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四十八章 明波密室
    王长生回到自己的洞府中盘膝而坐闭目不言。阴煞心中奇怪,道:“上仙难道觉得这件事还有疏漏的地方吗?”

    王长生道:“既是在查找疏漏的地方,也是在反省自己。自我修道以来能力渐高,却也多了些随性而为。今日我隐隐感觉明波大师马上就要拒绝我了,好在不知因为什么最终还是答应下来了。如若不然,不仅此事不成,还要平添许多变化生出不少风险。”

    阴煞闻言立时警觉,道:“上仙,你说明波大师会不会假意应下,暗中却将此等消息卖给那应坤?”

    王长生道:“像明波大师这等修为的人立下心魔誓言非同小可,依我看这种可能倒是极低的。”

    阴煞这才放心下来,道:“上仙,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王长生道:“我们倒是不需要做什么了。另外两家若是知晓应坤秘密的处理青麻藤必定心疑,接下来的所有工作就让‘疑’之一字替我们做了。”

    阴煞闻言却是不解,道:“上仙,怎么说我们也要将应坤擅自毁约处理青麻藤的事,让另外两家知道啊!”

    王长生道:“这三家符纸店分属不同的家族,在本城实际上激烈的竞争关系。若是他们没在另外两家安插内应,像这样重要的消息还需要我们通知的话,你即便通知了也不会有用!”

    阴煞明白了一些,道:“那上仙我们就只在这里坐着吗?”王长生道:“那应坤的符纸店今年没收到青麻藤又不能抬价抢购,必会遣人从我们手中收购,到时还有些工作要做。”

    正如王长生所料,又过了一日之后,当王长生与阴煞将牵头们所收到的青麻藤汇集一处后,果然有一名身穿儒衫看不清面目的修士上门。儒衫修士假装寻常出售青麻藤的修士而来,却是打听买青麻藤的价格。

    王长生一听这话做出激动不已的样子,但是最终只以微薄的利润出售了三千截。阴煞将一切看在眼中却是不以为然,道:“上仙只以这般微利卖出岂不是没有赚头?何不来个狮子大开口狠赚他一笔。”

    王长生回道:“此乃饵也!我们手中青麻藤数量众多,真正要赚的是闻讯而来的另外两家的元石。”

    阴煞闻听有的赚心生欢喜,却哪知不久之后果然又有人暗中前来购买青麻藤时,王长生却是无论多高的价也是不肯卖。

    第二个购买青麻藤的人是城中另一家符纸店的主事名唤“陈正权”,他以莫大神通遮掩面目亲自过来,却听到王长生不肯售卖青麻藤的消息。本就对此事心存疑虑的他自然更是惊异,道:“道友为何不肯卖?”

    王长生故意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就是不卖。”

    陈正权见此情景立时想到一种可能,心中暗道:“怪不得当初应家提出‘共同进退绝不抬价’的约定,原来是想创造如今这样的机会,将我们另两家一网打尽。”

    利害相关彼此猜忌,哪有什么信任可言。眼见青麻藤失去灵性的最后时刻就要到了,陈正权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竟是伙同另一家符纸店出高价诱惑王长生。

    王长生顺水推舟假装被利所诱,却是讲下条件,若想买青麻藤,必须同意以后收购青麻藤的价格翻上一倍。

    两位乔装改扮的主事一听这话,当即觉得此事是城主与应坤合谋做的。两位主事对视一眼,自然的将这样的条件当成是城主提的,也就同意下来,许下承诺之后就从王长生手中高价买来青麻藤。至此时二人犹在庆幸,也亏得发现的早,更亏得城主只是一心的想将城池扩大,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灵兵阁”的密室之中,王长生与乔莫言相对而坐。乔莫言看向王长生眼神颇为欣赏,道:“乔某原本是要离开近魔城的,没想到只多等了几日便等到了小友。”

    王长生拿出一只储物袋,道:“袋中有乔道友的本钱及利息。”

    乔莫言看也未看,向后推了推储物袋,道:“这近魔城怕是不那么好待了,随乔某一起走怎么样?”

    王长生向前推了推储物袋,道:“若是从前王某还真就随乔道友一同去做些痛快事了,只是如今王某一心求道谋长生,而且又应下了灵魔试炼的事,怕是不能分心了。”

    乔莫言颇为遗憾道:“乔某也不强求,如今只说一句,若是小友改变了注意或是有事可随时找我。”

    王长生出了灵兵阁,行了不远,却正好碰见前时遇见的那名须发皆白的道人。那道人拎着个茶壶,喝了口茶,道:“好巧!如今又碰上小友了,此处恰在城中,今次不如就让我请你喝茶吧!”王长生并不拒绝,施了个道礼,应了声:“也好。”

    不知怎得王长生只觉随着那道人不过走了几步,竟是已经来到一处僻静的茶肆之中。那道人看似心情大好,道:“这就终归不如茶好,如今可算不用喝酒了!”

