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四十六章 子耳宫有事
    拍卖结束王长生与莫海龙一同离开,却哪知刚出了门口,就被一名皮肤黝黑的瘦削道人拦住去路。经过一番交谈,王长生这才知道事情原委。

    原来这人炼元期的修士名唤梁晨,乃是本城炼器大师明波的弟子。此次拦住王长生是想请王长生在试炼期间,帮忙寻找一样名为“魔木胶果”的魔果。而且只要王长生肯答应并立下心魔誓言,便可提前支付部分报酬。

    三人来到一处僻静所在,王长生不动声色的问道:“要说参加灵魔试炼的可是有几千人,道友怎得就找上我了?”梁晨道:“不瞒道友每次灵魔试炼我们都是会请人寻找这种魔果的,如道友这样通过拍卖获得名额的都会受到邀请。”

    王长生问道:“这是为何啊?”

    梁晨回道:“一来,敢通过这样的方式进入试炼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寻常修士!二来,这魔果只在靠近魔境一侧才有。寻常修士进入或许只是为了里面的宝物,根本不会向魔境那边行进的。而像道友这样有任务在身的,少不得是要深入魔境的,采些魔果自然也就是顺手的事了。”

    王长生与莫海龙对视一眼,道:“此事恐怕不会这般容易吧?”

    梁晨道:“风险自然是要有一些的。不过我们并不强迫完成任务,道友到时若是觉得危险不采了也没关系,只需出来后交还我们预先支付的报酬即可。而我们可以预先提供的,可是一件防御性的灵器和一颗恢复灵力的灵丹。”

    王长生觉得这笔交易还是不错的,就点了点头,梁晨随即打出一道灵力,形成一副魔果的影像。王长生一看当即认出影像中的果子,因为他不仅在大泽山见过,而且王长生临行前可是摘了不少。

    王长生面上丝毫异色未露,平静的继续问道:“不知若是采集的魔果大些,报酬是否也就相应的多些?”

    梁晨道:“那是自然。不过魔木胶果生长缓慢又十分不常见,如影像中这般大小的也只是听闻过而未见过。”

    王长生点点头,道:“若是王某有些机缘当真采到了,不知具体会得到什么报酬。”

    梁晨闻言只将王长生当作是随意憧憬的年轻人,不经思考的随意道:“若是如此相必让家师亲自出手炼制一件灵器,也是可能的。不过要想采到这般大的魔果,倒似是不可能的事了,道友你还年轻不要好高骛远。这······”王长生心中对胶果的价值有了判断,不等梁晨的话说完,心念一动拿出一枚魔木胶果。

    原本还镇定自若正要再教育王长生几句的梁晨,话可是再也说不出口了。有些目瞪口呆又万分激动,双目盯着魔果已然是挪不开半分了,双手不自觉的向前伸来。

    这时王长生拿着魔果的手轻轻的抖了一下,似乎是手臂抬得久了乏累所导致。那梁晨及时回过神来连忙收回双手,额头却已显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连忙道:“梁某有些失态了。却只是想验证下真假罢了。”

    王长生竟将手中的魔果递给梁晨,道:“梁道友不必心急!近魔城法度如此森严,这魔果又不会被抢了去,道友可慢慢仔细的观看。”

    梁晨干笑两声道:“道友言之有理!我已经用神念查探过了并无差错,也就不必看了。只是请我家师尊亲自炼制一件法器的事,还需我回去禀报一声,不过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王长生道:“听闻明波大师是本城有数的炼器大师之一,我倒是想面见大师亲自交谈此事。”

    梁晨犹豫片刻,终归还是颇为得意的说道:“说来也是道友的机缘,家师明日会面见一位贵客,在这之后或许还会有些时间的。道友需早做准备提前恭候,当然见不见你最终还是要家师做主的。”

    王长生算了算,再有两日时间便是那青麻藤失去灵性的日期了,于是道:“事有不巧这两日王某有事,只怕是不能分身与大师相见了。”

    王长生的话大出梁晨预料,倒是反过来跟王长生商量起来,道:“王道友,家师常年闭关从不轻易见外人,此次机会可是异常难得的。而且只是见面交谈几句不会花费太长时间吧。”

    王长生略一思量,道:“王长生的事确实重要,不过梁道友的话也有道理。王某可尽量腾出时间,不过确是不敢保证。若是梁晨道友觉得可行,就安排一下吧。”梁晨自从拜在明波大师门下还从没遇见这种情况,若做平时早就一口拒绝了,今日却是略作沉吟应了下来。

    待梁晨走远,莫海龙说道:“我见这梁晨见到魔果时的眼神有些不自然,他这一去不会心生不良吧!”

