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二十九章 离别之际
    却说王长生结束大忠国的行程寻一良地修行, 只过了十几日的光景,王长生便修为大进。借此良机王长生果断的开始冲击炼元期的瓶颈,只可惜似是水到渠成的事竟是以失败告终。王长生对此也是颇感意外的,仔细思量分析查找问题。只可惜修行日浅经验不足,终归无有所得。只得收功息法,待回返大泽山再请教天支子了。

    几日之后王长生出现在大泽山天支子的茅屋中。王长生施过礼后,天支子道:“此次出山修行可有收获?”

    王长生道:“了却俗事心境有所提升,法力也有精进。只是迟迟不能破境,请师尊授教。”

    天支子道:“修行一途既艰且苦,更何况你的资质又差些,有此情况情理之内预料之中。”

    王长生听完躬身施礼并未多言。

    天支子又道:“我有捷径之法可以助你,你愿意学吗?”

    王长生当即摇了摇头,道:“弟子只需知道未入歧途即可,其它不敢劳烦师尊。”

    天支子十分满意的点点头,道:“这句话本来应该是在你下次或是下下次破境失败时再说的,只是为师已经不能在此界久待了。你要记住修行再艰不要走捷径,修行再苦不要贪图一时之乐。”

    王长生面色极为凝重,躬身施礼道:“弟子受教。”

    天支子见此也是动容,道:“相处再久终有离别之日,分别再久终有相见之时,你不要悲伤。临别之际为师问你,你可知道自己什么缺点或是缺陷吗?”

    王长生几乎不假思索的回道:“弟子性急。”

    天支子道:“知道只是第一步,能够克服才好。灵境人族处境不良,你可愿为人族出力吗?”

    王长生道:“弟子并未去过灵境的人族并无感情,而且弟子现在一心修行,只怕······不过若是师尊有所期望,弟子自当尽力。”

    天支子道:“为师提及此事,乃是因人族的支柱大劫将至,而且以前有两个小家伙曾求我帮助人族。一切凭你自己的心愿,为师并不强求。不过本性使然你这急公之人,值此人族危难之际恐不会冷眼旁观。为师在此设下一座阵法,你只需催动本门的控阵决便可传送到人族。不过要注意回来时可就要靠你自己了,此间的阵法只起一个指引导向的做用。另外山上的的先天元根确是罕见的灵物,日后你若上去观瞧在防护阵之外。阵内的噬魔灵蜂极为凶悍,不要让它伤了你。”二人聊了有两个时辰之久,期间却并未提及封魔阵和啸魔熊只字片语。

    未想到分别来的如此之快,第二日清晨天支子与彭德海、辛允儿等就要离开了。王长生再次来到茅屋前一一道别,几位师叔颇为颇为和气交代了几句便不再说话。

    这时天支子说道:“若无它事你们几个便先离去吧。”

    韩谷雨与辛允儿闻言对天支子躬身施礼后,就准备掐断与上界本体的联系。彭德海却不曾动身,对天支子道:“师兄可还有事?德海愿意代劳。”

    天支子道:“并无其他琐事。只是你这师侄修行时间短修为太浅,修行路上又险恶无比,我欲留一件东西给他用以防身。”

    彭德海闻言提醒道:“师兄难道忘了我们在此界只是一道虚影,哪里还会有······”刚说到此处彭德海突然脸色剧变,一脸震惊的惊呼道:“师兄你难道是想将那物赠于师侄吗?”

    韩谷雨与辛允儿听得二人对话,便暂时留了下来。韩谷雨与彭德海相处日久,不禁心中惊奇:“彭师兄向来沉稳,今日这是怎得了?”

    天支子似乎知道彭德海指的是什么,轻轻的点点了点头。彭德海闻言竟是十分激动起来,抢前几步几乎是要拉住天支子的架势,道:“大师兄万万不可。此物是你修行无数年月所得,对你十分重要万不可赠于师侄。”

    天支子却不为所动,道:“此事我已再三思量,你不要多说与师弟师妹们一同离开吧。”

    那彭德海竟然直接跪在地上,无比激动的说道:“师侄资质欠佳难以突破当前境界,待师侄其完成此间之事,寿元也就剩不了多少了。此物赠予师侄是全然的浪费,还请师兄三思。”天支子闻言有些不悦,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这时彭德海竟然跪爬几步来到王长生面前,道:“师侄那物对师兄确是极为重要,关系到大师兄能否进阶大灵尊。师侄万不要接受师兄恩赐。”

    不仅王长生就连韩谷雨和辛允儿,也是不敢相信彭德海竟会有这番举动。

    这时天支子怒喝道:“放肆!”天支子动了真怒,彭德海立即吓得不敢出声。韩谷雨、辛允儿虽已知天支子要赠送的东西定然非同小可,却也只是劝解而不敢阻拦。

    天支子余怒未消,看了眼彭德海,道:“谁再多劝一句,便等同于害我弟子性命。”

    不知彭德海哪里来的胆气,直了直腰就要开口说话。旁边的韩谷雨见状连忙厉声打断,道:“彭德海,你可知屠戮同门是个什么罪吗?”

