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三十三章 敕封鬼王
    王长生将阴煞沉睡时的诸多事情讲说清楚后,问道:“阴煞,你这次沉睡进化怎么如此突然?”

    阴煞闻言当即心中一虚,低了低头又偷眼瞧了王长生一眼,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说起此事,还请上仙恕罪啊!我上次退入伏鬼葫时,竟发现葫中多了一条凶厉的蟒魂。上仙知道我是阴、煞二气所化的,当时见那蟒魂阴气,煞气浓厚便忍不住要······”

    王长生面色一肃,道:“你可是私自吞了它。”

    阴煞闻言身上一颤,连忙说道:“上仙,我当时可是极力忍耐的,确实是尽了的。”边说着边哭丧着脸将头又压低了几分。

    王长生刚要说话,阴煞偷眼瞧见,连忙抢前说道:“不予而取,可视做盗。还请上仙责罚。”

    王长生闻言脸色一板正要说话,被阴煞晃了晃脑袋瞧见,再次抢先一步带着哭腔说道:“还请上仙责罚啊!”

    王长生原本也不打算加罪阴煞,见阴煞如此,脸上一肃道:“此次遇事你出力颇多,如此也就不······”

    阴煞闻言分外严肃的连忙打断,道:“些许小事不敢邀功,奖赏之事上仙更不要提。”边说着边略抬眼皮扫了眼王长生。

    王长生闻言沉默思量良久,才面上有些许伤感的说道:“一则此次你确实出了力。二则我这半生已是几经险境,你若跟着我性命堪忧的事肯定还会遭遇不少的。如此今日便还你自由之身吧,天高海阔你自行离去吧。”

    阴煞连连摇头,大义凛然的说道:“阴煞本就是答应要在上仙身边出力的,如今做了这点事本就是不该受赏的。”

    此言一出阴煞生怕王长生接话,语速加快连忙接着说道:“不过,不过,上仙有此意,我是断不敢拒绝的。上仙若是念我有些功劳,何不敕封我为‘阴煞鬼王’!”

    王长生闻言有些意外,不明白像阴煞这等心智极佳的精灵,怎么会提这等要求。没想到阴煞见王长生不说话,连忙改口道:“上仙,上仙,我知道只凭这点功劳就想讨个鬼王,确实有些过了,要不封个鬼将也行。”

    王长生见阴煞格外着急,知它说的并非是玩笑之言,于是道:“若说以前我也做过军中主帅,也确实有些权势。可是如今我已经十数年不曾做过官了,更不用说封你做个鬼王了。而且你我如今皆已入了修行之门,何必图那些虚名。若是你不愿离开我,可以给你些灵宝功法这样实惠的东西。”

    尽管王长生将实情讲出是一番好意,不过阴煞却是并不领情。只见它连连摆了摆手,拜了拜才对王长生拱手央求道:“上仙,以我之能做个鬼将确实有些小才大用了,要不然做个副将吧。不,不,不还是做个统兵吧。”

    听着阴煞连番降低官职,王长生察觉阴煞确实将此事当真了。不过他仍不忍骗小孩似的随便许个虚名给它,于是再劝道:“我倒不是吝啬那些个官位。你可能没明白我说的话,随便说个官职其实容易的很。可那只不过是个虚名而已,对你又有什么用呢?倒是不如得些实惠的好!倘若是你有其它要求也可说出来听听。”

    阴煞闻言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上仙,我要功法灵宝这些虚的东西做什么?真真的不如封个官职实惠些!上仙若说是个虚名就是个虚名吧,能真个的封赏给我就行了。”

    说到此处阴煞偷眼一瞧王长生,忽然换了个模样,凄凄苦苦满脸哀色的说道:“上仙啊,我虽是天地生就的精灵,可以前是跟着那玄叶观的老道的,不长进还有话说。如今跟在了上仙身边,若再无个功名仍是个鬼仆,有何颜面挺立天地之间。”

    边说着边以手拭目,擦了几下并未曾流下的眼泪,才接着说道:“而且我也不瞒上仙,上次我与那姓姜的女娃儿初次见面时,也真是不要了脸皮,强说自己是阴煞鬼王。每每想起此事,心中总是羞愧不已。”阴煞凄言苦语的述说着,面上神色一直哀伤无比。

    王长生将一切看在眼中,心中也就有数了。不过确是未曾想到阴煞竟是一个如此的精灵,看向阴煞的目光也就与以前不同了。略一沉吟,王长生郑重其事的说道:“自你跟我以来,我可从未将你当作随意驱使的鬼仆。如今念你有功,就随你所愿敕封你做个鬼王。”

    阴煞闻言哪里还有半点悲色,异常欢喜的说道:“鬼王?不是个统兵吗?”这话刚一出口,阴煞急忙用双手捂住嘴,并以更快的速度跪倒,高声道:“阴煞受封。”阴煞声音颇大,像是边上还有其他人要让他们也听到似的,以防止王长生反悔。等阴煞再次站起来时,感觉不仅气势足了不少,腰杆也挺了几分。

    阴煞遂了心愿,自然心生欢喜。王长生问道:“你既已经进化过了,可是有什么变化?”

