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综合其他 > 良缘鸭定 > 第253章 杜梅之印
    “我说送的,不是字,而是印信!”楚霖语气重了几分,令人寒意深深。

    “是,是。”叶丹见他这样讲,赶忙点头答应,额头上的汗在烛光下泛着光亮。

    “下去吧。”楚霖语气淡淡地说。

    叶丹悄然退了出去,书房里一片寂静。

    楚霖独自坐着,细细看那张被折叠过的纸片,因长久的折叠,纸上的梅字被折叠的痕迹划分成很多块,一撇一点似乎都被固定住了。又因在荷包里放的时间久了,纸的边缘都起了毛.

    他一一抚过那些折痕,他想象杜梅将这张薄薄的纸揣在荷包里带着,行走在各处,仿佛是和他在一起一样,想到这里,他心里突然变得温暖,目光也柔和了。

    “吉安,研磨!”楚霖朝外面叫了一声。

    泼墨挥毫,一气写了十多张字,赵吉安觉得每张都完美至极,楚霖却是选不出一张好的。眼见着主子眉头越皱越深,赵吉安大气也不敢出,只低头磨墨。

    “吉安,你觉得哪张好?”楚霖又写了几张,开口问道。

    “这张……这张挺好的。”赵吉安装模作样地在十几张里挑了一张。

    “你这是什么眼神,读的书都喂了狗?这笔明显歪了!”楚霖有点恼了,认为他是敷衍。

    “那这张?”赵吉安抖抖霍霍地瞟了眼楚霖,又指了指另一张。

    “算了,你还是去拿我的刻刀来吧。”楚霖挥挥手,他心里明白,这家伙根本不会挑东西。

    “刻刀?爷,您要亲自刻!”赵吉安张着嘴巴,惊讶地说。

    “怎么?你很怀疑我的能力吗?”楚霖挑眉,看着呆愣的赵吉安。

    “不不不,爷不是说,再不碰刻刀的吗?”赵吉安尤记得当初楚霖很痴迷制印,后来某一天,他突然让赵吉安将东西全收了,再没碰过。

    “当初只是怕自己玩物丧志,如今不过是给梅儿刻一方印,哪里就这般大惊小怪!”楚霖瞪了他一眼。

    赵吉安只得去库房里取,楚霖拿起青田石看了看,透过灯光,黄澄澄的印坯几乎透明,像个可以吃的软糖。

    赵吉安拿来了刻刀,又命婢女进来多点了些灯,不一会儿,灯火炽热地燃着,把书房照得雪亮。

    “你下去歇着吧。”楚霖打开小包袱,里面的刻刀一应俱全,虽多年不用,依然锋利无比。

    “我在外面候着。”赵吉安行礼出去了。

    这是打小的习惯,楚霖也不管他,自顾忙起来。

    天边破晓,灯火燃尽,大案上落着细细碎碎的石屑,一方“杜梅之印”在楚霖手中灿然新生。

    “爷,还有一个时辰该早朝了。”屋外的赵吉安陪着主子,一夜未眠,一身清寒,连声音都冷冽了几分。

    “沐浴更衣。”楚霖淡淡地说。

    这印只初具雏形,尚需打磨,他轻轻放下刻刀,揉了下肩膀,他的眼中满是血丝,却难掩欣喜,他这哪里是在刻印,分明是将满腔爱意倾注其上。

    楚霖如常上朝议事,如意进书房收拾,一眼就看见了桌上的印。

    “杜梅之印?”如意默念,心里五味杂陈。

    她尊贵的爷,为了这个她不认识的女人,破了戒,熬了夜,只为亲手刻一方私印,这女人到底是谁!

    如意狠狠地咬着红艳的嘴唇,她是喜欢楚霖的,从小就喜欢,当初太后是有意将她许给楚霖做妾的,奈何楚霖对她只要姐姐般的信任,只允她做他的管家。

    及到苏慕云以侧妃之名嫁入府中,她亲见楚霖对她客气有加,却从来没有在她房中留宿过,她也曾同情过苏夫人,以为楚霖一辈子就是这样的冷心冷性。

    哪曾想,今日所见,如一柄利剑,将她的心搅得稀碎。原来他的心是热的,更会为某个人狂跳不已,甚至做出任何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意有深深的绝望,亦有浓浓的不甘!

    楚霖下了早朝,破天荒地没有去巡京营,反而独自回了燕王府。

    须臾,楚霖爆喝:“谁动了本王的书房!”