    被韩谷雨喝止住的彭德海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只见它瘫坐在地上,抽泣着说道:“韩师弟你入门太晚,哪里知道师兄是要将何物赠于师侄。若是你知晓必不会阻拦我。”韩谷雨确实想不到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二师兄彭德海如此。

    时间不久茅屋中就只剩下王长生与天支子了。天支子道:“你二师叔的话你不必在意,也不必介意。”

    王长生道:“看得出二师叔对师尊的感情是很好的。只不过刚才师尊用秘法将我困住使我不得言语,只怕二师叔少不得会对我有些怨言的。”

    天支子道:“你二师叔禀性纯良,不会记恨你的。当然等你日后飞升上界之时,还是要亲自言明此事的。”

    王长生刚要说话,这时头顶上方忽然出现一团羽毛状黑云,下一瞬直接没入王长生天灵盖中。王长生立即道:“弟子不······”话还未说完便被天支子出言打断,道:“此物对我虽有些用处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而且此物不会对你的修为精进有什么帮助,你莫要懈怠修行。”

    事已至此,王长生只得躬身深施一礼。

    天支子说道:“长生,为师在走之前要为你想些出路。若无差池百年之后那先天元根便会毁坏,没有了它争抢天地元气阵中魔熊便可自行吸纳天地元气,到时你也就不必守在此处了。那啸魔熊受伤极重,即便它可以自由的吸纳天地元气,也需要极长一段时间才能冲破封魔大阵。有了这般长时间的缓冲,你若又有机缘的话,应该是早已飞升上界了。假若那魔熊提前破阵而出要来寻你麻烦,你可将精血气息放于它知,毕竟你未曾害它又是下界生灵想必它不会为难于你。假若它不依不饶非要寻出封困他的人,你一定要报出师尊的名号。以那啸魔熊一族在上界的名头,找到了正主必不会为难你。”

    王长生闻听此言心中温暖,再思及天支子几年的教导之恩心中更暖。王长生正要说话却被天支子拦住。

    天支子又说道:“长生,你要说什么为师知道。不过如今为师要让你知道的是,你既然诚心拜我为师而我又情愿受下你的跪拜,那么你我师徒就是如父子一般亲近的人了,你我的命便同等重要。那啸魔熊的报复你受不下来,但是为师却可以。啸魔熊一族名头虽响却也不敢轻易与我人族开战,顶多只会寻师尊我一些麻烦罢了。当然师尊可也不是那般好欺的,任它追一阵儿磨灭了心中的怒气,此事也就作罢了。”

    王长生幼时便被蛮子虏去,自记事起便少有温暖,如今天支子说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他自然明白,心中不禁十分感动。王长生面色虽十分平静内心的波澜却久久

    天支子思量良久之后,道:“上次为师送你去修行的地方,一年之后你可再去一次。”

    天支子走的十分突然可说是非常匆忙,不难想象应该是早就发生了一些事情,只不过是天支子一直在等待王长生回还罢了。对于其中变故如何王长生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在山中过起了照顾阵法、参悟法决的平静生活。

    只可惜平静的日子总是短暂。只不过十几日的光景之后,封魔阵中的指示灯光便突然变亮。王长生想了想,上次向阵中滴入精血是从大忠国回来之后,算算时日总共可也不超过二十日。尽管按道理指示灯不应该这么快亮起,不过王长生思及天支子走之前必定是检查过阵法的,再加大阵可是平稳运行了几万年的,王长生还是立即向阵中滴入精血直至三滴之后灯光熄灭。

    却没想到只不过过了一日的光景,封魔阵中的指示灯便又发出几乎是耀目的白光。不用说封魔阵肯定是出现了变故,而且这一次王长生足足滴入了五滴精血才将灯光熄灭。接连失去精血给王长生的身体带来极大的负荷,而王长生更担心的是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

    对于阵法一道王长生并不精通,对于这样繁杂的大阵,王长生清楚只凭自己的见识,根本没有希望找出问题。好在当初天支子曾交给他一支满载信息的玉简,王长生只得试着借助玉简解决问题。

    又过了一日,果然王长生并不想看到的灯光又渐渐亮起来了。这一次王长生一边向阵中滴入精血,一边用神念按照玉简中提及的方法查找问题。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附着在精血上的神念,竟然随着精血一直到达阵法的最深处。

    且不说王长生心中如何惊讶也不提阵内结构如何精妙复杂,只说王长生行进中神念突然发现一只硕大无比的黑色巨熊。那黑熊气势惊人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凶厉的气息,王长生本能的感觉危险立即想要收回神念。

    不过正在这时黑熊的头顶上,突然极速的射过来一条黑色的两指粗的锁链。收回神念本来只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可也不知那锁链有何玄妙神通,不仅速度奇快而且竟有锁住神念的能力。就这样王长生的神念,竟被一点点的拉向张开巨嘴的面色不善的巨熊。

    终归不知后事如何,一应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