    王长生闻言,不禁捏起面前桌子上只有小指大小的茶杯看了看。道人笑了笑,道:“不是道人我小气,只是这家的茶烈的很,再多怕你是享用不了。”

    王长生闻言心有所悟,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哪知那茶一进口,王长生立即觉得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剧痛无比。阴煞心生感应立时出来护主,只听那阴煞“吱呀呀”爆叫一声,马上就要搬出身份使出神通。却在这时那道人随手一抬虚扇一下,竟就将那阴煞控制在一边的座位上动弹不得。道人道:“安心呆在一旁,待会自有你的好处!”

    这时王长生的头顶上竟是有丝丝的黑气冒出,似乎也更痛苦了一些,面目都有几分狰狞起来。阴煞见此情景,哪里知道什么是怕哪个叫惧,双目之中金光电射,浑身煞、鬼二气磅礴而出竟是不要命一般施展神通。

    这时王长生头顶之上黑气已经聚集成团,他却是渐渐回缓过来。王长生拦住阴煞,对道人施了一礼。那道人这才说道:“你这人杀戮太重,导致体内有恶气相随。如今恶气驱除,离成就大道也就更近了一步。”

    这时阴煞收了煞、鬼二气,敛去目中金光,扑扇着翅膀飞到道人身前,自来熟一般拍了拍道人的肩膀,道:“原来是朋友!我刚才使出神通没有吓着你吧?也怪我阴煞鬼王修为太高,随便出手就有这般异象显现。”得了,这阴煞遇见个人就非得说说自己鬼王的身份不可。

    道人并未生气,伸手止住要说话的王长生,笑说道:“你这小鬼!我知你的盘算,这恶气既是对你有用便送予你了。”阴煞见被人看破,却是自持身份正要言说几句。

    这时道人说道:“你若不要我便取了。”阴煞一听这话,身形一动径直奔向那团漆黑恶气。

    不提阴煞如何吞噬恶气,只说阴煞走后,道人说道:“我这请客的只顾着表达自己的心意,也就先行点了一杯茶品,只是既然要请客自然还是要看客人的意思。”

    王长生道:“老仙的茶已是极好了。如今只想老仙指点城中哪有称手的灵器可买?”

    道人道:“城中的炼器大师明白与我相熟,你可以道他那里看一下。”

    当阴煞将恶气尽数炼化吸收,却见那道人已经不见了,于是问王长生道:“上仙,怎么一离开那灵兵阁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刚才若非是感觉上仙有危险,我奋力挣扎怕还出不来呢!对了那老道是什么人啊?我们又是如何到了这个地方啊?”

    王长生面色平静,道:“他便是我与你说过的,在城外收购灵藤时遇见的道人。”

    阴煞一听这话,当即缩了缩脖子,自语道:“幸亏我说了说我鬼王的身份,不然······!哎呀,幸亏呀!”

    再次来到子耳宫的王长生,只是打过一声招呼就顺利的进去了。在宫内的另一处所在,王长生再次见到身边多了一名秀美女子的明波大师。王长生并未奇怪女子的身份,倒是奇怪为何一到此处,沉睡中的长命必会无故躁动一阵。

    双方施过礼,打过招呼之后,倒是明波大师先行开口道:“听闻小友缺一件称手的灵器?”王长生道:“今日正为此事而来。”

    明波大师道:“你可说明要求我亲自为你炼制一件。”

    王长生摇了摇头,道:“王某应下了灵魔试炼的事,如今是想求一件现成的法器。”

    明波大师点了点头,道:“那也好办!道友可随我到百宝灵兵库寻一件。”

    不知在子耳宫的哪处所在,王长生与明波大师现出身影。王长生看了看眼前几排满是器物的架子,道:“还请大师标明价格,王某才好挑选。”

    明波大师抬手一挥,道:“那是自然。”

    王长生来到一处架子前,拿起一件钉子转到法器看了看。这时明波大师解释道:“此物名唤‘散魔钉’,最为克制修行魔功的修士。”

    王长生见上面标注三千灵石,心中存疑,于是道:“大师,不知者三千灵石值得可是元石三千吗?”

    明波大师摇了摇头,道:“此界可并非只有元石一种晶石,还有更珍贵的灵石、魔石、妖石、鬼石等等。元石是储存元气的石头,修士只能吸收其内的元气再转化为自身的法力。而入灵石这般储存的是精纯的灵气,修士吸收后不用转化,当然价格也就要更贵一些,差不多是元石一千倍的样子。”

    王长生放下散魔钉,拿起一柄直刀端详起来。明波大师解释道:“此刀受我此处空间阵法遮掩,因而宝气不显。对于魔甲,魔盾的斩劈破防效果极佳。”

    王长生转过一圈却均不满意,这时阴煞也传音过来,发牢骚道:“这算什么宝物嘛!分毫神奇的神通也没有,价格还贵的这般离谱。”

    哪知阴煞说完,竟是轻“咦”一声,再次对王长生暗中传音。王长生闻言,一指前边的一堵墙,对明波大师道:“大师何不带我到这间房内看一看?”

    明波大师看了看,道:“小友前边是墙了,哪有什么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