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十四章 先天秘事(上)
    只可惜玄丹所做终是白费,王长生坚守本心始终未曾动摇。至天光大亮时地仙石已全部用完,丹炉平静下来自动打开放出一颗丹丸,自动落入一个洁净的盘子里。王长生看着丹丸放下心来,掩上门就此离开。

    王长生走后茅屋中显出三道人影,正是当初请圆觉出山寻人的韩谷雨、彭德海、辛允儿三人。再看屋内已是空空如也,哪有什么道童丹炉。

    身着黑色道袍的韩谷雨先开口道:“此人心性极佳,只是资质太差了些在,此界中也不过是中等偏下而已。若无机缘待他处理完此间之事,寿元剩下的恐也就不多了。”

    闻听此言二师兄彭德海面有些微不悦,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此事尚未禀明师兄,是否用他还不一定呢?”

    韩谷雨心中明白若是能看出二师兄面色的变化,那么二师兄内心情绪变化已经是十分剧烈了。世间恐怕也只有与大师兄的事才能引起二师兄心境如此变化,韩谷雨心中暗叹一声,说道:“师兄莫恼,我等三人都曾是大师兄的弟子,韩谷雨不敢对大师兄有丝毫不敬。不过大师兄乃是我教圣人仁慈宽厚,此事若被他知晓恐其不忍这王长生在此虚耗一生。若如此必会对此事不利。”

    彭德海闻言不以为然道:“听师弟的意思是要连同王长生一起瞒过,这可是有违我教教义······”

    韩谷雨知道如此说是说不动二师兄,当然他也知道究竟如何能说动二师兄。于是干脆打断彭德海的话,道:“卜算之法玄妙无比,为防万一与此事牵连越少自然也就越好。”

    闻听此言后彭德海无有半点气恼了,如韩谷雨所料般将未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只说了“也好”二字。辛允儿知道韩谷雨考虑事情周到细致做事情不拘小节,略一思量也就点了点头。

    三人寥寥几语便似已决定了王长生的结局,但王长生究竟能否如他们所愿呢?

    话说王长生离开茅屋之后,觉得今日拜师的事应该会十分顺利。原来王长生竟是已经察觉昨夜种种是有人在考验他。王长生心中正计较着忽然觉的眼前一暗,等再看清时景物已是大不相同。

    环顾左右王长生察觉自己在一处屋舍中,在他面前的蒲团上坐着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道人。

    正在这时闭目盘坐的道人率先开口道:“来人闯我玄门福地所为何事?”

    王长生并不惊慌,恭恭敬敬的施过礼后才说道:“弟子王长生拜见仙尊。到访仙山是为寻长生之法。”

    道人又道:“只怕长生求不得反倒要空耗年华。”

    王长生再施一礼道:“弟子知晓此一来定有不良,不过为求得长生之法安心受之。”

    道人道:“有何不良?”

    王长生道:“弟子还未听说过那位老师专喜欢资质差些的学生,还要煞气浓厚些的才更好。想来仙尊真正想要收的乃是命短之人吧。”

    道人道:“既如此何不取了仙丹就此离去?”

    王长生道:“弟子不是大善之人。不过弟子可以不行善却绝不为恶,便是真有那丹也不会无故盗之。”

    道人闻言心中颇喜,暗道:“此子心性沉稳,行事与我三师弟相似却又强过他。”原来王长生几句话竟引得道人起了些许爱才之心。

    其实道人更看重的是王长生能够看破昨晚韩谷雨的试探。毕竟昨晚的一切可不仅仅是幻术那般简单,韩谷雨可是施法将王长生绝大部分能力弱化,这其中就包括辨识力。修行之路既艰且苦,若想成事除了先天条件之外,靠的就是智慧和坚韧不拔的志向。

    道人睁开双目一指身旁的蒲团说道:“坐吧。”王长生也不推脱依言盘膝落座。

    这时道人才说道:“本教宗旨求的是道而不是长生,长生只不过是求道过程中的附属物罢了。寻你来则是我师弟师妹们的主意,这中间的事他们不仅是想瞒过你还想瞒过我。如今我将一切种种讲说清楚,到时如何做选择就看你自己了。”

    王长生正襟危坐静听下文。

    道人道:“我不是此界中人,乃是上界灵境人族无量观中的一名修士道号天支子,师承观主无量天尊。”