    阴煞回道:“我这鬼目看的更远了些,而且我那条绳索可以捆绑阴魂鬼物。”

    王长生点了点头,道:“那日捆绑姜雪儿时,似乎那条黑绳飞的并不是很快啊。”

    阴煞怕这事影响了鬼王的头衔,连忙道:“上仙,我这黑绳捆绑阴魂鬼物可是快的很啊!”王长生闻听此言心中明了,阴煞的绳索似是专捆阴魂鬼物的。

    这边王长生与阴煞聊的开心,可另一边姜雪儿的情况确实已经很不好了。

    姜雪儿被阴邪恶气侵体生机大损,雪白的肌肤都已经微微泛出黑色,而且已经被绳索勒的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可是姜雪儿一直期待的救兵却一直未到,这在她看来是很不可思议的。事实上人族确实在积极的寻找姜雪儿,甚至还专门建造了一座追踪姜雪儿魂魄的大阵。不过让他们震惊又难以置信的是,大阵竟然显示姜雪儿出现在极为遥远的魔境。要想短时间穿行这么遥远的距离,只有那些极为精妙且十分庞大的跨境传送阵能做到。莫说这等可以跨境的传送阵,就是可以跨族的传送阵,人族这样的小族也是没有的。

    情况已经十分危急姜雪儿心念一动,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张紫金色的符箓。看着这枚不过巴掌大小的符箓,姜雪儿眼中竟闪过爱惜与不舍的神色。

    这也难怪,此符箓确实不是寻常之物,乃是人族先辈在一处上古遗迹中,取得的大威力攻击符箓。当时一共取得了四枚,因姜雪儿要执行这次的任务才得以带了一枚。这是那位前辈留给人族共有的宝物,本是不能轻易使用的,不过如今到了这般境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计定而动姜雪儿施法催动符箓,符箓紫光一盛竟是燃起紫色的火焰。在紫焰即将烧尽之时,符箓轰然炸裂化作点点星芒四散飞去。接着一股极为恐怖的能量涌现而出,卷着星芒凝成一个手握长柄大斧的巨人。巨人先是放出一个光罩护住姜雪儿,而后便手持巨斧劈向塔身。那气势与威力说是足可毁天灭地也不为过。

    正与阴煞交谈的王长生忽然身形剧烈颤抖,脸色苍白无比,一头栽倒在地。直将那阴煞惊得瞠目、吓得结舌,慌里慌张的询问缘由。王长生哪里还说得了话,只觉周身上下像是被人用锤子敲打了一遍,说不出难受。王长生受伤极重且异常的痛苦自不必说,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他的生命并没有因此终结。

    难道姜雪儿如此重视的符箓就只有这点威力吗?

    当然不是了!其实这枚符箓的威能大的超乎想象,只不过被囚灵塔中强横的生灵挡下了绝大部分。囚灵塔中难道还有其它生灵吗?这个生灵又是谁呢?

    正是本应该已经身死道消的啸魔熊。原来啸魔熊虽是考验过王长生,却仍是不肯就此相信王长生的承诺。它燃烧了自己的躯体不假,不过却以大神通保存下一小缕不完整的神念。日后王长生若敢做背信弃义之事,这缕神念便可立刻结束王长生的生命。

    没想到此次符箓攻击正好击中啸魔熊无处可躲的神念,虽然最终将啸魔熊的这缕残存神念彻底的抹除了,却也因此消耗了绝大部分能量,二者算是同归于尽了。当然王长生却是对于这一切是半点不知。

    放下王长生如何受苦不提,只说激发完符箓之后,姜雪儿就已经做好脱困而出准备。可哪知当一切混乱的能量和耀眼的光芒消散之后,她目瞪口呆发现自己仍未脱困。这样的事实着实令人难以接受,即便以姜雪儿的心性也不禁惊呼道:“不!这不可能!”

    哪知就在这时,虚弱的姜雪儿忽然眼前一黑消失不见了。等姜雪儿再次眼前一亮,却发现自己正处在一间屋舍中,竟是已经脱困而出了。再一转头又看见两个熟人,正是王长生与阴煞。

    而这时的王长生竟是极为痛苦的用双手抱住天灵盖,面目狰狞甚至惨叫出声的满地打滚。

    姜雪儿究竟是如何脱困的呢?王长生身在大泽仙山有上界仙阵守护,又怎么会这样呢?一应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