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十章 修行之门
    王长生仔细的勘探了沼泽的地形,选定了一个最佳的伏击地点。而后他又测试了土壤的承载力和在上面奔行的速度,并结合地形规划了两条线路。一条是引诱尔腾至伏击地线路。另一条则是事情有变时逃跑的线路。

    王长生做了充足的准备,却仍未见尔腾的踪影。于是王长生来到距离沼泽约十里的地方闭目打坐,以逸待劳静等尔腾到来。

    又过了五日光景,王长生远远的看见一人一狼正向他这边移动,正时尔腾与草原狼到了。看见尔腾身影后王长生立刻起身慌忙逃跑,只不过逃跑的速度慢的很而且身子摇晃的厉害。尔腾只是见王长生行动不便,并不知王长生是故意为之,还以为王长生是被自己的血色圆球所伤至今未愈,心中大喜。

    按说王长生受伤日久,应是早已五脏坏而命不在了才是,在喜悦之余尔腾心中也有几分这样的疑虑。是以尽管王长生做出了重伤未愈的样子,尔腾虽未放弃追赶却是不敢大意谨慎前行。王长生依计径直奔向沼泽内预定路线,尔腾也一直在后边紧追不舍。就这样二人一追一逃,不多时就进入沼泽内。

    进入沼泽后土壤的承载力越来越弱,尔腾果如王长生预料般有些犹豫起来。担心受到埋伏尔腾逐渐降低了速度,如此二人之间的距离不仅未曾缩短,反而尔腾眼见就要追不上王长生了。王长生见此情形非但没有降低速度,反而将速度略微提升了些,大有要拼命甩掉尔腾的架势。这样一来尔腾反倒是放心下来,再次加快速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间的距离越来越短,脚下的土地也越来越软。周围的环境也从零星的小水洼到四周尽皆是齐膝的深水。由于在水中奔行没有参照物二人的速度又很快,已经很难辨别哪里是泥潭,哪里是较坚硬的土地。

    王长生因为早已仔细的查探过地形,所以他是对地形变化是十分清楚的。不过为了不露出破绽,他已经数次故意踩进泥潭。尔腾因为只走王长生走过的路,所以实际掉进泥潭的次数并不比王长生多多少。

    二者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若是尔腾肯趁此机会再次放出血色圆球攻击,那事情可就要简单的多了。不过王长生情况现在明摆在那儿,说不准下一刻就会死于疲累或伤势发作,他尔腾又何需付出那般大的代价?即便是王长生还能坚持的久一些,他也可等距离足够近或是王长生深陷泥潭时给王长生一箭了事。实际上更重要的是,尔腾很是享受现在以猫戏鼠的感觉。

    前方的王长生似乎越来越慌乱了,不仅速度有所下降而且逃跑的方向也开始左摇右摆,似有些慌不择路了。王长生故意这样做,是想将尔腾引向更深一些的水域。虽然现在现在沼泽的限制作用已经发挥了一些,不过还不够。王长生是要进入能完全没过草原狼的水域,这样草原狼就完全受限而不能进入了。

    周围水位变化的很快,约莫只有十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进入齐腰深的水域。至此时水位已经高于草原狼,草原狼不能前进只得停在原处。前方的王长生已是踉踉跄跄似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尔腾见此放弃草原狼独自追赶,不过他的速度大幅减慢,显然没有了草原狼让他开始谨慎起来。

    就在此时王长生又一次陷入泥潭,他努力挣扎着试图挣脱出来。可是这一次他拼尽了全身力气也无济于事,不仅如此他挣扎的越厉害下陷的就越快,直至将他完全吞没。后方的尔腾见此情景,没有丝毫的松懈更没有丝毫的喜悦,一切要等到真正看见王长生的尸体再说。尔腾就此停在原地静静等待,同时小心戒备。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直到过了比人类在水下憋气的极限时间还长很多的时间,尔腾这才一点一点的向王长生消失的地方行进。直至到了淹没王长生的地方,仍没有任何意外,不过此时尔腾却是最为紧张的。他右手掐诀以便可以随时放处血色圆球,左手则伸向淤泥中去捞王长生。在淤泥中摸索了两下,果然摸到一件衣服。尔腾用力缓缓上提,一颗头颅先行露出水面。虽是沾了不少污泥,不过尔腾依稀可以辨认出正是王长生。见王长生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尔腾将手中尸体一松开怀大笑起来,紧绷了好长时间的神经也骤然放松下来。

    就在此时草原狼突然无故嚎叫一声,紧接着就有一柄长刀从水中的尸体旁破水而出,直刺尔腾的腹部。草原狼的提醒已是迟了,此时精神懈怠的尔腾根本来不及有太多防范的动作,被实打实的击中了腹部鲜血横流。

    王长生不是死了吗?是何人出的刀?

