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十一章 韩母
    修行一途既艰且苦圆觉讲的清楚,奈何王长生修行之心已坚,终是决定随圆觉去往仙山修行。此去仙山离家远乡不知几时得还,而且尔腾已除再无牵累,王长生要在走之前去探望韩铁虎的母亲。

    这一日晌午时分,王长生来到一个小村子。站在村外的土路上,看着不远处屋顶上飘起的袅袅炊烟,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烟火气,不知为何王长生心中愉悦的很。走进村庄王长生边走边看找寻着与记忆中相同的景物。

    不远处一座向阳的房舍前,几个皮肤黝黑的农家汉子正趁着午饭前的空闲时间聚在一起闲聊。汉子们见王长生面目陌生也就多打量了几眼。见王长生手里提着两只肥壮的大公鸡又风尘仆仆的样子,将他当作到村中访亲的外乡人,对着他点了点头又笑了笑。王长生仔细打量了几眼却没有认出一人,也就只回礼似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更远处一个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妇人正慢悠悠的散着步。老妇人似乎在村中极受尊敬,凡是经过她身边的无不恭恭敬敬打招呼的。王长生远远的看了一眼,认出老妇人就是韩母,便急匆匆的奔老妇人而去。许是王长生奔行的确实急了些,还未走到老妇人面前,便被先前那几个汉子围住拦住去路。王长生见他们眼神之中颇有些不善之意,略一思量心知应是将自己当成了不法之徒了,当即被“吓”的不敢轻举妄动。

    王长生正想解释几句,却听见老妇人激动的喊道:“是长生?真是长生回来了吗?”原来老妇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形仔细看了看,终是认出了王长生。

    如此那几个汉子自然是明白了过来,面面相觑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让开了道路。王长生并未怪罪对众人点点头这才继续向前,紧跑两步来到老妇人身边,王长生轻握住老夫人的手激动的说道:“伯母,长生回来了。”

    老妇人紧紧抓住王长生的手上下打量着,眼眶有些湿润的说道:“果然是长生,果然是长生。”兴奋激动之余,老妇人仍不死心向王长生身后看了眼。眼见确实只有王长生自己回来,老妇人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

    聊过几句老妇人就与众人辞别,带着王长生回到自己家中。韩母家是三间带院的瓦房,墙是泥砌的,墙皮已经掉的差不多了,有好几处因雨水冲涮已经很薄了。院子里除了一颗高大的梧桐树就再没有其它东西了,王长生就将两只鸡放在了院子中。屋子里很暗,因为窗户非常小。屋子中只有几样简单的家具,再无长物。

    王长生看着眼前的景象,脸色有些难看起来。韩母只顾领着王长生往里屋走,自然没有察觉。安排王长生在里屋坐下,韩母便着忙的想去烧水招待王长生。

    王长生拦下韩母并扶着她坐下,略一沉吟说道:“伯母,铁虎他······”

    韩母轻轻摆手打断王长生的话,悲伤的说道:“长生,你不必说了。我已经知道铁虎战死的消息了。”

    王长生有些意外的问了句:“您是说您已经知道铁虎战死沙场了吗?”

    韩母将王长生意外之色看在眼里,拍了拍王长生的肩膀说道:“长生,你也莫要再想些谎话骗我。我已知道我儿铁虎确实已经死了。”

    王长生想起韩铁虎真正的死因,当即心痛不已。不过不管韩母是怎么的韩铁虎的死讯的,如今误以为韩铁虎是战死的倒是好的。毕竟这样相比于韩铁虎真正的死因,更容易让人接受。

    其实关于要不要将韩铁虎的死讯告知韩母,在来之前王长生已经犹豫了很久。是让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时时处于思念之中,等待着已经永远不可能回来的儿子,还是要告知死讯。二者其实都难免给韩母带来悲伤,至于孰轻孰重嘛?不好说。提起韩铁虎韩母身体都有些轻轻的颤抖,不过面上只是有悲伤之色却并未哭泣。

    王长生看在眼中心中悲伤,对韩母说道:“我对不起您,是我没有照顾好铁虎。”

    听了这话韩母非但没有责怪王长生,反而笑了起来。王长生见状担心的问道:“伯母,您这是?”

    韩母看着王长生问道:“长生,我问你我儿铁虎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在战场上奋勇杀敌?”

