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历史军事 > 大明圣祖 > 正文_第一八三章会猎女真3
    熊廷弼的府邸中门大开,从他往下,辽东军政官员依次排开,大礼参拜。

    “臣等恭迎天使!”山呼海啸的声音隆隆响起,和远远传来的,有些缥缈的喊杀声相对应。

    “辽东诸臣接旨。”刘若愚嘴唇有些哆嗦的喊道,在他旁边,是同样有些两股战战的几个锦衣卫。为了显示对孙承宗的重视,朱由校将刘若愚派出来传旨。然而刘若愚一个文弱太监,让他亲临这炮火连天的前线,这不是要他命么?

    听着似乎近在耳边的激烈声音,刘若愚使劲咽了口唾沫,心中默念“我不能给陛下丢脸”,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开口朗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一连串骈四俪六的词语下来,绕的人都快头晕了,不过身为高级文官的熊廷弼还是听懂了,自己失陷了沈阳,皇帝很生气,所以派了个上官过来。

    熊廷弼满嘴苦涩的听着,没有申辩,虽然主要责任是在袁应泰身上,但自己却也逃脱不开。多了个上官怕是最好的结果了吧,熊大人无奈的想到。

    想到这,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东哥大学士孙承宗,只见对方长须冉冉,脸型方正,望之不怒自威,端的有股渊嵉岳持的气度。此人帝师出身,于今上登基后一飞冲天,一步跨入内阁,成为次辅,官场中早有传言,他怕就是李汝华退后的下一任首辅。

    想到这些,不禁微微有些羡煞对方,皇帝的信任,无上的权利,主持变革事宜,这些无论哪一项单拿出来都让人嫉妒,对方却全都占了,怎么不让人羡慕嫉妒恨。

    冗长的圣旨终于念完,熊廷弼并辽东诸位官员齐齐叩拜道,“臣等接旨。”而后他便纷纷起身。

    刘若愚宣读完圣旨后,也不耽搁,闪身退到旁边,自己只是个高级陪衬,办完了自己该干的事情就识相的让开。

    整理了下衣袍,孙承宗上前走了一步,拿出了自己的关防印信在诸人面前晃悠了下,然后抚须微笑的说道,“自今日起,老夫便以东阁大学士之身,兼任辽东总督,主持辽东一切军政事务,往诸位不要辜负圣上的期许,实心任事,报效帝国。”

    “我等谨遵总督教诲。”诸位辽东官员,包括熊廷弼,纷纷弯腰拱手行礼,以示谢意。

    “嗯。”孙承宗点点头,而后很自然的从怀中掏出一封圣旨,抽冷子说道,“辽东经略熊廷弼接旨。”

    “微臣接旨。”熊廷弼一愣,没想到还有单独给自己的圣旨,只是为什么不让太监一起宣读,而是让总督大人来呢。带着些许的疑惑,熊廷弼跪了下去。而其他官员则纷纷让开道路,以免影响到了圣旨的宣读。

    “辽东经略熊廷弼,枉顾圣恩,失陷沈阳,罪大恶极,特命辽东总督孙承宗逮捕归案,待辽东局势稳定后,押赴京师待审,钦此。”

    这是典型的祝游戏圣旨,寥寥的几句话就将事情交代清楚,一个多余的形容词都没用,让人一看就一清二楚,领悟到了其中的意思。

    然而这短短几句话对于熊廷弼来首无疑是晴天霹雳,好端端的,自己怎么会被下大狱呢?莫非有奸人要害我?

    熊廷弼呆愣当场,满脸的茫然,不知所措,这圣旨来的好生奇怪,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其他官员也是如此,大张着嘴,望着场中,使劲的揉着眼睛,仿佛自己刚才听错了。

    “来人,将熊廷弼拿下。”孙承宗反倒是当场反应最快的,他脸色一变,冷然喊道。

    “遵命。”立刻,跟在刘若愚后面的几个一直充当背景墙的锦衣卫顿时活了过来一样,上去一个擒拿,然后将熊廷弼押了起来。

    “总督大人,熊廷弼已被擒拿。”锦衣卫中,一个格子高大的复命道。

    “押入总督行辕,听参待审。”孙承宗依旧面无表情,一指经略府,满脸严肃的说道。

    “是!”几个锦衣卫立刻提起熊廷弼,想往外走去。

    文官大都比较狡猾,此时已经反映过来,暗自在心中思考熊廷弼走之后的事情,而武官脑子转的比较慢,但身体动作却又比较快,看到自己的上司被抓走,他们想也没想,挺身而出,堵住了几个锦衣卫的去路。

    “尔等意欲何为,莫非想造反不成!”不等他们明白过来,耳边便传来一声暴喝,威严震怒的音调,让他们猛地一哆嗦,才明白过来自己在做什么。

    哗啦啦!

