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五十二章 好大胆子
    只说乾羊鬼兽瞧出王长生玄法的厉害,便连闪带躲还喷出一股淡黄色的火焰以做应对。

    这鬼兽法力凝厚,加上淡黄色的火焰确是不凡,二者撞在一处竟是渐渐挡住了王长生灵箭。

    这还不算乾羊鬼兽趁机还击,头顶之上怪异的倒生之角,发出阵阵的沉闷怪声。王长生等人被这怪声笼罩当即法力运转有些不便,而且这怪声似乎对鬼躯更有克制之效,阴煞不仅面色痛苦身形更是有溃散之象。

    王长生心念一动竟是取出一枝实质灵箭,张弓搭箭就要射出。

    哪知就在这时长命憨熊似是觉得噪音难耐,竟是显出巨熊真身,连嚎带叫的冲出去恫吓乾羊。如此王长生哪里肯就此丢下长命继续逃遁,呼唤阴煞一起应敌。

    这阴煞本就觉得堂堂鬼王竟是被一只鬼兽追赶心中恼怒,一听此言当即取出绳索与伏鬼葫迎敌。哪知今日阴煞的绳索没有半点卡顿,瞬息之间便将乾羊鬼兽的下半身鬼躯捆住,饶是以乾羊鬼兽成丹境的修为也没有躲开。

    不知怎得长命竟是四蹄之下生出四朵巴掌大的黑云,紧接着便腾空而起加速扑向乾羊,哪知道什么叫躲、什么叫闪。

    那乾羊见此不怀好意张口吐出一团鬼火,王长生看在眼中心中焦急,手中弓弦一放灵箭瞬间弹射而出。灵箭发出发出清鸣之声显出灵禽虚影,引动无边元气径直射向鬼火以及乾羊鬼兽。

    哪知灵箭虽快却是后发,只顾起头狂奔的长命竟是先一步撞向火焰。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长命竟不仅分毫未损,反倒趁机扑上咬住了乾羊的脖子。

    乾羊鬼兽哪里瞧的上三个炼元期的家伙,所以即便被绳索捆住又被扑上来的长命咬住脖子,也不慌张反倒心中喜悦要一并收拾了。

    可等它真正的要挣脱绳索束缚时,却哪里挣脱的开,心中不禁泛起些许慌张之意。正在在这时王长生的灵箭已是到了,乾羊本想躲开却被长命钳住脖子动弹不得,被灵箭正中头颅。

    王长生正要担心灵箭波及长命,却见那长命不仅分毫未损而且心中喜悦呜呜的叫着。王长生这才想起长命受惊雷一击而无事的往事。

    乾羊头颅中箭立时受创,却是凭借成丹境的凶威硬生生抗下,而没有受什么重伤。

    这乾羊鬼兽恼怒至极,周身法力提聚就要再用倒生鬼角逞凶。这时虚空中射来两道金光,竟似会打结的绳索一般将乾羊鬼角缠住。

    趁此机会王长生再次开弓放箭。哪知见此灵箭袭来,一直被压着打的乾羊鬼兽竟是仿若讥笑一般的哼叫几声,接着不闪不避的张开大嘴任那灵箭射入嘴中。

    只见乾羊一张羊嘴瞬间扩大,远远望去期嘴内黑黝黝一片如同无底洞一般。灵箭没入嘴中,乾羊颇为享受的咀嚼几下竟是分毫未损。

    将灵箭吞了,乾羊鬼兽嚎叫一声,张开大嘴来咬长命头颅。可怜那长命黑熊竟毫不知躲闪,只咬住乾羊脖颈不肯松口。

    王长生见此情景当即大惊,心道:“不好!此怪牙尖嘴利别有神通,长命被其咬中难有幸理!”遁光一起提着护撒灵刀向前急救长命。

    想想也知即便遁法再高明定然也是来不及的,竟是被乾羊鬼兽咬中长命大半头颅。王长生纵身飞遁之势不该,竟是不顾安危仍要向前。

    乾羊鬼兽面上的喜悦之色不久就变成了苦色,竟是被长命头颅硌坏了满嘴牙齿。这还不算,长命的铁嘴钢牙竟是咬破了乾羊的脖颈,而且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从开口处导出道道精纯魔气吞入腹内。