    “是奴婢刚才进去打扫了。”如意似早有预见,听见他恼怒的声音,从旁处出来屈身行礼。

    “我不是说过,书房不用你们打扫的么。”楚霖拧眉,但他见如意出来应答,还是放低了声音。

    “奴婢下次不敢了,还望爷恕罪。”如意作势要跪下请罪,楚霖一把拉住了她。

    “去忙吧,下次不可进我的书房。”楚霖挥挥手,转身回屋。

    如意呆立在原处,只见书房门在她面前,砰地一声关上。

    “这是怎么了?”苏慕云闻声,扶着丫鬟过来问道。

    平日里,楚霖不在府中,只苏慕云和如意在家,苏慕云性子柔和,对待下人十分宽容,如此并不善于管理府内诸事,所以府里虽有个女主子,但还是如意在操持,因都不得楚霖宠爱,两人惺惺相惜,倒也能融洽相处。

    “没什么,是我没做好。”如意垂下眼睑,看着裙摆上的花出神。

    “爷只是一时气恼,你们总是一处长大的。我煮了莲子羹,一会儿送些给他。”苏慕云好心安慰。

    她有时有些羡慕如意,楚霖好歹会露出点真性情来对她,哪怕是发怒。而不是像对她那样,永远都是客气疏离的,她知他是看着与哥哥苏默天的兄弟情谊,才勉强给她一些笑颜。

    苏慕云从小接受的就是三从四德的教育,大家闺秀的温婉大度令她做不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事,更奈何这府里上上下下只她一位侧妃,地位尊崇,她和谁闹,又闹什么呢?

    她嫁入燕王府已经整整八个月了,燕王对她恭敬礼让,父母哥哥都为她高兴,她又怎能开口告诉他们,她还是个姑娘?

    两个女人各怀心事,并没有什么知心话要说,遂各自走开了。

    楚霖哪里知道他后院里的风起云涌,他只细心地打磨那方印信,如同看见杜梅一颦一笑就在眼前。

    到了午膳时间,如意特意多准备了些楚霖爱吃的菜,却不料他骑着墨云,头也不回地去了巡京营。苏慕云对着一桌子菜,自觉心酸,喉头哽咽,她喝了两口汤,就意兴阑珊地回自己屋里去了。

    叶丹回到落梅轩,根本顾不上休息,这几日生意火爆,他这厢刚和林安对完账,邓氏又来告诉他,丝线棉絮快用完了,该再进一

    批货,上次杜梅裁下的衣料也全部完工,若不及时跟上,怕是要断货了。

    丝线棉絮好办,直接在账房支了银子就可去买,只这裁衣非杜梅不可,可杜梅最近满心都是田庄,一时半会儿怕是没空到江陵城来。

    “老林,你家里的亲戚还在码头上做活吗?”叶丹想着杜梅曾这样问他,这会儿刚好帮着问问。

    “在的,他们在码头上做的不错,最近把家里的妻儿老小都接了来,皇城里开销大,他们怕是又要没日没夜的干了。”林安摇摇头说。

    “他们以前是做什么的?”叶丹接着问。

    “他们都是农户,在乡下帮人种田,闲时打打零工,一年的收成也就够一家人吃的。现下他们觉得在这里只要不惜力,也能吃饱,就不想回去了。”林安如此说道。

    “码头上扛大包,都是重体力活,你们兄弟年纪也不小了,身子骨要紧啊。”叶丹叹了声说。

    “穷人都是穷命,为了吃顿饱饭,哪里想的了那么远!”林安心里也清楚的很,但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若是江陵城附近田庄上招人,不知他们可愿去?那可是老本行呢。”叶丹试探着问。

    “这……他们拖家带口的,哪家田庄养闲人呢?”林安叹气道。

    “这么说吧,杜梅新近被敕封了孺人,皇上赏赐了她一座百亩田庄,她打算雇你兄弟们去种田。”话讲到这里,叶丹便直接说了。

    “真的?杜姑娘被封了官了!好人有好报,阿弥托佛,阿弥陀佛。”邓氏高兴地双手合十,不停地念佛。

    “这……杜姑娘走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们的家小来了,这老老小小的都要吃饭啊。”林安两难了。他当然愿意他的兄弟们到杜梅哪里做活,可也不能领着一群老人孩子坑杜梅啊。

    “我下午就回去了,我把这消息告诉梅子,听她怎么决定吧。”叶丹也不好为杜梅做主。

    “嗳,代我多谢她,还惦记着我们。”林安满怀感激地说。

    “邓嫂子,你按杜梅原先买的,先采购些,我看她近日能不能抽空来一下。”叶丹转头对邓氏说。

    “晓得了。”邓氏应下。

    “掌柜的,外面有为军爷找你。”看门的小伙计跑上来说道。

    “就来。”叶丹估摸着是赵吉安来了。

    “好生收着。”落梅轩门前,赵吉安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将一个小巧的锦囊塞在叶丹的手里。

    “多谢。”叶丹就手上一捏,便知是印信,遂作揖行礼。

    “早些回去,切莫耽搁。”赵吉安面无表情地翻身上马,说了这一句,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叶丹不敢延误,交代了林安夫妇几句,骑着马回射山镇去了。

    一人一骑到底轻快些,叶丹午后出发,及到戌时就返回到云裳绣庄。草草吃了晚饭,便歇下了,他的风寒本没有好,又赶了几个时辰路,夜里复起了热。

    叶青忙着请钟毓来看诊,煎药熬汤,折腾了半宿。等到杜梅来的时候,叶丹刚喝下一碗药汁。

    “你这是怎么了?那日不还好好的?”杜梅惊讶地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