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侠仙侠 > 管治天下 > 第六十一章 散功试炼
    又过了一个时辰,伙计再次敲门。

    王长生收功熄法睁开双目,自语道:“果然危机一过去,土遁之法便怎么努力也施展不了了。”

    又转头看向石门方向,自语道:“看来这麻烦躲是躲不过去了。”随即起身开门去了。

    开门见面打过招呼之后,掌柜的热情友善的先说道:“王道友,按说你我虽在‘提壶堂’见过却是不熟的,今日本不应该冒昧来访的。只因老朽艳羡道友找寻触肌虫的本事已经很久了,今日偶然听闻道友已从灵魔试炼中回来这才冒昧拜访。”

    掌柜的将话说的如此直白,王长生自然没有隐藏此事的必要了。

    只听王长生回道:“掌柜的你是固元期的高人入道又比我早,有什么事可以进来详谈。”

    这时阴煞暗中传音道:“上仙,这人看着客气有礼,倒不像恶客上门的样子。”

    王长生暗中回道:“我从这掌柜的身上看不出什么,不过在这个伙计的身上却是隐隐有几分凶厉之气。由仆看主,这二人恐怕没有面上这般友善谦逊。”

    进入石室之后,掌柜开门见山的说道:“老朽族中要进行一场名为‘散功试炼’试炼,今日来是想请小友帮忙进入寻找些东西。”

    王长生闻言面有难色,道:“此事怕是难了!如今王某已有官事在身,恐怕无法它顾啊!”

    掌柜的闻言面上含笑却并未立即回话。这时王长生察觉,那个伙计忽然眼皮抬了一下,腰却不自觉的低了几分。

    不出王长生所料,两个呼吸之后伙计抢前一步,道:“这些事情我们可以帮着解决,是一定要道友帮忙的。”

    听此言王长生面上当即一寒,不客气的道:“王某怎么听出些威胁的意思,不······”

    不等王长生将话说完,掌柜看了一眼,突然开口愤怒的呵斥伙计,道:“大胆的奴才!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退到一边。”

    王长生将一切看在眼中却不点破。

    只等伙计唯唯诺诺的退到一边,掌柜的才接着说道:“是老朽管教无方。不过我是不会让道友白出力的,道友何不听听报酬再做决定?不听报酬就拒绝,终归有些先入为主,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不是?”

    王长生道:“掌柜不妨说说。”

    掌柜道:“其一:道友参加试炼期间,需向近魔城缴纳的功劳点我帮着解决。要知道那些有能力偷渡过来的修士,可并非些人畜无害的善人。

    其二:这‘散功试炼’本身就是报酬之一。我也不瞒道友,此试炼确实凶险异常。不过凡是参加试炼且安全出来的,可以说是铁定可以突破到固元期的。这些并非是什么密事,小友可以自己查。

    其三:老朽是丹药房的掌柜,自然有许多灵丹妙药。当然我到了这个年纪,其它的一些宝物也是有的。你可以任选一样。或者有什么其它的要求也可提出来。”

    王长生听完面色平静不置可否。

    掌柜也不着急,道:“此试炼在八个月后,道友可以仔细思量。如果有了决定,只需到‘提壶堂’通知一声即可。”掌柜说完告辞一声,竟是就此带着伙计离开了。

    掌柜走后,王长生看着石门方向,道:“秦修是个做探子的材料,是个可用的人才。”

    第二天秦修果然如约而至,王长生开门迎接却意外的发现秦修已是重伤垂死。未等王长生邀请秦修便冲进石室内,狂吞了数种丹药之后盘膝运功疗伤。

    王长生仔细的观察者秦修,缓缓地关上石室厚重的大门。

    王长生心念一动取出一粒丹丸,来到秦修的身边就要将丹丸递给秦修。

    这时藏在伏鬼葫中的阴煞连忙暗中传音阻拦道:“上仙莫不是拿错了丹药?还是真要将这魔元丹送给他?”

    王长生停下手上的动作,传音问道:“阴煞你说,这秦修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为何非要赶到我们的石室中才肯疗伤啊?”

    阴煞闻言略一思量,惊讶的说道:“难道这秦修手眼通天,竟是知晓上仙手中有魔元丹。”

    王长生传音道:“这倒不会。我若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与我们约定会面的时间到了,秦修着急赶时间已经顾不上疗伤了。”

    阴煞闻言却是不信,道:“上仙,这不可能吧!秦修昨日说此事时,既未着重强调也未许下承诺,就像是随口说的一般。难道竟只是为了这个,就不顾惜性命安危吗?”