    一片甲叶碰撞声音,绝大部分武官刹那间退去,让出了道路,这是大明立国两百多年积攒下来的威严,正是靠着这种威严,在局面还未崩坏时,让文官杀武将如杀鸡狗。

    不过还有一位身材高大,健硕矫捷之人并未退去,他紧咬着嘴唇,满脸苍白惶恐,尽管他也十分害怕,但依然立在当场,张嘴问道,“为何要抓熊大人?”

    哪知孙承宗对他的问题里都不理,再度暴喝,“尔为何人?欲要违抗圣旨呼?”矫捷之人脸色再度白了三分,身形也摇摇欲坠,但仍紧要牙关,坚持不退。

    “天子剑在此,左右,但凡抗旨不尊者,格杀勿论!”孙承宗铿的一声抽出了一直拿着的宝剑,密布龙纹的剑身寒光闪烁,熠熠生辉,反射着摄人的光芒。面对这代表无上皇权的宝剑,矫捷之人只觉的一股浩大的威严泉涌而下,让他当场软倒在地。

    旁边几个许是他的相好,连忙伸出了几只手将他拖了下去,生怕他被当做抗旨不尊者给砍了。孙承宗斜睨一眼,也不计较,还剑入鞘,持剑昂首阔步的往总督行辕走去。旁边的辽东官员如潮水般褪去,露出一条宽阔的大道来。

    后面是几个与有荣焉的锦衣卫,夹着熊廷弼,紧紧的跟在后面,旁边官员满含敬畏的看着一行人,心中再也没有对新官上任的轻松和无谓。经过这短短的一幕,孙承宗的总督威严算是树立起来。

    待到孙承宗走入临时被征召为总督行辕的原经略府后,场中的气氛才渐渐化开,不负刚才的凝滞,一些议论声也纷纷响起。

    “总督大人不愧为内阁次辅,这官威,刚才那几句话差点把我吓到在地。”一位文吏抹着头上的虚汗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啊是啊!”

    旁边几人连连附和,看他们苍白的脸色,也是吓的不轻。

    旁边的武将也是如开了锅般,讨论起来,不过这些大都围绕着刚才那个拦道的健硕矫捷之人。

    “一贯,你不要命了,竟然敢去拦总督大人的路,不怕他一剑斩了你啊!”旁边的几个相熟的武将说道,看他拍着胸脯,一副后怕的样子,仿佛拦路的人不是罗一贯,而是他一样。

    “我就是想问个明白,为什么把熊大人给抓了,熊大人那么有本事的大官,又和其他文官不一样,从来没有看不起我们,为什么抓他,沈阳失陷又不是他的错。”罗一贯梗着脖子说道。

    “不是又如何,这总督大人新上任,肯定要拿下经略大人的,不然他怎么行事。”旁边的孙得功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语气颇为不敬。

    “你!”罗一贯怒目而视,欲与之争辩,孙得功不理,冷哼一声,扭头就走,只是他心中却做他想,“这大明国…….容不得有本事的人啊!”叹息一声,他听着外面的喊杀声,动起来小心思。

    “好了,一贯,孙得功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平素一肚子鬼蜮伎俩,看谁都不顺眼,若攀上了王化贞大人,早被人给弄死了。”同为总兵的杨宗业低声劝道,罗一贯这才余怒未消的停下来。

    “听说京师那边皇帝陛下正在改革军制,将大都督府又重新立了起来,而且废除了旧制,重新设立了将校尉三阶九级军衔,和文官们的九品官职一一相对,平起平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旁边又一名武将感慨道,“若是真的,何惧王化贞。”

    “文龙,慎言!”一人拉了感慨的毛文龙一下,朝旁边的文官堆努了努嘴。

    “这倒是真的,我有一外甥,刚从京师回来,说现在京师简直大变样,热闹非凡,到处都是修那什么马路的,其中有一条就是从京师到山海关的,听说修道山海关不停,要一直修到辽东呢。”说起京师的盛景,祖大寿满脸的憧憬,“我外甥说,现在进出京师的车马比从前多了好几倍,要么是运货进来的,要么是运货出去的。比如这宫廷佳酿!”

    说着,他便从腰间掏出个酒葫芦,拔开塞子,往嘴里抿了一小口,就在这个动作间,馥郁的芬芳便弥散开来,让在场所有的武将齐齐的咕嘟了一下喉咙。

    “大寿,这可是天宫作坊的宫廷佳酿?”一闻到酒味,罗一贯登时又有了精神,整个人像是活过来一般,眼巴巴的问道。

    “然也。”祖大寿掉了句书袋。

    “给我喝一口!”

    “谁都别跟我抢!”

    “我要一口,我就要一口!”

    祖大寿刚得瑟完,就觉得眼前一花,登时七八双手伸了过来,还没等他明白过来什么事,酒葫芦已经不见了。

    “那是老子的酒,我外甥带给我的!”等醒过神来后,祖大寿立刻气急败坏的吼道,然而已经迟了,还回来的只剩下一个空葫芦,里面滴酒不剩,气的他哇哇大叫。

    “真是粗鄙不文!”旁边的文官看到这一幕,不停的摇头叹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