    原来一切只不过是王长生的障眼法,水中的尸体不过是穿着衣服草人,瞒过尔腾的头颅是“麦子”制作的足可以假乱真的面皮。一切准备终是有了回报,唯一可惜的是尔腾向后躲开闪了些,这一刀刺的潜了一些,未能将其当场毙命。

    虽然尔腾尚留了一口气,但只要尔腾稍有犹豫或躲闪的念头,王长生便可继续将长刀前推解决他。哪知尔腾竟是没有片刻犹豫也没有丝毫躲闪,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凝结出一个足有拳头大的血珠,并击向王长生。

    尔腾自然是被王长生的推刀洞穿身躯而亡,不过两人近在咫尺王长生也被血球击中胸口。只听“砰”的一声巨响,王长生仿若被千斤重锤击中,不仅瞬间倒飞出而且还同时被伤的喷了一口鲜血。那血色圆球不仅力道惊人而且极具腐蚀力,一瞬间便将王长生整个胸口的衣物腐蚀一空。也亏得是那本《化外灵物录》出乎意料的坚韧,竟真挡住了血色圆球。否则即便王长生没死于血球的重击,也要被血球的腐蚀之力溶尽血肉。说来也真了不得,那血球落入水中亦将水腐蚀的“滋滋”作响,水汽蒸腾不断,可是偏偏伤不了《化外灵物录》分毫。

    尔腾的殊死一击着实太过厉害,即便有《化外灵物录》护身王长生被击中的瞬间,心脏也骤停了几个呼吸,受伤之重已是到了垂死的边缘。受水力阻碍,王长生其实只倒退了几步便停了下来。受伤势所累意识已有些不清楚的王长生,模糊的感觉自己虽然停了下来却并没有沉入水中。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死死的钳住了自己的脖子,这才阻碍了自己没入水中。

    是王长生产生了幻觉吗?不,确实是有东西钳住了王长生脖颈,正是原本应该无法过来的草原狼。原来草原狼见尔腾被王长生所伤,便立刻游过来要救尔腾。只是一切发生的太快,草原狼游过时战斗已经结束。尔腾虽死,不过草原狼仍记着自己的职责,这才死死咬住王长生。被草原狼钳住了脖颈致使王长生气息不畅,不仅意识更模糊了,而且疲倦困顿的厉害眼已经睁不开,生机在飞快地流逝。

    照此下去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王长生就会离开这个世界。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王长生克制住要就此沉睡的意识,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努力着挥动了一下战刀户撒。锋利无比的户撒战刀却未能将草原狼拦腰斩断,只是剥开了草原狼的肚肠。王长生生机流失的虽快,不过终究还是草原狼先行停止了呼吸。王长生与死后仍旧死死钳住他脖颈的草原狼,一同缓缓沉入水底。

    一声悠长的佛号声从远处传来。佛陀圆觉双手合十,虽只是笔直的站在水面上,却如离弦之箭般飞快地向前滑行。行到王长生沉没之地圆觉盘膝坐下,也未见他有什么动作,王长生竟自行从水中浮出。双目紧闭面色发紫的王长生,一动不动已是没有了意识。只有脖颈上草原狼留下的正向外不断的流出鲜血的血洞,能证明他还活着。

    圆觉只是对着王长生轻轻的吹了一口气。了不得的事发生了,王长生紫黑色的胸膛和脸色迅速的恢复红润,脖颈上血洞自行止血结痂。紧接着王长生轻咳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目,意识也开始渐渐恢复。

    王长生用手摸了摸脖颈,发现咬住他脖颈上的草原狼已经消失了。再转头正看见盘膝坐在水面上的圆觉,惊讶之余哪里还会不清楚。于是站起身来对圆觉施礼之后道:“多谢大师相救。”

    圆觉面上无喜无悲,轻轻摇头道:“我来救你别有用意,非是纯善之举不必言谢。”

    王长生又道:“不知大师有何用心还请直言。只要不违我之本心,王长生自当尽力。”

    圆觉果不转弯抹角,明言道:“贫僧此次下山是为山中寻一位传人。不过我并不是施恩索报之人,应与不应依你心意而定。”

    王长生略一思量回道:“不瞒大师我一直在苦寻修行的门路,大师所言之事于我是一件好事。只是不知大师寻人可是有什么特殊条件,免得我之不才误了大师的事。”

    圆觉道:“山中人请我寻找一个修行资质中等偏下又身具浓厚煞气的人。同时符合这两个条件的其实并不多,这其中又合我心意的就更少了。此外此次外出寻人是山中出了些事故······”圆觉将大泽山中封魔阵异变的事讲的清清楚楚。

    王长生知晓事情来龙去脉后,回道:“荣华富贵花花世界,不过过眼云烟。多活一二十载,终归得不了大自在。大师所说的事虽然凶险艰难,终是有成就大道得可能。王长生愿意接下此事。”

    圆觉闻言又说道:“修行既可增长寿元又可习得通天法之法,好之好矣。不过修行艰苦又需机缘造化,非心定志坚之人不可成事。你之资质中等偏下,想成道难之难矣。到头来空受苦楚,莫要怨我。”

    圆觉大师话中似有所指,终归不知王长生有何决断,种种后情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