    王长生道:“心生不良倒是不至于,不过这人应会从明波大师处得到不少好处倒是真的。”

    因灵魔试炼不久就要开始,莫海龙就此告别回去准备去了。

    阴煞暗中传音道:“上仙原本不是打算利用这最后两天做那件事吗?如今去见明波不会误事吗?”

    王长生道:“若非应下的灵魔试炼的事太过危险,急需一件称手的法器,我还真不会在这等时候去见他。”

    再看这时的阴煞,忽然弯腰低头默不作声,尽量拉低自己的存在感。

    王长生看在眼中,脸一板,道:“世间高人妙法无数,你在拍卖会时那般擅做主张,当即收回鬼王封号。”

    阴煞一听这话心中大急,笑脸相迎,连忙摆手道:“别呀!别呀!当不得如此重罚。”

    正说着见王长生面色未曾变缓,又忽的脸色一苦,卖苦道:“其实做这事我也是怕的紧,思前想后几经计较才做的。如今不费钱财得了那宝物却又未真的出事······”

    言至此处,王长生轻声冷“哼”了一声,那阴煞听闻立刻改口连忙道:“但是,但是我自恃鬼目神通不小,擅做那事将我们置身危险之中实在不该。还请上仙念在此次有些功劳的份上只打骂几句,却不要夺了封号。”

    王长生道:“如有下次定会夺回封号!”

    阴煞一听王长生真的轻易同意下来当即一愣,心里直后悔不该提那打骂之事。实际上王长生也并未真个的打骂阴煞,因为提及了封号这个阴煞最为关心的事后,相同的问题阴煞想来是绝不会犯了。

    此事处理完毕王长生取出两件东西,一张灵纸用以记录阴煞窥探来的地图,另一件却是那件拍卖得来的玉石。阴煞接过玉石以双目金光扫过,却无丝毫异象显现。阴煞见此立时散去身形化作一团黑气,将那玉石包裹其中。盏茶功夫之后阴煞现出原形,却见那玉石变为暗淡黄色,一股惊人鬼气散发而出。王长生眉头一挑,迅急的用伏鬼葫将玉石收起,同时身形一动从原地消失。

    在近魔城一间价格极为昂贵的洞府中,出现了王长生与阴煞的身影。阴煞极为兴奋的说道 :“上仙,这玉石里面确实还有东西,这些浓郁鬼气只是封禁包裹那物罢了。只是以我如今的修为,一时之间并不能完全驱散上面的鬼气使之显露出来。”

    王长生拍了拍阴煞道:“不必着急这鬼气如此惊人却也是十分难得的宝物,你可将他们慢慢炼化吸收。”

    不提阴煞如何回到伏鬼葫中炼化鬼气,只说王长生平复心境之后拿出两件东西,一块写着“灵魔试炼”四字的铁牌和一枚霜白色的丹丸。看了看手中指肚大小的丹丸,心中思量:“如今我的修为只有炼元期初期,确实太低了些,参加灵魔试炼这般危险,若是能借此丹突破境界必然大大有益。”心中这样想着竟是一口将丹丸吞入腹中。

    王长生借助灵丹之力全神贯注全力运转《无量玄功》,至此密室之中道道灵力、阵阵灵波不断。至天色将明时,王长生拼尽全力一声厉喝,终于成功的扩展气海,进入炼元中期。

    王长生长舒了一口气,收功息法平复心境,不禁感叹道:“修行一途果然艰辛,不过这灵丹确实大有助益。”

    想起莫海龙说过,“一颗点尾族修士头颅便可换回一颗丹药”的言语,王长生不禁面有期望之色。

    天光大亮时王长生如约来到一处名为“子耳宫”的地方,却见梁晨已经等在门口了。梁晨看了眼王长生,眉头一挑迎上前去,施了个道礼,道:“道友双喜临门啊!”

    王长生回了个礼道:“侥幸突破境界,皆是灵丹之功。却不知另一喜在哪啊?”

    梁晨道:“不瞒道友,昨日回还,我便将昨日之事与师尊说了。哪知师尊十分不悦,将我训斥一顿,言说‘今日有贵客登门’并不同意面见道友。经我几番好言相劝,这才勉强答应下来,并且是要先行面见道友你的。”

    王长生道:“多谢道友了。”

    这时藏在伏鬼葫中的阴煞传音过来,道:“上仙,依我看这梁晨是故意拿谎话诓骗我们,是想卖些人情给我们。”

    王长生暗中传音回道:“不错!除此之外,不外乎是想抬抬自己家的门槛罢了。不过其多此一举,恰恰说明那位明波大师对魔果可是比我们想象的还重视。如此可就要再思量一番了。”

    子耳宫占地极广,二人兜兜转转了许久,才来到一处屋舍之外。王长生见那屋舍平平无奇毫无禁制,与先前路过的禁制重重的亭台楼阁截然不同,不禁心中奇怪。

    终归不知王长生在炼器大师处会有什么遭遇,一应后事且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