其实都不要先联系,和当初飞艇一样,不向任何单位备案,先办了再说。

    有一个单位例外:公安局。

    卖彩票,场地、治安、环境卫生,这一块都是公安局管着,到时候人太多,还得请公安局出人手,维持秩序。

    要不说人际关系是个好东西呢,梁一飞敢大包大揽做彩票,有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因为公安局管着社会治安这一块的,正是老熟人赵大军。

    老赵听说了这事,二话没说,第一时间就去请示了局里领导,局领导和国资局那头通了个气,确认的确是国资局为了解决下岗工人问题想的法子,也没什么为难,顺利批了。

    倒是赵大军,专门来华强厂办公室找到梁一飞,告诉他局领导同意派出警力得消息。

    “赵处,还有其他事吧?”梁一飞笑了笑,递过一支烟,这个事按理讲打个电话来讲一声就行,就算要聊双方怎么配合,那也是自己去市局找赵大军,他犯不上专门来跑一趟。

    赵大军被说破,一脸为难的样子,讲:“是有个事,按理说我不该找你开口,不过实在是……”赵大军支支吾吾了一会,最后一拍大腿,问:“你这次的奖品里,有汽车是吧?”

    “有,特等奖是桑塔纳。”梁一飞说。

    “能不能进到便宜点的车?”赵大军说:“局里现在车根本不够用,但是经费又太紧张。局领导跟我安排彩票的事情的时候,顺嘴提了一句,说反正你要买车当奖品,价格肯定比市面上便宜,帮我们便宜点买几辆行不行?”

    梁一飞哑然失笑。

    特等奖是桑塔纳不假,可是,他压根没买什么桑塔纳。

    吴三手正带着岚韵湖那四辆桑塔纳,在汽修厂翻新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