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第634章 他们还没回京?
    叶五爷如料想的那般。

    今晚来了。

    月色朦胧,老头拉住一老头,开口就道奶奶的腿儿,可想死老子了,老子要这儿在陪你待两天。

    此话一出,惊得关有寿目瞪口呆。

    好辣眼睛的行不行?好惊悚的好不好?自个成亲这么久还没让老丈人留守一宿呢,您老真不是避难?

    关有寿朝孩子们招了招手,一人去邀请赵老爷子,一人去请马三爷,再一人去邀请马族长。

    完美~

    他还真不想让他义叔陷入叶家与那什么夏家的纠纷中,非他关有寿绝情,犯了错还不罚天理何在?

    “别去喊,明天再说。”

    关平安仨人闻言看向关有寿。

    关有寿自然点头,指了指西屋,示意他们仨人进屋去玩儿。重点是点了点他家好奇心特盛的小棉袄。

    这不,他媳妇一端出下酒菜摆放在水井附近的石桌上,他闺女已经屁颠屁颠地跑出抱酒坛子。

    “怎么?他们还没回京?”梅大义拉着叶五爷入座,“那对姐弟俩人上了你家还是怎么的?”

    叶五爷大手一挥儿,“别提了。”

    不提就不提,反正我们都得了信,爱说不说。梅大义鄙视地斜了他一眼,“你那大侄女还是不松口?”

    “大义,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去一趟?”

    关有寿接过闺女的酒坛子,“爹,你尝尝小鱼干味道咋样?这些都是孩子们这几天的战利品。”

    梅大义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嗯,他家小少爷说了,他现在是长辈,可不能抢着端茶倒水。

    “喝酒,喝酒。”

    叶五爷接过他递来的酒碗,“小北在这儿还习惯吧?要不要让你媳妇带孩子们上家里待几天?”

    关有寿哈哈一笑,“行啊,我听你老姑娘的。”

    叶五爷见姑爷说完要走,伸手点了点一旁的凳子,示意他入座,“你也别走,先坐下来陪我们喝一杯。”

    关有寿闻言点了点头。

    见状梅大义也关了收音机。

    “今天你们队里收到文件了吧?”

    “嗯,后响送给来的。”

    “比我们那边慢了一个半天。”叶五爷沉吟片刻,就着手上的碗往梅大义那一碰,咪了一口,“好酒。”

    “酒就是去年的酒,我给添了些药材。爹,立冬要毕业了吧?你是咋打算?真让他去当兵?”

    关有寿所指的立冬就是叶家今年满十八的长孙。刚好高中毕业,他和赵传清是同校就是不同班级。

    而他之所以这么说,他义叔已经得到先生消息,很有可能不用多久上面会宣布废止现行的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办法,原则上上大学采用新的“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政策。

    按理对叶家来说,其实换汤不换药。叶立冬真想要上大学当工农兵学员,这个名额接近十有九稳。

    就如赵家的赵传清。

    但怕就怕在一个意外上。

    叶五爷到没有隐瞒姑爷之意,他放下碗,有节奏地轻拍着自己大腿,“我的意思让他接着上。”

    可大孙子也有他的目标,叶五爷还不想去阻止他,“孩子还在考虑中,随他吧,反正路已经给他搭好。”

    不是他叶老五吹的,他家的孩子真幸福。他那会儿哪有这么多选择的余地,不听话?他阿玛立马拿着棍子追着他抽。

    关有寿听了也就在这个话题上不再多说。人各有志,赵家的赵传清就想入伍,可是……他到底还是没道出心里的猜测。

    今年的冬季入伍?要是照如今这个势头来看,还有的乱,到了冬季,还有好几个月谁知会如何。

    关有寿笑了笑,“还是爹明理。”估计还是盯着他先生那条线。说着,他瞥了眼梅大义低头闷了一口酒。

    “赵老头那个孙子咋说,你听到信了没?”

    关有寿摇了摇头,“不是很清楚,不过十有八九也是想入伍。毕竟赵家还有个老儿子是军人。”

    梅大义看着叶五爷隐晦地撇了撇嘴,但还是提醒道,“真当兵就先加紧锻炼,赵家那个孙子一直有练武。”

    要不然你当入伍当兵是开玩笑的?叶家长孙,他还见过,但也多少能猜得到和赵家那个小子压根没法比。

    这要是换个人还好说,可毕竟是他家小少奶奶的亲侄子。既然不去当个普通工人,自然是想争前程。

    叶五爷懂他的意思,笑了笑,举碗敬了他一杯,“在这如何?比京城好吧?也就是霉老头想不开。”

    梅大义失笑摇头,“他还想工作个二十年。”身在局中不是想退就能退的,要不然他为何服从一个外人?

    梅老头哪哪都不行,可他有一点是对。

    只有他守住前方,他家小少爷才会安全。

    说着梅大义遥望向星空。

    还有他家大少爷,究竟有没有收到他的那些信?二十年过去了,再不接回孩子们,还有几个二十年?

    这几晚,他教什么说什么,他家小少爷是一点就通。这么好的人才难道真要耽误在这山沟沟里?

    叶五爷特鄙视梅老,闻言他脑袋一撇,“他?不熬死在公务上岂会儿善罢甘休,倒是可怜了我姑爷。”

    他不提这个岔子还好,这一说,梅大义闻言顿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果断地端碗喝酒吃菜。

    虽然梅老头老是掉书呆子道“天降大任于是人也”那一套,但你叶老五是什么意思,还不是袖手旁观?

    他家孙小姐出了意外,你个臭老头还不是没立马打到关家给你老姑娘撑腰?回头就说你老姑娘跪求人家!!!

    看你气不气,看你飙不飙???

    梅大义想了想又翻了一个白眼儿,幽幽地嘀咕一句,“都跟你似的躲轻闲?你也没好多少。”

    “说啥?”

    没听见就算了。梅大义缓缓摇头,岔开了话题谈起自己与赵老爷子他们待在一块的趣事儿。

    要说这屯里几位老爷子还真不赖,性格直爽,不像四九城里那些人喜欢讲话拐圈子不说,也不会倚老卖老。

    岁数比他大,道出一句句话来也富有真心实意。难怪小少爷说待在此处生活累就累点可心里踏实自在。

    他是转移话题,但叶五爷既然来了,说着说着自然又旧话重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