    王长生略一沉默,道:“什么叫重信守诺?”

    王长生也不说话,运功将魔元丹悬停在秦修的面前。秦修正闭目打坐,忽觉面前传来强烈的丹草之气,睁目一看正看见王长生示意他服下丹药。

    秦修也不多说什么,慌忙的张口将魔元丹吸入腹内。

    时间不长秦修便已完全复原,更是神清体健远胜从前。心中既惊且喜的秦修一边对王长生拱手施礼,一边开口要说些什么。

    却在这时王长生率先开口道:“秦道友有话先不忙说,我另有一事与道友交流几句。”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结束交谈。秦修面上惊色更胜,道:“没想到道友竟是个做情报行家!不知可愿与我秦修联手在近魔城做出一番事业?”

    王长生道:“我说的这些只不过是些纸面上的东西,要想真正的做出来可就难得多了。但是只着眼于近魔城,格局还是小了一些。我想要知道是:魔境的魔王昨天吃的是什么,今天要吃什么,甚至影响他明天要吃什么。”

    秦修面上惊色不减,双目却是越来越明亮。

    经过短时间的沉默之后,王长生道:“我们今日讨论的这些非是一日可以成事的,道友可以回去再仔细思量,若是有这方面的意思,我倒是可以帮着解决最大的问题———元石。”

    秦修决然是动心了,不过却也像王长生说的那样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王长生又道:“眼下秦道友已经展现了自己的本事,王某倒是也想显显自己的神通。听闻有些偷渡的外族修士有食人的现象,不知秦道友手上可有它们的消息?”

    秦修闻言面色一变,取出一支玉简递给王长生,道:“此简专门记载此类偷渡修士,而且我秦修有个规矩凡是选了这个玉简的,奖励分成你七我三。”

    王长生点点头,仔细查看玉简,不久之后王长生道:“我看了名单,倒是对那名灵咬族的异族感兴趣。不知秦道友有没有此獠的具体位置信息?”

    秦修闻言略一皱眉,点了点又摇了摇头,道:“有是有的,不过此獠却不适合道友出手。”

    王长生有些疑惑,道:“奥?我看资料上说这名灵咬族修士也是个炼元期的修士,难道是还有什么未记载的隐情吗?”

    秦修道:“确是有的!此獠虽是炼元期,不过已是炼元期顶峰的存在极为接近固元期了。先后已经有五名修士缉捕它的修士被其吞入腹中了,其中还有两个是一起联手的。”

    王长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仅是如此吗?”

    秦修略有惊色,道:“这还不够吗?那好秦某再说一点,这灵咬族有种天赋神通,在重伤垂死之际会发动一次近乎瞬移的长距离传送。这也是许多固元期的前辈抓不到它,甚至渐渐不愿抓他的原因。”

    王长生点点头,道:“王某即便追不上他,却有追踪到它的手段。”

    秦修又摇了摇头道:“即便如此,此獠也不是想抓就抓的。城中的缉捕联盟可是有明文规定,缉捕偷渡者需到盟内领取名额才可动手缉捕的。”

    王长生有些意外,道:“王某加入缉捕役时,可未曾听说还有这等事情,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秦修道:“王道友来的时间短,有些事情还不知道。这缉捕联盟并非是近魔城组织的,而是缉捕役们自发组织的联盟。其本意是提高缉捕效率的,毕竟如果互不知情,缉捕役们可能在同一名偷渡者身上浪费精力。”

    王长生道:“这也是好事情,王某到盟内申请也就是了!”

    秦修道:“只是近些年来联盟可是变了味道,自从那应坤管事以来,凡是领取名额的就要缴纳一定的费用。而且这灵咬族族人有些特殊,其背部生有一块价值极大的皮肤,是炼制上品符箓的绝佳材料。如此王道友就是想领也不一定能领到名额了。”

    王长生眉头微皱,道:“奥?秦道友不妨仔细讲讲这应坤的事。”

    第二天在近魔城中一间宽大明亮的石室中,约有四十多名近魔城的缉捕役聚在一起。

    中间的圆台上有一名固元期的修士,正念着一个个名字,周围的修士们反应较为热烈且在不停的小声讨论着。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固元修士念名字周围修士的反应越来小,直至丁点声响也没有了。

    固元修士也不管自管念着名字,直到念到灵咬族白布古时,王长生站起身来,道:“此獠我接下了。”

    王长生的声音不大却是像无声处的惊雷一般,众修士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注目过来,且不时的小声议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