    王长生闻言回道:“蛮子们听了‘骑牛将’韩铁虎的名子,无不胆颤心惊。”

    韩母闻言满意说道:“我三十多岁才有了铁虎。铁虎只三岁他父亲便去了,只剩我与铁虎相依为命。铁虎死了我能不伤心吗?我伤心的紧呐!不过我不能哭还要笑,因为我的铁虎做了对的事,为国家和民族尽了自己的一份力。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可即便是死也要让那些胆敢侵犯我们的人,提起我大忠国儿郎名字,想起我大忠国儿郎的身影便瑟瑟发抖。”

    韩母的话让王长生悲痛的无以复加,这份心情可不单是只因为韩铁虎的死。

    过了很长时间二人的心境才渐渐平复下来。王长生问道:“伯母您是如何得知铁虎的死讯的?”

    韩母回道:“早在你来之前,朝廷的一个叫司马法正的慰问官就来过了,是他告诉我的。”

    王长生闻言面色微微一寒说道:“若他不来也就罢了,既然来了怎得还让您的日子还如此清苦!我自要找他理论。”

    韩母见王长生面色不善急忙解释道:“长生,你可莫要误会。那官儿来到咱家便长跪不起,直说对不起我之类的话。其实这时与他又有什么干系,我看那人年纪也不小了倒是难为他了。”

    韩母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想来铁虎是立功了,那官儿非要接我去京都,说了些要让我颐养天年之类的话。我也不知道啥是个‘颐养天年’,看他神情应该是说的是和天天过年也差不多。车轿都已准备停当,可我已经离不开这个村子了。他再三劝说无果只得作罢,又拿出许多金银给我。我一个孤寡婆子要那许多金银干什么,岂不平白遭了贼人惦记。我索性让他将钱送到县府,就当作我们村的赋税了。他虽是有些犹豫,终究是按我说的办了,并承诺我在世一日村子便可一日不纳赋税。最后他又吩咐县府的人按月给我发放银钱,并拜托邻里照顾我。临走前又说他有事在身走不开,只等他忙完就要回来给我养老。这话虽不可信可也想的通,许是他慰问的人有许多,应是在他人处受了气这才要说好话的。都不容易你就莫要为难他了。”

    听了韩母的话,王长生心中计较:“也不知司马法正真是悔不当初,还是已经聪明至此,知我要来卖些苦楚给我?希望是前者吧!”

    不管如何王长生的脸色好看了许多,答应道:“也好就听您的。”只是王长生环顾四周又看见床上有几双为完成的布鞋,便又说道:“那为何您的日子为何如此清苦?这是还需要做些布鞋贴补家用吗?莫不是县府中的人胆敢克扣吗?”

    韩母连忙回道:“不是,不是。新来的县太爷是那官儿的学生,不仅未曾克扣隔三差五还要到我这里坐坐送些米面的。你与铁虎从军走后,村中便开始轮流照顾我,一日三餐四季衣物皆有人打理。一来我确实用不上什么钱。二来村里人确实过的苦了些,将钱分予他们也算是还些情吧。”

    韩母看了眼未完成的布鞋,有几分笑意的说道:“这布鞋可不是买的咧。其实我的眼已经花了,原本是不打算做了,实在是村里那几个娃儿的婆姨笨的很呐!这些年可没少到我这学手艺。”

    观韩母模样又听了韩母的话王长生想的明白:“哪有几年学不会的?想来是村人善良,怕韩母寡居孤单罢了。”

    心中虽是这样想着,想了想王长生还是说道:“伯母心善只是行善还需有个限度,莫让他们拿的惯了不念您的恩情。”

    韩母回道:“你能说出这话伯母念你的好。村中人敬我,若说分毫钱财方面的原因也无那是假话,若说全靠金银那也不真。一来我们村民心善,再则大多半还是借了铁虎的光。”

    王长生点了点头道:“伯母心中明了就好。”

    就在这时忽听见门外有人喊话,原来是韩母所说的上门送饭的人。送饭的是韩母的邻居一个清瘦的农家汉子,近十年过去了王长生对他只有些模糊的印象。汉子进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王老弟为咱们杀蛮子,本是不敢怠慢要多做些的。只是今日已经做好,再行开灶怕是误了饭时的。王老弟将就些,只等晚上多做几个菜补偿。” 一钵芋头,三五地瓜,五六十颗花生米加上两个南瓜饼,不知为什么王长生吃的格外香甜。

    在村中过了几日,王长生已是了无牵挂,朝行夜宿赶往与圆觉约定的地点。与圆觉会面后,二人便一同赶往藏南大泽山。饥食渴饮艰苦跋涉,二人渐渐熟络。

    俗事已毕王长生就要去往大泽仙山,只是不知这大泽仙山究竟是个什么模样,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