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 第696章 收!收!收!
    商量对策?

    还真没什么好探讨的。

    谁也没有前后脚能预知后世如何,就连其中在列的关有寿,他也不敢说他拥有一张小纸片。

    一帮子老爷子坐着队院办公室,抽吧着旱烟,你扯一句,我扯一句,扯了老半天,无非是扯成一件事。

    ——趁着这会儿学校停课,那屯子上学的没上学的半大小子也好,毛小子也罢,全给整一整上工。

    干不了活的夜间巡逻看青总没问题,也好把精力放着队里。庄稼收多了也是为国家做贡献不是?

    至于其他应该注意防备的地方……好在咱们马六屯都是一群贫下农的老百姓,听主席的话就行。

    赵老爷子此话一出,听得众人连连点头。

    想当年定成分多吓人,公社一定要一个大队挑典型,挑呀挑呀的差点把他们老马家的族长搁在刀板上,可后来咋样?

    事实就是事实。

    老族长家也没余粮。

    马六屯最大的地主就是前屯的王大官人,人家一家子早就跑的跑,死的死。D是不会冤枉人的。

    出门的赵老爷子和梅大义勾肩搭背地离开了好一大段路,可你仔细听听他们俩都说了些啥?

    “真没富农?一户都没有?”

    “原本是还有人想定我家。格老子的,好在老子有个老儿子争气。他们说说咱们听听就行。”

    “也是。”

    “一族之长再穷能穷到哪儿去?马老三那老家伙别瞅着不声不吭的,当年一听到动静不对,内部解决了。”

    “哈哈……能人啊。”

    “能个球!也就是这鬼地方偏僻,前面有王家庄顶着,都是乡里乡亲的,一般人也不乐意结仇。”

    “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

    “可不是。当初我落户到这儿就是看中了这点。孩子们有能力就奔出去,没的话,顺顺当当的比啥都好。”

    “你是明白人。”

    这边在交谈着,那边今天的事情倒也是给关平安提了一个醒。她家可是也有不少所谓的“反动书籍”。

    关键是自家”不可理”的物资也贼拉多。这万一被哪个小人告了密,到时候那些小将们上门,揍还是不揍?

    脑袋上有她祖父那一把刀挂着,关平安莫名地心虚。没啥说的,咱们还是赶紧麻溜儿地捯饬捯饬。

    没瞅人家都用铁铲土镐挖地三尺?

    “哥哥,来。”

    小大力士抱着一个比她还大的木箱竖着出了西屋,”啪”的一声扔在地上,”全给我整里头,回头想要啥了只管跟我报名儿就行。”

    不怕妹妹找后账的关天佑乐得咯咯直笑,”妹妹,知道为啥你老长不高不?你瞅瞅你这力道。”

    齐景年立马转身。

    他是真没听到。

    千万别迁怒上他。

    较真起来的小人实在伤不起。她哪有时间跟你们瞎扯淡,好忧伤的,她可以看到未来黯淡的人生。

    一边收拾,关平安还一边苦吧着脸。以前她以年幼为借口挖陷阱吃肉挖草药换钱票什么的估计也不行了。

    “对。”

    “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带领屯子的小孩儿一块干,收集好药材上交给生产队换取工分也行。”

    闻言,关平安傲娇地扬起下巴,笑着抿抿嘴,露出嘴边的小梨涡,小嘴儿麻溜儿地爆出一个字。

    ”虎!”

    还真以为她在意?

    她自有她的小葫芦撑腰。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妹妹,咱们家鸡要不要杀了?”

    “等等呗,再如何公社总会先通知一声。”

    “我觉得今儿个咱们还是以防万一先把菜园子和后院处理一下。尤其是已经成熟的瓜果蔬菜。”

    自从听了他的关关讲了那个关小竹的异常之处,这会儿连带着齐景年的内心也都有了危机感。

    “是的,我赞同小北哥的建议。可惜了,自留地真要收回,可损失好大。”关天佑颇为遗憾地摇摇头。

    可又能咋办?

    东西再珍贵也没有平安喜乐来得重要。尤其是他们根子还不清白,只能糊弄糊弄些外人而已。

    “妹妹,我想去找咱奶唠几句。”

    与关平安在只管顾全自家不同,关天佑已经想到用今天的所见所闻去威胁且利诱双管齐下。

    关平安瞟了眼齐景年,朝天佑点了点头,”跟小北哥一块去吧。也别说的都明显,就让他们注意点。”

    不管怎么说,她家和老院还是一脉相承。她那祖母真要被抓住什么小辫子,等她申明断绝关系,她爹就落了下层。

    但愿永远都不用动用她小葫芦藏人的那一天。要是可以的话,她想给她梅爷爷养老送终的。

    关天佑这哥俩一走,关家小院简直是关平安的天下。

    小小人儿可不单单收起书籍这么简单,连仓房的地下室,她是见什么让人怀疑的,让人眼红的都先收。

    更别说那些粉条,不敢宽粉还是细粉,一个字——收!就连后院堆积的旧料和木头柈子也加以处理。

    不然人家问你哪来的?

    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

    是啊,她爹说千万不要小看人。她不会,也绝对不容许让外人对她家的情况产生一丝质疑。

    收!收!收!

    惊得下工回家的叶秀荷以为走错了家门。”闺女,你这是要干啥?东西呢?藏哪儿?会不会被人偷走?”

    “娘亲~”

    关平安也好委屈的。晴天霹雳有没有?好在她关家的老祖宗显灵,不然那么多东西往哪里藏?

    总不能真送到小山谷。

    谁料到,她不说则矣,一说县城的所见所闻,不知是她口才了得,还是她娘胆儿过于小了些。

    反正叶秀荷是第一时间把那她藏了又藏的家底盒子,连同梅大义所赠的手表,一股脑儿地让闺女藏好。

    “娘,你放心啊?不怕被我丢了?”

    叶秀荷咬咬牙,不忍直视地闭眼大手一挥,“丢了就丢了。你只管先收好,等晚上你们爷俩再埋到山沟沟里,也不用跟娘说。”

    “娘,咱家鸡呢?”

    此话一出,可心疼死叶秀荷。别人家的母鸡两天下个蛋,还是个头老小老小的,她家的母鸡争气啊。

    真是一天一个蛋。

    还有三只大鹅,老争气的。不说其中两母的在一年下了多少鹅蛋,就啥黄鼠狼,她都没见着影儿。

    “要不,先听听你爹他咋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