    闻听如此惊人之言,王长生竟是面色如常无有丝毫异色。

    天支子略一点头,接着说道:“此间之事还要从两万七千年前,我师无量天尊因事迷失在我们本界之外说起。这苍穹之下有无数世界,若是换作旁人迷失在无尽苍穹之中,没有苍穹图的指引想找归路难矣。不过我师尊有一件宝物名唤‘窥天镜’,此宝虽不是先天之宝可也是声名赫赫的宝物,可察四方之事。师尊用此镜寻找归路,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丝先天元根的气息,师尊大吃一惊也就顾不得寻找归路了。要说这先天元根可是了不得,乃是一方世界尚未完全成型时,先行诞生的第一个生灵。在世界演化过程中汲取世界本源之力而长,端是珍贵无比,以我师尊的身份修为以前也只是听说过而未见过,如此也就难怪师尊会如此反应了。兴奋过后师尊立刻开始着手寻找,可是那先天元根神奇无比竟具有自我遮掩的能力,即便我师尊有莫大神通又有窥天镜相助,也是花费许多精力用了近百年时光才确定确切位置。不过难办的是这个地方不仅极为遥远,并且还不是与我们本界平行的界面,而是下面的一个小界面,也就是本界了。如此遥远的距离即便是以师尊的修为也不是轻易可以到达的。”

    说道此处天支子停了停,让王长生消化消化自己更才所讲内容。一会之后天支子才接着说道:”困难虽大不过和收获一根先天元根相比,再困难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就这样师尊先行回到了我们本界,在做了许多年的准备付出了偌大代价之后,师尊终于如愿到达此界。令人高兴的是此界之中确实有先天元根存世,不过令师尊大为遗憾的是此株元根却不是生长在灵境境之中。关于‘境’的事你应该还不知道,师尊的遗憾之处你可能还不明白。”

    说到此处天之子无不惋惜的轻叹一声,才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修行者不论种族修行的方法如何变化,归根结底是要吸纳天地间的元气化为己用的。在一方世界天地初开分阴化阳之时,除了会产生大量的天地元气之外,还会分生出其它一些稀少的能量形式气。不同界面分生的能量形式往往并不相同,不过最为主流的灵气·魔气·妖气等大多界面还是都存在的。更奇特的是这些能量气除了与天地元气混杂外,都单一的固定在一片区域并不相互参杂。于是我们就将单一能量气存在的地方定名为同名境,即灵境·魔境·妖境等等。相比于天地元气这些能量气对我们修行者其实更有益处,于是上古先贤们便创造了吸收天地元气在转化为特有能量气的法门。这也是灵修·魔修·妖修等等不同修士的根本由来。其实大多数的功法宝物,各境修士都是可以采纳甚至直接使用的。不过只有一类肯定除外,那便是先天元根。就拿此界的这株‘先天黑竹’来说,它存在的年月实在太过久远吸收的魔气更是不计其数。若是魔修尚可利用一些,其它修士若是强用反要受害。如此身在灵境修行灵力的师尊自然是不能取之。即便徒劳无功,若是此元根不是生在魔境之中以师尊的心性也可放下此事。可不巧的是此株先天元根偏偏生就在魔境之中。要知道在上界我们人族生活的灵境就是和魔境接壤的而两族的关系却并不和睦。虽然在上界灵魔两境经常发生冲突,不过因为双方实力相当倒也没有爆发过什么大的冲突。不过若是让魔境的几位魔尊得到这株‘玄天黑竹’,情况可就会大不一样了。师尊乃是本教之祖本是早已不管世事,奈何此事可是关系整个人族的安危非同小可,为此事当时可是让师尊伤透了脑筋······”

    天支子说道此处见王长生面有疑色,于是问道:“你可是有什么疑问吗?”王长生心中确有疑问,正好天支子问起便开口道:“难道此天地元根竟是连天尊也不能毁坏吗?”

    天支子回道:“不错。若是师尊的本体能够降临此界,想毁掉它也不是绝无可能的事。可是师尊的修为高过此界生灵太多,此方天地为了保护其内在的生灵,是不允许他本体进来的。就连师尊的虚体幻影投到此界,也差点被此界的法则之力绞碎,连带在上界的本体都受了一些损害。”

    解答了王长生疑,天支子接着说道:“师尊当时思量良久,觉得虽然此界偏僻却也不能保证上界的魔尊一直发现不了,为了我人族安危着想,还是要毁掉元根的。虽然做出了决定,不过当时师尊根本没有能损伤元根的办法,而且他在此界中又时时刻刻遭受此方天地的压制,无奈之下只得决定先返回上界再做打算。师尊回到上界后立刻邀请我人族的大能之士一同商议此事,一干众人听闻此事惊骇之情自不必提。众人在一起商议了数日,最终还是不良山中的一位高人想到了办法。”

    许是那位高人想的办法太过高明玄妙,天支子说至此处竟是心悦诚服的赞叹一声。

    终归不知上界的大能修士究竟想出了什么奇方妙法,一应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