    王长生见此情景放心不少,心念一动取出一物却是仍要向前。

    原来王长生见乾羊鬼兽被长命咬住行动不便,已是打算用明波大师赠予的困阵将其困住。

    哪知这鬼兽竟好似知晓王长生的打算一般,就在这时异常愤怒的嚎叫一声,不顾一切的要往回赶。

    若是能逃脱性命便是好事了,王长生绝不敢相信竟是这般就吓退了一只成丹境鬼兽。

    果然这乾羊鬼兽周身灵、魔、鬼三色神光大放,滔天法力尽数放出,成丹境的威压、气势急剧暴涨。

    王长生等正要加倍小心,却见乾羊鬼兽却是反向洞口方向吐出一道黄风。这风威力不小、气势惊人,刮到洞口时却被一面凭空出现的盾牌挡下。

    王长生使神念一看,见那魔盾后面竟有一名点尾族青年修士。

    只见那点尾青年一身精纯的魔气,穿一件黑白相间的衣服,胸前写着“秘魔”二字。看其蹑手蹑脚的模样,不用想也可知道,此魔修定然是趁王长生与乾羊相斗,进洞盗了鬼草。

    王长生猜出事情经过,自然没有继续拦住乾羊的道理,心念一动就要让阴煞与长命放开乾羊趁机远遁。

    就在这时,那点尾青年忽然对着王长生邪邪的笑了一下,紧接着在王长生与乾羊之间出现一枚玉简并轰然破碎。一道耀眼的魔光过后,虚空中出现一张大网将乾羊鬼兽死死困住。

    若是如此也就罢了,这张网上还迅即的生出一道黑色绳索径直延伸王长生这边。点尾青年见此情景颇为满意,肋生双翼飞遁而走。乾羊鬼兽灵智较低果然中了点尾青年的计,误以为是王长生出手拦它,凶性大发回身冲王长生扑来。

    王长生看了眼逃遁而走的点尾青年,心知此刻不是追究的时候,没有半点拖延开始围绕乾羊鬼兽布起阵来。

    也亏得那张大网和长命的牵制,王长生这才勉强在乾羊逃出之前布完阵法。

    阵法一成即刻放出一个光罩降乾羊困住,因长命也在阵中,王长生自然不能飞遁离开,启动杀阵与乾羊开始对攻。

    百枚元石入阵只不过支撑了几个呼吸的功夫就消耗完了,王长生可算是理解明波大师那句‘消耗的元石多’的意思了。

    好在阵器不愧是炼器大师所做,不管是防御力还是攻击力尽皆不俗。

    王长生心念一动储物盒中上万的元石尽皆飞出,被王长生一抬手不知吝惜的不时打入阵中。元石入阵不久就接连破碎化作无用的凡石纷纷掉落,直看的阴煞大呼小叫心疼不已。

    阵法内出现一道道凌厉的光剑狂风暴雨般击打乾羊。那乾羊鬼兽本是害怕,被打在身上却觉得威胁不大,竟是一边整治长命一边攻击起阵法。

    双方就这般僵持了一个时辰,更像是在打一场消耗战。好在王长生的困阵是以元石催动的,而且长命一直在不时的汲取乾羊的魔力,如此竟是乾羊鬼兽渐渐的坚持不住了。

    王长生见状不敢松懈正要防备乾羊鬼兽的临死反扑,哪知这时阵器突然无故轰鸣,打入阵中的元石成堆成堆变成废品掉落。

    王长生心中一动正要察看,就在这时阵器轰鸣之声大作,灵力四散,竟是就此爆碎。

    也亏得王长生反应极快,在磅礴爆裂的能量及身之前,瞬间将灵藤重甲穿戴整齐。

    且不说那乾羊鬼兽与长命如何,只说王长生被磅礴元力轰击瞬间倒飞出去,灵藤重甲立即显出五色符文,化作道道光阵与光幕不断消解元力。只是袭来的的能量太过狂暴猛烈,重甲之上的符文瞬间便被轰碎大半,也亏得灵藤重甲本身就是有三千截灵藤所制,这才没有破碎。

    王长生被震得头昏眼花已是受了轻伤。阴煞离得远化作阴魂鬼气倒是受伤不重。

    再看乾羊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却被毫发无损的长命抱住大半身躯,倒是保留下来不少尸身。

    这时乾羊尸身上突然冒出一道魂魄急急向远处逃遁,阴煞好似早有准备双目射出金光连同绳索一同将其困住。

    任那乾羊鬼兽如何挣扎,终是被阴煞拉至嘴边吞入腹内食了魂魄。

    腹部极速鼓起的阴煞颇为满意,昂首挺胸点指乾羊,恨恨的说道:“身为半鬼之躯便可以不认识本王吗?”

    恰在此时正好看见过来的王长生,头立刻低了几分,连忙改口说道:“······啊,也就罢了!在我家上仙面前还敢造次,那是活该有今日殒身之祸呀。”

    王长生见长命分毫无损放心下来,见长命依旧死死钳住乾羊脖颈十分辛苦,以言语加神念提醒。

    长命闻言竖了竖耳朵有抬眼看了看王长生,这才依言收爪松口。哪知长命刚一松口,立刻咆哮一声,再次上前将乾羊死死钳住。

    原来这长命不放心只是试探罢了,如今见乾羊鬼兽当真再无半点行动之意,这才真格的放心下来,身躯缩小就地一趴是再也不动了。

    王长生心念一动将乾羊的残躯收起,对阴煞与长命说道:“这是只成丹境的鬼兽必定浑身是宝,待寻找到安全所在再让你们各取所需。”

    终归不知是什么人摆了王长生一道,也不知此胆大之人究竟是个什么下场。一应后事下回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